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延安整风”的“审干”不能被虚无—对康生当有评说 (下篇)

作者:辽宁王忠新 发布时间:2018-01-04 13:14:0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延安整风”的“审干”不能被虚无—对康生当有评说(下篇)

3dcdd4a34fbbd6389708b6eec640a003.jpg

  尽管因康生的“抢救运动”,一度干扰延安整风中的“审干运动”出现了偏差,但审干运动的必要性、重要性、成果性,都是应该肯定,也是绝不能被虚无的!

  一、如何看待康生及搞的“抢救运动”

  对“延安整风”中的“抢救运动”争议很大,要害就是涉及《关于康生问题的审查报告》中,将康生“搞抢救”列为第五项罪恶之一。而且,康生又被定性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主犯。为此,要客观地评价“延安整风”中的“审干运动”,就应实事求是地评价康生的其时其事。

  1、看不出康生有何恶意报复。动机,往往决定事情的性质!康生开展“抢救失足者运动”,搞“逼供信”,让许多干部惶惶不可终日,那他的动机何在?

  康生作为一个胶南张家的二少爷,文质彬彬的一介书生,凭着良心与正义感投身革命,审干运动中整谁不整谁,也看不出他与谁有任何个人私怨,或有什么个人所图,也没整死一个人。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没有任何刑事犯罪行为。

  他负责的“审干运动”,同谁都没冤没仇,实事求是的分析,他搞“抢救运动”,也不过是要彻底肃清敌特,只是做法“左”了一些。用毛泽东的话说:“这次大家都洗了澡,就是水热了一点儿。” 康生让水太热了一点,至多只能算患上小知识份子左倾革命的狂热症。

  再结合康生早期在上海特科的经历,他对危害革命的叛徒特务痛恨尤深。加上长期做保卫工作的职业习惯,久而久之,这种警惕就变成了多疑。为此,康生搞“抢救运动”,只能算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和错误,如作为康生的罪行,这是不是有点太牵强?

  2、“抢救失足者运动”只开展半月。从1943年7月15日,康生在延安干部大会上作深入进行审干的动员报告,提出开展“抢救失足者运动”,“抢救运动”才搞了十几天,毛泽东及时发现了问题,紧急指示让“抢救运动”停下来,特别强调“审干”不能搞“逼、供、信”。8月15日,还正式发布了毛主席提出的首长负责等九条方针,用“一把手负责”等政策规范和杜绝了审干中的过火行为。

  时空观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哲学范畴,任何事物都在时空中运动,时空是物质固有的普遍属性。审干的“抢救运动”只搞了不到半个月,掌握这个时间节点,对认识“抢救运动”的性质和危害极为重要。很多公知精英发表文章污蔑延安整风的审干运动,恰恰刻意地淡化和回避这个时间点,把搞了不到半个月的“抢救运动”,有意造成整个一年多的审干运动都是搞逼供信,恶意造成审干运动就等于搞逼供信,进而虚无延安整风就是整人!

28c2a920fe674cdf0c84bb421ca99f52.jpg

  3、中央为何未责处康生。尽管“抢救运动”搞了半个月左右,但无疑是出现了偏差,是“左”的过火行为,“抢救运动”无疑是错误的,康生应该难辞其咎。但中共历史上的历次“左倾”肃反和审查,不都大批杀人?将搞了不到半月的“抢救失足者运动”,又一个人也没死,就把康生说成是害人成瘾的贝利亚式反革命,这显然有点说不通。

  以康生的才智和社会部部长的职务,他会在没有任何过硬情报的依据下,仅凭臆想就敢在延安搞“抢救运动”?延安的五大书记岂是摆设?毛泽东岂是玩偶?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康生搞“过火了”。而且,就是康生搞了“抢救失足者运动”,毛泽东不也将责任自己都承担起来了?

  头一次在全党全军和全部根据地政府里进行“审干锄奸”,作为探索性的偏差也是难免。对此,毛泽东明确讲到:“我们共产党人是革命者,但不是神仙。我们也吃五谷杂粮,也会犯错误。我们的高明之处就在于犯了错误就检讨,就立即改正。”

  中央书记处于12月底举行工作会议,听取康生关于反特务斗争的汇报。会议肯定了审干运动五大成绩,其中首要一条就是“真正清查了一批特务分子”。而康生至始至终都负责“审干运动”,并未见中央对康生有什么责难和处分。这说明“审干运动”的成绩是主要的,“审干运动”是不能抹杀的。

  3、隐蔽战线的工作有其独特性。康生长期领导中共的情报工作,作为隐蔽战线的工作有极大的特殊性。1956年台湾军情局悼念戴笠死忌10周年,蒋介石伤感地对在场的大小特务说:“戴雨农同志不死,我们今天不会撤退到台湾!”。蒋介石的失败是注定的,但蒋介石的话里似乎还透露一层含义,就是戴笠单线掌握着中共方面许多重要关系的名单,这些人随着他的死亡而失去联系。单线进行联系的特务,惯例是没档案可查,打进中共内部的卧底为保护自己,只认人不认组织。蒋也不一定知道,就算蒋知道名单,戴死后派人去联系,关系人也不一定肯接头。

  从蒋介石伤感地说出这番话,也可窥见隐蔽战线工作的特殊性。为此,对于康生在延安审干时的某些行为,也不能仅仅从常理上看,长期负责隐蔽战线的工作,他的警惕性极高,甚至过于敏感,也是情有可原。可只要毛泽东一纠正,“审干”就没再犯“过火”的行为,这知错就改,就不一定非耿耿于怀地揪住不放!

