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姚忠泰长篇自叙《一路跋涉》连载(十一)

作者:姚忠泰 发布时间:2019-09-19 10:05:2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十一、高中一年级

  1982年秋季开学之前,柏林中学原来已经把我分配到高中一年级(一)班。那个时候有快慢班之分,每个年级的(一)班,都是快班。学习成绩比较好的,可以分到快班里面,否则,只能进入慢班读书。早在初中毕业考试之前,我按照老师所发表格要求填写了两个志愿,其中一个是县里的重点中学(汉阳一中),其二是母校柏林中学。我虽然没有考上汉阳一中,但是可以继续留在柏林中学,而且分数比较高,根据排名可以进入(一)班。当初父亲把我转到汉阳二中时,我的姓名才被柏林中学从高中一年级(一)班新生名单里面划掉。这次我不愿意去汉阳二中了,想要重新回到柏林中学里面读书,父亲恼怒之余,还是答应。父亲内心也是无可奈何,谁叫我是他的儿子。父亲虽然性格比较刚强,但也不得不为我的返回上学事情向人低头,再去找柏林中学负责人,请求允许我返回柏林中学里面读书。父亲是柏林供销社负责人,学校负责人也确实给了父亲面子,比较通情达理地告诉父亲,学生可以返回学校读书。我的这件事情虽然已经办妥,但父亲心里难免留下阴影:儿子小时候是麻烦,长大更增加了麻烦。

  我回到柏林中学高一(一)班读书,可谓“马儿吃了回头草”。说实在话,这是一件不体面的事情。所以,当我怀着惭愧之心走进教室里面报到时,那位二十多岁的班主任戴某很不乐意,非常勉强地接纳了我。依照本来意思,新班主任准备拒绝收我,然而碍于张成忠校长和刘仁松副校长的面子,因为他们两人都已经答应我的父亲。如果新班主任戴某继续坚持拒绝我进入高一(一)班里面读书,他极可能受到批评自讨没趣。作为人民教师,新班主任戴某知道做事情也不能太过分。当然从那开始,新班主任戴某没怎么善待我,平日明里暗里,他会在教室中说一点风凉话。这些事情我回家以后是不敢说出来的,尤其是在父亲面前。

  由于中途的转学,耽搁了几天的课程,我不得不每天夜晚在家里面拼命看书学习,亡羊补牢。过了一星期后,我总算补齐了拉下的功课,能够听懂老师讲的新课,没有落在后面。那种迎头赶上的劲头,实在难能可贵。

  当时,我们柏林中学里面的那一届高一年级学生,是由四个学校的初中毕业生组成的,很自然地,学习成绩竞争比较激烈。我不敢放松自己,我的手淫习惯仍然存在,欲罢不能,而且心里总是认为自己大脑已经严重受损,智商降低不少。这种消极思想影响了我的学习,我的学习成绩仍然总是没能提高,一直属于那种中等偏上,几乎长期保持原状。

  那一学期,全国各地掀起了学习张海迪身残志坚自强不息的热潮。我们柏林中学也大力开展了这场声势浩大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活动,各个班级还专门组织学生进行深入认真的大讨论,响应学校号召,逐个表态学英雄见行动。回到家里,我认真阅读了柏林供销社办公室报纸里面关于张海迪面对挫折昂扬向上先进事迹的详细情况,心想她是一位高位截瘫的女青年患者,尚且能够坚定理想乐观生活积极进取,深感自己作为四肢健全人更加应该珍惜大好光阴,要努力刻苦学习科学文化知识,争取将来为社会主义祖国多作贡献。模范典型人物的励志作用效果,不容小觑。

