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黄河花园口决堤 ——为阻日军,89万百姓被淹死

作者:超级工程一览 发布时间:2017-06-09 08:57:1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64255bab2f7cd160ddcbe63dc604cc52.jpg

d2429494f0aded6ef4e063fb69f99109.jpg

这些斑驳的照片,展示着一段沉痛的历史

  花园口在哪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对于今天的郑州人来说,花园口是个镇,也是一个村;对于黄河水利工作者来说,花园口是黄河大堤上11.6公里长的一段险工;在史学家和人文学者眼里的花园口,则是国民党当年扒开黄河的地点。在郑州市内问花园口,知道的人会这样告诉你:“顺着花园路一直向北,当你看到黄河的时候,你脚下站的地方就是花园口。”

  花园口位于郑州市区北郊17公里处的黄河南岸。民间传说,最早这里并不叫花园口。到了明朝时期,天官许某在这里修建了一座花园,方圆540余亩,种植四季花木,终年盛开不谢,远近男女争往游览观赏。后来黄河南滚改道,滔滔洪水,把这座美丽的花园吞没。从此,这里就成了黄河南岸一个渡口,群众便称之为花园口。

  1938年6月9日,蒋介石下令在花园口扒开黄河大堤阻日军,造成人为的黄河决堤改道,89万百姓葬身洪水,390万灾民无家可归,黄河在中华大地上肆虐咆哮了九年,就这样花园口出了名。花园口决堤,与长沙大火,陪都防空隧道窒息,并称为抗战期间三大惨案,其中祸及地域之广,罹难人数之多,国内外反响之大,当以花园口决堤为最。

  #FormatImgID_2#

  “以水代兵”阻日军西进

  抗日战争开始后,上海失陷,南京暴露在日军炮口之下,1937年11月20日,国民政府决定迁都重庆,其中政府各机关及蒋介石等中枢要人,先移驻武汉办公,以后再迁往重庆。1938年初,侵华日军沿平汉、津浦两路南下。1938年5月19日,徐州陷于敌手,国民党几十万大军向豫东、豫南撤退。5月23日,日本华北派遣军土肥原师团,由菏泽北面董口偷渡黄河成功,向陇海线西犯,目标在于占领郑州、许昌,不仅为切断我平汉路郑汉段运输联络,更在于南进武汉,西迫洛阳、西安,进而窥视我西南大后方。郑州危急,武汉震动。

  当时,国民党军队在兰考一带布防的有薛岳等部,兵力有20余万。20多万人马,按理说还是可以一战的。但1938年6月1日,蒋介石下令将豫东大军调往豫西山地,同时决定“以水代兵”。6月9日蒋介石下令扒开花园口,黄河水汹涌而出,一泻千里,花园口从此闻名世界。

  由于事关重大,蒋介石专门指示国民党第20军团的总司令兼河南省政府主席商震督办黄河掘口事宜。半个多世纪后,当年的许多秘密逐渐被透露出来。早在1938年的2月份,国民党就已经将郑州黄河铁路桥炸断,以阻止日军由平汉铁路南下。1938年5月,在战局不利的态势下,不少国民党将领就向蒋介石建议扒开黄河大堤,“以水代兵”阻止日军西进。但扒口的地点最初并没有选定花园口,有的说应选铜瓦厢,有的说黑岗口最好,还有的建议在武陟县境内选点。这些地方在历史上都曾经决过口。

99c882af4d809d85e0d7b9a8d4cfb736.jpg

  蒋中正与宋美龄晚年在台湾的照片,去台湾前搜刮走了60万件故宫国宝、全国的黄金储备及无数工业物资。败逃台湾几十年,以反共为名,长期勾结美国、日本等势力,与中国人民为敌。轰炸上海等大中型城市,造成大量无辜民众死伤。

