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长篇小说连载:红墙梦

作者:梅子 发布时间:2014-10-09 20:10:04 来源:新浪博客 字体:   |    |  
第二卷 天谴 第三章 季孙之忧 3

 

被期望日月同辉,竟成为难兄难弟。

胡柱国为操天泽谈话而搅扰,为成恩茂父子而头疼;温德华遭甄存、蓝其玉双向夹杀,被东部沿海省份明顶暗抗。两兄弟,均腹背受敌,半斤八两,眼下谁都顾不上谁。

从根源上说,胡柱国拜桃老青睐而备位,受江山禅让而登基,可江山心之所瞩不在自己,而在颇具江湖义气的甄存,全国人民都知道。他是受制于桃老生前划了道线:78岁,必须退位,这才不得不交的,但即便交,也是敲定了常委人马占多数这才实施,且“扶上马”还要“送一程”,这一送就是两年多,终迎来完全执政。老百姓说:江山的伟大,在于在一个并不民主的政体,完成了权力移交;江山的渺小,在于他“扶上马”,“送一程”,这一“送”就把人家“送”到退休,“扶”到火化。当时的情况是:在铁总理的高超运作下,中国经济平安度过了东南亚金融危机,成功实现软着陆;可由于铁总理给经济刹车动用了太多的社会资源,其中最最显著的就是国企、医疗、住房、教育、粮食五大改革,一件件触怒民愤,因而只国企改革尚算成功,其他都明显归于失败。

请别说这是个烂摊子,想比东南亚诸国,中国仅算微创,是故铁总理惊天一哭谢幕后,闭门谢客,从此再不发一言。说来铁总理可划归桃系,也可划归江系,或者说根本没派系,他是个凭本事吃饭的人,不靠走卒,不靠什么大帮哄,这就像启动国企改制,他跑到清华大华骂了一通老头老太太,就开始了,人大并没有审批,就“抓大放小”、“下岗分流”。他在国内深孚众望,国际上则称他“经济沙皇”,成为他独立特行的最佳注脚。铁总理看上了温德华。铁总理看上温德华不是循着赵家班那条线,而是矬子里边拔将军,他见温德华学历高,对数字有异常敏感的记忆力,工作上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就推荐了,是故温德华上桩后,循规蹈矩地执行前朝政策:抽紧银根,宏观调控,而这就触怒了反动精英、大老板,他虽知铁总理孤身杀出一条路是靠铁腕,他那一任,仅省部级以上的高官被抓的就有成克杰、刘方仁、程维高、李嘉廷、石兆彬、田凤山、李纪周、郑光迪、许运鹏、王怀忠、丛福奎、朱川、刘克田、胡长清、邱广忠、孟庆平、刘长贵、王钟麓、徐炳松、刘知柄、辛业江、姜殿武、秦昌典、于飞、潘广田、周文吉、王式惠、吴文英、徐鹏航、王乐毅、鲁家吉、金德琴、朱小华、刘金宝、李大强、查光明、慕绥新、田凤岐、麦崇楷、孙小虹、柴王群、陈忠、姬胜德及老领导,算一算,连抓带杀,有名有姓的就45位,这其中有的上午还是好朋友,下午就给抓了,直抓得各省闻风丧胆,哪里还有顶的劲?“我准备了一百口棺材,其中的一口留给自己,其他全给贪官”——铁总理发下重誓,谁不怕?但是也很可惜,铁总理的这一套,他有,温德华没有;即便有,胡柱国也不一定给他壮胆。

