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八问莫言(下篇)

作者:辽宁王忠新 发布时间:2014-12-14 16:51:2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文学评论家咋对莫言放言集体失语

八问莫言(下篇)

文学评论家咋对莫言放言集体失语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所发表的一些很有迷惑性的文学创作观点,让人愤怒的是,莫言这样身份的人,完全忘记社会责任和义务,怎能如此误导文坛;让人愤怒的是,莫言这类至少说是灰暗的作品,竟然长期霸占文坛;让人愤怒的是,作为引导文学创作的文学评论家,尤其国字号的评论大家,为何对莫言的谬论,不是集体失语,就是推波助澜?可莫言的一些言论,能经受住百姓和历史的拷问吗?

五问: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魔幻了什么?

诺贝尔文学奖给莫言的颁奖词: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可啥是魔幻现实主义?就是把神奇怪诞的人物和情节,以及各种超自然的现象,插入到反映现实的叙事和描写中,使现实的政治社会,既有离奇幻想的意境,又有现实主义的情节和场面,人鬼难分,幻觉和现实相混

1、看看《百年孤独》是咋魔幻现实主义的?说起魔幻现实主义,就应该谈谈《百年孤独》,就是这部作品让魔幻现实主义创作手法得到极成功的表现。

百年孤独》则从一家七代人充满神奇色彩的坎坷经历和马贡多这个小镇,一百多年来从兴建、发展、鼎盛及至消亡的历史,折射出了哥伦比亚一段百年历史,乃至整个拉美大陆一个世纪以来的历史演变和社会现实,被誉为“再现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鸿篇巨著”。作为文学表现手法,作家在作品中融入了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宗教典故等神秘因素,巧妙地糅合了现实与虚幻,展现出一个瑰丽的想象世界,使其成为20世纪最重要的经典文学巨著之一。

百年孤独》用魔幻现实主义创作手法,更大的负载了信息,更深刻显现了历史,更生动表现了人物的鲜活,更无情揭露了殖民主义的凶残,更巧妙地折射出拉美的政治生态,这种担当给文学树立了极好的榜样。

2、看看莫言的笔下又魔幻了什么现实主义?莫言的作品是怎么魔幻的呢?简单地说,就是如蝇逐臭的津津乐道于一些丑陋、阴暗、远离大时代发展,正在被淘汰,或已被淘汰的一些中国社会现象。诺委会的致辞恰恰对莫言这一点,表达了十足的欣赏: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在毛泽东时代出现的标准化城乡、市民,莫言的主人公可以把整个(时代)的角色和性格非常好地体现出来,也实现了他们当年生存的展现,即使有一些共产主义的宣传,莫言还是把这种故事通过自己夸张的方式讲述出来,这里面有一些讲述,还有来自于自己对民谣的记载,甚至有一点点衍生,这些东西一直是过去50多年他的生存环境。

可莫言笔下的毛泽东时代是什么景象呢?在莫言的小说《酒国》,最精致的佳肴是烧烤三岁儿童。男童沦为食物;女童因被忽视而得以幸存。这是对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嘲讽,因为计划生育大量女胎被堕胎:女孩连被吃的资格都没有,莫言为此写了一本小说《蛙》。

《丰乳肥臀》是莫言最著名的小说,“莫言在《丰乳肥臀》里塑造的母亲,竟先后被九个大兵轮奸,由于丈夫性无能借种生了八男一女,除七女被轮奸所生,其他几个分别属于姑父,卖小鸭的,漂泊的郎中,卖狗肉的光棍,会医病的和尚,来中国传教的牧师,与这么多男人苟合,让今天的“野鸡”去做,都望尘莫及,何况是三十年代有着贞节观念的农村少妇。相比老舍、鲁迅、高尔基笔下的母亲个个圣洁,莫言笔下的母亲则十分龌龊,凡有女性出场,莫言必写其乳房,母亲的乳房,姐姐的乳房,老师的乳房,而这些乳房又都是通过上官金童这个心理变态的恋乳癖口述而出”

在《丰乳肥臀》中具体对性的描写更用功,“张麻子终于把馒头扔在地上。乔其莎扑上去把馒头抓住,往嘴里塞着时,她的腰都没顾得直起来。张麻子转到她的屁股后边,掀起她的裙子,把她的肮脏的粉红色裤衩一褪便到了脚脖子,并非常熟练地把她的一条腿从裤衩里拿出来。他劈开了她的腿,然后,掀起她的无形的尾巴,便把他的从裤缝里挺出来的没被一九六0年的饥饿变成废物的器官插进去了……”等,诸如此类畸形的、龌龊的、不堪的、变态的、无耻的、禽兽的性行为描写,那是莫言作品津津乐道的一种愉悦,也是其作品的一大特色。

