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王忠新:对毛主席塑像pk“清华园”牌楼的思考

作者:辽宁王忠新 发布时间:2021-01-08 10:51:4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最有滋味的滋味,往往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毛主席的塑像同那桐的手迹,这原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可历史的奇妙,恰恰就在于它的偶然性。从1966年开始,到1990年为止,毛主席的塑像同那桐“清华园”的手迹,竟pk了24年,结果是毛主席的塑像完败,品味这场pk,特别耐人寻味。

  1.那桐题写“清华园”。清华园前身为皇家园林康熙行宫(御园)的熙春园,始建于清朝中叶康熙年间,建成于1767年(乾隆32年),它与北京西郊的圆明园等五个苑囿号共称“圆明五园”。1860年,英法联军焚毁近春园,清华园幸免。后清华园被收回荒废,外务部为游美学务处上奏获得此地建设肄业馆,改名为清华学堂,1911年开学,1913年清华学校将近春园等地并入,发展成为今日的清华大学。

  提起清华大学,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题有“清华园”的那个牌楼。“清华园”这仨字,那是那桐题写。那桐何许人也?他曾任清华学堂的校长,“清华园”也正是题写于清华创校的1911年。那桐在清末光绪、宣统年间,先后充任户部尚书、外务部尚书、总理衙门大臣、军机大臣、内阁协理大臣等要职。在朝廷中的地位,仅次于李鸿章,绝对是权高位重。

  1933年,清华大学扩建,原校门便成为“二校门”。

  对那桐题写的“清华园”,后来清朝后裔、我国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曾有这样评价:“此人虽然字写得好,但是为人却很差。”在人品大于书品的书法界,无论秦桧、严嵩的字写的多好。都将他们顽强抵制在书法家之外,“薄其人,遂恶其书”,其字“工而不贵”。作为普通老百姓,对一些奸佞所写的字,无论多工整,也都嫌晦气,而不屑一顾。

  2.那桐缘何“为人却很差”?自古就有这样的金句:国乱见忠奸。1900年,八国联军侵犯北京,慈禧和光绪西逃,那桐充任留京办事大臣,随奕劻、李鸿章与联军议和。在如此国难当头之际,日本人要求签定不平等条约,许诺给签名者每人20万两黄金。很多人都签了名,只有那桐和奕劻不答应。至于为何不签,那是嫌给的价码不够。在他俩都要到了40万两黄金后,才签名,《辛丑条约》是中国近代史上赔款数目最庞大、主权丧失最严重的不平等条约,标志着清政府已完全成为帝国主义统治中国的工具,中国已完全沦为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日本在八国联军中出兵最多,获赔款 34,793,100两,占赔款总额7.73%,虽然日本在11国列强分赃仅占第5位,但本质上获利最多。

  那桐不仅是卖国贼,也是“闻名京师”的大贪官。同为满人高官的载涛:“那桐平日贪得无厌,只认得钱!”那桐从光绪16年(1890年)到民国14年(1925年)坚持写日记36年、90多万字的日记中,全是记载他几乎每天都玩洋物、赴宴、宴请、听曲、看戏、招妓纸的醉金迷、歌舞升平的奢靡,丝毫看不到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之下的忧思。连爱新觉罗氏启功先生看后都感叹:“有这样的贪官,清王朝怎么能不完!”

  3.毛主席塑像取代“清华园”。1966年5月16日发动了“文革”,8月24日,红卫兵对大卖国贼、大贪官那桐书写“清华园”的牌楼,被当作“四旧”推倒并砸毁。

  这时,清华大学建筑系副主任程国英提出一个主张:“二校门”被拆后,显得空空荡荡,是否可以立一座毛主席塑像?这一建议,被实际控制学校的红卫兵组织“井冈山兵团”采纳。这至少说明一点,捣毁牌楼与建毛主席塑像,这完全都是群众自发行为,并非是有计划有步骤地行动。

  塑像“按照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形象选的。毛主席穿军大衣、戴军帽,向群众挥手。”1967年9月15日,全国第一座大型毛泽东塑像正式落成。塑像为毛泽东穿军大衣挥手的全身塑像,包括底座总高度为8米。底座正面曾镌刻着林彪为此塑像落成题写的“四个伟大”的题词。设计单位是以清华大学建筑系美术教研组人员为主成立的筹备组,从北京美术学院雕塑系、北京工艺美术总公司等单位抽调30多位美术家、雕塑家,共同创作这座前所未有的雕像。

  这座雕像的现代艺术价值极高,负载的信息量也极为厚重。1967年5月5日的《人民日报》记载了全国第一座毛主席像落成时的“盛况”。各地为造毛主席像,前来参观取经的络绎不绝。“团派”特地抽出专门人手,负责把雕像组从放大到浇注整个过程,编成一套材料,以供来访者索取。作为全国第一座大型毛泽东塑像,这也成了各地树立毛主席塑像的范本。

  林彪“四个伟大”的题词刊登在1967年5月1日当天的《人民日报》上,即“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5月4日该题词手迹就迅速出现在清华大学的毛泽东塑像底座上,这种“完美”的组合形式,也被许多地方在塑像时效仿。1971年“9·13”林彪叛逃事件后,该手迹被清除。

  4.毛主席塑像夜里被悄悄拆除。“文革”结束后的1980年7月3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坚持“少宣传个人”的几个问题的指示》,指出:毛主席像、语录和诗词在公共场所过去挂得太多,今后要逐步减少到必要限度。文件发出当天,人民大会堂前悬挂的巨幅毛泽东画像被吊车取下。尽管《指示》中主要讲画像,但一些地方也开始拆除毛泽东塑像。11月6日,中央办公厅专门发文《关于毛泽东同志塑像问题的通知》称:对已建成的钢筋水泥塑像或其他坚固塑像,没有必要一下子全部毁除。现在有一些地方为了塑像问题引起了争端,中央希望,凡在有争议的地方,一般不要拆毁。

