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悦读时光·美文不厌百回读

作者:胡亚军 发布时间:2018-06-10 16:23:24 来源:解放军报 字体:   |    |  

  “悦读时光”的第七束光,来自朱自清的《背影》。

  下周日就是父亲节了。选在今日推送这篇书写父爱的经典文章,就是想提醒你一声,不要再说忙忘了、没顾上,早点为这个属于父亲的节日做些准备吧。就算没有礼物,也要打个电话、发条信息。能感受到孩子的爱,他就会很满足。

  父亲就是这样,他的爱含蓄、深沉,却也饱满、细腻。不信,你可以回想一下父亲和你的那些相处,是不是就像这篇经典美文一样:乍一看很平淡,细细品读,却在朴实无华中满溢着爱的芬芳。

背 影

(节选)

朱自清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坐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直是白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望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望回走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橘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他和我走到车上,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过一会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我望着他走出去。他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赏 析 ■胡亚军

一声父亲,一夜光明

  父亲,一个简单而又再熟悉不过的称谓。从襁褓里倾注的期待,再到成长离家后那恰如其分的等待,我们有多少话被时间锁在了心里,那一句“我爱你”更是成为了沉寂在我们嘴角的话语。

  默默的父爱,不因时日减损,不因名利浮沉,细长而深远。你笑,他比你开心;你哭,他的臂弯永远给你停靠。一声父亲,推远了夜色朦胧;一声应允,点亮了一夜光明。

  在朱自清笔下,父爱是步履艰难,爬过铁道为儿子买橘子的蹒跚。在北岛的诗中,父爱是“你召唤我成为儿子,我追随你成为父亲”的传承。在罗中立的油画板上,父爱是一辈子勤劳朴实的操劳、付出。

  清脆的童音在记忆中回响,牵挂的故乡已在遥望的远方,匆忙的节奏打破了“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的美好,唯有爱,成为了超越这一切的力量。

  扪心自问一下,我们有多久没有抱过他,没有和他聊过天,甚至都很少给他打电话。而他却仍然无条件地爱着我们。

  “我爱你,爸爸!”这是我们都应该说的。

  他一定会不吝啬地回复你:“我更爱你,孩子!”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