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历史的活化石——听李建宏讲一个老党员的故事有感

作者:杜江水 发布时间:2020-06-25 19:02:53 来源:原创 字体:   |    |  

  历史过得真快,

  这些人还活着,

  就被变作了化石。

  厚压、密闭化石的是

  遥远时空泛出

  污秽浊臭的镪泥:

  口出恶咒的谦称不说话,

  社会要用炸药奖给予鼓励。

  浑身毒刺的标榜合规矩,

  她直欲硬埋历史的正义,

  投怀撒播病毒的恶势力。

  有钱的禽兽,

  九岁幼女也敢强奸,

  小指尖弹出区区千万元

  就能雇来陈有西

  ......

  什么也别说了,

  金钱正驱动时空双轮,

  碾压历史,

  人活着,

  就要变他为化石。

  且看,

  当今世界,

  到处在呻吟:

  我无法呼吸!

  附:

  汉魏古城上的三块牌匾

  李建宏

  在洛阳白马寺东北方向有个村庄,坐落在汉魏故城遗址核心区,他就是孟津县平乐镇金村。村子5000多口人,背靠邙山,村里的土地大部分在河洛平原上。1997年,村子老百姓自发为一位老共产党员原石送上三块牌匾,镶嵌在他的门洞上。这三块牌匾分别写着《浩然正气》、《光明磊落》、《惠泽乡里》。

  一、苦难的童年

  老党员原石出生于1935年,3岁失去母亲,7岁失去父亲。近族人将他送往白马寺里,之后又辗转到少林寺。在少林寺他认识了同岁的河北籍张小伟。1945年日本投降,他已经10岁。张小伟的父亲找到少林寺,要带他的儿子回原籍,他问原石:“我们要回老家了,小伙子,你呢。如果不走,你继续留在少林寺,如果想走,咱们一块走。”他表示同意走。他们从少林寺走到巩县回郭镇(今巩义市),河北人说:“小伙子,咱们该分手了,我们往东,从站街过黄河,回老家。你朝西,跟着拉煤车,天不黑就可以到白马寺。不会走错路。”他跟着拉煤车,走到白马寺已近半夜,及至自家村子已过午夜。他敲敲叔父家大门没有应声,敲敲伯家门也没人应声。他歇歇再敲,千呼万唤,伯伯始出来,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过了几天,村里一位袁先生打算到陕西贩卖“文房四宝”,见到他说:“我准备到陕西去,你给我背袋子,一天只管一顿饭,你高兴的话,明天出发”。第二天他与袁先生一起步行,经洛阳、洛宁、卢氏一直到商洛。在商洛袁先生的生意并不兴旺,很难经营下去。他对原石说:“我决定回河南,你若是回去,咱们一块走;若不想回去,我给你留一个袁大头,你自己想法生活。”他说:“老伯,我不想回去。”袁先生知道他的难处,顺手留给他一个银圆就告别了。有了这一块钱,他到河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又理了理头发,添了一套像样的衣服,就做起买卖青菜的生意,不长时间他发现手头有了余钱钱,于是就有了信心,继续卖菜。谁知,又倒霉,他的钱被小偷偷光了。于是,他举目无亲,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他只能讨饭行乞。一年冬天,大雪纷飞,北风呼啸,所有的古洞、坑塘都被风雪集满,出去讨饭看不出路形,掉进了“窖雪”坑,幸亏一个荆棘圪塔救了他,不然落入六七米的胡同,非冻死不可。在商洛四年,吃尽了所有的苦,受尽了所有的难,一辈子都害怕提起。1948年春天洛阳解放,1949年秋天原石决定回家,就一路乞讨,再次回到心酸的故土。

