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纪实红色中篇小说连载:内伤(十)

作者:(武汉)姚忠泰 发布时间:2019-03-14 17:27:0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0

  在日常工作中,杨进文总是能够做到兢兢业业扎扎实实,即便受到小人挑刺,也能基本做到任劳任怨。由于性格比较内向,杨进文平日里说话不多,比较敏感,不热衷搞交往活动。杨进文的性格内向敏感,主要是由头部患病所致。区财政局的同事们都知道杨进文品质很好,但是大多数同事不愿意亲近他,唯恐他犯了病发火,或者担心他犯了病造成不良工作结果,即便是在单位里发生一点点尴尬难堪,也是大家不愿意看见的事情。总而言之,杨进文在区财政局内已经被同事们无形之中孤立起来,难以受到单位重用,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区财政局系统内每次聚餐,身体健康的工作人员们可以尽兴喝酒寻乐,然而大家不敢劝杨进文喝酒,担心他会犯病出事,而一旦出事,那么谁也可能推脱不了干系。区财政局是重要的政府事业单位,俗称肥水衙门,每位工作人员手里,都有一些权力。平日里杨进文有时替来客办完公务事情,来客可能出于感激会送一点礼物,他都洁身自爱,婉言拒绝。财政局内好人认为他清正廉洁克己奉公,小人则认为他虚伪假正经脑子进水上锈,甚至有个别人蓄意把他当作绊脚石踢开,明枪暗箭发射过来,当面冷嘲热讽,背后无所不用其极加以贬损。真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个别小人眼里,杨进文不擅长溜须拍马投机钻营也是罪过。流言蜚语不堪入耳,杨进文逐渐变得更胆小。因为在财政局机关内人际关系不随大流,杨进文经常处于被人非议的无尽烦恼之中。少年时期一帆风顺的幸运者,成年时期开始变作一路跋涉的不幸者。如果说杨进文青年时期是为情所困,不幸患上了神经性严重头痛病症,中年时期在财政局机关工作中产生了不太融洽和谐的人际关系,让神经性头痛病症程度逐渐加重了,依然是为情所困,这真是不幸的事。显然,杨进文自己低情商与高智商过于悬殊。难怪有人仰天长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眼下在单位里上班,杨进文有时大脑神经高度紧张,难以平静,甚至如坐针毡受刑那样难受。鉴于杨进文长期爱岗敬业认真工作,区财政局俞局长在领导班子成员会上提议他担任副调研员,然而在表决时,立即遭到部分成员的否定。这种结果使俞局长感到比较遗憾,只能单独道歉于杨进文面前。杨进文非常感激俞局长,知道名利都是过眼云烟。只是在个别小人当面侮辱杨进文“没有本事纯属废物浪费了国家大学资源”的时候,他才感觉心如刀割痛不欲生……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竟有如此卑劣小人,信口雌黄仿佛在杨进文伤口里抹盐,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快乐之上。杨进文默默忍受着,竭尽全力忍受着小人残酷无情的污损。如果被杀,不过是碗口大的疤。杨进文不是贪生怕死,而是牢记着肩上承担的公私两方面责任。

  每天从财政局机关下班回到家里,杨进文可以得到些许心灵慰藉,因为家里有美丽贤惠的妻子潘晓玲,还有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儿子杨阳。只有回到自己家里,他才可以真正愉快地享受生活快乐。家庭真是值得珍惜的好地方,是杨进文心灵之舟停泊的安静港湾。

