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悼念伟人毛泽东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20-04-04 09:29:5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晚年毛泽东,对庾信的《枯树赋》反复吟咏,读陈亮词​《念奴娇·登多景楼》失声,读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流泪,读他另一首词《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痛哭。笔者试图依据历史, 接近伟人心路历程。惶惶不安,深恐冒昧,亵渎圣灵。)

  鲲鹏展翅穿云霄,身倦疲,落九地。观树婆娑,生意尽矣,似水流年,哪堪风雨。形单影孤,昂然环顾,看似花团锦簇,实则危机四伏。

  疾病缠身难腾挪,再举鼎,肌​无力。览景如锦,江山如画,弥漫云烟,莺歌燕舞。心间烦苦,怎除痼阻?创造劳工参政,能保红颜常扈?

  “木叶落,长年悲”····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枯树赋》 且行且寡,何以为继?

  中年璀璨,老年孤单,吟咏郁郁, 天鹅临终之鸣,凤凰涅盘之声,昆龙临终之哀音。人不忍闻,闻之心颤,催肝胆,催鼻咽,难止泪流满面。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 《念奴娇·登多景楼》

  ​陈亮词搅起胸中意,激豪情,真想再创辉煌,到中流击水,浪扼飞舟。曲罢自顾,蹉跎难行,鲲鹏也有无奈时。

  何处望神州?······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曲高和寡,英雄悲寂,伟人之失落。曾经高耸云霄,而今难再乘风。惆怅在怀,悲上心头, 潸然泪下,吟咏失声。

  辛弃疾,青年投笔从戎,碾转反复,供奉于殿堂,治政于江南,词刚沉九转。古贤有凌云志,一生蹉跎,三千里风餐露宿,尽会人间坎坷。有高耸,有低落,一首水龙吟,似曾相识经历,鸣震伟人心魄。

  伟人痛哭,天空悲啸,震动宇宙陨石雨落;鲲鹏泪洒,残阳如血,萦绕凤凰涅盘悲歌。​

  毛泽东时代的人民,平等,尊严。人民昂首挺胸,奔向繁荣昌盛。​中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大国总统,小国领导像朝圣般涌向中国,北京。千年未曾有的景象,强汉盛唐重新展现在东方,谁都不敢小视我们。这一切都与伟人毛泽东名字相连。千秋伟业,功勋卓著,像他的名字一样,泽被东方,泽被苍生,滴灌大地,润之无声。

  四十四年离去,财富增加,两极分化。水须滤清,天空霾雾,山矿盗伐。国人利益对立,观念混乱,造作浮夸。生存之战,能否齐心抗美,再立中华?

  百载多灾染病身,虎狼扑咬狗熊瞋。

  强权威赫追平等,弱体拼生避陷沦。

  泽润东方撑世运,纵横欧美护华民。

  清明杏雪飘山野,酹酒长城祭国神。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