3、莫言同《百年孤独》魔幻的根本性不同?两人都是采用魔幻现实主义创作手法,但两者的魔幻内容和效果却有极大不同。《百年孤独》魔幻着“再现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鸿篇巨著”,魔幻出更丰富的历史表现;莫言的魔幻,则是地地道道的“妖魔化”,也是宣泄恶意的丑化!试问:能从莫言的魔幻中,看出史诗的壮丽?

靠丑化中国获国际大奖已成规律,想出名,想拿奖,只能丑化中国人,只能反映中国人愚昧、无知、麻木,莫言就掐准了这点。他在《丰乳肥臀》中把共产说的一无是处,过去国民党反动派诬蔑共产党共产共妻,灭绝人伦,也只流于空洞的叫嚣,如今莫言的《丰乳肥臀》横空出世,填补了这一文学空白。莫言笔下的毛泽东时代,就是这样一个妖魔化的中国,就是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没有真理、常识或者同情的世界,这个世界中的人鲁莽、无助且可笑。”可莫言这种妖魔化的表现毛泽东时代,山东人能认同?中国人能认同?

4、大魔幻现实主义必须有哲学思辨的灵光闪动。大文学家的大智慧、大眼光,同大作品、大品格,必然相伴而行。一个大文学家,不一定是大政治家,也不一定是大圣人,但他却一定是大智者、大哲人,他的作品一定有哲学思辨的灵光闪动。《百年孤独》的作品和作者之所以受到哥伦比亚人民的热爱,就在于作者用作品和人生,点燃着哲学思辨,照亮历史和未来。

或者说,若没有哲学的思辨,作家怎么能将作品犁耕的深刻?作品若没有跳动的禅意灵慧,怎么去照亮读者的人生和历史的前行?可无论莫言的作品,还是从他获奖后语无伦次,几近信口开河的讲话,他的那种魔幻,真真显现了他的浅薄、低俗、粗鄙、懦弱、狡猾、下流,也显现了他囿于生活经历的狭窄封闭、孤陋寡闻,对民族、社会,以及历史发展潮流的无知和敌视。

六问:莫言的作品代表中国主流文化吗?

一些丑陋、阴暗的社会现象,也并非不要表现,但百花齐放应有主调,百鸟争鸣应有主旋。主流文化应能负载时代信息,能积极反映大时代的洪流澎湃,能预测和引领历史的未来,能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

1、莫言的那一篇获奖作品能进入文化主流?1981年开始,莫言创作的《红高粱家族》、《红树林》、《丰乳肥臀》、《蛙》等一大批冗长、粗糙、低级、下流的系列作品,虽多次获得国内和国际文学奖,但他写过一篇带有亮色的作品吗?写过一篇能代表中国主流文化,能代表中国的文学发展方向的作品!?莫言的作品能和巴金、老舍、鲁迅相比吗?莫言有他们的担当吗?

博友大铁象:莫言的叛逆不同于鲁迅那样把投枪、匕首投向黑暗的反动统治,而是在沮兄嘲讽近百年来千千万万仁人志士,曾经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人民革命事业。当今以莫言为代表的中国文坛,对大时代表现的冷漠、冷血、冷酷,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莫言之类远离时代的作品获奖越多,恰恰表明中国文坛堕落之深!德国著名汉学家、翻译家、作家顾彬则直截了当的说:“当代中国文学多是‘垃圾’”。

2、扭曲的心态怎么能写出主流作品?人不可貌相。中国古代的丑女丑男,有很多品格闪亮的大文学家。可怕的是因相貌丑陋,长期遭到歧视,而将心理扭曲成了变态。人的长相基本是天生的,对此无可非议。《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卡西莫多,虽长相丑陋又聋又哑,但他心灵不丑,照样给人们留下惊叹。如果仅仅是个人的心理丑陋,对社会还造不成太大伤害,而最为可怕的是,莫言将扭曲变态的心理和畸形的、灰暗的、,甚至带有仇视的价值标准带入作品,以误人子弟,这才是最为丑陋不堪!

