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游击战的祖宗:在自己强大的情况下怎么会和敌人玩游击战?

作者:任志刚 发布时间:2017-04-20 08:37:5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上回,主席说了,中国革命战争的特殊性在于,敌人异常强大,红军非常弱小,但是共产党人非要和国民党蒋介石拼。这种勇气和胆识是世界史上罕见的,说到底就是共产党人坚信自己是能胜利的。这一点在主席身上更为显著,他宁可上山也要搞武装斗争。但是他有非常清醒地意识到,红军完全在做一件以弱胜强的极具艰难的事业,这就要求领导人有特殊的觉悟和战法。

  目前我们看到的多数研究中共党史的资料,基本上用普遍性原理来解释中国革命战争的,盯住中国革命战争的特殊性的不是很多。这可能是一种不正确的表达。既不代表真相,也不能吸引年轻人了解,逐步淡化了我们的英雄气和减少了辉煌的成色。

  主席非常注重根据地建设,在朱德等军人们完全没有意识到根据地的重要性的时候,甚至强制性地要求军人必须参与根据地的建设。但是如此重视根据地建设的主席,却在敌人来围剿的时候,却很轻易地放弃根据地,绝对不守,这又让很多人不理解。

  这就和舵手一样,向左向右似乎并没有定式。所以在主席的概念中,我们这么点的弱小的红军打起仗来是没有固定战线的,既然没有固定战线,那就必然导致根据地忽大忽小。

  “作战线的不固定,影响到根据地领土的不固定。时大时小时缩时伸是经常的,此起彼落也往往发生。这种领土的流动性,完全是来源于战争的流动性。”

  主席称之为领土的流动性。哈哈,这个词用的很奇特。在外人看来就无法明白主席到底在乎不在乎根据地。不光是这一项,在指挥的时候,主席手底下的人估计都有一种不愉快的感觉,就是他的指令也是随时变化着的。

  “战争和领土的流动性,影响到根据地各种建设工作也发生流动性。若干年月的建设计划是不能设想的。计划改变的频繁,是我们家常便饭的事情。”

  大家应该能记得在长征途中,遵义会议之后,主席搞过四渡赤水,自己很得意。但是在林彪看来,这种随意乱窜毫无意义。走了弓背路,不如直接插向北方。所以要求主席不要随意指挥,把指挥权交给彭老总。但是周恩来和朱德知道,主席是高明的,因为此时的情报证明主席的战法是唯一能摆脱敌人的方法。不是有一个现成的路,主席不走,而是主席这样来回撕开了一个口子才逃出来的。

  说到底,战争都是在临场指挥的随机应变中发生的。计划赶不上变化,所以随机应变才是军事家的真本事。只有你彻底明白了,后头的事情才好处理。

  “承认这种特点,对于我们是有利益的。”

  “不要幻想有进无退的战争,不要震惊于领土和军事后方的暂时的流动,不要企图建立长时期的具体计划。”

  主席在这里连续说了三个不要,革命者本来就是做的最困难的事情,中国革命更为艰难。既要做,要有必胜的信念,但是又不能把给战士鼓气用的革命必胜搞到指挥作战的战略战术上。蛮干,不会干甚至逃跑都是会失败的。

  什么叫会指挥呢,什么叫会打仗呢?就是:

  “把我们的思想、工作适应于情况,准备坐下,又准备走路,不要把干粮袋丢掉了。只有在现在的流动生活中努力,才能争取将来的比较地不流动,才能争取最后的稳定。”

  我们处于弱势状态下,就需要保持流动性,只有力量积攒到发生质变的时候,就可以稳定下来了。做反了,就会失败。

  “统治着第五次反“围剿”时期的所谓“正规战争”的战略方针,否认这种流动性,反对所谓“游击主义”。”

  留苏派来到中央苏区夺取了红军的领导权,把主席的战法批评成“游击主义”,号称自己搞的是正规战争。这是因为中华苏维埃不是已经成立了吗?所以是政府对政府,国家对国家,这就叫正规战争?

  主席毫不客气地嘲讽:

  “反对流动的同志们要装作一个大国家的统治者来办事,”

  这句话真的很难听,这也是主席说起来就生气的地方,这些人导致红军死伤惨重。无数的革命精英就被这样的瞎指挥牺牲掉了。不想流动,

  “结果是得到了一个异乎寻常的大流动——二万五千华里的长征。”

  事情要是和愿望完全一致,那就谁也会产生大愿望的。无数人丧失了理想,原因是理想主义者往往很受伤。当领导会让跟随者很受伤。世俗其实并不代表着错误。理想主义并不代表天然地正确。成功的理想主义者才是值得敬仰的。

  对自己担任主席的中华苏维埃,主席却认识的很清醒。

  “我们的工农民主共和国是一个国家,但是今天还是一个不完全的国家。今天我们还处在内战的战略防御时期,我们的政权距离一个完全的国家形态还很远,”

  所以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中国过去有很多农民起义,还没整出个名堂来就急急忙忙地称王称帝。从三国演义中的袁绍、袁术到太平天国的一堆王。都是这个毛病。大家都有印象的是,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标志就是谁也不把皇帝当回事了。所以刘关张三位普通人也结拜成团,要干一番事业了。结果与两袁绍、袁术一见面,就问刘关张是什么级别的干部。听说也就是连排长的级别,立刻就看不上刘关张。他就忘了大家连皇上都不当回事了,你家的四世三公算个屁!

