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姚忠泰长篇小说《跨世纪的红土情缘》连载(49)

作者:姚忠泰 发布时间:2019-05-25 09:58:5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二、江山红遍

49

  接着,苏玉莲讲述父亲牺牲不久母亲和她险遭不测以及被红军游击队救上山去的故事:

  苏阿亮营长牺牲后,他的妻子滕春芝带着还没满两岁的女儿苏玉莲随公婆过日子。在乡苏维埃政府的照顾下,还有饭吃。中央主力红军长征以后,国民党白匪军占领了中央苏区,顿时乌云蔽日,土豪劣绅卷土重来,曾经被苏阿亮带人抄家分财捆绑斗过的本村地主何得财,知道苏阿亮已经血洒战场,而他的妻子女儿还住在村子里面,就派狗腿子去抓来了滕春芝,她的怀里还抱着未满两岁的女儿苏玉莲。接着,何得财命令狗腿子把滕春芝母女关进了黑屋里,进行身心折磨。何得财心里还盘算,关着滕春芝母女俩,他自己需要费心,弄死她们又不方便,还是卖了她们可以省去麻烦,城里到处有妓院,她们娘儿俩模样好,妓院老板都会愿意出好价钱买去的,昨日你苏阿亮活着时捆绑斗了我何得财,今天我就让你的老婆女儿都遭千人踏,受万人踩,你死了也不得安宁。想到这里,何得财阴险地笑了,走到黑屋外面,见滕春芝母女俩在昏睡着,就面向看守那间黑屋的两个家丁,小声吩咐:“你们精神一点,看紧这个共匪婆子和她的丫头。再过一天,我就把她们卖到城里妓院里面,可以捞上几块大洋。她们走了,你们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两个家丁点头哈腰,讨好着回答道:“老爷您放心吧,我们一定小心看守她们娘儿俩。”这两个家丁里面,那个小的是苏阿亮的一个远方侄子苏义喜,为了谋生才来何得财这里做家丁,知道何得财要把滕春芝母女卖到妓院里面,心急如焚。趁夜间换班的间隙,苏义喜赶忙跑到苏阿亮的六旬父母,即滕春芝的公婆家里,让他们抓紧时间快去找共产党游击队营救滕春芝母女。苏义喜说完后又赶忙返回,心想自己必须早些想一个办法找借口辞了何得财家丁这份差事,为这种人卖力,不会善终,何得财这种王八蛋,真是狼心狗肺缺德透顶。

  从滕春芝母女俩被抓走那一时刻起,苏阿亮的老父母就很难受,老两口曾经几次一起想去何得财家向他求情,都被挡在那高高的朱漆大门口……苏义喜这次报信,使苏阿亮的母亲痛苦欲绝,苏阿亮的父亲心如刀割,立即告诉老伴:“老婆子你可不要再出事了,好好守在家里。没有别的更好办法,我这就上山去,一定要找到红军游击队,救出媳妇和孙女……”苏阿亮的母亲听罢安静了下来,连忙嘱咐:“老头子,黑夜上山你小心点,拿根棍子拄着,也壮壮胆。你不用担心我,去吧!”“好,我这就出门去找游击队!”苏阿亮父亲这才稍微放心,一边点头答应,一边拿起一根竹棍,走了出去。正当苏阿亮的老父亲拄着竹棍上山时,也是很巧,附近红军游击队的侦察员小徐下山去摸敌情,小徐当过赤卫队员,认识苏阿亮的老父亲。小徐这样在山中遇着苏阿亮的老父亲,并且问了情况以后,让老人下山回家,自己转身快速上山报告游击队。游击队陈清泉政委是苏阿亮生前搭档、原红军部队的营党代表,这时得知老战友的妻子及女儿的悲惨遭遇,很快集合一排游击队员,连夜下山。经过两个小时急行军,赶到了白石村何得财家附近。陈政委认真考虑了侦察员的情况报告以后,当机立断,指挥游击队员们攻进了何得财的家里,没费多少枪弹,只打死了何得财和那几个竭力抵抗的狗腿子,放过了没有抵抗的其他家丁,速战速决,救出了滕春芝母女俩,并且带着她们到达山上红军游击队驻地。这个时候,天地之间还只有一点麻麻亮。滕春芝母女俩随游击队上山的事情,侦察员小徐也即时详细告知了苏阿亮的老父母,让他们放心,不要牵挂滕春芝母女俩。苏阿亮的老父母得知儿媳妇和小孙女安然无恙,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他们心想,儿媳妇和小孙女这一次有了一个好归宿。

