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一字之差的初心与使命——歌剧《江姐》歌词、对白改动评析

作者:曲折与光明 发布时间:2020-09-25 08:26:20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看到网站有人发了近年来红歌儿被改的目录,很是感慨。今天,我就说一说歌剧《江姐》的歌词和对白被改动的情况。

  我非常的喜欢歌剧《江姐》,对里面的词耳熟能详,主要唱段基本都能背下来。但是前几年看了新排演《江姐》之后,发现歌词对白在关键的部分有一些改动,感觉很不舒服。

  下面分析一下《江姐》歌词与对白改动的情况。

  改动1   “战斗到五洲四海都解放”改成了“战斗到五湖四海都解放”。

  “五洲四海都解放”指的是全人类的解放。“五湖四海都解放”指的是全中国的解放。

  “战斗到……都解放”的含义就是到了这个“解放”,就不在战斗了,就天下太平了。但到底是“五湖四海”还是“五洲四海”,这就牵扯到这个共产党的初心问题,共产党的初心是什么?是实现共产主义。或者说是最高纲领也就是最高初心,就是实现共产主义。最低纲领推翻是三座大山在中国的统治,这应该是最低的初心。而高的初心就是最终的初心。由于中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地位,中国的共产主义者都是兼具最低初心和最高初心的民族先进分子。但话必须说明白,真正的革命者在实现了最低初心之后,并不会停止战斗,他一定还会继续战斗下去,直到实现他的最高初心(即使到了那个时候还有一个革命成果的巩固问题)。——也就是说“五湖四海都解放”之后,真正的革命者还是要继续战斗、继续革命至少到“五洲四海都解放”。可以说歌剧的原词“战斗到五洲四海都解放”是准确地表达了革命者的意愿;而改成了“战斗到五湖四海都解放”,感到非常的不妥。我们要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如果连当初的誓愿都可以随便“下调”,何谈“不忘”和“牢记”呢?

  用半截子革命的“战斗到五湖四海都解放”代替彻底革命的“战斗到五洲四海都解放”,最后连“五湖四海都解放”的成果也保不住。

  最终的结果不外是滑落到民族主义,大国沙文主义,用“五湖四海”去压迫“五洲四海”,这还算好的;再不成 “五湖四海”最后又沦为了大西洋、欧洲以及北美洲的附庸。

  改动2 双枪老太婆唱给江姐的“我与你同把此身献革命,生离死别共经受”,改成了“我和你发不同青恨同深, 甘未同尝苦同受! ”

  这个应该是把修改稿的词,改回歌词初稿了。不管当初是出于何种原因把“发不同青恨同深, 甘未同尝苦同受”改成了“同把此身献革命,生离死别共经受”的,现在看来不得不说“献革命,共经受”比“恨同深,苦同受”词句和意境更高一筹。“献革命,共经受”才是革命者的豪情所在,也是对革命者能够互相安慰鼓励的真情实感的描写。而“恨同深,苦同受”则有点小资情调了。尤其是“苦同受”而且还“甘未同尝”,则更是说不通了,革命是苦,但革命者苦中有乐,而且“其乐无穷”。用江姐的另一段唱词来说就是“一生战斗为革命,不觉辛苦只觉甜。”

  所以,这段往回改的词,我觉得不成功。

  改动3  江姐临刑前的最后一段唱词,一共两句——“狂飙一曲,牛鬼蛇神全压倒。红旗满天,五洲人民齐欢笑”改成了“重整山河,开出幸福阳关道;丽日蓝天,五洲人民齐欢笑”。

