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朱冬生:英雄库里申科和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

作者:朱冬生 发布时间:2020-08-11 09:15:15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字体:   |    |  

  从1937年到1941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战略防御阶段,苏联先后向中国派遣了数千人志愿航空队。这些英雄的飞行员在南京、南昌、武汉、徐州、兰州、成都、重庆、台湾等地对日军顽强作战,狠狠打击。他们在援华期间,共摧毁日军飞机一千多架,致日军的许多机场、舰艇、码头于瘫痪的状态。苏联援华航空志愿队也有较大的伤亡,仅牺牲人数就达二百多人。

  2014年9月1日,国家民政部公布了三百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其中有七名中外航空烈士,苏联飞行员库里申科亦在名录之中。

  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

  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大举入侵中国。8月20日,苏联政府与中国签订了《中苏互不侵犯条约》。苏联政府和苏联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给予了极大的同情和支持,在物资上也给予了积极的扶持政策。当年11月组成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直至1941年6月22日,由于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大规模援华才中断。

  苏联在新疆迪化援建的飞机制造厂(组装调试维修,对外称农机厂),则继续建设至1942年基本完工。

  在这4年间,苏联累计提供中国各种型号的飞机一千二百多架,飞机炸弹二百多万颗;参加苏联航空志愿队累计共有三千多人,其中一千多名苏联现役志愿飞行员,两千多名地面机械人员;八成以上飞行员是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苏联空军的精粹。同时有二百多名飞行员在中国作战牺牲。其中包括轰炸机大队长库里申科和战斗机大队长拉赫曼诺夫。帮助中国建立了航空供应站和飞机修配厂,并在迪化、兰州等地设立航空学校和训练基地,为中国培训了近一万名相关技术人员。

  1937年3月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在河西走廊失败之后,中央军委在迪化组建了一个由陈云同志领导的规格很高的收容机构,失散的西路军干部战士跋山涉水到了新疆迪化以后,选拔了一批身强力壮的西路军干部战士到苏联航空志愿队办的飞行训练大队。后来参加这个飞行大队的许多红军战士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领导骨干,有的还成了开国将军。

  从1937年12月在南京上空秘密参战,共有七百多名志愿队员参加了保卫南京、武汉、南昌、成都、重庆、兰州等地的二十多次战役,出动飞机千余架次,击落日机数百架,炸沉日军各类船舰70余艘。1938年10月,武汉、广州沦陷后,中苏空军的中心基地从南昌、武汉西移至四川的成都、重庆等地。当年即有苏联空军志愿队飞机和地勤人员进驻四川梁山机场。他们帮助培训国民党空军人员,创办空军学校;阻击日机入侵西南领空,并随时派出飞机轰炸敌占区的军事设施。至1940年,日本共损失飞机九百多架,这与苏联志愿飞行员的作用密不可分。

  抗日战争期间,苏联先后派出援华军事顾问三百余人,在国民政府中央军事机关、各军兵种、各战区帮助工作,其中四川省成都区空军就有苏军顾问六七人。

  苏联选拔到中国来的有日加列夫(后任苏联空军总司令,空军元帅)、雷恰戈夫(后任苏联空军司令,空军中将)、波雷宁(后任苏联空军后勤部长,空军上将)、赫留金(后任苏联空军副司令员,空军上将)等八十多名航空专家,及一批飞行员,连同各种空、地勤技术人员共计五千余人,作为空军志愿队的组成人员,来中国帮助建立航空供应站、飞机修配厂,开办航空学校训练航空人员,训练中国飞行员和地勤人员。

  1939年1月,国民党空军最高统帅机构航空委员会迁建于成都,这里便成了抗战时期国民党空军的指挥中心。空军机械、通信、军士、参谋、防空等学校先后迁来或在这里创建,并一度成立空军轰炸总队,形成了当时国民党空军最大的教育、训练基地。同时,对日作战的空军总指挥部、空军第3路司令部、空军第5大队部的作战飞机,也驻扎在以四川省成都为中心包括温江、双流和新津等地的空军基地。显然,成都已成为战时国民党空军最大的指挥中心。