  蒋介石作出决策

  1938年5月31日,日军逼近开封,为确保守住郑州至许昌一线,参谋长晏勋甫、副参谋长张胥行向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建议掘开黄河。1935年早在武汉行营时,晏勋甫曾拟过两个方案:一是必要时将郑州付之一炬,使敌人徒占废墟无可利用。二是水攻,挖掘黄河堤岸,以水淹敌。以一炬付郑州,只能起坚壁清野作用。决堤,既可以水淹死敌之先头部队,更可将敌人主力隔绝在西进路上,不战而达战略目标。晏勋甫道:“敌相当部分是机械化部队,装甲车、卡车、火炮牵引车多至千余辆,滔滔大水中,必寸步难行。”他转向程潜,“此乃不成熟之设想,当否,请总司令裁定。”程潜默默抽烟,半晌无话,观其神志,显然在作缜密考虑。恰此时,委员长侍从室主任林蔚打电话询问作战对策,晏勋甫于是回话道:“我们拟掘开黄河堤岸,放水阻遏敌军。”“决堤放水?”林蔚的口气显得几分惊讶,停顿了一下又问:“你们计划在哪里掘?”“赵口至花园口一线。”晏勋甫根据程潜提示,又补充了一句:“请林主任报告委员长定夺。”   林蔚搁下话筒,便去向蒋介石报告。蒋介石听后,淡淡一句:“知道了。”见蒋介石半晌未置可否,林蔚以为他不会同意了:“决口之后,黄水一泻千里,受灾百姓必多……”他瞥见蒋介石脸色不对,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上学要付学费,经商要垫本,不花代价怎么行?这是以小的牺牲,换取大的胜利。”蒋介石本也有以水淹敌的想法,程潜他们的方案,正合本意。只是作为最高统帅的他,对决口带来的严重后果,不能不有所考虑。“至于灾民嘛,政府应尽力救济。”林蔚连忙称是。

  蒋介石立即召集最高军事会议。由于情势紧急,不容拖拉,他在林蔚介绍程潜所提方案后,率先表示赞同。众人自然不再有异议,咸趋声附和。末了蒋介石关照此为最高军事机密,务须秘而不宣,事前也不许组织百姓转移。

 

  “事前及进行过程中保密容易,大水漫淹后,必有记者报道,舆论也必究询原因,届时如何说法呢?”军委政治部长陈诚问。

  军事委员会参谋长何应钦提出,可下达指令,加强新闻检查,一律不许报道。“不。”蒋介石立即否定,“任其报道,且要如实报道灾情。”

  何应钦道:“那决口原因呢?总得自圆其说,总不能暴露真相,以防引起舆论诘责。”

  “真相必须隐瞒。”蒋介石已是成竹在胸,微微一笑道。“日机不是到处狂轰滥炸嘛?”

  众人一下子明白了蒋介石的言下之意。

  未及一个钟头,晏勋甫就接到林蔚回电:“你们的掘堤计划,最高军事会议已作研究,委员长已表同意。”

  程潜以电报形式,再作书面请示。他的用心是:掘堤后,必有无数百姓罹难,一旦泄漏真相,将为千夫所指,舆论压力下,很可能被蒋介石推出来当替罪羊。电话口说无凭,故而欲取得书面批复,以预留后路。

  6月1日,蒋介石回电批准,令在中牟以北黄河南岸选定地点决堤,让河水在郑州、中牟之间向东南泛滥,以阻敌西犯,并要求在4日子夜放水。赵口在花园口下游,距花园口大约40公里。

45770b0d03f92458c3fd3240607c650f.jpg

河南郑州花园口黄河大堤

  赵口决堤三次失败

  程潜将掘堤任务交给了第20集团军,20集团军总司令商震经与参谋长魏汝霖商酌,派53军1团具体执行,决口地点定在赵口。

  一应准备就绪,6月4日早上6点,赵口掘堤破土。由于估计不足,对坚厚的基石与护坡石力不从心,更在于,时值枯水,水位偏低,未能如期完成。

  当时是,日军正拚力攻打开封,蒋介石心甚焦急,于6月5日凌晨命令商震:“此次决口,有关国家命运,没有小的牺牲,哪有大的成就?在此紧要关头,切戒妇人之仁,必须打破一切顾忌,克竟全功。”

  商震与魏汝霖安敢怠慢?即赴赵口现场督察,下午8时,工兵实施爆破,炸毁基石,然因斜面过陡而发生严重倾塌,决口悉数堵塞,前功尽弃!

  商震又派一团生力军,在第一决口东50米处,开挖第二个缺口,工兵则挖凿坑道,深入堤坝中,意在加强爆破威力。他还悬赏千元,要求迅速放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口是开成了,较之第一缺口宽大,但放不出水。原因是水位继续下降,开掘之初,主流接近南岸,完工时,口外有暗沙阻隔的缘故,主流已北移数十米,只有少量河水流出。且又不急。一小时后坑道凿成,装填炸药起爆,泥石纷飞,缺口变大变深,水哗哗涌出。正欲向上报捷时,轰响声声,接连塌方,又把决口堵塞,虽数次疏流,终不奏效。赵口第三次掘堤,又告失败!6日凌晨,日军攻占了开封,兵锋直指郑州,蒋介石从商震处得报赵口三次掘堤劳而无功,又急又气,一日数次催问进展情况。在堤上督促的魏汝霖急得似热锅上蚂蚁,程潜、商震也都忧心如焚,除了严厉催促外,又有什么办法呢?