0.jpg

3.jpg

1.jpg

2.jpg

  先说后一句“红旗满天”是指革命胜利;“丽日蓝天”就是感觉太泛泛了。红色精神不突出了,别忘了,这是红色经典,不能连“红旗满天”都忌讳而不敢说!现在再回过头来看前一句的改编,也是红色突出不突出的问题——“狂飙一起,牛鬼蛇神全压倒”是江姐生命不息战斗不止革命精神的生动写照。“狂飙一曲,牛鬼蛇神全压倒。红旗满天,五洲人民齐欢笑”的前后逻辑清楚——革命的狂飙起了,压迫者剥削者被打倒了。满天红旗招展,全世界的劳动人民都欢欣鼓舞。有原因,有结果。改编后的词也不能说不好,但感觉内容单一了,只是单单告诉你奋斗的最终结果。但说起来这个改编还说得过去,起码还保留了“五洲人民齐欢笑”一句;但是这里还得算算前面的老账——中国共产党人到底是要战斗到“五洲四海”,还是“五湖四海”都解放?你如果只“战斗到五湖四海都解放”就停下了,那凭什么要人家“五洲人民齐欢笑”?

  以上是歌词的几处改动情况,下面说说对白的改动。

  改动4  江姐在审讯室里和沈养斋的对话。

  以前网上还能找到的歌剧《江姐》的剧本现在找不到了,只好凭记忆了。疏漏之处敬请原谅。

  沈:  咱们之间不是两党之间的争论,而是你和政府之间的关系。

  江:  我们之间的关系是革命与反革命的关系,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

  沈:  张口阶级斗争,闭口武装暴动,你们马列主义那一套早已经陈腐不堪。

  然后就是江姐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和国内革命斗争的现实宣传共产主义理想,痛斥国民党反动派的反动统治。而新的演出版却让江姐对沈养斋的所谓“政府和个人关系”的谬论,只反问了一句:“政府?哪个政府?南京?还是奉化?”这就很不符合江姐的性格与身份,也不符合以小说《红岩》及其繁衍出来的电影《烈火中永生》、歌剧《江姐》的革命精神。以江姐为代表的革命志士难道会在国民党内部分到底是李宗仁是正统,还是蒋介石是正统?就连《红岩》里的同情革命的青年学生都喊出了“蒋总统,李总统,政府都是大粪桶”;怎么还要江姐讲出“南京还是奉化”的台词?难道如果没有“奉化”从中作梗,江姐就要承认“南京”的合法性吗?我不想再往下写了,这样会亵渎英雄的形象。最重要的是江姐那段慷慨陈词的台词被一句小小的反问取代了,江姐在舞台上宣传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权利被剥夺了!当然,这是几年前的演出本,我们有理由相信:由于客观形势的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在回归。江姐宣传先进思想的权利一定会归来的。

  改动5  沈养斋在精神上被江姐打败之后的歇斯底里的发飙——

  原文——“江雪琴,这是中美合作所,歌乐山下黑铁牢,美式刑法四十八套,渣滓洞白骨比天高!”

  改动文——“江雪琴,这是军统集中营,歌乐山下黑铁牢,各式刑法四十八套,渣滓洞白骨比天高!”

  “中美合作所”改成了“军统集中营”,“美式刑法四十八套”改成了“各式刑法四十八套”。这种改法可能和前几年的“维护中美友好大局”和“不要刺激美国”有关——那个时候有人就说什么“中美合作所的存在是抗日时期的事,抗战胜利后该所就解散了”,尽管后来有人找到了抗战之后在“中美合作所”的美军的画作,里面表现了这位美国士兵或者顾问接受国军士兵敬礼的场景,而且日期大概就在1947年左右。我这里又“大概”了,没法,原始材料找不到了。沈养斋沈区长如果在天有灵一定会斥责我,因为沈区长是最讨厌“可能是,差不多”一类的模棱两可的话语的;但是在这里沈区长却犯了一个“不严谨”的“错误”,为了不在舞台上“刺激美国”,沈区长竟将原台词“中美合作所”改成了“军统集中营”;须知“军统”早在戴笠死后就改成“保密局”了,沈区长这么严谨的人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看来是被那些叮嘱“不要刺激美国”的人搞糊涂了(哈哈)。可惜,美国(确切地说是美国中的帝国主义分子)就像毛主席所说“就像景阳冈上的老虎,刺激它也吃人,不刺激它也吃人”,现在已经露出了吃人的獠牙,沈区长现在也不必忌讳什么“中美合作所”、“美式刑法”了吧?

  应该还有这样的改动,不过写了这些也就够了。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