  二、走在社会主义道路上

  1949年秋原石回到河南孟津老家,他感谢共产党解放了穷人,一心跟定共产党,积极参加土改,很快成为一个民兵。1953年合作化,他成为一个互助组组长,不久成为初级社社长。他为这个小集体精打细算,自己带头出力干活,很快成为金村大社的先进单位,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他被选为民兵营长。1968年他担任大队党支部书记,一直干到1999年,那年他64岁。文化大革命中,村里群众分成两派,他没有硬站在一边,支一派压一派。

  这个村子是一个条件较好的大队,原洛阳地委书记纪登奎曾经在此下乡劳动。省市县不断有人在此蹲点、锻炼、搞农业试验。他对下来的人总是尊敬与关怀。在吃穿配给的计划经济时代,他不时地给下来的同志一些补贴。使他们感觉得到这里是他们的农民兄弟。

  这里是一个5000人口的大村,经过多年的经营,集体资产有了巨大的进步。1970年粮棉“上纲”,之后,大队办有包装厂、造纸厂、镀锌厂、面粉厂、机砖厂,还办过饴糖厂。70年代末,工副业年产值800多万,利润约200余万。大队拖拉机站,有七台75式链轨车,一台40轮式拖拉机,有大型联合收割机,农业基本机械化。当附近村子半年红薯半年粮时,这个村已经是“社会主义好生活,天天吃着白蒸馍”。

  村里机砖厂生产的机砖一块都不卖,全部投入农田基本建设。由中州渠分三处引水,通过三道9公里总干渠及无数支毛渠保证村里平原区3500亩水利化。

  从1980年至1990年在平原区打机井120眼,在邙山上打深井4眼,山上地全部平整一遍达到水浇地标准。为了水利机电配套,仅从新乡电缆厂购买各类电缆就足足20余吨。电缆多处穿水泥国道,全部实现地埋。做到井渠双配套,真正实现了旱涝保收的“吨粮田”。

  村里的金龙寺是旅游景点,大队先后投资保守估算500多万元,景点规划及建筑设计均出自这位农民村支部书记之手。

  1982年,这个村子虽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土地分到户。但这个村子则实行“五统一”,即统一耕、统一种、统一收、统一灌溉、统一打药。每年约80万元费用均由大队支出。村民每种一亩麦子向集体缴纳按一斤小麦计算。

  三、村办企业

  1982年土地承包到户,但村子的企业仍由大队管理。他们有个‘包装厂’,每年几百万的合同,他都要抽出时间,对每一份合同进一步核对和落实,在副业会上他说:“今年定合同不论几宗,定好后,我抽出时间一户一户进一步落实。”采购人员出差的省市,一年一换。他对“吃回扣”“化公为私”不能容许,他希望每个社员都同他一样对集体,全心全意。他非常明白:村子里与他一心一意的人有,但不完全,有的人说一套,做一套。他也明白,这不是社员的落后,但随着环境的改变,过去的金子会变成垃圾,原来人们不屑的垃圾却被认成金子。他执意:金子是金子,瓦砾就是瓦砾。他说:金钱再多,没有共产党给人民的权利多;黄金再珍贵,没有人的生命珍贵;一个党,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金钱,而是精神、灵魂,一个人当他的精神、灵魂没了,再多的金钱何用?有一次他同他的一个青年秘书出差到外地,在某家企业不知说到什么拉扯上毛主席。有几个人“老毛长、老毛短,”议论纷纷。小青年也跟着“老毛长、老毛短,”凑热闹,原石只管吸烟不搭一句话。回到洛阳后,原石就问他的秘书:“老毛也是你说的?”别人咱管不着,你自己要明白大是大非。回到家里就给他换了其他工作。

  面对狂风暴雨、惊涛骇浪,红太阳的光辉始终照耀着他的心坎。他暗下决心,不能背弃一个共产党人的品质与信仰。他对人说:“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没有共产党也没有我。别人的事我管不了,自己总要要管好自己。”这句话他坚持了50年。