胡柱国不敢给温德华壮胆那是受制于人,眼下是集体领导制,不上会,被批评独裁,若上会一旦被否决,口子一开,屁股下的位子就虚了,接下来,上演逼宫也说不定。政治的微妙,就在这里。可问题是:胡、温的完全执政这么开局,不得了啦!好好地一场“保先”,被演成九流的野台戏;抽紧银根,宏观控制,这个话被铁总理喊出来,草木皆兵,风声鹤唳,可喊的人换上温德华,就差点儿给打了乱巴掌,否则贪官为什么越来越多?怎么会有越来越多的省画地为牢,尾大不掉,任你说下大天来,我他妈就是不尿你,你能咋办?据说全国经济会议开过后,辛成功私下发牢骚:“上海以前怎么干,现在还怎么干,别管他,看他温德华能不能咬了屌去?”这个话传得很快,温德华难免生气。有人宽慰温德华:山东人说话就这个味儿,二十年前已是正国级的辛老两口子吵架,他兰花指一伸骂夫人:“你娘那个小逼儿”。这句话在当时被传为美谈。以后的日子,老百姓糟蹋领导,说某某人会见克林顿,见面后说第一句:“你娘那个小逼儿”,克林顿忙问啥意思,翻译说:他向你问好。于是克林顿记下了,过不久一见江山:“你娘那个小逼儿”,气得江山差一点儿就宰了他。

笑话归笑话。至老说“高层已没人代表老百姓的利益了”,辛成功说“以前怎么干,现在还怎么干”,这都是有深刻背景的。

曾几何时,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温德华说:今年和今后若干年“首先要加强政府自身的建设与改革”,“特别是领导干部自身改造”,要“尊重实际、摆正自己,减少些折腾,减少些内耗,减少些浪费,减少些反覆,减少些自吹自擂。”他在会上立下了军令状:“如果国务院有关决策、措施出问题,而问题又没有及时发现、纠正,或问题的发生产生了严重危害、损失,我要承担,要负责,要请辞,让贤给其他同志。”

这个话针对重复投资,有些分量。

辛成功闻言如获至宝,立即宣布:上海将建世界最大摩天轮——总投资超过二十个亿,可同时容纳1100多人观光!上海地产、金融股票和银行贷款方面几乎失控,为给楼市降温,温德华亲自前去做工作,辛成功蛮横地拍了桌子:“党的命令可以听,国务院总理的命令我凭什么听?”

曾几何时,上海帮展开了新一轮攻势。六、七个重要省市的省委、市委先后多次向总理发难,向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提出:五中全会应就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金融、证券市场、国企等领域改革的挫折、混乱、失败,进行讨论、总结。

辛成功在上海市委扩大会议上公开指桑骂槐,说:“当务之急的大事,是寻找经济金融倒退混乱、改革停滞不前的原因。经验主义、教条主义是主要原因之一。宏观调控搞一刀切,是造成经济波折的原因。”

这——是对宏观调控政策的公开叫板。

曾几何时,由温德华亲自主持有关人民币升值的紧急国务会议。会议召开前,宣布了两条纪律:一、会议时间内,一律不准和外界联系,不处理公务;二、会议开至六点,六点正式宣布人民币升值,在此时间内与会者不得离开会场。结果,由总理宣布到对外宣布之前这九十分钟空档里,会场上个个与外界联系,还有的跑到走廊上打电话,致使发生了228亿美元兑换人民币的事件。这些“人民公仆”仅仅在一个半小时之内就净赚了37亿之巨!事后,连个检讨都没有。

温德华当时就不愉快,看到杨希报告后气得浑身发抖:“有鬼!鬼就在内部。要抓鬼、除鬼,否则国家难有宁日和稳定。”可抓鬼、除鬼,谁替他抓?谁替他除?

还有这么一件事:温德华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汇报了中国最新经济动态,当场就激起上海市委书记辛成功当面猛烈批评宏观调控政策。他指出,这些措施已使江苏、浙江、山东、华南等东部沿海省份遭受损失,未来数年内,这些省份的总体经济发展将会滞缓。温德华和辛成功二人在政治局会议上进行了长时间的争论,双方都不愿让步。

再后来有件事更恶劣:甄存以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筹备小组名义越权发文到省部一级党委常委、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该文件的内容是:“《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明确将7个战略性新兴产业定为我国国民经济的先导产业和支柱产业,请问,我国有关国计民生的先导产业和支柱产业共有28个,那21个卖给谁了?被谁卖了?谁该对此负责?”三问不能说没道理,可他针对性太强,书记处据此发动各省和中央各部委,要求他们攻击国务院的各种过失,攻击卖国求荣的经济政策,让温德华为经济、金融、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国企等所有方面的腐败负责辞职——文件下达后,全党一片震惊,举国一片哗然,至少有31个部局委办向中办、国办提出质疑,甚至有人问甄存是否要阴谋政变,可网络上反击声浪简直能盖过天去!

