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黄岗红叶景区纪行

作者:伏牛石 发布时间:2018-11-07 19:02:4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1月3日,在朋友的一再邀请下,我和妻子终于参加了本镇几个热心人发起的户外活动。

  该活动成员建有一个专用公共微信群,活动只限于群内好友。据朋友说,其初参与该活动的只有六七人,仅仅半年时间就迅速发展到百余人。由于人员越来越多,群主颇感压力太大,就竭力控制入群人员数量。经过一段努力,似乎已见成效,个别被群友私自邀请入群的,即令本人再请后入者出群。即便这样,由于大家都是一个集镇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哪个见了面提出入群要求,怎好意思拒绝?而今虽费了不少周折,依然维持了这样庞大的一支队伍。

  我们这次参加的是该活动群组织的第十次户外活动,地点是本市某县一个叫黄岗的游览区,观赏目标是红叶。查有关资料获知,黄岗红叶多以黄栌树叶为主,间杂有枫叶、柿叶、木梓叶。入秋以后,密布在黄岗景区的山林,经过霜风催陈,自然造化,漫山遍野,红叶似火,远近高低,清晰可见,呈现出一派有别于其它季节的别一番盎然生机。

  黄栌树没有枫树飘逸洒脱的叶片,它的叶片看上去小巧玲珑,呈椭圆形状,丰泽润美,雅洁纯净,颇似居住于此淳朴厚道的村姑,给人一种浑然天成不事雕琢之感。我们早上五点多从家里出发,十点左右到达黄岗景区。集体购买门票后依次进入景区内部,然后分乘景区游览车,在屈曲蜿蜒的山路上行走约四五公里后便到达主景区。从景区条件看,道路虽然铺整平展,却没有硬化。由于我们这一带干旱已久,到处干燥,经车辆反复碾压,路面积了厚厚的粉尘,车过之后,便扬起一股股腾天的尘雾。

  今天天气特好,纹风不动,艳阳高照,气温高达二十一度。早上起床时穿着的外套,此时已感到多余。大家进入景区前下车时,都脱掉了外套放在我们自己带来的车上,年轻一点的许多人只穿了一件单衣。经常参加户外活动的老人员,每人都背着旅行包,手拿一根旅游专用拐杖,不少人还准备了太阳帽或太阳眼镜。一走出车门,新成员与老人员的区别,大眼一看所带行囊,便不言自明。

  因是双休日,景区内游人不少,刚来的、欲返程的人流交错穿梭,人语声嘤嘤嗡嗡。在这里即使想与身边的人说句话,也需要抬高声音,声音稍微小一点就什么也听不清楚。处在秋冬交替季节,气温又高,大家着装五颜六色,千奇百怪,平地里给景区增添了一道别样的流动风景。

  我们一行八十多人,领队的老胡吩咐大家:前边由一个叫光良的年轻人带领旗手巡山开路,他和另几位负责压阵。我们沿着右前方一条新开垦的土路前行,土路宽阔平坦,左边是平缓的山坡,右边是修建道路时劈开的低矮崖壁。沿途的坡上坡下就可看到稀稀落落的黄栌树横七竖八地矗立在晚秋的阳光里,顶着并不稠密的鲜红叶片,凝视着前来游览的人群。红叶微微晃动,似在欢迎游人到来。大家一边慢慢走动,一边开心说笑,不知不觉间队伍便分成了三段。我们十几人跟在旗手后面,算是第一方阵;距离我们四五十米远有二三十人散聚在一起走,算第二方阵;最后面那一群人,战线拉得很开,足足扯有二三百米远,算是第三方阵。虽然路道婉转,但坡面相对平缓,走起来并不感到吃力,大家说笑起来也没有过分地呈现出气喘态势。

  妻子和四五位女士一起跟我们不错前后地走着,大家相互间询问着对方的家事或者工作琐事,还不时驻足回顾后面的同伴。走到一处高坡处,我停了下来,转身往后面看,我们的队伍已经拖拖拉拉有一里多长了。

  S字形道路上,有的同伴看得见,有的看不见,但大家放纵的说笑声此伏彼起,时盈耳畔。不一会儿,我们一起的几位女同伴中便有人倡议:咱们吼几声如何?大家一听,几乎全体响应。于是,大家停下来,双手呈喇叭状捂住嘴,弯着腰,对着后面的同伴齐声吼叫起来。一阵阵发自肺腑的吼叫声瞬间响起,后面的同伴闻听后群起回应。七八十人虽然绵延在一里多长的山路上,但大家一起吼叫起来,气势若虹,响彻山谷云空。这举动把同行的其他游人惊诧得一个个对我们瞠目而视。但很快他们中便有一些年纪轻的在此感召下,按耐不住了,也跟着我们吼叫起来。一时间,认识的,不认识的,一起来的,不是一起来的,身在近处的,身在远处的,大家相互隔空吼叫起来。一时间,把一个沉寂的山谷激荡得活力四射,热浪翻滚,生动万分。