  4、康生领导隐蔽战线工作很有建树。按照一般党史资料所留下的印象,康生是搞理论和党建工作的阴险文人,李克农才是搞特工的专业人才。可仔细想想,1937年12月中共中央成立“中央特别工作委员会”,周恩来任主任、张浩任副主任,这都是何许人物?可不久,周恩来去国统区谈判,即由康生接任主任,潘汉年任副主任。1939 年2月18日,中央特别工作委员会被撤销,中共中央新组建了中央社会部(又称中央情报部),康生任部长,王稼祥、叶剑英、李克农任副部长,后来孔原、潘汉年也担任副部长。

  康生能在1938年初就接周恩来任“中央特别工作委员会”主任,1939年就任新成立的中央社会部部长,看看他领导的那些副主任,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的人中龙凤?康生若是个“绣花枕头”,若是个草包,毛泽东和党中央能让他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还担任那么久?

  虽然对于哀荣极盛的叶剑英,官方都只字未提他在秘密战线上的具体功劳。但在整个抗战期间,继而解放战争,人民解放军从节节胜利到最终胜利,这不也是秘密情报战的胜利?而奠定解放战争时期情报工作的基础,恰好又是抗战初期开始积累的布局。康生能稳坐中央社会部部长10多年,中央社会部为保卫党中央领导人的安全,为夺取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

  而且,延安整风后的审干,也都一直都坚持,直至毛泽东时代结束。这对于中共纯洁组织建设,保持队伍忠诚,所起的积极作用,那是极为重要的。当然,1981年1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康生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主犯,至少应“打盆论盆,打碗论碗”的另当别论。

  二、“审干工作”的历史功绩不容抹杀

  用“审干运动”来纯洁组织,全面清理中共的肌体,这应该是中共组织建设的一大创造,若这个“法宝”丢了,中共如何能保住金刚之身不坏?

  1、审干工作非常必要。长期以来,用“审干运动”否定“延安整风”,一直是公知精英的一种鼓噪,如,高华在《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就将“延安整风定为毛泽东借机夺权:“毛泽东发动整风运动的根本目的是彻底肃清国际派在中共的影响,打击和争取以周恩来为代表的'经验主义'者的力量,用自己的思想改造中央,进而确立毛个人在中共党内的绝对统治地位”。可自张浩从苏联回到陕北,这一时期共产国际和中共内部,都一致支持毛泽东的领导,王明并不对毛泽东的领导地位构成严重威胁,毛泽东已是斗争中形成的不可替代核心,这个核心又绝对不是自封。

  很多文章借批判康生“抢救运动”为名,将延安大规模的肃反与审干,还有解放后屡屡绷紧的反特审查,全都看作空穴来风,看成自我妄想,看成是成党内斗争的故意整人,这就严重脱离了当时的实际,脱离了敌我斗争的残酷现实,绝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马克思主义研究历史的一个绝对前提,就是要将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置于当时的历史和社会环境之中。若超越特定的历史环境去评点历史,那就是妄言。

  对此,毛泽东讲的很明确:“过去我们招军、招生、招党,招了很多人,难于识别。抗战以来,国民党对我党实行特务政策,在社会部和中央党校都发现了很多特务。”也就是说,打进我党我军和政府的敌特,红军时期就有,抗战以来更严重,这都是不争的事实。甚至连中共社会部这样的反特机关都打进了敌特,这还不需要“审干”?

  就连毛泽东离开陕北,1948年5月18日在河北阜平城南庄遭敌机轰炸,不就是担任司令部小灶司务长的军统特务刘从文等,引导来的飞机轰炸吗?“审干”,不需要长久地坚持?

9d144e496bc094516e5979d7e078e979.jpg

  2、毛泽东即时和妥善进行了纠偏。对于“审干运动”中出现的偏差,毛泽东即使进行了纠偏:

  一是即时叫停。毛泽东及时发现了问题,紧急指示让“抢救运动”停下来。

  二是主动承担责任。“整个延安犯了许多错误。谁负责?我负责。我是负责人嘛!”

