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姚忠泰长篇小说《跨世纪的红土情缘》连载(66)

作者:姚忠泰 发布时间:2019-06-11 09:16:5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二、江山红遍

66

  所谓高饶联盟,除了高岗,还有一个饶漱石,也是共产党里面的一个重量级人物。

  赵志强知道,饶漱石乃同乡,是江西省临川县人,二十岁入党,历任浙江共青团省委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宣传部长、上海工人联合会主任、东南局副书记、华中局副书记兼新四军政治部主任、华中局代理书记兼新四军代理政委、华东局书记、华东军区政委。新中国成立之后,饶漱石曾担任华东军区政委兼第三野战军政委、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中共中央组织部长。

  在北京这几年,赵志强张向荣夫妇见过饶漱石。在赵志强张向荣夫妇的印象中,饶漱石是一位中等个子,眉清目秀炯炯有神,嘴唇上面留着胡须,典型的江南水乡知识分子。由于饶漱石长期从事思想政治工作,为人处世非常认真,谨小慎微,办事喜欢三思而后行,比较内向,笃行洁身自好。他除了工作学习看书作文思考问题以外,几乎没有什么爱好,平日里面衣着朴素,像一个红色的苦行僧和清教徒。饶漱石文化水平很高,办事能力也很强。他在“皖南事变”之中临危受命,和叶挺一起主持新四军的全局,饶漱石负责新四军政治工作,效果很好。皖南事变以后,饶漱石担任新四军政治部主任。刘少奇前往延安党中央工作以后,饶漱石担任新四军代理政委,与代理军长陈毅关系很不睦,经常发生口角。这也没有办法,谁叫他们两人都是共产党里面博学多识并且争强好胜的新四军领导人。然而,陈毅和饶漱石都是老布尔什维克和高级干部,他们并没有因为个人冲突从而影响党的工作,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之下,新四军迅速得到了很大发展,同时赢得战果辉煌。

  赵志强曾经听见饶漱石的部下说过:在日常的工作方面,饶漱石非常认真负责,虽然从来不轻易发火,但是不怒而威,严于律己同时也严于律人,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敷衍塞责打马虎眼;在日常的生活方面,饶漱石更是以简朴著称,从来都是跟战士们一起吃饭,穿的衣服也永远只有两套,直到旧衣服实在不能穿了,才想申请换一套新衣服。新中国成立以后,饶漱石也始终坚持不抽烟不喝酒,更不主动宴请任何人,决不在饭桌上面以私废公;进了上海,饶漱石在担任着华东局书记的时候,他虽然是华东第一把手,但家里居住的房子却是别人挑剩下的。有一次,夫人陆璀给孩子买了几个桔子,虽然陆璀掏的是自己的钱,但是饶漱石也很不高兴,批评她不应该乱花钱惯了孩子。

  新中国成立不久,饶漱石调到北京之后,与高岗走在一起而且关系密切,合力反对刘少奇。众所周知,刘少奇是党中央的第二把手,而且主管组织工作,树大根深,不会被轻易扳倒。饶漱石曾经是刘少奇从新四军中提拔起来的高级干部,刘少奇去延安参加中央工作,饶漱石就担任新四军代理政委。眼下饶漱石投靠高岗,回过头来想共同拱捯刘少奇,故让刘少奇十分不快,感到心寒,认为饶漱石结盟高岗反对他,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干着过河拆桥的事情,属于恩将仇报那么一类人。

  毛泽东主席去杭州那边,主持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宪法。那段时间,就由刘少奇周恩来在北京主持召开中央七届四中全会的筹备会议,而高岗饶漱石的问题,将在这次会议里面解决。对于高岗饶漱石两人,毛泽东主席虽然恨铁不成钢,欲打碎其联盟,但是对他们还是相当宽厚的,准备给予他们改正错误的机会。毛泽东主席曾致信刘少奇,期望通过一个团结决议,应该尽可能地作出正面说明,不批任何同志。

