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这一仗打得很过瘾”

作者:刘汝山 王兵 卫枫   发布时间:2020-09-15 15:20:52 来源:解放军报 字体:   |    |  

  再生动的描述——“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再精确的数字——大桥全长944.2米,似乎都难以概括站在辽宁丹东鸭绿江断桥举目望向对岸时,目之所及对于“国界”最直观的认知。

  从鸭绿江断桥再沿江北上20多公里,支流的江面最窄处仅五六米,当年也只是一个小水沟,被形象地称为“一步跨”,寓意一步之遥就可以跨出国门。

  唇亡齿寒,户破堂危。70年前,新中国百废待兴,那些刚刚放下武器、拿起锄头迎来丰收喜悦的优秀军人,那些转战南北、征尘未洗的英勇将士,坚决听从祖国的召唤,胸怀保家卫国的激情,从鸭绿江边迈过“一千五百步的距离”,毅然开赴朝鲜战场,与朝鲜人民并肩浴血奋战。

  那是一次奋不顾身的出征,那是一场舍生忘死的战斗。中国人民志愿军先后有290万人入朝作战,以大无畏的气概谱写了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光辉典范,成为国人心中“最可爱的人”。

  历史是那样遥远,又是那样切近。70年过去,饱受战争创伤、只剩半个桥身的鸭绿江断桥,依旧傲然挺立。抚摸着钢梁上的累累弹痕,俯瞰桥下的滔滔江水,历史深处的回响,犹在耳边。

  “狭路相逢勇者胜。只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什么敌人都能打败,什么困难都能克服。”——文 击

  “美军打仗,就那么回事儿,没什么可怕的。”

  当年抗美援朝出国作战时,32岁的文击任志愿军炮兵第1师师长。如今70年过去,他依然难忘首战云山的情景。炮声隆隆,岁月匆匆,侵蚀着老人的听力,锤炼出他高亢的声调。与思维依旧敏锐的老将军对话,听他详述那场中美王牌军首次对决的诸多细节,令人心生“炮兵是战争之神”的感慨。

  毛泽东说过:“没有炮兵就没有胜利”。文击深悟这句话的含义,“我这一生与炮兵结下不解之缘”。

  “七七事变”后,19岁的文击毅然参加八路军,到抗日军政大学学习。从1943年3月晋察冀军区成立独立炮兵营,他奉命担任政委开始,无论带部队、办院校,还是调到军委机关,他一直是炮兵。

  “入朝的时候,主要就是用炮,咱们没有更好的装备对付美军。”1950年10月19日傍晚,文击率炮1师入朝作战,炮2师、炮8师同时出动。“这是中国炮兵第一次以师以上规模出国作战。”老将军回忆,“当时志愿军的火炮大都是战场上缴获的,型号多、射程近、威力小,主要是‘骡马炮兵’。美军完全是摩托化,敌我实力悬殊。但我们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在战略上藐视他,当作‘纸老虎’;在战术上重视他,当作‘真老虎’。”

  首战云山,文击指挥炮1师和炮2师29团40门大炮,配合志愿军第39军,第一次与美军交火,让素以火力压制闻名的美军尝到了炮弹的厉害。

  1950年11月1日清晨,云山笼罩在浓重的雾气中,上午10时才云开雾散。趁着浓雾指挥部队悄然抵近潜伏的文击,举起望远镜向南朝鲜第1师阵地望去。敌人在阵地上来回走动,丝毫没有察觉已被我军包围。文击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时已初冬,树木光秃秃的,伪装条件很差,万一被敌人发现,将前功尽弃。

  下午3时30分左右,炮兵观察所突然发现,云山外围的敌坦克、汽车和步兵开始向后移动,云山城附近的敌人往来频繁。同时,右翼观察哨也报告,正面的敌人背起背包,乘坐汽车向后移动。难道敌人已察觉到被包围,准备逃跑?文击迅速安排人员向上级报告。

  战机转瞬即逝。39军军长吴信泉决定提前攻击时间。这一改变,让他们首战便遭遇了号称“常胜师”的美骑兵第1师第8团。进入云山的第8团做梦也没想到,一支强大的志愿军部队已经为他们挖好了坟墓。

  美第8团加强了美第9野战炮兵营、第6坦克营等分队,火力和机动力都很强,此时正与南朝鲜第1师换防。下午4时40分,信号弹腾空而起。文击指挥部队将雨点般的炮弹倾泻在敌人阵地上。顷刻间,剧烈的爆炸声震荡着云山山谷。每门炮都以最快的速度将炮弹精准地射向目标。朝鲜战场上第一次出现志愿军集团火炮急促射击的壮观景象。回忆到此处,文击自豪地说:“炮兵的精神头不用说,每个炮手密切配合,英勇战斗。”