于是政治局被迫下令收回、撤销甄存搞的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筹备小组文件。事后,甄存被迫向中央政治局作了书面检查,说自己党性不强,把握决策上严重疏忽。他承认文件内容和五中全会议题确实不一致,未经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就转发了,犯了程序错误。他在中央书记处例会上也作了自我批评,承认文件未给大多数成员审阅,在组织原则上是违犯了纪律。

其老指出,这是严重违反党纪的事件,甄存“人为地要在党内树立个人威信,结果是名声俱失”;至老曾对甄存有过批示:“好表现个人,蠢,不宜担任主要领导;铁总理、李木匠、卫纪委也称:“这个人有野心,喜欢搞帮派,从上海到中央都难改。”可上层始终对21个先导产业、支柱产业的丧失没解释,导致网络上嘘声一片。

可是,“甄存所问没道理吗?”至老惊天一问,掀翻一桌子王八蛋!

好表现个人有什么不好。

莫非你28个先导产业丢了21个,拿出来让人看看都不行?这根本就没道理嘛!

去年冬,全国连发三起特大事故,被称作黑色十一月,为总结教训,国务院召开了紧急国务会议,温德华在会上作了二十多分钟的讲话,二十多分钟的发言,在泪流满面中度过,德华同志说:“心情沉重,在全国各地,不断发生伤亡事件,人的生命就这样丧失了……松花江水,有毒、污染,还要掩饰人为责任;东风煤矿爆炸是人为责任;江西瑞昌地震伤亡、损害是天灾,也是人为责任。人为责任就是‘人祸’,是对人民、对国家、对事业的罪责”。近二十多分钟,他三次泪洒讲台,哽咽得无法说话,会议因之三次暂停,全场一片沉默。

可老一辈当中也有混蛋。

就连洒泪这件事,在辛成功的老爹辛老辛大中的支持下,一批御用学者在北京聚会,对中国改革的现状作出前所未有的猛烈抨击,他们指名道姓地批评温德华:国务院的路线是错的,总理天天跑到老百姓那儿哭鼻子、流眼泪,解决了什么实际问题?实在有作秀之嫌。这明显就是搅局的。以后查明:此事由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那些出席的所谓“学者”以天下经济研究所为平台,其中以美国特务居多,有的甚至是吃了东家吃西家、中国美国两头吃的双料特务。

前一段时期,温德华在国务会议和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都提出了总理问责制。他在会议上披露了一份关于党政、国家机关干部职务消费情况的调查报告:“2005年公款招待费3000余亿元;使用、购买公车开支3300余亿元;出国考察、休假开支2500百多亿元。用公款在四、五星级宾馆消费,每年更换公车以及由政府、国家事业机构购买进口轿车等等,近年,违规职务消费高达8000亿至9000亿元,这是天文数字,使人心酸的数字,是欠下百姓的数字。这个消耗数,如能正常运作,会使数亿农民解决贫困,肯定会使整个国家面貌发生变化。”

据此,温德华提出:“职务消费实际上是公款挥霍、侵吞国家财产,是对全民利益的侵占,是社会深恶痛绝的官场腐败的典型,是社会产生危机的主要因素。”

他说:“责任在我身上,问题在体制、机制上。要立法监督,谁违规违法,谁就承担;谁失职渎职,谁就承担。”

他说:“总理,作为人民的总理,就得对人民有交待、对国家有交待,对宪法赋予的职责有交待。如果不能解决,不能履行职责,就应该引咎辞职,向人民谢罪。”

是啊,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天天吹富起来了、强大了,可你把改革开放的成果也在咱老百姓的身上花一点儿,行吗?毕竟咱十三亿人不是那几个官员的长工啊!

最可恶的还在后头!

