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纪实红色中篇小说连载:内伤(九)

作者:(武汉)姚忠泰 发布时间:2019-03-13 20:12:1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9

  儿子杨阳的出生,带给杨进文潘晓玲夫妻俩无比的天伦之乐。在儿子杨阳面前,杨进文充分展现了自己浓浓的父爱,而潘晓玲作为母亲,更是萌发许多的母性柔情。杨进文已经从妻子的身上得到了很多的心灵慰藉,然而每年春季自己的那种神经性头痛病经常让他欲罢不能,已经成为自己身上永远治愈不了的痛苦病根。每年春季中间的一个月,杨进文按照惯例必然发生神经性头痛症。这种病症,在杨进文身上确实不能彻底痊愈。如同瓷碗有了裂纹,那么就永远不大可能复原。正是因为这样,江阳区财政局整个领导班子不敢轻易提拔杨进文担任正职科长。正职科长是一个科室的掌舵人,在关键的时候必须能够当机立断正确拍板做决定。

  杨进文的三口之家住在江阳区财政局机关宿舍院内二号楼的第五层,室内面积八十平米的套间。平日里夫妻俩各自在单位里吃中餐,孩子在幼儿园或学校食堂里吃中饭。在每天的晚上,他们三口之家才可以在家里一起吃饭,大多日子都是如此,基本成为规律。每到周末的星期日,一家三口或者去城关内潘晓玲的父母家里,或者去乡村杨进文的父母家里,两处距离城关都不远,无论到了哪处,老少都可尽情享受人间天伦之乐。

  杨进文潘晓玲夫妇俩的儿子杨阳进入幼儿园或者学校里,能够和小朋友们共同学习文化知识,变得更加活泼可爱,受同学们喜欢,同样也受老师们喜欢。平日里吃过晚饭,杨进文开始认真辅导儿子杨阳的功课。儿子杨阳十分聪明伶俐,学习成绩总是优异,如同杨进文小时候那样,杨进文潘晓玲夫妇俩都很欣慰。杨阳自幼学习文化知识顺利,不需要父母操心忧虑。让人提心吊胆的是杨进文,由于每年春季神经性头痛病严重复发一个月,经常受到同事和周围闲人们的无理歧视和讥讽,财政局机关内个别人直言不讳判定他是严重神经病患者。每次听到这种尖刻的语言,杨进文只能在独自忧伤之余保持沉默不语,性格变得更加内向懒于交往。区财政局王局长总是暗自摇头叹息:“如此好端端的一个名牌大学生,不幸患上了神经性头痛病。”曾经有好多次,王局长召集财政局领导班子成员开会商量讨论杨进文升任正职科长时,总是有人坚决提出反对。反对杨进文当正职科长的理由:“正职科长必须能够独当一面,主持一个科室工作,必须精力充沛身先士卒,带领科室人员进行日常工作;杨进文有神经性头痛病症,不能随时作出正确的决定,如果他在工作中出了大事,难以承担严重后果……”诸如此类话语可谓言之凿凿无可辩驳,说得很有道理。王局长见状只得暂时搁置提拔意图,因此十年里杨进文都是一个副科长,直到2002年秋季时他才享受正科级待遇,这还是王局长退休之前努力为他争取获得的一个结果。这时,杨进文的表叔、武汉市财政局的李局长早已经退休了。平心而论,华中师范学院大学毕业的杨进文,直到三十六岁享受正科级待遇,真有点吃亏了。新任江阳区财政局的俞局长也比较同情杨进文,总是想提拔这位德才兼备的名牌大学生,然而,俞局长也是如同前任王局长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实在没有办法,江阳区财政局总是有人强烈反对提拔杨进文担任正职科长。

  在反对者中,有人认为杨进文思想保守观念陈旧。这话有点冠冕堂皇,但也不无道理。确实,杨进文正统得似乎远远落后于形势,他还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新世纪初江阳区政府放任政府大院周围骤然开出了许多发廊,发廊里脂粉飘香的风尘佳丽们花枝招展搔首弄姿,宛如彩色图画上的时髦女郎性感迷人,不时抛出风情万种勾魂摄魄的媚眼嗲语,挑逗路过那里难以自控的男士们淫欲顿生垂涎三尺,胯下那个家伙蓬勃向上跃跃欲试。这些男士们里,不乏江阳区政府大院内的工作人员。