25d12446104b428648d451bcb616715b.jpg

 

  滔滔黄河从郑州花园口决口,一泻千里,在中华大地咆哮肆虐了9年,灾民数以千万计。

  蒋师长增兵,花园口再掘

  6月6日拂晓时分,住在京水镇新8师师部的蒋在珍师长突然被电话铃声惊醒。蒋抓起话筒一听,原来是20集团军总司令商震直接与他通话,告诉他:陇海路南之敌巳突破通许一带我军防线,逼近开封,而赵口决堤尚未完成;命令新八师加派步兵一团,前往协助。蒋在珍不敢懈怠,赶紧起床驱车赶往赵口视察。

  赵口一段,地势较低,选中此处决堤至当。惟计划此事时,对黄河水势估计过大,对堤质估计过松,故而决定在大堤相隔四十公尺处挖开两道口子,以为河水同时放出后,利用河水的巨大压力,能将两处决口之间四十米长的河堤冲走。孰料决口掘成,中间大堤久冲不垮,兼之决口过于狭小,流量有限,士兵虽奋力加宽,然军情紧迫,已时不可待。

  师部上尉作战参谋熊先煜向蒋在珍谈了看法后,蒋立即前往郑州,面谒商震,商总司令的意思是增加官兵,加快速度。熊先煜则认为决口过于狭小,人去得再多,也无用武之地。商命令熊先煜即返赵口,协助53军1团改善技术,尽快放水。

  熊先煜与蒋在珍又返回赵口,正与决堤部队长官计议之中,忽接商震电话,转达统帅部指示,命令新八师于本部防区内另选地段决堤。

  蒋在珍马上登车驶返京水镇。途中,蒋在珍问熊先煜:“我师防区内的沿河地段,你都熟悉,你看究竟在哪里决堤最好?”

  熊谨慎答道:“以地形而言论,马渡口、花园口均可。不过,马渡口与赵口相距不远,敌人巳迫近这一地区,恐堤未决成,敌人已至。为获时间宽裕,我看最好还是选定花园口一段为宜。”蒋在珍当即拍板:“时间紧,任务重大,事不宜迟,那就定在花园口吧。”

  回到京水镇巳经是夜里十点左右,刚刚吃过晚饭,商总司令派集团军参谋处长魏汝霖前来督促决堤事。商议中,定下两条原则,尽快完成任务,尽量缩小受灾地区。

  蒋在珍命令由熊先煜主持决堤工程。熊先煜领命后即着手准备。夜里12时,率工兵营营长黄映清、马应援和黄河水利委员会专司河堤修防的张国宏段长,乘坐一辆中吉普匆匆赶到花园口,勘察确定决口位置。

  到达堤上,但见脚下河水潺潺,水位莫辨,一弯月牙儿在云中浮游,时隐时现。微风拂拂,十分凉爽。他们马上开始工作,岂料所带四支手电筒,非仅光亮微弱,且灯泡质量尤为低劣,一经使用,先后全部烧坏。此时巳是6月7日凌晨两点钟了。考虑到事关重大,不敢摸黑盲目选址,乃决定上车休息,待天亮后再勘察选址。五个人挤在车上,只能坐待天明。

  天刚亮,他们几人就沿着黄河逆流而上勘察。河堤上,有一个冷清的关帝庙,庙中无人,门大开。四人全都进去对着红脸长须的关云长磕了三个响头,还敬了香(用烟代)。熊先煜跪在地上默默祷告:“关老爷,中华民族眼下遭了大难,被日本鬼子欺侮得惨。我们打不过他们,万般无奈,只好放黄河水淹,淹死了老百姓,你得宽恕我们。”

  大约过了一个钟头后,熊先煜选定在关帝庙以西约300米处决堤。看中这里,是因为此处为黄河的弯曲部,河水汹汹而来,到脚下突然受阻,压力较之直线处为大,容易冲垮河堤。而且从地图上看,待河水从花园口一带涌出,漫过巳被日寇占领的开封、中牟、尉氏、通许、扶沟、西华等县境后,便可注入贾鲁河,向东南而行,流入淮河。贾鲁河道,可成为一道天然屏障,阻止河水无边漫延,当可减少人民所受之损失。

  熊先煜说出意见后,用树枝指着铺在地上的地图,询问随同各员有何意见,如没有不同意见,就这么定下了。

  这时,众人神色庄严,泪光朦胧皆不能言。

  熊先煜问张国宏:“张段长,你是我们请的专家,你要表态,定在这里,行,还是不行?”