  为加快培训进度,还有一大批中国学员被送往苏联国内进行强化训练。1939年,即有中国飞行员一千多人、领航员八十多人、无线电发报员近两百人、航空机械师八千多人到苏联参加培训,随苏联飞行队作战,学习射击、投弹、跳伞、滑翔、联络、领航等技术。中国飞行员掌握了援华飞机的性能及飞行技术后,就以单机编入苏联机群,最后编入中国空军建制单位。这种训练方法不仅提高了中国飞行员的技术,还加强了中苏两国飞行员在战斗中的默契。

  摧毁日军松山机场

  1938年2月23日是苏联红军节。为了以实际行动庆祝这个节日,国民党空军和苏联志愿航空队决定对日军发动一次突然袭击。经过反复研究筛选,最后将攻击目标定为设在台湾岛上的日本海军松山机场。

  松山机场是日军的重要航空基地,自1937年8月以来,日本海军航空队曾多次从这里起飞,对中国大陆进行狂轰滥炸。此外,这里还是日本至南洋一条重要航线的枢纽,战略位置极为重要。

  出击任务由苏联志愿航空队指挥官帕维尔·瓦西里耶维奇·雷恰戈夫负责。他决定组成两个轰炸机编队执行该项任务:一队为驻在南昌的十多架轰炸机,由中苏混合编队;另一队为驻在汉口的二十多架轰炸机,均由苏联飞行员驾驶。上述两个编队出击台湾松山机场的飞机均为轻型单翼轰炸机。

  1938年2月23日凌晨,出击台湾的轰炸机群迎着凛冽的寒风从南昌和汉口秘密起飞了。可惜的是,南昌编队起飞后不久,因领航员判断失误,偏离预定航向,最后被迫在福州机场降落,加油后无功而返。汉口编队在波雷宁大尉指挥下,采用节省燃料的五千米高度直线飞行。当时飞机上没有供氧设备,苏联飞行员以惊人的毅力克服了高空缺氧的生理反应。到达台湾海峡后,机群降至两千米高度,飞行员才得以呼吸到充足的氧气。逼近台北时,机群又拉到四千米高空。

  为了迷惑敌人,编队先向台湾北部飞行,然后突然调头南下,并下降高度,直逼松山机场。

  日军做梦也想不到远在台湾的松山机场会遭到空袭,因而毫无戒备。此刻,机场上飞机整齐地排列着,机库旁堆放着一堆堆尚未起封的包装箱,停着油罐车,既无战斗机升空拦截,也无高射炮火拦阻。

  畅通无阻的轰炸机群转眼就飞临松山机场上空,波雷宁大尉首先进入轰炸航路,将飞机所载炸弹全部投了下去。接着,其余飞机也依次进入,对机场上的目标倾泻着复仇的炸弹。

  刹时间,松山机场浓烟滚滚,爆炸声四起。机群投下的两百多枚炸弹,大多数直接命中目标。机场上的几十架日机被炸得七零八落,燃起熊熊大火。十几座油库和机库也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机场上储存的可使用3年的航空油料和设备转眼间毁于一旦。

  望着地上腾起的浓烟烈焰,飞行员们禁不住高呼:"乌拉!乌拉!"这次二十多架轰炸机从武汉远征台湾,轰炸日军占领的松山机场,此役击毁日机40架,烧毁了可供该基地3年使用的航空汽油。中午时分,二十多架轰炸机排着整齐的队形,胜利返回汉口机场。次日晚,宋美龄以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名义亲自设宴为出击松山的苏联飞行员们庆功。

  出击台湾松山机场在国际上引起巨大反响,也引起了日本军政府的暴怒。日本当局随即将其驻台行政长官罢免,并将松山基地指挥官撤职,交军事法庭审判。

  抗日英雄库里申科

  1939年6月11日,苏联航空志愿队又有4个大队到了中国的抗日战场,库里申科此时担任飞行大队长。他率领的12架轰炸机经莫斯科——奥伦堡——阿拉木图——乌鲁木齐——兰州——成都,与科兹洛夫率领的另一个轰炸机大队同时进驻成都太平寺机场。这批苏联航空志愿队来华最主要的作战方向是:汉口机场轰炸任务。由苏普伦和柯基那基各率领一个驱逐机组成的驱逐机大队进驻重庆。