  刚一上山到达红军游击队驻地,滕春芝怀里抱着女儿,望着陈清泉政委和战士们军帽上的红五星,激动得热泪盈眶,她哽咽着说:“陈政委,如果不是你们红军游击队,我们娘儿俩就会活在地狱里面,生不如死。”陈清泉政委走过来,动情地说:“嫂子,你可千万不要这样想了。我们这样做,也是非常应该的。苏阿亮营长是我们的战友,为了解救天下劳动人民,为了革命成功,他已经献出了自己宝贵的年轻生命。我们这些活着的同志,应该继承烈士们的遗志,不消灭所有反动派,坚决不能罢休,否则,劳动人民永远受苦受难。如果这次不救你们母女俩,我们就不是革命队伍,辜负了党的培养和教育,同时也就对不起长眠地下的烈士们,永远不安,受良心的谴责。”滕春芝一边流泪听着,一边点头,觉得陈清泉政委的言语十分入情入理,她表示愿意听从安排,暂时带着女儿小玉莲住在山上,与游击队作伴。侦察员小徐抽空编了一个竹篓,送给了滕春芝,让她平日里可以背着女儿小玉莲,省点力气。小玉莲很可爱,一双乌亮的眼睛总是忽闪忽闪地观察四周的人们和景物。游击队员们在休息的时候,都喜欢走过来抱起小玉莲,逗她,教她说话。

  红军游击队没有固定营地,为了安全必须经常转移。他们即便在一个地方住上一段时间,也需要经常外出行军,有效地打击敌人,壮大自己队伍。在山上红军游击队营地住了一月时间之后,滕春芝反复琢磨,觉得自己和孩子不能长期待在游击队营地里面,给大家增添麻烦,游击队需要去消灭敌人,大家各自都有任务,不能总是照顾她们娘儿俩,而在事实上,她们娘儿俩已经成了游击队的负担。滕春芝想,自己必须找陈清泉政委谈一下。

  一天早晨吃完了饭,滕春芝见陈清泉政委有点空闲,就走过去,说道:“陈政委,你好。一个月来,我和女儿玉莲跟着游击队住在山上这个营地里面,已经增加了游击队不少麻烦,我这心里十分不安。如果再住下去,我会觉得非常没有意思。游击队要行军打仗消灭敌人,大家都有任务必须完成。我们娘儿俩帮不上忙,反而增加麻烦,与其这样,我们不如离开这里下山去。”陈清泉政委先是一愣,听完滕春芝的解释以后,能够理解她的心情,接着问道:“嫂子,你们娘儿俩如果要下山,去什么地方呢?自从中央主力红军长征以后,国民党白匪军占领了中央苏区,敌人遍布各个地方,他们时刻都在搜寻红军及其家属,一旦抓住,就会严厉处置。你们娘儿俩下山以后,有没有安全地方可去呀?”滕春芝回答道:“比较安全的地方,是四十里外我的娘家合贤村。那个村子在山洼子里面,我的老父老母都还健在。如果我们娘儿俩前去投靠,两位老人不会不管。”陈政委仔细琢磨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的确,游击队驻地经常需要变动也不是很安全的。如果合贤村真有安全保障,你也下了决心,要求前往,我们就不便强留。但愿你多保重自己和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苏阿亮营长留下的亲生骨肉,也是一颗红色的种子,革命后代。我们真舍不得让你们走,然而游击队需要到处转移,经常行军打仗,与敌军进行周旋。我们不能时刻照顾你们娘儿俩的生活,真是对不起啊!”说话之时,陈清泉政委眼圈都是湿润的。望着陈清泉政委这情深义重的知心话,滕春芝心里很感激,流着泪说:“陈政委,你就别再说了。游击队有难处,要经常转移行军打仗,我都知道,也都能够理解。你们不要担心我们娘儿俩的安全,我会自己想办法的。女儿玉莲是阿亮的骨血,我一定想方设法保护这个孩子,否则,即便死了我也没有脸去见阿亮。你们就放心吧,我会知道怎么做的。”陈清泉政委望着滕春芝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却很刚强的红军家属,不禁油然而生敬佩之情,知道她已经过深思熟虑,决意下山,就从身边后勤主任的帆布包里面掏出六块银元,说道:“嫂子,你要走了。我也不想拦你,勉强不好。党给了我一些权力,一般情况下我不会随便动用,今天,这是特殊情况。我们红军游击队这么多人平日必须吃饭,没有很多的钱。现在我就只能自作主张拿出这六块银元,你一定要收下,吃一段时间饱饭,再往后就只能靠你自己了。”滕春芝含着泪不愿意接受银元,因为她知道游击队员们也都要吃饭,只有吃了饭后,才可有劲消灭敌人。陈清泉政委硬是把六块银元塞到她的手里,说道:“如果嫂子你不接受这一点钱,我们就不能放心让你们走啊。”滕春芝听了这话,才接受了这六块银元。这时,旁边的陈清泉政委同后勤主任一起稍觉宽慰。滕春芝把小玉莲放进竹篓里面,然后背起竹篓准备上路。

  在陈清泉政委和游击队员们的挥手送别之中,滕春芝开始用竹篓背着小玉莲依依不舍地走下了山去,一路之上,她都流着无比感激的泪水……

  (待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