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关我啥事《小说》

作者:伏牛石 发布时间:2018-09-14 14:37:3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李副局长斜坐在办公桌前的靠椅上,微闭双目,头没精打采地轻歪在右肩上,似看非看地斜视着打开的电脑,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最近纪委查岗频繁,为上班时间在网上打牌的事儿已经通报处分了五六起,有两个刚提拔的年轻副科还因此被免了职。一向在上班时间痴迷于网上牌九作战的李局长为此颇有点愤愤然。心里不止一次嘀咕:无事可做,不打个牌,死尸一般横在办公室,有球意思? 这些天,他倍感日子漫长难熬。书不想摸,报纸懒得看,文件材料有办公室操办,具体事情有下面股室里的人员做。烦人的八项规定,硬生生把人死死拴在工作岗位上全没了自由。牌不能打,酒又不让喝,娱乐活动全无,干坐在办公室里,真是百无聊赖啊。一个上午,需要不需要,李局长都要拧着笨重的腰身,往厕所里跑。好在办公室在二楼,厕所在一楼,两下距离还可以消耗一点时间,让李局长姑且打发一点难熬的时光。然而,一旦从厕所踅回办公室,继续坐在办公桌前的时候,李局长心里就被一股莫名的空虚与惆怅笼罩。

  这中间,办公室的有两个人来过两次。第一次,李局长正歪在椅子上昏昏欲睡,办公室小李不知轻重地推开了门。恍恍惚惚中,李局长觉得自己不知坐在哪里的牌桌上,手边正排着一溜好牌,感觉中暗杠自摸似乎伸手就到。正按捺不住心里的狂喜,恰被小李搅黄了,李局长顿时大为不悦,猛然抬起低垂的头,顺手摸拉了一下惺忪的双眼和嘴角,没有好气地呵斥道:“咋了?有啥关紧事,连门都不敲!” 小李见状,一脸局促与窘迫,不好意思笑了笑,嗫嚅道:“局,局长说他有事,让你去县委办替他开个会。” 小李话音刚落,李局长便无名火起,不假思索地对小李吼道:“局长的会,关我啥事?局长有事,书记不是在家吗?那是一把手参加的会,我有啥资格参加?”一边说,一边朝着小李摆着手继续吼道:“你就说我身体不适,正要去医院,让其他人替开吧。” 小李很难为情,又不好说什么,犹豫了一会儿,只好走开了。没多久,李局长刚起身倒了一杯茶水,端在嘴边轻吹着要喝,他分管股室的股长孙伟走进来,含笑说道:“李局,咱们包的那个村里有一家扶贫对象户,不知为啥死活不配合工作,他家的情况再问也一点不提供,好多表册都无法填写。你看咋办?” 李局长一听,脸色登时难看起来,他冷冷乜了孙伟一眼,不满地说道:“这样具体的事情,关我啥事?我都一样一样替你们做了,那你们还不都失了业?”孙伟还想说什么,李局长直接堵死了他的话,没好气地说:“以后,该你们办的事你们就办,别鸡子尿湿柴的事儿也来找我!” 孙伟一脸尴尬,知道再说什么,会惹李局长更不高兴,只好对着李局长苦笑了一下,悻悻地离开了。

  时间久了,局里所有人都知道李局长的特点,大小事宜都不愿跟他说。有时局长安排要交代给他的事情,也都是硬着头皮到他那里随便一说了之,他做与不做是他的事,反正口信带到了,误了事儿也追不到自己头上。三月十二日,植树节快要到了。局长和主管副县长一起去市里参加一个会议,县政府通知召开县直单位一把手会议。办公室主任张辉接到通知后,急忙给局长打电话,问让那位局领导去开会。局长电话里说:“张书记患病住院,李局长是常务副局长,就让他去开吧,。” 张辉心里一怔,嗫嚅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局长已经挂了电话。张辉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老大不乐意地走进了李局长办公室。李局长依然坐在办公桌前,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明知道有人进来了,还是故作一点反应都没有。张辉站了一会儿,只好轻声叫道:“李局,局长说让你去政府开个会。” 李局长一下子扬起了彤红的脸,激愤洋溢,没好气地喊道:“关我啥事!谁的会谁开,那么多局领导,就我能开会?” 张辉年轻,性子也有点急,他忍了又忍,终于忍无可忍,一时火起,大声回讽道:“书记、局长都不在家,你是常务,你不去谁去?反正局长交代的事给你说了,你爱去不去!”说完,头一扭,走了出去。李局长一时语噻,脸由红变紫,坐在椅子上呼哧呼哧喘了好一阵子气。