  8月中旬,刚到中国战场不久的库里申科结束训练工作,就接受了战斗任务。由他率队飞向日军占领的武汉,轰炸日军的军事设施。就这样,苏联援华航空队一边进行适应性训练,一边帮助中国空军训练飞行员,同时还要随机领受打击日军的战斗任务。

  10月3日,他再次率领苏联轰炸机大队轰炸日军的武汉机场,此战炸毁日机60余架。

  10月14日,是一个可怕的日子,库里申科率领大队起飞了。下午两点,在武汉上空,他们同日本的梅塞斯米特战斗机相遇,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斗。在这场恶战中,苏联空军志愿队的英雄们对汉口机场的日军以摧毁性的打击。

  时近中午,当库里申科率领远程轰炸机群对日军汉口机场完成攻击、准备编队返航时,20多架日军战斗机从孝感机场起飞,气势汹汹地扑来。

  空中形势顿时变得凶险万分。库里申科不顾敌机布好的攻击队形,便抢先向敌开火。一串串机枪子弹撕裂长空,射向日机。一架日军飞机被击中,冒着黑烟,一头栽进长江。再一架日机被击中,拖着黑烟落荒而逃。又一架日机中弹,冒烟起火……短短几分钟内,已经有数架日机被轰炸机大队击落。

  与此同时,日机也把目标锁定在库里申科驾驶的长机上。3架日军战斗机从上中后3个方向向库里申科扑来。机枪子弹织成一片火网。

  忽然,库里申科的飞机猛烈地抖动了一下。左发动机被击中,飞机开始摇摆起来。库里申科一边将情况告诉副大队长马卡罗夫,一边凭着高超的飞行技术,用单发动机驾驶飞机返航。飞机沿着长江艰难飞行,飞过沙市、飞过神女峰、飞过夔门。库里申科不愿意在人口稠密地区迫降,以免伤害无辜的平民。当飞到万县上空时,飞机失控,开始下坠。

  这时机组人员本可以跳伞逃生,但库里申科不愿意放弃这架宝贵的飞机。他决定选择一处安全的地方迫降。然而,在这一地区,除了长江江面和江边的小片沙滩,剩下的都是崇山峻岭和崎岖不平的山地。飞机急剧下坠,高度太低,已经无法跳伞,因为很可能伞还未张开,人已经落地了。库里申科只得在波涛汹涌的长江江面迫降。飞机开始下降,最后平平地落到长江江心,激起高高的波涛。

  万县的中国军民看清是我方飞机坠落,立即组织抢救。机组的领航员、报务员和轰炸员都泅水登岸获救,只有库里申科没有踪影。由于连日劳累过度,他因无力泅渡,光荣牺牲。

  10月14日作战,到11月3日,19天之后,人们才在万县下游的猫儿沱发现了他的遗体。

  万县人民为库里申科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地方行政长官和各界代表都出席,吊唁烈士英魂。

  1940年元旦,万县人民把烈士安葬在景色壮美的太白岩。

  库里申科的事迹传遍全中国。在当时的苏联,援华志愿人员是保密的,家人只知道他们奉命执行秘密任务,至于具体去向则一无所知。库里申科在给妻子的家书中也这样写道:“我调到东方的一个地区工作。这里人对我很好。我就像生活在家乡一样。”几个月后,库里申科的妻子接到一份军人阵亡通知书,上面写道:“格里戈里·阿基莫维奇·库里申科同志在执行政府任务时牺牲。”至于牺牲的具体经过和葬身地方,全然不知。

  1958年国庆前夕,中国红十字会代表向库里申科的遗孀和女儿发出正式邀请,请她们到中国做客,并祭扫亲人墓地。

  在北京盛大的国庆招待会上,周恩来总理握住库里申科妻子和她女儿的手,深情地说:“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格里戈里·库里申科。”

  在这一年,万县人民在西山公园为库里申科专门修建了一处陵园,并隆重地把他的骸骨迁葬到这里。高大墓碑上,用中、俄两种文字铭刻着几行闪闪发光的金字:在抗日战争中为中国人民而英勇牺牲的苏联空军志愿队大队长格里戈里·阿基莫维奇·库里申科之墓(1903~1939年)。

