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姚忠泰长篇小说《跨世纪的红土情缘》连载(125)

作者:姚忠泰 发布时间:2019-08-13 09:05:0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四、特色社会

125

  赵洪涛一直思考着,党的第二代领导人执政期间,中国政坛实在太复杂了,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的身后,还有老人在指手画脚操纵。比起HYB、ZZY,新中国成立以前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的JZM资历更浅,上调北京担任党中央总书记时,在北京城几乎没有几个熟人。好在JZM智商高,他带来了上海市委副书记曾庆红,已故中共元老曾山同志的爱子,此人足智多谋活动能力强。解放后曾庆红全家就住在北京,他的父母生前都曾经是老红军和党的高级干部。早在红军时期,曾山同志就是江西省苏维埃工农民主政府主席,红军主力长征后,留在中央苏区打游击;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担任中共华东局副书记;新中国成立后,担任内务部长。曾庆红同志曾经是中共上海市委秘书长、副书记,胆识过人,关键时候可以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JZM总书记能够在首都北京站稳脚跟且有所作为,曾庆红同志可谓功不可没。曾庆红同志这次进北京以后,担任了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JZM总书记曾庆红同志都是卓越政治家,高瞻远瞩。后来曾庆红同志得知毛主席的女儿因为身体虚弱看病吃药方面存在经济困难,立即着手加以解决。JZM总书记更是大手笔,安排毛主席的女儿担任全国政协委员。这些事情,都是顺理成章的,因为毛主席毕生造福民族,老人家的孩子们也都是安分守己的。

  “六四”风波之后,JZM担任党中央总书记,高度重视思想政治工作,努力防止西方国家对华和平演变。那一段时间里,全国各地普遍唱起了久违的红歌,比如《毛主席的光辉》《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在北京的金山上》《我爱北京天安门》《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咱们的领袖毛泽东》《东方红》《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唱支山歌给党听》《社会主义好》《歌唱祖国》……

  赵洪涛心里想,也许JZM总书记时刻牢记着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共产党是为绝大多数人民群众服务的,应该走社会主义道路,而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为极少数人服务。既然DXP已经八十多岁,头脑未必非常清醒,这JZM总书记作为党中央的领导人就应该能够做主大力宣传已故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以凝聚人心,更好地建设社会主义,新时期共产党人如果始终不忘一代宗师毛泽东主席,就是非常难能可贵。毛泽东主席的丰功伟绩已成公论,然而有少数人恨之入骨。毛泽东主席的提携他忘了,整他牢记在心。这就像平日里面农村老百姓说的一句俗语,九十九次用筷子拈肉他吃忘了,一次用筷子打他耿耿于怀,的确如此。人性之恶如果充分发挥出来,那就必然伤天害理。

  不知是总设计师自己耳闻目睹社会上流行红歌,还是别人告诉他的,反正,他已经再也坐不住了。于是,他必须出门走动一下,为了他的夙愿,他的理想,如果遇到拦路的石头,他会立即下命令搬掉。1991年春,DXP南下到了上海,那里自然气候很好,很适合老人休养。DXP指示他的得意弟子、上海市委书记ZRJ组织笔杆子上阵回击妨碍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所谓僵化观点,呼吁更加大胆地推行改革。ZRJ年轻时候在国家计委工作期间曾经被划为右派,摘帽以后,由陈云推荐给DXP,受到重用,由国家经委副主任调任上海市长、市委书记,他享有办事雷厉风行之称。ZRJ遵照DXP的指示,专门组织上海市委写作班子,以笔名“黄甫平”撰文道:“要进一步解放思想,转换脑筋,更新观念,突破任何僵滞的思维方式的束缚……敢冒风险,敢为天下先,走前人没有走的路,做改革的带头羊。坚决不能让口言善、身行恶的国妖和两面派、骑墙派一类角色,混进我们的干部队伍里面来……”

  这可是典型的以权压人,以势压人,等同古语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赵洪涛是昔日从枪林弹雨里面冲过来的军人,也觉得上面这些刻薄尖锐犀利的措辞恰似刀剑寒光闪闪杀气腾腾。所谓国妖,本来应该是指窃国大盗。

  然而JZM总书记在那一年纪念“七一”讲话里面,都是他从毛泽东时代养成的思维方式行文语言,并未热烈呼应DXP的“上海谈话”。他大谈反西方资本主义和平演变的斗争的紧迫重要性,严正指出阶级斗争的可能激化,强调无产阶级专政职能的必要性,强调要划清两种改革开放的观点,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改革开放,与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主张的实质上是资本主义化的改革开放的根本界限。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年轻时代曾经担任周恩来同志秘书的SP同志,也坚持共产党的原则,坚决主张“划清两种改革开放论”,还有原中共中央宣传部长邓力群同志,更是连篇累牍地撰文呼吁必须防止资本主义和平演变,由此,引发了关于改革开放是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原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林默涵同志、著名作家魏巍同志在他们联合担任主编的《中流》《真理的追求》期刊上面,也连续不断地发表文章捍卫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

  赵洪涛心目中杰出的共产党人,就应该是这种心甘情愿为真理而斗争甚至舍生忘死取义成仁的人。

  大概即便是住在家里,DXP也知道外面现实政治方面的事情。他厌恶有关姓资姓社的争论,之所以要大家“不争论”,是因为要让大家一门心思走特色资本主义道路不要回头。他竭力主张争取时间办事,集中精力深化经济改革,全力发展经济,认为发展就是硬道理。久居在北京城内,他觉得不太舒服。1992年初,DXP带着夫人ZL及其一群儿孙们,要去南方度春节,主要还是为了鼓吹改革,同时也是最后为自己挽回面子。此时的DXP已经老态龙钟,语无伦次结巴哆嗦,典型的帕金森氏综合症病患者形象,但是信念犹在。DXP这次南巡改革开放前沿阵地广东,发表了深化经济改革和关于市场经济的谈话,竭尽全力呼吁防“左”,并且严重警告“谁反对改革开放,谁就必定下台……反对改革开放的人,回家睡觉好了。”显而易见,他这种异常严厉的语言主要是针对当时担任首都北京那边中国共产党中央领导人的。

  DXP在广东公开发表的讲话,迅速引起南方右翼媒体热捧。似乎真的一夜东风吹来,接着便是满眼春色,人们只要下海,无穷宝藏立即可以成为蘘中之物。怪诞,客观现实中的空谈。

  那几天里,赵洪涛担心着首都北京那边JZM总书记。暂时,JZM总书记还没有表态。也许,当时他的内心左右为难。

  但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QS、LRH,政治局委员WL、TJY和国家主席YSK很快回应DXP的南巡讲话。QS很热心到有关地方游说,提倡“思想更解放,改革开放更大步”,呼吁各地专心致志发展经济,努力抓紧时间干。他们的言行,与反和平演变那一些腔调截然不同。

  在赵洪涛看来,一切愿意坚守社会主义的阵地,反对西方资本主义和平演变的爱国主义者,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只是他们被迫分散各处难以形成强大合力,挽救不了民族受害大局。他们的一片丹心,日月可鉴。

  (待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