  听到炮弹划破长空的呼啸声和急促的连环爆炸声,颐指气使的美第8团团长帕尔马从倒塌的工事里钻出来,急切地观望我方阵地。在我炮火压制下,美军炮阵地上有些火炮竟没打出一发炮弹。骄横的美军并不甘心,马上组织炮兵反击。

  起初,他们的炮火虽然凌厉,却不知我炮兵方位,只能是四面八方一阵乱射。然而,美军凭借强大的侦察能力,很快发现我炮兵阵地方位,并利用步坦协同,迅速冲到我阵地前沿。面对敌人的疯狂反击,文击心想:“如果不能迅速结束战斗,势必遭到更大规模的报复,必须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进行围歼,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

  顿时,我炮兵阵地沉寂了,美军坦克冲得更加起劲,双方只剩下三四百米的距离。突然,山谷发出巨响,我炮兵阵地“复活”,炮弹像长了眼睛般飞向敌人的坦克——这是我军炮兵在解放战争中发明的“大炮拼刺刀”战法,直接瞄准击发消灭敌人。

  美军还从来没有领教过这样勇敢的炮兵,开始向南溃逃。激战至2日凌晨3时30分,我军攻占了云山城。

  2日下午,美军在10余架飞机的支援下,以重炮和坦克掩护步兵,拼命分散突围。敌变我变,文击指挥我炮兵分队趁敌下车集结之际,配合步兵猛烈反击,使敌人的进攻一败再败,美军坦克几乎每辆都被炮弹击中过两三次。3日夜,志愿军将被围之敌全部歼灭。

  “这一仗打得很过瘾。没有飞机、坦克,缺少大炮,我们照样打胜仗!”文击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云山战斗,是中、美、南朝鲜三军三个第一师“巧遇对决”,也是近代史上中美两军首次交战。文击在指挥中将劣势装备发挥到极致,以迅猛、准确、凶狠、灵活的炮火打击,痛击了美军“王牌中的王牌”,把号称160多年从无败绩的美骑兵第1师和南朝鲜“第一名将”白善烨指挥的第1师,打得溃不成军。

  这是一次辉煌的战斗:毙伤俘敌2000余人,缴获飞机4架,击落飞机3架,击毁与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火炮119门。

  面对敌人的优势武器,毛泽东曾指出:“你打原子弹,我打手榴弹,抓住你的弱点跟着你打,最后打败你。”在这一思想指导下,炮1师斗志更加旺盛,不惧强敌、敢打敢冲,随后又参加了第二次至第五次战役,圆满完成上级赋予的任务。

  剑不如人,剑法要胜于人。文击说:“在朝鲜打仗,有任务马上就打,没有任务就做好准备,随时准备打。”针对敌我悬殊的“装备代差”,文击注重发掘装备潜能,勇于创新战法,立足现有装备打胜仗,力求打一仗进一步。第三次战役时,他认为苏军二战时运用炮兵的方法已不适用,于是将炮1师的火炮配属给担任突击任务的部队。炮26团经过20分钟炮火准备,为步兵打开突破口,之后实施猛烈炮火压制,让敌人火炮在40分钟内未能发射。

  “狭路相逢勇者胜。只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什么敌人都能打败,什么困难都能克服。”在朝鲜战场,志愿军炮兵灵活运用战术,用头脑与美军打仗,不墨守成规,既斗狠、又斗智,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力求把仗打巧妙、打精、打活:有时提前一天进行破坏射击;有时炮火准备后实行火力假转移,当敌军进入工事后,再进行炮火袭击;有时只进行破坏射击,步兵偷袭占领阵地,被袭美军惊呼:“这样的打法太不正规!”

  一名被俘美军连长曾提出疑问:“你们的大炮一定比我们多,白天打晚上也打,打得我们坐卧不安”。文击笑着解开对方的困惑:“大炮可比你们少多了,不过我们知道怎样让有限的炮兵发挥最大的威力。因此,你会觉得我们的炮火无处不在。”

  采访中,有记者盛赞云山战役中炮兵发挥的巨大作用,反复询问老人,战争中到底是炮兵作用大还是步兵作用大。文击始终坚定地说:“步兵第一,炮兵第二,我们是在步兵首长指挥下战斗的,打仗不能各打各的……”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