  四、他爱田如金、20年村子耕地没少一分

  这是一个5000人口的大村,村子耕地70%在洛阳汉魏故城遗址及洛河平原区,从80年代初,到1999年,村子没有批准一户建房占用好地。他坚持“三不一靠”的原则:水地不批、平原区不批、古遗址不批,新批户均靠到邙山根下。四年一批,一批40多户,规划一条街,坐北向南,不分“脸黑脸白”,一律抓阄。

  有人想要占村子土地办工厂,他说:你可以到别处办厂,本村不供应土地。

  除去村集体办厂外,自1981年联产承包到户以来,村子没有流失一亩土地。

  上世纪80年代,村里有个人在中国某大城市当领导,他家成分高,土改时房产被贫苦农分掉。改开后,此人通过镇政府,想要回老宅,以便给老宅子风光风光。镇政府没啥说的,于是将老书记通知到政府开会。会上他蹲在墙角等待着政府说事,不吭一口气。过了好长时间终于有人叫到老支书,老支书听罢来由,对着镇书记和那个大干部当事人,淡淡地说道:“土改的事不能动,如果上边有文件为土改翻案,我老原没啥说的,但我必须看到文件。”满座人都极为尴尬,过了一会,那个大干部缓过神来笑着说:“咱们村以后有事尽管到上海找我,有什么需要尽可开口。”老书记说道:“可否给咱村买部火车?”那人说:“咱村要火车有啥用?”老书记说:“给山上拉粪呗。”在座的都皮笑肉不笑,茶凉人散。

  五、叮嘱儿子

  原石有四个儿子,三个是农民,其中老四兼顾经商。老二在郑州工作。20多年过去了,邻舍问起老二是何职业,原石总是说:“在修铁路。”再问:“具体干什么?”他说:“每天背着一把洋镐,修铁路呗。”

  八年前,郑州高铁东站进入施工高潮,投资达120亿。在高铁站工作的儿子回来看望老爸,老爸叮嘱儿子:“一是你的小车不能进村。”儿子说:“这好办。还有别的?”

  “儿啊,你知道老爸的出身与行事规矩,我告诉你:公家的钱,咱一分都不沾。”“爸,我听你的。”

  儿子每回来一次,他都叮嘱一次,次次不少。有一次儿子说:“爸,这话你说100遍了,你要相信你儿子啊。”后来听说,车站垮了不少干部,他的儿子却近墨却不黑,河边走千里,脚上不占泥。

  四个儿子结婚,从没有张扬。事先邻里都不知道,知道时,已经办过多天。儿女婚礼极其简单,两桌菜,仅仅招待娘家人。

  2018年老三儿子被选为村长,往年收麦都是各顾各。这一年儿子在父亲影响下,全村5000亩小麦统一收割,费用20多万元自己为村民付出,并用车子将麦子送往各家各户。村里人很迷惑,“什么时代了,还办这种事?”他的儿子说:“要钱干什么,钱是为人民服务的。”

  六、敢对五千人说:我一次礼都没有收

  有人要老书记办点事,有时免不了会送点礼。老书记的态度是送与不送一个样,宅基地、计划生育等按规矩办。有人送,他背着手带着礼品,将客人送出门外,将礼品放在门外石头上,转身将门插上。

  有时他会将儿子收到的礼品酒,倒在土中,用锨将瓶子拍碎。

  计划生育,他从不提口号,没有小分队,不抓人、不罚款、不牵牛、不连坐、他痛恨别人说的“喝药递瓶儿,上吊递绳儿”。他按实情公开,今年哪些人生育,哪些人手术,不用找人,名单已经贴在墙上。按榜上公布的名字自觉做结扎。

  第一批结扎:两个男孩,一男一女;

  第二批结扎:三个女孩。

  每年公布二次,不用计生干部带着小分队去送,自觉去医院处理。

  1979年他在全村大会上说:“我,对着大家,对着村子5000多老少娘们给自己立下规矩:在我活着,在我这个台子上,一次礼都不收,说到做到,大家监督。人活到世上,来也明白,走也明白。不收礼我倒要看看能矮几分?”

