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黄土高天观后感

作者:屯老土 发布时间:2018-11-04 20:19:06 来源:生活经历 字体:   |    |  

  黄土高天观后感 2018年11月4日星期日 第一集:秀娟躲灾到丰源:

  败笔一,秦学安在火车站候车室推销自己的私货(小板凳),这个现象在今天也是不允许的,不信就去试试!只有在80年代有一个短暂的自由化时间里没有政策管理,但是那时公安民警还是敢于管理的。

  败笔二,民兵抓人,还戴着红卫兵的袖章,按时间推断秦学安的弟弟学诚已经考上了北京农业大学,时间应该是78年以后的事了。一个是时间有问题,一个是人民公社的枪支管理的问题。在农村,公社有武装部长一人和干事一二人。枪支管理在公社不在大队。大队有基干民兵,平时不配枪(边疆边防民兵除外),只有在民兵集训实弹射击时才配枪,生产大队的基干民兵并没有随意抓人逮捕人的权利。

  败笔三,红卫兵袖章,农村的红卫兵运动也就是一年时间左右。68年以后在农村根本就见不到什么红卫兵。所以民兵戴红卫兵袖章配枪抓人纯粹是扯淡撒谎,虚构历史,误导青少年。逃荒的问题:安徽在历史上有逃荒讨饭的习惯,在文革期间也有,但是被严格控制,最多的时候是78年以后,出来的都是非主要劳动力,妇孺老幼残疾人员,饿的几天吃不到东西的基本没有,生产队和个人家收容盲流者也有,这些都是事实,谁也不能否定,但是在整个中国农村社会还属于个案,不具有普遍性,这并不是私分田地的根本原因,安徽历史上(曾希圣时期)就有私分田的传统,小农经济基础深厚。

  败笔四:生产队迎接检查团弄虚作假问题。七十年代,农村三级干部深入基层与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对生产队的情况了如指掌,下级根本欺骗不了上级,也不可能有借来米面分给社员应付检查团然后再送还人家的闹剧发生,也许有那只能是在小说里。上述这些铺垫都围绕着一个主题,人民公社制度走到了尽头,农民已经走投无路了,事实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文学艺术作品是宣传人民和教育人民的,在说真话的基础上有艺术加工,这是基本常识。其二,评价文艺作品的优劣有两条标准,政治标准和艺术标准。凡是文学作品都是有政治立场的,歌颂什么,批判什么,主题都是鲜明的。一部作品建立在假大空的基础上,会产生什么社会效果,可想而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