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蒋介石是很凶残的

作者:马志远 发布时间:2018-02-06 20:22:1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观看电视剧《换了人间》有感

  

  央视综合频道晚间黄金时段的电视剧《换了人间》已经播出完毕。虽然这部电视剧过多地描写了毛主席为首的中共中央“五大书记”特别是毛主席本人在1949年—1954年这个中国历史上地覆天翻的伟大时刻那种运筹于帷幄之中的伟人风采,而对人民解放军南征北战、摧枯拉朽、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战斗场景,对翻身解放的广大农民群众踊跃支前的壮举和他们积极参加土地改革的热情,对国统区人民在反蒋反内战的第二条战线上的壮烈斗争着墨较少,但对若干重大历史事件的叙述、对人物形象和性格的刻画,基本上尊重了历史的真实。唐国强扮演的毛主席以其几乎神形兼具的高大形象给人以艺术美的享受,这自不必说;剧中反派人物蒋介石身上那种反动阶级的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的狂躁、歹毒与凶残,也被扮演者塑造得纤毫毕现、淋漓尽致。

  曾经统治中国大陆22年的蒋介石,无疑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人物。我们几乎可以这样说,蒋介石在大陆的前半生,除去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他在共产党的大力支持下领导北伐战争之外,就是一段发动反革命内战的历史,就是屠杀革命人民和仁人志士的历史。即使是在中国共产党主动把工农红军改变为国民革命军八路军和新四军,取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号,诚心诚意地与国民党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极其落后的武器装备开赴抗日战场之后,即使是在抗日战争最为艰苦卓绝的时期,蒋介石都一而再、再而三地发动反共高潮,屠杀了成千上万的八路军、新四军将士和革命群众。蒋介石杀害共产党人、其他革命群众包括他的反对派的手段,都是很卑鄙、很歹毒、很凶残的,尤其是到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他自感大厦将倾、末日来临,作困兽犹斗的时候更是如此。

  电视剧《换了人间》第二十二集的题目叫做“蒋介石杀害革命志士”。本集开始不久,国民党保密局长毛人凤陪同蒋介石飞抵重庆,并向蒋介石请示工作,蒋介石问毛人凤:“毛局长,你说一下,我们失败的原因是什么?”毛人凤马上立正,毕恭毕敬地答道:“是卑职等人无能,没有尽职尽责。”蒋介石说道:“你说的不是真心话。我们今日之所以兵败如山,就是因为我们杀人还太少!”说罢,随即命毛人凤将关押在重庆渣滓洞和白公馆集中营里的共产党人和政治犯统统杀掉,把13年前和张学良一起制造了“西安事变”的杨虎城押至重庆秘密处决。

  当毛人凤指令手下特务杀害了杨虎城父子向蒋介石复命时,又问:“杨虎城的秘书宋绮云夫妇如何处理?”蒋介石恶狠狠地说:“一起杀掉!”毛人凤又问:“宋绮云夫妇还有两个不满10岁孩子,……?”蒋介石见毛人凤动了恻隐之心,显得颇不耐烦了:“这还用问吗?斩草除根!”

  这就是身为中国国民党总裁、中华民国首届“民选”总统的蒋介石!屠杀试图推翻他的共产党和与他作对的反对派也就罢了,就连无辜的尚在懵懂之年的孩子,他都毫不放过!

  

  中国人民革命的历史是给蒋介石记下了一笔笔的血债的——

  蒋介石向共产党举起屠刀,始于1927年3月。是年3月6日,他指使爪牙枪杀江西省总工会副委员长、共产党员陈赞贤。17日,又派人捣毁九江市总工会,打死工人40多人。

  4月12日,蒋介石与在上海的帝国主义、买办和流氓帮会相勾结,制造了“4.12”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仅三天时间即杀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300多人、逮捕500多人,另有5000多人失踪。被杀者的人头被装入篮筐,与马路边电线杆上的车辆限速牌悬挂在一起示众(照片见《斯诺眼中的中国》第33页)。