  杨进文心里也承认,自己从小时候起就想当官,然而绝对不是为了谋取个人利益,而是为老百姓们办事情有面子。他总以为自己官瘾够大,哪里知道江阳区城关里还有官瘾更大得离谱的人。新世纪来临不久的某一个星期之内,江阳区民政局新任局长刘某尚未就职即喜酔而亡在自家酒桌上面,区法院副院长朱某因未转作正职院长即悲酔而亡在自家酒桌上面,成为官场笑话,同时,死去的这两位官员还极大地降低了共产党员干部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这样患得患失的党员干部,实在不配做人民公仆。如果当官就是为了谋取私利,那么与牲畜何异。

  2008年秋季的一个周末,杨进文一家三口应邀回到乡下父母老家里参加弟弟杨进武的独生儿子杨威十岁生日宴会。杨进文那十四岁的儿子杨阳,已经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初三学生。杨进武是在1988年普通高中毕业考入武汉市职业中专学校的,过了两年毕业他被分配进入武汉园林公司内做业务员,由于他面容英俊擅长交往,很快成为花木公司业务骨干,后来与园林公司里一位漂亮奔放的女同事(汉口姑娘)韩洪霞恋爱结婚,不久韩洪霞生了儿子杨威。他们一家三口人住在园林公司宿舍大楼里,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杨威和杨阳一样,受到爷爷杨有法奶奶刘福梅老两口的宠爱。这次在孙子杨威十岁的生日宴会上,爷爷杨有法这次又高兴地喝了很多白酒只是没有喝醉。杨有法年迈心静,不愿意麻烦老伴刘福梅。

  杨威十岁生日宴会过去不久,七十三岁的杨有法老人因脑溢血突然发作告别了人世间。因此还是在这个老家里,亲人们替杨有法老人办理了丧事。刘福梅老人很理智开通,深知生离死别本属人间正常事情,哀悼之余转过来劝孩子们,应该节哀顺变。杨进文杨进武兄弟俩都是城里的干部,体体面面热热闹闹地共同办理了父亲的丧事。杨有法老人生前在家中主持培养两个儿子读书考进城里,终于得到了他们相应的报答。出殡那天,村民们纷纷走过来送老支书上路。

  对于父亲杨有法的突然去世,杨进文非常悲痛感伤,父亲曾经是家里顶梁柱也是他的主心骨,从此他再没有父亲辅助了。办理父亲丧事期间,杨进文曾经长久趴在父亲遗体旁边痛哭流涕。杨有法老人是六十岁时卸任村党支部书记的,生前在村里比较坚持党性原则有威望。杨有法老人的最大特点,是有魄力能够决断大事情,这个特点被杨进武继承并且发扬光大,可惜杨进文没有能够继承。性格方面,杨进文比较柔弱。

  杨有法老人去世以后,杨进文潘晓玲夫妇俩和杨进武韩洪霞夫妇俩争先恐后邀请刘福梅老人去城里居住,刘福梅老人婉言谢绝了儿子儿媳们的恳切邀请,决定继续住在老家乡下。刘福梅老人态度很坚决,儿子儿媳们只好不再勉强。于是,刘福梅老人独自住在老家乡下。刘福梅老人性情开朗,而且身体健康,平日自己在园子里种菜,自己料理生活,经常出门去和乡亲们聊天逗乐打发着时光,尽量在屋子外呼吸新鲜空气。孩子们的孝顺和睦,使刘福梅老人内心感觉很欣慰。

  杨进文杨进武兄弟俩都很理解母亲的心情,老人个性刚强,不会随便改变自己的主意,

  尽量不给孩子们增加负担。到了周末,如果有空兄弟俩都会带着妻儿回老家乡下看望母亲,每次都是这样,一家三代老少和谐相处,共同度过愉快时光,充分享受人世间的天伦之乐。平日刘福梅老人独自在乡下老家能够快乐地过日子,让杨进文杨进文兄弟俩心里踏实减少了后顾之忧。

  (待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