  真是不巧,我们那一届高中一年级,除了汉阳一中设有文科班之外,其余各个普通中学都未设文科班。相对而言,我的文科功课成绩好于理科功课成绩,对文科功课的兴趣也大于理科功课,情况总是这样。然而,我没有能够考上汉阳一中(全县唯一重点高中),因此,我就别无选择,只能够读理科,即使我多么不愿意。显而易见高中时我读理科是一种无奈,没有读文科是一种非常遗憾的事情。话说回来,那时候我还有一点自慰,心想自己理科成绩虽不好但没有缺下,文科历史地理两门功课在柏林中学初二初三年级里没有开过。如果我在高中一年级学习文科,也不一定轻松顺利,因为前面空掉的历史地理两门功课必须赶着补上,势必造成学习非常紧张。既然柏林高中只有理科班,我就要硬着头皮继续读下去。既然没有文科班,我就不必太遗憾。那时在学科方面,我还是想得开的,否则,我又得加上一个重大精神包袱。年轻时候心性不定,注意力容易集中也容易转移。世上的事情往往具有两面性,利弊兼存。哲学辩证法在人间无处不在,只是我们那时没有系统掌握罢了。也许命里注定,高中期间我就是不能够专门学习文科。

  还有,我们那一届普通高中数理化课本,都是最新试用版,有些内容过深,费了功夫学习后,不时还必须有选择性的删掉某些内容,至于具体删掉那些内容,任课老师也不很清楚。而且,我们那一届普通高中生的学制是两年,然而高考时候,被迫与学制三年的重点高中生竞争,如此欠公平的游戏,不知那些教育部官员们是怎么考虑的。那些与我同届的普通高中学生,一定有与我同感的。造成那种不公平的官员们,他们内心是否惭愧,如果是正常人,就应该觉得负疚,否则,只是行尸走肉。举头三尺有神明,他们如果不知谢罪就必遭天谴报应。

  语文功课始终是我的强项,也许天分使然。尽管当时那个高中一年级(一)班的班主任是语文老师戴某(他似乎只教了我们上学期之后,因病去了县城里面住院治疗,语文老师由纪登华老师兼任,班主任职务由数学老师谢咬齐兼任),对于我的转学事情耿耿于怀,勉强接纳以后,采取不冷不热态度。然而我依旧特别喜欢语文功课,认真阅读其中那些无比优美的文章,在汲取知识营养的同时,孜孜以求精神方面的寄托。课本里面有些精彩的著名现代抒情散文,在那时候我基本能够背诵出来,例如作家吴伯萧的《猎户》,作家秦牧的《土地》,作家冰心的《樱花赞》,作家李健吾的《泰山极顶》,作家刘白羽的《长江三峡》,作家峻青的《秋色赋》……古文方面例如春秋圣贤荀子的名篇《劝学》,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歌体抒情散文《琵琶行》,那时候我能够很流利地背诵出来。背诵那些著名散文的同时脑海里面仿佛都可以分别出现一幅生动自然的图画,好似自己身临其境……

  不仅高中语文,而且以前我曾学过的语文课本里面的一些优美文章也是记忆犹新,例如小学时期的《可爱的中国》《少年闰土》《小英雄雨来》《雷锋的故事》《英雄安泰》……初一年级的《荔枝蜜》《野走灵官峡》《大自然的语言》《正月十五元宵节》……初二年级的《七根火柴》《谁是最可爱的人》《记一辆纺车》《我们爱韶山的红杜鹃》……初三年级的《白杨礼赞》《二六七好牢房》《歌声》《小桔灯》……

  英语也是我很喜欢的一门功课,而且成绩不错。高中一年级开始的时候,通过认真练习,我也背诵了课本内最前面的那几篇英语课文,例如《马克思》、《盲人摸象》、《项链》、《亚伯拉罕·林肯》……

  真是留恋那时青春年少记忆力好,能够很快背诵诗文……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那时从小学到高中阶段,学习文化知识主要依靠记忆力,很多学生死记硬背。有一些人高考虽然取得高分,但是能力较差,尤其缺乏创新能力,进入社会以后无法运用知识更无创新能力。学生里面高分低能现象,如今可能已经减少。

  记得那时每个星期日的早晨,不需要去学校,我就从家里拿出一张椅子,坐在屋后院内的菜地旁边,面朝挂满青藤绿叶的菜架(竹篙搭成),双手捧着课本,抑扬顿挫地背诵那些优美的抒情散文。其间,我会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往返踱步。看着母亲轻轻走进菜地里面,伸手小心翼翼地收获劳动果实。接过母亲递来的绿色新鲜黄瓜,我吃得好像格外津津有味自得其乐……