  过了很久,他依然气愤不过,忽的起身走出办公室,气呼呼来到局办公室,对着张辉喊道:“我看你是反了天了!你刚才啥态度?眼里还有没有领导?” 年轻气盛的张辉暴性子一旦上来了,就一点也不再让他,接着他的话顶撞道:“我啥态度?你没说说你啥态度?你刚才发恁大脾气干啥?通知让你开会是局长交代的,你们领导们之间的事,管我们小兵啥事?有脾气去找局长使去!” 这句李局长平时爱说的“管你啥事”,突然由别人嘴里说出,似乎一下子戳住了他的疼处。一时间,他不声响了,木在办公室门口,发了好大一会儿呆,终于无话再说。

  随后,自找台阶似的转过身子,勉强扭头嘟嘟囔囔撂了句话:“好,算你厉害。局长回来了再说!” 这一年年终,局里接到组织部通知,选拔一批后备干部,推荐一位正科级和两名副科级干部。局长、张书记和抓人事的刘副局长开了个碰头会,初步定下了推荐人选。正科级推荐人定住了李局长,局长对张辉说:“你去通知下李局长,让他过来先填一下推荐表。” 张辉很不乐意,但又不能违拗局长的话,只好带着怨气往李局长办公室走去。张辉走到门口,没进门就大声对里面喊道:“李局,局长通知你去填推荐表。” 可能前些日子发生的那件不愉快事李局长仍耿耿于怀,他连看都没看张辉一眼,就没好气回答:“啥推荐表,关我啥事?让别人填吧,这点小事也来烦我!” 张辉当然也没好气色,恶狠狠回答他说:“局长说,这表必须你填写,别人不能替代。” 李局长触电般突然从办公桌前站起来,厉声对张辉吼道:“给局长说,让别人填去!你们办公室几个人都是喝稀饭的,连这点小事都做不了?一个表也要当领导的亲自填写?” 张辉不接他的话,直直追问他:“我管不了恁些,你只说填不填?我好给局长回话。” “不填,谁愿填谁填!就说我说的。”李局长不问缘故,干脆利落地支走了张辉。

  张辉窝了一肚子气,回到局长办公室,添油加醋地把李局长刚才说的话说给了局长。局长一直对李局长的做派心有不满,听了张辉的话,立马问:“这都是真的?” 张辉拍着胸脯,打着包票回答:“千真万确。” 局长的脸立刻阴沉下来,略作思索后,对张辉说:“那好,既然他自己把话说到这份上,那就怪不得别人。你去喊张书记和刘局长过来。”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局长办公室,三人一碰头,很快达成一致意见,把正科人选换成抓人事的刘副局长。刘副局长直接就在局长办公室填好了推荐表。

  第二天,局里召开全体人员会议,对本年度推荐的正副科人选和副科后备人选进行民主测评。

  当局长把所有推荐人选公布于众后,李局长突然面色狰狞站了起来,一点也不顾影响,直接质问局长:“凭啥正科推荐人选不是我?论资历,论组织部文件咱们局里领导的排位,你解释是为了啥?” 局长坦然一笑,对李局长说道:“原本定的就是你。昨天让张辉喊你填推荐表,听说你发了一通脾气,再三申明说不填,还对张辉说谁愿填谁填。有没有这事?” 李局长一时愣住了,他这才明白昨天填表是咋回事。于是争辩道:“他只说填推荐表,谁知道填谁的推荐表?” 局长把身子往椅子上一靠,瞅着他款然一笑,徐徐说道:“作为班子老人员,你该明白,如果是办公室可以代办的表册,哪能麻烦你填?年终了让你填推荐表还能为啥?这点常识你应该有吧?” 李局长一时无话可说,木偶人一般站在座位上不知所措。突然间,他冲着台下的张辉发起了火:“张辉,你存的啥心?你昨天为啥不说明填啥表?” 张辉故作委屈地摇了摇头,看看台上,又扭身看看众人,语带讥讽地说道:“李局,这管我啥事?我通知你的时候,明明说让你填推荐表,你硬是显得不胜其烦,一个劲儿喊着谁愿填谁填。这时候了,咋又怪罪起我来?”张辉没忘记拿那句“管我啥事”刺他一下。

  李局长的脸憋得乌青,心里憋满了气,却无理由发泄。最后,他很失态地胡乱晃动着右手,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紧绷着嘴,横眼瞅瞅局长,再看看张辉,又扫视了一下整个会场,嘴里喃喃说道:“好,好,好得很!那这会你们开吧。这一切,管我啥事?” 说罢,愤然离开座位,微低着头,疾步往外走,再也没看谁一眼。

  2018/9/13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