  1927年10月,毛泽东在江西井冈山创建农村革命根据地。特别是次年4月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师后,蒋介石更是大为恐慌和震怒,调集18个团的兵力“进剿”井冈山。蒋介石提出“石头要过刀、茅草要过火,屋换石头人换种”,对井冈山根据地展开血腥屠杀,其中一个单大井村被焚烧9次。1933年—1936年3年间,仅红色苏区江西省的人口就锐减560万。国民党军队在他们的《“剿匪”报告》中称:“清剿”区内“无不焚之居、无不伐之树、无不杀之鸡犬、无遗留之壮丁、闾阎不见炊烟”。国民党部队屠杀根据地群众的手段极其残忍、骇人听闻,挖心、剥皮、肢解、分尸、刀砍、碎割、悬梁、火烧、活埋、挖眼睛、割耳朵、穿铁丝、割舌头、破肚取肠、割乳挖胸、沉潭落井、打地雷公、钉丁字架、灌辣椒水等数十种酷刑无所不用其极。从3岁孩童到80老人,均不能幸免,不管男女老弱,均遭屠戮。有的婴儿被蒋军抓住2条小脚,活活撕成两半,有的革命群众被蒋军用烧红的铁盒戴在头上活活烧死,有的妇女被轮奸割乳,凌辱而死。

  国民党独立33旅旅长黄振中杀害宁都、瑞金、于都、兴国、广昌、石城等县人达数万人。国民党江西保安3团团长欧阳江一个晚上屠杀500多名抗交粮食的瑞金武阳群众,制造了“武阳围血案”。瑞金菱角山一夜被活埋300多人,南门岗一次枪杀了500余人,国民党瑞金县长邹光亚在云龙桥下一次集体屠杀了120余人。瑞金竹马岗被杀害的人数以千计。谢家祠和陈家祠被害的革命群众尸积如山。

  地处大别山地区的安徽金寨县城,1933年约有人口9万。据国民党《剿匪战史》记载,是年底,蒋介石派“别动队”到达此地,第一个月就“枪杀与活埋3500多人”,县城外“在古碑冲处死、活埋的至少900多人;在南溪、竹畈、花园各镇处决的赤匪、赤匪家属,以及赤匪伤病员至少3000人;上楼房镇一次杀了1200多人;胭脂河坪了杀了100多人……”。

  共和国元帅贺龙早年因参加革命,全家老小被蒋介石满门抄斩;大将徐海东一家老小和本家宗亲共计66口惨遭蒋介石屠戮,……

  (上述资料采自一篇网络文章)

  ……

  解放战争节节胜利之时,蒋介石更加丧心病狂地向共产党人和民主人士举起屠刀。1947年在台湾镇压了台湾人民的“2.28”起义;在大陆,指使军警特务制造了南京、上海、天津、北平等地的“5.20”血案;1949年9月起到11月27日,就在西南重镇、曾经的国民政府陪都重庆将要解放前夕,蒋介石下令将关押在渣滓洞和白公馆两座集中营的近200多名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残忍杀害;见解放军兵临城下,来不及执行枪决的,就使用烈焰喷射器……

  蒋介石败逃台湾前,还在上海到处搜刮黄金、银元甚至市民的金银首饰,谁若稍有不从,即被以“奸细”罪名枪杀(照片见《斯诺眼中的中国》第257页)。

  国民党新军阀们不惟蒋介石这般凶狠毒辣,其他军阀头子也莫不如此。就说山西军阀阎锡山吧。1947年1月12日,他的部队包围了文水县云周西村,用铡刀一口气铡死了6名革命群众,接着又铡死了年仅15岁的女共产党员刘胡兰。

  不惟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新军阀如此凶残毒辣,地方上的土豪劣绅同样杀人不眨眼。记得多年前曾读过一本书,是原国民党军统特务沈醉写的《我的魔窟生涯》。作者在书中记录了他亲眼所见的一个乡村地主杀害一名妇女的情景。那个地主杀死那名妇女的手段竟然是把妇女装进一口棺材里活埋。那个被填进棺材的妇女拼死挣扎着好不容易顶开棺材盖,伸出一只手。地主看见了,连忙抓起一把刀跑过去把那只伸出的手砍断!这出惨绝人寰的惨剧,就发生在蒋介石统治下的中国——一个乡村地主就可以随意处死一条生命,而且采用的是如此歹毒残忍、如此骇人听闻的手段!