  高岗看到由刘少奇主持制定的《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之后,深感大势已去,十分惶恐,致信毛泽东主席,承认错误,要求见毛泽东主席一面。之前高岗曾经串联陈云邓小平,未料他们报告了毛泽东主席,因此,高岗更加被动。毛泽东主席觉得七届四中全会马上就要到了,要高岗自己直接去找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商量。毛泽东主席再一次致信刘少奇,嘱咐:“关于七届四中全会方针,应该欢迎任何同志的自我批评,尽量地不要批评任何同志,以便等候他们觉悟。”毛泽东主席还要刘少奇把这封信转给高岗本人,七届四中全会之前,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三人共同找高岗谈话,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五人共同找饶漱石谈话,指出了他们的错误。接着,七届四中全会顺利召开,通过了《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会议由刘少奇主持,毛泽东主席没有去参加,他还在浙江杭州主持制定并且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宪法。七届四中全会以后,一连十天里面,分别由周恩来和邓小平召开有关高岗和饶漱石问题的座谈会。座谈会后,高岗、饶漱石停职反省,各自在家里写书面检查。

  高岗从一马当先到停职反省,从趾高气扬到低头认罪,昔日的门庭若市变成今天的门可罗雀,现实中巨大的反差,让他心里接受不了,于是拔出手枪自杀身亡。高岗死了,饶漱石可谓物伤其类活着受罪。因为相对而言,饶漱石曾经比较依赖高岗。

  七届四中全会开完之后,由于沉重的心理压力,饶漱石的面部神经痉挛更加严重,然而他在秘书的协助下,半年之内写出了两万字的检讨。在检讨中,他往自己头上“扣”了八顶帽子。在这一年里面,他待在家里无所事事,听候组织处理,除偶尔去住所附近的景山公园散步以外,基本上不出门。一年里面,中央几次反复研究处理方案,决定接受毛泽东主席的意见,即只撤销饶漱石的中央委员和组织部长职务,保留他的党建,留给出路。(哪里知道后来节外生枝,饶漱石要求翻案,结果引火烧身,不幸遇上两件错案,导致神经分裂,此为后话。)

  赵志强张向荣老两口讲述以上高岗饶漱石事件的情况时,赵洪涛始终仔细听着。一旁的戴庆岚也走过来认真听着,深感政治斗争的严重性。

  赵志强认为,饶漱石可是一位老布尔什维克,正直能干,平日作风严谨,可惜跟错了人,排错了队,外加他平日里不苟言笑,遇事争强好胜,人缘欠佳,总是那么锋芒毕露表现自己,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自食苦果。张向荣也说,饶漱石的妻子陆璀更是不幸啊,一个著名的革命女干部,曾经是北平“一二·九”运动的学生领袖,德才貌全优秀,思想内涵十分深刻,一直都是党的优秀妇女干部,这一下可完了,成为了反革命家属受人鄙夷,她以后的日子,可就难了。

  听完父母讲述完高岗饶漱石的情况之后,赵洪涛说道:“爸爸妈妈,您们可能比较同情高岗、饶漱石。我也认为,高岗、饶漱石有点冤,他们只是反对刘少奇一个人,不是反党。高岗饶漱石与刘少奇这两个对立面,各有各的道理,其实一个人的好坏对错,从其长期言行可以看出端倪。”对此,戴庆岚有同感。

  赵洪涛刚说完,赵志强张向荣老两口立即叮嘱:“洪涛庆岚你们俩都听着,在家里谈论高岗饶漱石这件事到此为止。自古以来,历史上的冤案不计其数,想要每一件事都弄得清楚明白,水落石出是不可能的。你们都要牢记住,今天我们是在家里闲聊,出了家门就不能说。春节之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就要召开,将给高岗饶漱石两个人下结论。全会一旦通过决议,每一个共产党员都必须遵照执行。”赵洪涛戴庆岚两人听了以后深以为然,都表示一定要做到守口如瓶。他们都是有修养的党员干部,言行一致。

  (待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