  沿着这条山路大约走了四五里远,便来到左边一处山峰处。驻足观看,此处山峰并不陡峭,山坡上也无树木,光秃秃的,只有遭遇长期干旱后已经很显枯萎状的野草。落在后面的人还多,已经走上来的十几个人,都坐在地上休息。一向喜欢爬山的我,由于没有丝毫困乏感觉,便和几个同行的小孩一起往山顶走去。山上到处都是裸露的细碎沙石,上面铺着干枯稀少的野草,很像入秋以后的北方草原。稀稀落落散布在山坡上的岩石,呈白灰色,仔细抚摸盯看,岩石全是由一粒粒沙粒般的晶状体构成,给人的感觉很像混凝土浇筑而成。岩石造型各异,大都石尖峭利,如剑锋,如犄角,直刺或斜刺着虚空处。奇怪的是,数量不多的岩石,都攒集在一起,像是人工堆砌的假山。站在这里四面环顾,远近景色尽收眼底。

  西面隔一道山谷,自左到右耸立着三座山峰,和周围山峰比较,那恐怕就是这里的最高峰了。山头上清一色没有任何树木,都是泛着白色的岩石,远远看去光滑滑的,倒是很有几分秀气与嵯峨之态。顺着山顶往眼前的山坡上看,直到半山腰里才看到了一些稀疏的树木。树叶早已落光,只有干枯的树干树枝散落在那里,了无生机。只有南面北面的几座山上,密布着树木,红绿黄杂陈的树叶几乎遮盖了整个山体,远远看去,倒是有几分层林尽染,红叶似火感觉。

  许多同伴到此游兴已尽,纷纷嚷着要转回去。但也有不少人嚷着说向西继续走下去,到西面那三座高山峰上看看。特别难得的是,对面山坡上,有四五株很像是迎客松的松树矗立在一处低凹处。在这光秃的山上,它们格外引人注目。一个同伴提议:咱们大老远来了,仅仅走了这么近的路程太没劲儿了,不如咱到对面上坡上那几棵松树跟儿再折回来,咋样?大多数人都一致表示赞同,我也不例外,接着就开始慢慢下山,很快就走到两山之间的谷底。接着,便开始攀登对面的山。

  很明显,这座山上的岩石很多,几乎覆盖了全部山体,或者说整个山体几乎全是由这类灰白岩石构成的。山道狭窄,称得上羊肠小径,走起来需十分小心。沿途所走的石罅石缝之间,积淀了厚厚的羊粪,看来放羊人是经常光顾此地的。可这里的植被给人的感觉很差,野草稀疏,偶尔露出的小片地面,仍是沙土混合,并且沙多于土,干燥燥的,没有一点生机。再往上,羊粪和牛粪依然不少,大家不由得惊叹这里的牧人,不知他们如何在春夏季节把牛羊驱赶到此处的。

  又经过这一段连续攀爬,所有人都有了疲惫之感,原本看似很近的那几棵松树,和近在眼前的山顶,要走过去或爬上去,尚需很大功夫。于是大家见好就收,都提议原路返回。我是一个多少有点冒险精神的人,因看到北边一座低矮山头上树木很多,便跟几个同行伙伴说:咱干脆顺着北边这个小山头走下去,山脚下往东北有一条路,顺着走就到停车场了。由于站在山上看远处,感到距离很近,有几个伙伴便同意了。我们稍事休息,便顺着北边的山头往下走。同行的其他二十几个伙伴正坐在岩石上休息,他们原本打算原路返回,一看到我们从这里走下去,没大一会儿也跟了上来。

  一走进树叶早已干枯脱落的树林里,心中便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惬感觉。开始坡度平缓,树木稀少,走起来很顺利。可曲曲折折走了一段山坡后,几乎没有任何路迹可寻,树木也稠密起来,藤条也多起来,纵横交错的,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再加上这里的树木大都是落叶灌木,厚可没脚的树叶全部堆积在低凹处,使你轻易不敢随便落脚,只有小心翼翼地把树叶用脚慢慢豁开,看到实地后,才能慢慢落下脚,然后再寻找下一个落脚处。这中间,你必须时刻手抓岩石,或者攀住树枝或藤条,没有这些依托物,许多地方你几乎寸步难行。树林间全是干燥松散的沙土,一不小心就会失控滑落下去,轻则跌痛摔伤,重则不敢想象也难以想象。我们五个人走在最前面,算是大家名副其实的探路者。我们每走一段距离,就要对着后面被树木遮蔽的同伴大声喊叫:往这个方向走!后面的人应了声,我们再继续往前摸索道路。