上海公然动用社保资金搞投资,而且是借给民营企业搞投资!在此背景下,党中央终于派出工作组进驻上海,在监听、威胁下开始调查臭名昭著的社保基金案。

6月中旬开始,辛成功先后在不同场合六次吹风称:“有人要整上海,要搞垮上海,目标是要贬低、否定江山,否定我们上海,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借反腐败排斥甄存、蓝其玉、东方一雷”,“工作组不整出些问题,是不会罢休的。我们思想上、精神上要有准备”,“宏观调控,七成是对着上海的,压上海是明的,他们排斥甄存、蓝其玉、东方一雷三管齐下”,“上海市委、市政府有没有问题,谁都不能下结论。”“你国务院与中央部委有没有问题,能不能让咱也查查?”

至年末,各级腐败分子疯狂抵制宏观调控造成的巨大恶果渐渐露出水面。金融大泄洪造成了天文数字的全国金融坏帐、不良贷款——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坏账、不良贷款排名中,华南省名列第一,居冠;山东省名列第二,居亚军;上海市名列第三,位居季军;第四为江苏省,第五是辽宁省,第六是福建省。据官方不完全统计,至2006年底,仅仅这六省、市的坏账、不良贷款,就累计为2.54万亿。

温德华回答记者提问时曾经说:“应该承认,目前的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而且涉及到许多高级的领导人。造成腐败的重要原因,是权力过于集中,又得不到有效的制约和监督。政府官员掌握大量的行政资源和审批权力,容易滋生权钱交易、以权谋私和官商勾结等腐败现象。”

在随后的政治局例会上,东方一雷带头向温德华发难,甄存、蓝其玉也借腐败越来越严重,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内部没有讨论过为理由,当面抨击。尤其是再问到那业已丧失先导、主导地位的21个产业,千夫所指,正中靶心,可也真叫温德华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据此,甄存通过日本共同社传出谣言:温德华同志有意辞总理职。他这随口一说,最直接的结果,就造成股市大崩盘。随后,甄存搞了一份《地方经济情况汇编》,列出了十二个重大社会政治经济问题,企图用总理问责制把温德华逼下台。并放出风声:“如果总理是内奸,吃里扒外,就一定处理!”“如果到年底,因政策脱节、股市爆炸导致社会动荡,则总理一定辞职!

忍无可忍,温德华表示:“如果我是内奸,有证据,你随时来抓;对于其他,如果我没有提出解决这些问题是我的责任,但我提出后有人阻拦,甚至是相互串联让你决策不能实施,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负?如果谁搞出的问题都让总理一个人承担,那还要政治局干什么,要常委会干什么?”他明确表态:“我不可能这样说,如果我答应发生那三件事就下台,有人会为了让我下台而故意制造政策脱节、股市爆炸、社会动荡。所以我没有权力和义务给祸国殃民者制造条件。我声明:我不会辞职、坚决不辞职。凡是放出这类消息的都是有其目的的。至于21个先导产业、支柱产业丧失,我不回避我的责任,可这,毕竟从上一届政府就开始了。”

最后这句,让温德华得罪了铁总理。铁总理在家发牢骚:“他温德华怎么就忘了呢,上一届他具体分管这些事,就为这,我也没少批评他,现在想抹到我身上?”

消息传来,江山眉头紧皱,胡柱国作壁上观,温德华尴尬莫名,丢人算是丢大了。就是在这么个背景下,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还能坐得住吗?至老亲自召见,他当面斥责甄存:你这个人本质坏得很!乔老爷说:早就知道他不会老老实实下台,年龄尚有余地嘛。”两个人都说在点子上。至老口里说的坏不一定真坏,类似老子骂儿子,可甄存的年龄,干到下一届都差半岁,由于进入权力中心时间长,他进中央,甚至要比江山早,加之又长期管组织,这一届没人压住他,下一届就更没人能奈何的了他,更何况他根本看不起温德华。

问题是:甄存觊觎的是温德华的那个位子?如果他看上总理位子,那蓝其玉准备干什么?在我们中国,缺的是机遇,可从来不缺明白人,更何况至老、乔老爷这样的神仙。

应该说,若没两位的及时化解,2006年的全国经济会议必将一再推迟,“宏观调控、抽紧银根、减少重复投资”的基本政策与坚持这一政策的温德华,必将受到狙击。

可以后的发展有表明:老一辈救下温德华,也并非一定就是好事。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