  张国宏答非所问,目光呆滞,连连嚷道:“要死多少人……要死多少人吶!”

  熊提高声调说道:“死人是肯定的,在这里决堤,死的人会大大减少。你必须表态,行,还是不行?”

  张国宏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责任,认真地看着地图,表态同意。

  工兵营营长黄映清不待熊先煜问他,巳经“咚”地一声跪在了地上,举眼向天,热泪长淌。

  其他人全都随他跪了下去,四个人跪成整齐的一排,面对着波涛汹涌的黄河,放声大哭。直到工兵连和二团九连的官兵来到堤上才住声。

36a483cc161da7e337b645a4ad422b4a.jpg

  黄泛区肆虐河南、安徽、江苏三省44个县市

 

  两千官兵扒开花园口

  熊等人马上动手划线,决定相隔五十米距离掘两道决口,由大堤内侧对准河床底部平行地掘进,决口外宽内窄,呈倒“八”字形。预计掘至河底,决口可宽至十米左右。放水之际,洪水从大口入小口出,增大压力,更容易冲垮大堤。这均是从赵口决堤失败的教训中得来的。

  计划完毕,工兵连和九连马上按线开挖。不一会儿,第二团全部集中,第三团也赶到堤上,乃分由大堤南北两面同时动工,以加快掘进速度。

  早饭后,蒋在珍决定移住花园口,亲自督促施工。下午3时魏汝霖奉商震之命,赶来花园口督察,告诉蒋在珍:“新郑已发现日军便衣,集团军司令部已迁往巩县,委员长催问数次,令尽快决堤。蒋在珍看了看表:“争取提前在9日午时放水。”他迅即调来两个营增援,并改为两个班轮流作业。又把师政治部的战地服务团召来,作慰问演出:男女演员演唱了一首又一首救亡歌曲,为掘堤官兵鼓劲打气。 2000多官兵日以继夜地猛掘不止。

  6月8日,掩护部队的傅衡中团在花园口以东15华里处与日寇骑兵接火,将前来侦察袭扰之敌骑击退。京水镇上,出现了日寇便衣,一时人心惶惶。移住河堤上监工的蒋在珍,下令将师部由京水镇移往东赵集。

  为加快掘堤速度,张国宏段长招集附近百姓协助,并指示掘土方法。河堤上军民混杂,人山人海。武汉统帅部每隔一小时便来电话催问决堤进度,希望能早一刻放水。黄河决堤,已对抗战大局影响甚巨。

  中午前,魏汝霖再度由郑州赶来,代表商震慰劳新8师官兵,目睹决堤官兵虽连续工作一昼一夜又半日,却毫无倦容。许多人巳经双掌鲜血淋漓,用绑腿缠手,仍挥镐掘土,不肯休息。魏处长深为感动,当众宣布,如于当夜12点放水成功,总司令部奖法币两万元;如明日晨6时放水,则奖一万元。

  午后,日机两架,从北飞临花园口上空侦察,并投弹数枚,落于决口附近西南面村庄,炸死炸伤居民十余人,但决堤并未因此而停止片刻。

  花园口河堤系小石子与粘土结成,非常坚硬,挖掘相当吃力。而且,河堤完全靠人工挖掘,未用一两炸药。经新八师官兵与前来协助的民工苦战两昼夜后,终于6月9日上午8时开始放水。

  黄河洪水涌进了决口,恰似两条黄色的巨龙在跃动奔突。人们目睹着洪水疾速地向着附近村庄扑去……也就在那一刻,两千多名巳经极度疲乏的军人似乎才感受到了精神上的沉重压力。阴云密布的苍穹下,人们肃然无语。同样的心情,在四个月前炸毁黄河大铁桥之际也曾有过。

  望着堤内汪洋中茅舍漂流,牲畜扑腾,蒋在珍怅然而叹:“是功是过,且让后人评说吧。”