黑夜,不会明白白天;心里有屎,绝见不到真佛!莫言自己设计的三个故事,其实就是三个语焉不详的谜语,他不说出谜底,你只能瞎猜。套用一下他的斯德哥尔摩句式--“我说的能算吗?我说了不算”。这就是莫言的阴暗,这就是莫言的狡猾,这就是莫言的无赖。

可不管莫言多么的狡猾,都绝难改变一个规律:任何一个渺小的灵魂,只要跃上了时代的潮头,都会飘向很远很远;任何一部文字作品,只要在时代的潮头弄浪,他都会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录,并成为历史的经典。莫言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作品,无论多少人给吹喇叭,无论获了多少大奖(获奖腐败也是尽人皆知),无论罩上多大的光环,终究都改变不了其作品下流的本性,其作品也最终将被还原于本来面目。真理是时间的女儿,岁月会做出最客观的判断。

3、主流文学必须有神圣的使命和担当。“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帮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敌人作斗争文艺方针。”这不应该是有品德,有责任,有担当的作家应该的坚守?文学的天敌是浅薄,举凡中外的大文学艺术作品,以大主题负载大信息,是成为经典作品的前提。只有深刻表现了大政治的文学艺术,才能成为大作品!莫言以阴暗扭曲心理写下的冗长、低俗的东西,就是被一些人捧上天,也绝难成为经典!

一个作品要有更多受众,就要有启发性,有共鸣区,有相关性,莫言的作品到底有多少人看过?《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不能说句句是真理,但至少他将千百年来文学艺术创作的规律总结出来了,那就是人民需要艺术,而艺术更需要人民。

而莫言的作品走红,恰恰相伴的是对《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的颠覆,是对《讲话》肆意污蔑。习近平强调,“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文艺要反映好人民心声,就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这是党对文艺战线提出的一项基本要求,也是决定我国文艺事业前途命运的关键。”

七问:莫言自诩作品的普世价值是啥?

世界上的事情,有的可以容忍,有的则不能容忍。莫言的作品冗长、粗糙,又远离时代和读者的关注点,因而,其作品缺少可读性,这是读者的普遍反映。但这可以容忍,读者愿看不看是你自由的选择。而他喋喋不休 “高谈阔论”的普世价值,却能误人子弟,误导文坛,就可忍孰不可忍。

1、人的本质属性是社会属性。莫言说:我在中国工作,我在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写作,但是,我的作品是不能用党派来限制的,我的写作从80年代开始,就非常明确的是站在人格角度上。写人的情感、人的命运,早已突破了这种阶级和政治的界限。

可人绝无抽象的人,人有自然和社会这样的双重属性,可社会属性才是人的本质属性。莫言作为自然属性是动物,可他作为社会属性那是人物,无疑是很重要的人物。莫言在中国作协担任副主席,这是比照中共副部级的高官、中国文坛领导、著名作家,在这样三重身份下,他明显不同于一般的作者,他也不能和不应该混同于一个普通的作者。作为中国作协副主席,职责负有领导文坛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重任,既在其位,就应说其话,干其事,就理应有更大的社会责任和更大的历史使命,就不能信口开河!

可莫言获奖后,却心虚的反复强调自己的作品是人性的、良知的、超政治的。莫言千方百计的撇清自己的作品和政治的关系,撇清自己的作品和中共的关系,撇清自己的作品和党派的关系,莫言到底怕什么?怕诺委会吗?怕诺委会什么?而所有的撇清,莫言自己能相信吗?

而莫言反复鼓吹作品是突出和表现超越一切社会属性的人,可哪是个什么东西?那只能是人的动物本性,人的兽性,可莫言笔下写的人仅仅是动物吗?

2、莫言获奖主因是鼓吹普世价值。让我们看看诺委会颁奖词对莫言的褒奖:“他用嘲笑和讽刺的笔触,攻击历史和谬误以及贫乏和政治虚伪。他有技巧的揭露了人类最阴暗的一面,在不经意间给象征赋予了形象。”“莫言有着无与伦比的想象力。他很好的描绘了自然;他基本知晓所有与饥饿相关的事情;中国20世纪的疾苦从来都没有被如此直白的描写:英雄、情侣、虐待者、匪徒--特别是坚强的、不屈不挠的母亲们。他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没有真理、常识或者同情的世界,这个世界中的人鲁莽、无助且可笑。”

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军事文学委员会副主任朱向前:莫言的作品虽然在国内没有市场、没有读者,甚至大学生也不看、批评家不待见,但是在国外却颇受欢迎。从这个颁奖词中的褒奖看,莫言的作品正好符合西方鼓吹的普世价值,这才是莫言获奖的真正原因。甭说马克思主义对人的双重属性的论述了,就是中国古代对人的定义:有历史典籍,能把历史典籍当作镜子以自省的动物。莫言对人的认识,莫言作品对人的描写,如何这样混乱?