  七、上边一些人想占村子光,没门。

  多年前政府某人想到村子办点事,于是给他捎了点礼。他将村子制度讲说一遍,镇政府人也就不再往下说,但礼品留下,老支书将礼品放在墙头,有人来家坐,他就提起这件小事。干部看见了知道怎样做人,群众看见知道不能送礼,有啥事能办即办,否则,送礼也是白送。

  20多年前我就听说:市县镇三级干部,在金村检查工作,从来没有在金村吃过饭。一位镇书记讲:“老书记很会说话,检查结束,已经晌午了,老书记笑着说:你们在村子吃饭可以,但需要说明,这饭由我来做,其他户家都不管这等事。”镇干部心领神会,自有吃饭地方。金村旅游景点门票,没有人情票。一位镇书记说:镇政府想占村子一点光,没门。时间一久,人们知道了村子规矩,慢慢地就没有人到这个村子张嘴。

  有一次一位镇干部对老党员说:“俗语说:人至清无友,水至清无鱼。不知老兄对这句话怎样看?”老党员说:“清水中也有鱼,高尚的人也有朋友。你不能站在俗人的立场上看事。你说毛主席没有友人,我看,很多,就说中国老百姓,你到天安门广场、韶山广场看看,人山人海,不计其数。有些人倒是给办了好多实事,参观他们故居的人数与毛主席没法比。”

  我们这里有句俗语:“红胡子不是旋染的。”这句话有时是贬义,但在这里却是褒义。一个真共产党人做到这样境界,需要几十年“修炼”,其要意是—四个始终:始终忠于共产党、始终忠于党的伟大信仰、始终忠于党的初心、始终忠于这个党的缔造者。老党员为人民服务已经做到了“完全、彻底”,毛主席在吴玉章60寿辰有这样几句:“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一贯地有益于青年,一贯的有益于民族,一贯的有益于党,几十年如一日,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啊”。这句话原石老书记做到了。

  八、在毛主席像前

  1982年,平乐镇要拆除两尊毛主席塑像,其中就有金村这一尊。他召开支部会,将上级指示告诉大家。几个人来到毛主席像前,跪了下来,老党员说:毛主席啊,我们真是对不起你啊。天大地大没有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没有你毛主席亲,我们想世世代代敬你,可人家非要拆除不可。我们与他们争辩说:你为俺们打下一个红色的共和国,天下之大,怎么就容不下一个毛主席塑像?人家不说这些,只说是上级布置,非拆不可。毛主席啊,你不要生气,虽说你的像被强行拆除了,可你永远活在我们贫下中农心中。”说罢泪如雨下,不能自己。然后他们擦干眼泪,拉来一辆马车,将棉被铺在车上,轻轻地将塑像抬上车,用被子盖好,将绳子敷紧,慢慢地推到大队部,临时寄放在一间屋里。

  可是,有关伟人像的事并未完全过去。1996年有人将他告到高层,罪名是搞封建迷信。事实是,金龙寺确实塑了五大伟人像(毛刘周朱陈),也确实有人时不时给塑像‘烧香’。‘烧香’,在今天更大程度上说是百姓的一种朴素的阶级感情,与封建迷信风马牛不相及。按此定性“封建迷信”,很难使人信服。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要干什么,百姓一清二楚。

  新华社记者,经过调查,确认其事,并向中央递送一份内参。中央有关领导下令,责成河南省立即处理此事。河南省责成洛阳市迅即处理。于是洛阳市安排武警在一天子夜时分,秘密拆除销毁了塑像。并且给老党员原石严重警告处分,共产党支部书记被免职。从此他背着䦆头上山开荒达四年之久,一直到他干不动活才回到村里。村里群众心明如镜,是非横竖太清楚了,于是他们趁着他在山上种树之际,给他送了三块匾“浩然正气”、“光明磊落”“惠泽乡里”,镶嵌在他的大门上。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