  但在1987年8月29日深夜,曾轰动一时的第一座毛主席塑像,竟然一夜间消失了。清华大学教授陈弘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拆除过程)大部分师生都不清楚,但肯定是经过精心的部署和组织……在很小的范围内组织了人手,在夜里(把塑像)取下来迅速运走了。” 到了2008年,北京的高校中除7座毛主席塑像仍然伫立,其余都已拆除。

  5.“清华园”牌楼再度重建。1981年清华校友总会成立,1990年1月31日,26个清华大学各地校友会发出一份《关于赞助重建二校门的倡议》,提议由校友捐款,在原址重建那桐书写“清华园”的牌楼。至于重建的理由之一,就是保护文物。按照清华大学80周年校庆筹备组公布的捐款情况,当年,有5100多位校友和21个校友组织,为“二校门”的“清华园”牌楼重建工程进行了捐助。

  在“清华园”牌楼被捣毁20多年后,由于当时没有准确的原设计图纸,只能根据历史照片“照猫画虎”的进行了重新设计建造,1991年在清华大学80周年校庆前,在清华大学原址重建了这个“二校门”。

  回顾从1966年8月24日“清华园”牌楼被推倒并砸毁,到1967年9月15日全国第一座大型毛主席塑像正式落成,又到1987年8月29日深夜毛主席塑像神秘消失,再到1991年清华大学80周年校庆重建“清华园”牌楼,毛主席塑像PK那侗题写的“清华园”牌楼,结果是毛泽东塑像完败!可砸碎“清华园”牌楼,至少是光天化日下进行,而拆掉毛主席塑像,却是在月黑风高中被偷偷神秘失踪。

  6.清华大学二校门到底属不属于文物?对毛主席塑像pk那桐手迹“清华园”牌楼,这是非的判断,总绕不开“文物这”两个字。罩在“文革”头上的一个紧箍咒,就是破坏文物!可文物绝非是旧物,也并非是年代越久的旧物,就一定是文物。对于什么是文物,也不是凭个人的主观臆断而判定的。文物,作为文明的产物及遗迹,或证物,记录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甚至标识出人类文明发展的里程碑,让全人类都能缅怀过去,探索将来。可对文物的认定和划分标准,这是由权威机构有明确规定的。

  文革初期,红卫兵以“破四旧”为名,破坏文物将二校门拉倒砸毁;现在的二校门由校友捐款,为保护文物又重建起来。那么,要判断这是不是破坏和保护文物之争,有一条原则性必须擦亮,那就是清华大学的“二校门”,在1966年到底属不属于文物?

  判定文物有严格的政策标准,绝非凭个人好恶。国民政府在文物保护上,将整个清朝的东西都没当回事,在将故宫文物搬运台湾时,几乎将清朝的东西都甩出来了。新中国成立至改开之前,国家文物保护政策规定,划分文物的年代主要以清乾隆年为界,乾隆年以前的作为文物严禁出口,乾隆年以后的古董字画随便出口。那么,那侗题写的“清华园”二校门的牌楼是1911年所立,那侗的字也不过写于宣统年,同文物八竿子都打不着。

  但随着时光的流逝,现在不仅整个清朝、民国的很多物件,都列入了文物保护范围,就连很多“文革”的物件,也都列入文物保护范围。

  譬如,现在矗立沈阳中山广场的毛主席像,那是沈阳在“文革”中学清华修建的,现在已响当当地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文物,这可是最高等级的文物保护。如果当年清华大学立的全国第一座大型毛泽东塑像能保留至今,应当之无愧是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当之无愧是“国宝”级文物,绝对比那侗题写的“清华园”二校门的牌楼,更有文物保护价值。即使那侗题写的“清华园”二校门牌楼原汁原味存在,它也绝不会成为“国宝”级重点保护文物。如果按捣毁“清华园”牌楼,就是破坏文物的逻辑算,那拆除销毁毛主席塑像,更是严重地犯罪!

  7.怎么看待毛主席塑像PK“清华园”牌楼?怎么看这场毛主席塑像pk那桐手迹的完败?也是众说纷纭。综合发表在媒体的意见,大致可归纳为4种:

  一种意见:对“文革”拨乱反正,不就是要恢复“文革”前啥样就啥样,“文革”前在哪摆放还在那摆放?

  一种意见:如果“清华园”的牌楼,还留有原物,尚有文物价值。既然已经推倒砸碎,了无踪迹,何必还要重建?

  一种意见:1990年退休的郭德则尚有遗憾:“拆掉的毛主席像应该保存下来,可以移个位置嘛!毕竟这是全国第一座,值得纪念!”抛开政治含义,仅从艺术上讲,这座毛主席像是30多位中国顶级艺术大师的集体创作,毕竟是一件难得的现代重要雕塑艺术作品,其艺术价值远远高于树立一座牌楼。

  一种意见:盛大林明确提出“卖国贼题字的‘清华园’牌楼应该废弃!”“每次见到‘清华园’这三个字,我的眉头都会忍不住皱一下,总会产生‘掩鼻’的念头。”“清华人之于那桐,即使不以他为耻,至少不应以他为荣。”

  也许,诚如一位清华校友在博客所言:“老‘二校门’、毛主席塑像、再到新‘二校门’,现在又要求拆除二校门,这把清华和清华人分成了4个时代。看似毛泽东塑像pk那桐书写的“清华园”牌楼,毛泽东塑像无疑已经完败,可似乎让人感到又没划上句号。而回顾整个pk过程,更让人五味杂陈,真应了那句:最有滋味的的滋味,往往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