3、普世价值是彻头彻尾的欺骗。美国是忽悠普世价值的大师,可他灭绝了数千万印第安人;持续300年贩运黑奴;随意残害国内民众的麦卡锡主义;以打击贩毒为名,跨国绑架主权国家总统;以及持续一个世纪直到今天仍然在全世界的血腥杀戮,包括肢解南斯拉夫,无所顾忌的推翻阿富汗政权。耗资8000亿美元入侵伊拉克,却将一个世界一流富国,楞推到最贫困国家行列(全国23%极端贫困人口)……。这个世界上的坏事,一多半不是美国人干的,就是美国政府干的,美国佬犯下的所有罪行,远远超过纳粹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罪行的总和。美国是世界头号无赖,却把自己打扮成自由民主的人权天使,在全世界高唱普世价值,这简直是荒唐,更是纯粹的欺骗。诺委会鼓吹的普世价值,那更是个橡皮筋,谁能说清是个什么东西?

4、民族精神永远引领文坛的前行。在中国古代传统文学中,民族精神、爱国主义、气节品格,永远大于文学,这是中国文学创作的铁律。现今中国文坛拿不出一部反映现实主义的力作,拿不出一部反映改革开放的史诗之作,反而让莫言这类毫无品格的作品当道,这深刻的表明中国的文坛正走向堕落!

有人可能说,你说的那是中国文学,同西方的文明不一样。可中国的文明存在了5000多年,当什么玛雅文明、埃及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古印度文明等相继消亡后,中国的文明正青春焕发。而这种独有的文明,能抵抗和消化汲取各种文化的侵消;而依托这种文明才是中国真正能崛起的强大优势和依托。

苏联以社会主义的文明,曾凝聚了世界一个阵营,甚至凝聚了半个地球,可当丧失了社会主义文明后,俄罗斯还有凝聚世界的文明吗?没有凝聚世界的文明,如何能崛起世界一流大国?

八问:莫言获奖没非文学因素吗?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是因文学造诣获奖吗?是因其文学造诣达到中国和世界文坛高峰了吗?绝非也!经典作品可以列入课本当教材,莫言的那篇作品能列入课本?

一位中央领导在给中国作协的贺信中,就莫言获奖原因是这样表述的:“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既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也就是说,贺信中表述的两条获奖原因,根本未谈及莫言的艺术表现和文学成就。

对此,莫言不认账,他在获奖感言中讲:诺贝尔文学奖是颁给个人的,不是颁给国家的。而《新报》2012830日张一一一篇有关莫言获奖原因的分析,着重讲了三点,既,送现金、拉关系、国家影响,这个分析很有道理。

送现金。张一一说莫言支付给马悦然“翻译献金”60万人民币,马悦然交给他的学生陈安娜翻译,马幕后操盘收四成佣金。对此,张一一“基本保证莫言没任何资格,也不会、不敢告我”。至20121011日莫言获得诺贝文学奖时为止,莫言也没告张一一。而陈安娜《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和《生死疲劳》翻译得再烂,好坏诺贝文学奖评委“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其它17个诺文学奖评委也只能认。

拉关系。马悦然与二婚小43岁的中国妻子合写过一本微型小说《我的金鱼会唱莫扎特》,作为中国作协高官的莫言,亲为作序,主动结交,且交情不一般。关系到了,钱又收了,事就不能不办了。所以说,莫言获奖,就是市场上廉价的鸡血。

国家影响。诺贝尔组织因2010年和平奖与中国关系极其紧张,而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到已有实力对诺贝尔组织及相关国家施加压力,诺贝尔组织也饱受区域无诺贝尔文学奖的批评压力,多方平衡后,诺贝尔评委一改常态,竟放低标准来眷顾中国文学,人们宁愿相信这是诺委会改变一种敌视中国的姿态,向中国政府政府伸出的橄榄枝。

从《新报》的分析来看,莫言获奖也算占了天时、地利、人和,而国家因素是任谁都不能排除的重要原因,莫言矢口否认,也改变不了“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