  树林里由于长期干旱,有五分之一的灌木已经枯死,树枝树干均已干枯,下山过程中,你所攀缘的树木必须要判断准确,只有抓住活树,才能保证安全。如果抓住了干枯的树枝,很可能会使你瞬间跌倒并且滑下山坡。我们几个一边艰难地行进,一边相互发着警告。我每走一处,就一定要把沿路枯死的树枝折断扔到一边,以便后面的人不至于出问题。

  开始的时候,我们一直顺着山坡往北边走,好不容易觉得快走到山跟儿了,谁知下面是坡面九十度的陡峭崖壁,绝无下脚之处,无奈只好另辟蹊径,折向东面的山坡。这里的树木虽然低矮,但人走进去是看不到四周稍一点远地方的,只能仰面看到头顶很有限的一片天空。好在天气好,太阳始终照着,没有风,藤条全是光滑无刺的,这给我们的行走带来了极大方便。还由于身边或不远处有同伴们相随,也不至于在这荒寂的树林间感到有任何孤独与恐惧。

  快到山底的时候,坡度更大了,走起来更加艰难,许多时候需要手抓住藤条或者岩石,坐在地上,慢慢把脚伸下去,踩实在一个地方,才能慢慢腾出手伸向前方的树枝、藤条或者岩石,继续试探着前行。走到一处坡缓处,一棵走进树林以后所见到的最大树木咋然凸显在眼前。树干顶多有一米高,有四、五把头粗,几股大枝丫也有主干三分之一粗细,分别斜伸向四方,看上去颇有点奇诡与沧桑感。妻子很好奇,忘记了一路遭遇的惊险,高兴地说:这树真好看!你停一下,我上去留个影。我点头答应,便找一可落座处掏出手机,对着妻子留下了这永久的记忆。

  大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行进,我们终于走到了山底。这是一道狭窄的谷底,由我们所走的这座山和东面的一座山夹峙而成。谷底堆叠着大小不一的石块,态势不一。有平躺于地的,有身子倾斜的,有高高直立的,有侧身斜依在其它石块上的,有独自散落一处的,有几块攒集在一起的。这里的石块可能长期遭受水流冲刷,通体十分干净光滑,石质看上去也远比山上的坚硬瓷实。由于走过了一路惊险与艰难,大家都如释重负,不约而同地坐在石块上休息了一会儿。后面的同伴还没有下来,他们的说话声隔着树林悠悠传来,依稀如在耳边。我们几个人中,有一位的爱人还在后面,他说:你们先走吧,我在这里等他们一会儿。

  我们朝着山上喊了两声,算是给后面的同伴打了招呼,便顺着峡谷往前走去。谷底里几乎没有水,看来干旱已久,处处景物可以印证。草酷了,不是因季节之故,全是干旱所致;树干枯了,不是生命力不强,也是干旱缘故;谷底没有水了,不是山脉不好,也是久旱之故。水呀,实乃生命之源,它孕育了无数生命,养育着无数生命。人与万物,无论哪一个,须臾也离不开它。走了一段路程,终于在两处低洼处看到了极其珍贵的几泓清水,虽然不多,但此时给人的感觉已是弥足珍贵了。我和妻子蹲下来,轻轻撩起水,很舒服地洗了几把,然后继续赶路。

  又走了十几分钟,前面豁然开朗,大家心里一阵激动,情不自禁地喊道:咱们终于走出来了!我们走出谷底,走上对面的缓坡,终于踏上了站在山顶时所看到的近在眼前却让我们又走了很远走得很艰难的这条脚下道路。阳光热乎乎地照在身上,所有人都深深呼了几口长气,回身看着刚刚走过的那面布满树林的山坡,一种柳暗花明的豁朗感觉油然而生。

  再回望西面那座以红色为主色调,夹杂着黄绿色彩的山头,几乎所有的人都滋生出一个愿望,我们照张相吧,必定我们是来欣赏红叶的。于是,大家相互拍照,欢喜异常,把全身心的愉悦感都挪移在眉眼与双颊上,然后喳喳地留下了此行中背景是红叶一片的永久记忆。

  本地自发组织的户外活动,我第一次参加,留给的印象是美好的。特别是来回的路上,一行人挤在一辆车上,大家说笑无忌,快乐无比。该唱的尽情唱,该说的惬意说。熟识的,不熟识的,能走到一起就是缘分,能一道消遣就是福分。如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工作频率加大了,谁都在想找一种合适的方式提升自己的生活质量,谁都希望找一个适宜的场合开张自己的心扉。户外活动正好为大家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不分彼此你我,为着一个目的而来,达到一个目的而去,轻松自由,无拘无束,其乐无穷。不管是聚在一起时的说唱逗笑,还是在景区里的放浪叫喊,都是一种健康的活动方式,都是一种调节生活调节心态的别样表达。这样的活动,只有越来越好,越来越健全,越来越完善,越来越丰富,没有任何不愉快,没有任何可遗憾的。

  愿户外活动在全体会众精心呵护下,健康快乐成长!

  2018.11.7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