  库里申科烈士的遗孀和女儿来到陵园,同万县市党政军负责人和各界代表共600多人一同祭奠这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大家在烈士的墓碑前鞠躬致哀。一支由女战士组成的合唱团唱着苏联歌曲《光荣牺牲》。悲壮的曲调把人们的思绪带到那烽火连天的岁月……

  一家母子为英雄的飞行员守墓六十多年

  “这条大江从我家乡流过,就在这里库里申科壮烈牺牲,为了赞颂这永恒不朽的生命,江水日夜唱着中苏友好的歌。”这是万州人民写给苏联飞行英雄的诗。

  为了支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苏联援华空军志愿队在中国的广袤长空,与敌鏖战,痛击日寇,血洒苍穹。

  战争的硝烟已然消散,但在中国西南的重庆万州,人们却从未忘记库里申科,他的英雄事迹也被万州人民一代又一代传颂着。有一对母子为英雄接力守墓60年。

  西山公园库里申科烈士墓园,俄式风格的拱形大门,近70岁的魏映祥是库里申科烈士墓园的守墓人,退休前他是园林绿化管理处的副主任。

  “库里申科是1939年牺牲在万州红沙碛江边的,他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家乡和人民而牺牲的,我们应该永远感谢和怀念他。”魏映祥和他的母亲一年到头向千千万万来这个墓园的祭奠者重复着这几句话,诉说着历史的往事,叙述着他们心中永远难以忘却的悲痛。

  抗战初期,随着武汉沦陷,日本侵略者凭借空中优势,对重庆、成都、兰州、贵阳、桂林等大后方进行战略轰炸,军民损失惨重。四川万县(今重庆市万州区)也遭受了日军几十次狂轰滥炸,数千平民死伤,城市损毁殆尽。

  1939年6月,库里申科受苏联空军委派,率领轰炸机大队来到中国帮助抗击日寇。库里申科所在的援华空军志愿队参加了保卫南京、武汉、南昌、重庆、兰州等地的25次战役,与日军激烈作战。对于中国人民遭受的战争苦难库里申科感同身受,他在写给妻子的信中这样写道:“我像体验我的祖国的灾难一样,体会着中国劳动人民正在遭受的灾难。”

  “亲爱的塔玛拉和心爱的女儿英娜,我很想知道你和女儿生活的一切情况,哪怕一点一滴。”烈士陵园陈列馆的讲解员告诉无数来此的祭奠者:“这是库里申科牺牲前一个月写给妻子的最后一封信,这位战场上的铁血硬汉,在面对家人时充满了柔情。”

  这封信写后一个月,1939年10月14日,库里申科率领机群突袭日军汉口机场,他与日寇在武汉上空展开激战。返航途中,遭到20多架日本飞机拦截,库里申科胸部和左肩中弹负伤,他所驾驶的战机左侧发动机被敌军击中,危急关头,他坚持返航。在到达四川万县陈家坝地区时,战机已无法继续飞行。

  他也可以迫降在万县,但那样会危及当地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库里申科选择把飞机迫降在长江江面上,给机上两名战友争取逃生机会。而他自己由于长时间作战和负伤,再没有力气游到岸边,就这样被江水无情地吞噬了。这一年,库里申科36岁。

  “库里申科墓迁到这里后,我母亲就一直为他守墓。母亲退休后由我接手,六十多年来,我们就一直在这里为英雄守墓。”魏映祥说。

  如今,新建的库里申科烈士墓园苍松翠柏,绿荫葱郁。近两丈高的汉白玉墓碑上,有展翅欲飞的白色和平鸽,还有一架重型轰炸机,象征着英雄,穿越云霄,英勇翱翔。

  如今,每到节假日或清明节,万州人都会来到库里申科烈士墓园,他们中有头发花白的老人,也有青春烂漫的青年学生。他们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来:祭奠库里申科。

  魏映祥说,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去库里申科的家乡,“我想告诉英雄的亲人,库里申科用生命铸就了两国人民友谊的桥梁,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他的墓园我们会好好守护,请英雄家乡的亲人们放心!”

  1982年我在编著苏联航空志愿队的文章时,编辑部曾派我到万县党史部门核对相关历史资料,并到烈士陵园祭奠库里申科,还实地凭吊了烈士牺牲滔滔不绝的江面。

  在万县,库里申科是当地人民心目中的英雄,他永远是万县人民的骄傲和学习的榜样!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