  6月10日一早阴云翻滚,天光暗淡,至10时突然暴雨倾盆,竟日不停。洪水最终冲垮两道决口间五十米长河道。至此,黄河改道,满河大水由此扑向千里平川,到之处,尽成泽国……

ef5d9f36ee67bbd975e54eb29d0bec25.jpg

  花园口大堤修堵工程

  黄河1946——决战花园口三次堵口

  1938年6月9日,中华民国政府为阻止日军西犯,扒开花园口黄河大堤,造成全河夺流。花园口决口后,泛溢广大淮北地区长达9年,给泛区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害。直至1946年2月,中华民国政府成立花园口堵口复堤工程局,才开始堵口。局长由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兼任,专负施工责任;河南省政府组织招工、购料;交通部负责修建平汉铁路广武站通到花园口的专门铁路,并拨机动运输列车。1946年3月1日开始动工堵口,堵口时口门宽度达1460m,口门的西坝头有1000m左右的浅滩,主流靠东坝头,河槽宽460m,流量约为746m3/s。在夺流的8年中,每遇涨水,故道间断过水,在50km范围内故道河床已淤积抬高,而口门上游河床则刷深2.3m,小水时水面比故道低3m,故堵口时必须把水面抬高4m,才能使全河回归故道。

  由于以上严峻的形势,决定先修筑东坝、西坝、堵口大坝及开挖南北2条引河,经过2个多月的各方通力合作,进展较顺利,西坝新堤与浅水埽完成1000m,邻水面修成护堤丁坝,铁路铺到西坝头,东坝新堤部分完成,裹头开始动工,故道引河相继开工。6月,深水打桩架桥铺轨完成,其它相应工程也基本完成,开始在口门抛石。此时因物资迟迟不到位,而黄河汛期到来,8月花园口最大洪峰流量为8440m3/s,溜势汹涌,坝头不断崩陷,第一次堵口失败。

  10月5日复工,拟在口门下游350m另筑新桥,因遇涨水受阻,11月5日又移原处补打桥桩,至12月15日桥上通车,并开始抛石,27日上游水面抬高1.2m,引河开始放水,但分流只占全河的1/10,作用不大。此时桥下流速增大,运石跟不上,桥桩部分被冲倒,经过四昼夜抢护,缺口才复合。第二次堵口也失败了。

  1947年1月12日,花园口口门抛石形成潜坝,上游水位抬升两米。15日夜半,黄河流量800立方米每秒,潜坝中部被冲毁32米,蛰深12米,军委会政治部部长陈诚、陆军总司令顾祝同赶来督导,亦无济于事,平堵又遭失败。2月7日,各方在上海进行会谈,合龙工程开始之前应通知中共方面取得协议,决定合龙日期。”以及拨款等事项。嗣后,国民党一方面加紧进行堵口工程,一方面派飞机轰炸复堤工地。事先未同中共方面协商,即于3月15日立堵合龙,1947年3月15日,黄河回归故道。3月15日,国民党三中全会上,蒋介石宣布国共破裂,决心大打内战。4月14日停止了中共驻汴代表与解放区的电报联系。5月17日,黄河水利委员会奉命与中共代表断绝关系。中共代表当日离汴。

 

  往事不堪回首,历史不容忘记

  70年后的今天,人们站在花园口的扒口处。阳光灿烂,花繁叶茂,眼前的一切让人很难再回想起那灾难性的一幕。除了纪念碑等这些后来设置的纪念物以外,甚至找不到任何当年扒口时留下的痕迹。在花园口附近的村庄里,当年黄泛区中牟、尉氏等地一些幸存下来的村民,如今年事已高,回忆当初的恐怖情景,他们说,由于先前没得到消息,很多人对花园口决堤将信将疑,加上当时正值麦收,辛苦了一季的农民舍不得抛弃即将收获的劳动果实,更不愿意拖家带口离开故土,结果许多人因此遭难。他们记得与扒口前相比,现在的村庄整整高出了3米!