  三是多次进行自我批评。一方面找人单独谈话做自我批评,许世友就带枪带弹的单独见毛泽东,被毛泽东的自我检讨所感动;一方面在大会公开作检讨赔礼道歉“我就是特意来向大家检讨错误的,向大家赔个不是,向大家赔个礼。”

  四是坚决地平反摘帽。毛泽东明确表态:“凡是被搞错了的要一律纠正,坚决平反! ”。

  五是唯才是举。有些受委屈的同志,在审干中发现是贤才,还得到了重用。审干结束后,许世友就由山东纵队参谋长升任胶东军区司令员。

  看毛泽东这样主动承担错误,并多次诚恳的赔礼道歉,积极平反,很多还得到重用,让许多受冤屈的同志,不仅怨气消了,还很感动。这说明一度的“审干运动”扩大化,得到了及时妥善地处理,并未留下什么后遗症,绝非是冤案遍地!

  3、坚持“一个不杀、大部不抓”。在审干运动中,毛泽东特别批示要求:一个不杀、大部不抓,,将来何时要杀人,须得中央批准。这应该是政策性的保障审干不偏离方向,也显现了毛泽东海纳百川的胸怀。只要不杀,“有的同志被错戴了帽子,这也没得要紧。帽子戴错了,现在我把它给你们摘下来就是了。”而且,就是查清楚的敌特,也一个不杀、大部不抓!

  中央社会部贯彻“不许任何机关杀死任何特务分子”,这条反特务斗争必须坚持的政策,就是对所抓获由军统“汉中特训班”派遣延安的60多名特务,都不打不骂,一个也不判刑,并把认罪好的释放出去,让他们走自新之路。这些对共产党有着重新认识的特务人员,释放后没人重回国民党军统,大多数人成了拥护抗日救国的革命者。那个“汉中特训班”的教员陈兴林,两年后还成了共产党员。试问:蒋介石抓获中共的特工人员,能有这样的慈悲为怀?延安整风的审干中,连抓到证据确凿的特务,都能如此,对其他同志又能怎样,这不是可想而知?

  4、正确看待受到的委屈。甭讲在中共的组织体制之内,试问:谁的人生不受一点委屈,不受委屈咋能长大?毛泽东的成长历程没有受过委屈?那是几次被撤职,甚至被开除出党,受不公正的处理有20多次。1956年毛泽东在党的八大预备会议上曾说:“至于三次‘左'倾路线时期给我的各种处分、打击,包括‘开除党籍'、开除政治局候补委员,赶出红军等,有多少次呢?记得起来的有二十次。”

  对待不公正待遇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和对策,是判断一个人心智境界的重要指标。当遭遇不公平的处理时,毛泽东能够坦然面对,冷静思考,他首先考虑的是革命事业和全党的大局,在保留个人意见的条件下,服从党的纪律和中央的处理,不意气用事,不因个人的遭遇而影响党的工作,做到“照顾全局,相忍为党”。曾与毛泽东一道工作过的李维汉,对于毛泽东对待不公正待遇的态度做出过概括性的总结:“他坚持三条:一是少数服从多数;二是不消极;三是争取在党许可的条件下做些工作。”

  而且,能正确对待遇到的委屈,这也是老一辈革命家的共同特质。所以,即使“延安整风”中的“审干运动”有些人受了委屈,并能得到及时纠正,为何还被耿耿于怀?还被拿来秋后算账?

624f05b82e57a824e5338e8382730045.jpg

  5、将“审干”混淆“肃AB团”是阴谋。一个进行了十几天的“抢救失足者”,又被及时纠正,还一个没死,又全都得到平反和妥善处理。这都是明明白白的事实,可一些公知精英偏偏视而不见,偏偏置若罔闻,偏偏言之凿凿。偏偏指天划日,偏偏捶足顿胸的将“延安整风”运动,同先前的中央苏区“肃AB团”、洪湖和湘西苏区的“左倾肃反”、鄂豫皖和川陕苏区的“左倾肃反”一样,都列为同类的严重扩大化,并将其定性为各方参与者打击对手、整肃异己、公报私仇的机会。这不是一种主观恶意?这不是刻意在历史虚无?这不是一个自掘坟墓的阴谋?

  6、毛泽东勇于自我批评的精神极为可贵。毛主席无论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时期,他的一个极为可贵的品质就是,遇到问题善于调查研究,勇于面对问题,勇于承担责任,勇于批评与自我批评。面对“延安整风”中的“抢救运动”,毛泽东不是主动承担责任,多次诚恳地做自我批评,并积极纠正错误吗?今天,面对问题成山,有人承担过责任吗?一些从不做自我批评的“完美苍蝇”,却总恶意地污蔑毛泽东。其下场只能是在批判真理中,遭到真理的无情批判!

  由军委政治工作部话剧团创作的话剧《从湘江到遵义》,那里有个著名的“红军之问”:“我们的党还记得我们对人民的承诺吗?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需要有人站出来的时候,还有人站出来吗?还有人像我们一样,愿意为信仰而生,为信仰而死吗?”

  我们还是以习总书记的“擦清历史的镜子 走好未来的路”为指导,客观地审视“延安整风”中的“审干运动”,在不要虚无“延安整风”的“审干运动”中,更好地走向未来,更快地圆梦中国!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