  人有七情六欲,有自尊心。杨进文昔日在农村乡下读书,杨湾小学、高庙中学时期学习成绩优异名列前茅遥遥领先,让老师们欣赏,同学们望尘莫及,江阳一中时期学习成绩依然优异,是出类拔萃超群的佼佼者。他在江阳一中高中毕业,顺利考上了华中师范学院。由于大学时期单恋患了神经性头痛病症,走上社会没有能够获取相应社会地位。然而,他的小学、中学同窗里有一些原本学习成绩算起来比较平常的同学由于复读得以考上江阳一中,随即勉强考取了普通大学,大学毕业走上社会进入官场。从此,仕途一帆风顺,恰似他小学、中学时期学业那样异常顺利,有的当了区里局长,有的当了副局长。区财政局新任张局长,就是他的同届不同班江阳一中校友。尤其是他的同乡同学余某,原本学习成绩非常一般,昔日在高庙中学复读初中三年级,勉强考上了江阳一中。余某在江阳一中读书期间,学习成绩还是非常一般化。余某高考成绩原本没有上线,后来录取线下降才勉强进入华中农学院大专班,大专毕业被分配回江阳县农业局机关上班,与有将军背景的红安籍副县长之女恋爱结婚,得以进入仕途快车道上,先后担任副科长、科长、副局长、局长,平均五年能够走上一个大台阶,到了新世纪初他仅三十几岁就担任了某街的党委书记,四十出头担任了区委常委、副区长,而杨进文依然是副科长,他们两人地位简直有天壤之别。之所以有天壤之别,归根究底是因为他们所受家教不同,杨进文恰似一棵受到了过分灌溉栽培的树木,余某好像一颗自然生长的树木。杨进文的心理负担太重,神经过敏性格内向身体单薄,余某的心理负担比较适中,精神愉快性格开朗身体健康。

  杨进文有时想,往昔自己和余某同读小学初中,一个班上,余某的学习成绩比较一般,现在却已经是区委常委、副区长了,而他杨进文自己仍旧还是一个副科长,原地踏步十几年,以后更无希望了。人如果没有思想就无痛苦,但是杨进文不可能没有思想,如此一来,事情往往变得微妙,真是那句俗语所云,人比人气死人。同学之间地位悬殊,如果不见面那么也就罢了,然而同在一个区里工作不可能不见面,况且有时还是在一个机关内见面,甚至有时还在一个饭桌上面。官大一级压死人,在下级面前上级多半不会总是那么礼貌,一旦见面就会比较自然地摆一些谱,此乃官场风气使然,大环境的表现习惯。财政局新任的这个张局长,平日就比较漠视杨进文。杨进文不是傻子,当然敏感心里难受。其实,这个张局长当年高考分数较低,利用父辈关系勉强上了江汉大学,毕业进了江阳县人事局机关,因为擅长社交能说会道,所以仕途比较顺利,三十多岁担任人事局副局长,四十出头调来财政局担任局长。张局长的父亲原来是一个土改干部,退休前担任过江阳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仍然可以利用昔日人脉资源提携儿子。

  杨进文很苦恼,作为书生,原本不该为这些官场日常琐事牵肠挂肚,然而人在大庭广众之下都是要脸面的,那样关乎尊严,他自己也不可能完全免俗。好在杨进文家有贤惠的妻子潘晓玲,她是那么知足善解人意体谅杨进文,从未嫌他官小没权力谋取个人家庭利益,恰恰相反,她总是理解他清正廉洁公而忘私,默默地支持他,用女性温柔安慰他,悉心维护他那曾经受过伤的大脑。潘晓玲每天把家务事情做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尽量不让杨进文有什么后顾之忧,能够去单位里全神贯注本本分分干好工作,无论何时都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潘晓玲也深深懂得,自己家庭情况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因此,总是踏踏实实安安心心微笑面对生活。

  杨进文潘晓玲夫妇俩幸运地有一个那么聪明懂事的儿子杨阳,自幼爱好读书勤奋学习文化知识如同当年的杨进文那一个样,在校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不让父母牵挂着急,每天回来做完家庭作业还主动帮助父母做些家务事情,尊敬父母长辈,心地善良同情弱者。每当外面路上有人议论杨进文是神经病人的时候,儿子杨阳听见都会争辩说爸爸是华中师范学院大学毕业生。优秀的儿子杨阳,让杨进文感到欣慰。从儿子杨阳身上,杨进文看到了光明的未来……

  (待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