  汹涌的黄河水裹挟着泥沙滚滚向前,将所经过的地方都淤为平地,从此,地理书上就多了一个象征苦难的地理名词:“黄泛区”。  国民党军队扒开花园口后,黄河泛滥形成的河道成了军事分界线,东面是沦陷区,西面为国民党控制区。

  遭受巨大灾难的是黄河下游的中国老百姓。据国民政府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统计:滔滔黄河向东南倾泻,一股沿贾鲁河,经中牟、尉氏、开封、扶沟、西华、淮阳、周口入颍河至安徽阜阳,由正阳关入淮河,一股自中牟顺涡河过通许、太康至安徽亳州,由怀远入淮河。河南、安徽、江苏三省44个县市遍地洪水,1250万人受灾,89万3303人死于非命,391万1354人外逃。其中河南省受害最为严重,21个县市、900多万亩耕地被淹,47万人死亡。1947年黄河回归故道时,中牟、尉氏、通许、扶沟、西华、商水6县的人口总数只有受灾前的38%。

  黄泛区面积多达5.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江苏全省总面积的一半以上。大水冲过之后,留下了最厚有数米深的沙石和黄泥,给黄泛区田地复垦带来了极大困难。扒开花园口带来的灾难还不止这些。黄河夺淮汇入长江,又给淮河地区带来连年水灾。黄河泛滥9年,把100亿吨的泥沙带到淮河流域,使淮河干流和许多支流淤塞。每到汛期,黄河洪水滚滚南下,淮河洪水漫溢横流,大片地区被水淹没。  日寇占领徐州之后,就向中原地区长驱直入,直逼武汉国民政府。从这个角度看,其实是那89万平民百姓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阻止了日寇的进犯,他们才真正是历史永远不容忘记的民族英雄!

089f1ad303b974989127bd08b64397b9.jpg

1938年8月15日,黄泛区中逃难的灾民

3da9e537c7486e47156c174ba8568f51.jpg

四野一片泽国,流离失所的灾民

575947c48168cf506ef24a1fb210da5e.jpg

举家逃亡,这是何等凄凉的场景

d7dca6a71cb6feb24f99d8585364da7d.jpg

黄泛区中陷入泥泞的日军车辆,摄于1938年6月17日

ec3362144e05681a584a17f930580c46.jpg

黄泛区中的日军车辆

ebcedddf85ad0fef485d50ee88832b23.jpg

 

黄河水灾航拍照片

87f8ee0d4d744327eed65e2c2947b954.jpg

洪水淹没的村庄

a0787498be655e235319f4502fc0424e.jpg

黄河水灾受困日军

c7d6e29a0ad7c7f7797742a8aecdbb66.jpg

 

  1946年,河南郑县。黄河花园口决堤处。1938年5月19日,因国民党军怯地畏战,日军攻陷徐州,并沿陇海线西犯,逼近郑州。6月9日,为阻止日军西进,蒋介石采取“以水代兵”的办法,下令扒开位于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区北郊17公里处的黄河南岸的渡口——花园口,造成人为的黄河决堤改道,形成大片的黄泛区,淹死下游百姓超过89万人,史称花园口惨案。滔滔黄河水自此在中华大地上肆虐了八年!国民党挖开花园口仅仅四个月后,日军占领武汉城。

4862286211fe9f3f90f1fcfffc7f4c50.jpg

  1946年,河南郑县,黄河花园口决堤处,一个全身赤裸、赤着脚的小男孩,正在帮助他的父亲,向黄河修堤工地上运稻草。黄河决口八年里,无数家庭逃亡他乡,千万难民漂泊无处,今天,来修堤的,仍然是这群最卑微的中国人民。

c48ac7cd54a429d219e4fee560f81b58.jpg

人民英雄纪念碑

  1937年伪中华民国首都南京沦陷,30万民众被日军屠杀。伪国民党政府从南京、武汉,一直逃到重庆。

  1938年花园口决堤,89万平民百姓死于滔滔洪水。

  1941年,伪国民党政府才对日本正式宣战,宣战的理由竟然是日本偷袭了美国珍珠港。

  这就是弱国弱军的耻辱历史。。。

  同样是中国人的军队,同样是落后的武器装备,在抗日战争结束之后短短五年的朝鲜战场,中国人民志愿军将以美军为首的上百万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撵出了三八线,雪洗中国在近代对外战争中屡战屡败、丧家辱国的耻辱。

362070268d69b4a8d0070b094cf911f5.jpg

  花园口纪念碑,旧中国黄河下游只要发生每秒1万立方米以上的洪水,几乎都要决口泛滥,不到每秒6000立方米就决口的实例也屡有发生。而新中国成立以来,花园口发生过每秒1万立方米以上的洪水10次,没有一次决口。50多年来岁岁安澜,这是国家之幸,也是民族之幸!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