  

  曹操才是真正的明白人,一看刘关张就知道,这几位是人物,所以明白人才能成事。主席之所以清醒的很,是因为他看到了:

  “我们军队的数量和技术较之敌人还差得远,我们的领土还很小,我们的敌人时时刻刻想要消灭我们才快活。”

  敌人很强大,随时能灭了我们,这种情况下搞什么虚头巴脑的都是有问题的。

  “从这个上面规定我们的方针,不是一般地反对游击主义,而是老老实实地承认红军的游击性。在这里怕羞是没有用的。相反,游击性正是我们的特点,正是我们的长处,正是我们战胜敌人的工具。”

  将来我们的力量大了,就可以不玩这个游击战了,

  “在今天却是宝贵的和必须坚持的东西。”

  这个还真的是,后来解放战争后期,白崇禧就和林彪玩游击战,那意思是共军会玩,我们也会。估计白崇禧没有看过主席的这篇文章,因为主席说了:

  “我们应该准备抛弃游击性,”

  “游击性在将来一定是可羞的和必须抛弃的东西,”

  所以白崇禧玩游击战,主席直接下命令大迂回大包抄,游击战的祖宗在自己强大的情况下是不会和敌人玩游击战的。

  

  实在是不明白主席说了这样多的道理也不怕,主席用最简单的话就说清楚了: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这就是今天我们的运动战的通俗的解释。

  这下子会了吧?打不赢是可以走的,没有人规定你必须打赢。如果规定手下人必须赢,赢不了就惩罚你,这大概是蒋介石一级的军事统帅。在主席的指挥下,红军的将军们都会打仗了。尤其是红军中多数本来就是农民,这道理谁都能听懂,也都能做到啊。

  主席说:

  “天下也没有只承认打不承认走的军事家,”

  但是又有哪个军事家做到主席的程度了呢?原来啊:

  “不过不如我们走得这么厉害罢了”。

  所以一件事情做到了极致,才叫高明。走就一个字。一切都有了解释和道理。

  “对于我们,走路的时间通常多于作战的时间,平均每月打得一个大仗就算是好的。一切的“走”都是为着“打”,”

  为了打而走,是为了打胜仗。不能瞎打,更不能蛮打,是因为自己弱。因为敌人强,所以不好打。不好打就不打,就要走。

  “在我们面前有几种不好打的情形:第一是当面的敌人多了不好打;第二是当面敌人虽不多,但它和邻近敌人十分密接,也有时不好打;第三,一般地说来,凡不孤立而占有十分巩固阵地之敌都不好打;第四是打而不能解决战斗时,不好再继续打。以上这些时候,我们都是准备走的。这样的走是许可的,是必须的。因为我们承认必须的走,是在首先承认必须的打的条件之下。红军的运动战的基本特点,就在这里。”

  所以红军进入运动战之后,是要打敌人的,但是由于尚处于弱势状态下,所以就用走来创造优势。而不是消极避战不敢打。这就是主席,既胆大又谨慎。多数人做不到,大家能做到的是要么傻大胆,要么胆小鬼。不信我们问问,有几个是集合胆大谨慎双重性格为一生的。所以我们建议年轻人要独立创业的时候先测测自己是不是双重性格。就是又要满怀激情敢想敢干,又要谨慎小心精打细算。大概只有这样的性格才适合经商。

  

  明白了根本性的原则,其他的就好办了。比如说辅助性的战法主席从来是不拒绝的。

  “基本的是运动战,并不是拒绝必要的和可能的阵地战。战略防御时,我们钳制方面某些支点的固守,战略进攻时遇着孤立无援之敌,都是应该承认用阵地战去对付的。”

  还有后来为了政治目的的四平保卫战,还有处于平衡状态前后的攻坚战,夺取大城市。再到抗美援朝战争中的阵地战。都是随着敌我对比而采取的随机应变的战法。甚至到了和苏联闹翻脸之后,以及和美国人在越南打仗,主席都曾设计过回归到游击战上。可见游击战是对付强大敌人的基本战法,其他战法也可以辅助,兵无常势。一切都是根据实际情况在变,但是总的原则是有的。

  主席并不反对任何战法,相反他是可以随意使用各种战法都得心应手的顶级高手。这一点让所有的研究者着迷和敬佩。

  “采取这样的阵地战制胜敌人的经验,我们过去已经不少;很多的城市、堡垒、寨子,被我们打开,某种程度的敌人野战阵地被我们突破。以后还要增加这一方面的努力,补足我们这一方面的弱点。我们完全应该提倡那种在情况需要而且许可下的阵地攻击和阵地防御。”

  所以啥招都可以使得,但是原则是胜利。

  “我们所反对的,仅仅是在今天采取一般的阵地战,或者把阵地战和运动战平等看待,这些才是不能许可的。”

  说白了在红军弱势的条件下,我们还没有资格使用这样的战法。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