  蒋介石和他代表的那个阶级屠杀共产党和人民群众的累累罪恶,用“罄竹难书”一词来形容,毫不为过。

  

  毛主席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写道:“在经济落后的半殖民地的中国,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完全是国际资产阶级的附庸,其生存和发展是附属于帝国主义的。这些阶级代表中国最落后的和最反动的生产关系,……特别是大地主阶级和大买办阶级,他们始终站在帝国主义一边,是极端的反革命派。”蒋介石正是当时中国社会中大地主和大买办阶级的代表人物。蒋介石个人的凶残性格是那个时候中国主流社会的风气造成的,他的凶残本性就是整个反动的地主和买办阶级凶残本性的集中体现,他们的所作所为反映了当时中国主流社会最为落后、最为反动、最为残忍的一面。

  时光流逝,岁月变迁,今天的人们看待过往的历史,如同回望一个行路之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当初极为清晰的面目和身形慢慢变得模糊起来;更兼有人故意把水搅浑,历史的真实在某些人眼里就不免黑白颠倒了。当毛泽东被请下“神坛”之后,共产党曾经的死对头蒋介石也就从一个杀人恶魔慢慢地变成了一位“悲情英雄”。“蒋介石是抗日领袖、抗日英雄!”“1927—1937年是中华民国的‘黄金十年’”“民国时期人才辈出、大师如云,共产党掌权后再也不出大师了”等等之类的胡话都出来了。

  1931年“9.18”事变后,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气焰,蒋介石命令张学良“绝对不抵抗”,以至于东北三省的大好河山沦陷敌手长达14年之久。如果不是“西安事变”发生,中国共产党因势利导“逼蒋抗日”,蒋介石是不会以国民政府名义出面组织抗战的。我们当然不否认蒋介石抗日,但是这个外战外行、内战也不是内行的国民党新军阀头子,在抗日战场上打过几个漂亮仗?我们也不否认国民党军队中有不少爱国将士,他们在抗日战争中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但那不是蒋介石组织有功,他们的牺牲和功勋不应该记在蒋介石的账上。在整个抗日战争中,英勇杀敌的最初是东北抗日联军,后来是八路军、新四军,他们才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尤其是八路军、新四军,在武器装备极其低劣、给养和医药供应极度匮乏的情况下,抗击着60%以上的侵华日军和几乎全部的伪军。这个历史事实,无论如何是抹杀不了的。

  “黄金十年”的说法,本是国民党时期美国驻华军官魏德迈提出来的,有些人便“拾人牙慧”作为讴歌蒋介石的一个理由。谁都知道,1927—1937年,正是蒋介石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追剿工农红军的十年,在某些人嘴里竟然成了“黄金十年”。

  至于什么“民国大师辈出”之说,前些天郭松民同志一篇文章论及这个话题。郭松民同志指出,那些所谓的“民国大师”,其水平还不如今天一个高中生;只不过那个年代整个社会文化水平普遍极低,90%的人口是文盲,显得那些人似乎是“大师”一般罢了。我相信郭松民同志的论断是正确的,因为《现代文学史》上记载的那些“大师”和他们的作品,也就是那么个水平。如若不服,请开列一个“民国大师”名单,并举出他们对于中华民族的文化和科技的贡献来试试。

  上面这类胡话如果是出自蒋介石代表的大地主、大买办和大资产阶级的子孙们之口,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如果说这话的人从自身上推三代还是当牛做马的工农老百姓,如此这般地鹦鹉学舌,要么是知识缺陷,要么是感情和立场出了问题。

  电视剧《换了人间》一方面向我们展示了人民领袖毛泽东那气吞山河、大气磅礴的伟人形象,同时也告诉我们和我们的后人:蒋介石是很凶残的!只是电视剧对蒋介石的凶残性格的描写尚有不足,就以他命人杀害杨虎城父子来说。杨虎城父子被杀后,遗体被抛入一个事先挖好的大坑内,又被泼上镪水(硫酸、盐酸、硝酸三种强酸的混合物)灭迹。

  像蒋介石这样一个凶残歹毒的人物和他代表的大地主、大买办和大资产阶级以及他们掌握的政权,如不灭亡,那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