  真正美好的事物,总是留在人们心里。那个时期到处有个别人非议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我却特意在父母的老衣柜里镜子背面贴上了毛主席的两张照片,其一是老人家青年时期参加中共一大会议留影,其二是老人家中年时期长征到达陕北以后留影(斯诺拍摄)。伟人风采,非常具有美学意义。我的父母也经常站在老衣柜跟前,喜欢目不转睛地欣赏毛主席的伟人形象。(多年以后,两张照片仍然留在父母的老衣柜里镜子背面。永远热爱毛主席者不仅有我,而是广大亿万人民群众。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您是永远耸立于广大亿万人民群众心中的一座丰碑。)

  少年浪漫多思,我自然不例外。在高中一年级的下学期,当我学习了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林觉民之遗作《与妻书》以后,想象着文中女主人的音容笑貌应该多么的超尘拔俗,端正娴雅……

  因此,一天夜晚,我做了一个甜蜜的梦,看见自己也有一个亭亭玉立楚楚动人的妻子,纯洁善良温柔贤惠,肤如凝脂娇小玲珑,含情脉脉面带羞涩地向我这边姗姗走来……

  梦中那一时刻我陶醉了,感到无比幸福。次日清晨醒来之后,我还反复回味。好梦难做,更难持续长久,尽管如此,还是让我情不自禁心驰神往。

  那个美好的梦,在随后许多寂寞的日子里,像甘霖一样滋润着我干涸的心田,带来极大的安慰,让我相信痛苦的日子即将过去,快乐的时光必定到来。

  甜蜜的梦,总是引人入胜。我期待着,总有一天好梦成真。如果是好人,就应该有好梦,而且当然应该成真,这是天理。我一直在努力,争取做一个好人。

  (也许正因为我的功德至今不够,所以未能如愿以偿。生命存在,我就应坚持厚德载物自强不息感天动地。为了美好梦想,我愿意历尽人间千辛万苦。天不负苦心人,应该不仅仅是空谈。也许当年我的那个梦做得太早了,有些不合时宜。那时我虽已十五岁,仅仅可以算是一个小青年。)

  高一下学期,功课不是很紧。然而有一段时间里面,我发现自己总是产生耳鸣眼花情况。我想,因为手淫,致使自己脑子有病,应该去柏林卫生院找医生治愈。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认为医生万能可以做到使我一劳永逸。一个星期日的下午,我故意告诉母亲,自己头疼想去附近医院看一下,请求母亲给五元钱。母亲爱儿心切,毫不犹豫地拿出了五元钱,并且嘱咐,详细告知医生病情。我拿着那五元钱去了柏林卫生院,去找一位李医生(他以前曾经有效治疗过我母亲的腰伤病症),只说自己头疼耳鸣,没有说出手淫。李医生认真摸了我的手脉,接着用笔在处方单上面开了两瓶“杞菊地黄丸”。回家服了药后,耳鸣眼花症状消失。过后我想,虽然医生已经治愈了耳鸣眼花,但是没有能够治好我的脑子,因为学习成绩不见提高,而且,手淫未能戒除。我想,自己的脑子可能没有办法治疗了。

  在那两年里面柏林公社一直没有户口农转非的指标,父母心里都很着急。一天吃过晚饭之后我走向自己住的小房间那边,耳边听见了厨房里面父亲在母亲跟前小声嘀咕“如果儿子凭本事考上大学,我们就不用求别人了。”那一句话,我听得真真切切。其实何须父母叮咛,我做梦都想凭着自己的本事考上大学。然而,世界上面很多事情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啊。

  (父亲不愿意求人,我长大以后更甚。看着我的性格只能伸张不能弯曲,父亲经常暗自叹息。记得我在三十岁以后的一天,父亲曾经当面说道,这个时代如果还是那么宁折不弯,就只有被潮流淹没。自尊刚强本来不错,但是必须善于把握分寸去待人接物。人如果有智慧,必然能够恰似蛟龙那样自由遨游于天地间。)

  (待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