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周佛海折腰五斗米,甚至叛国投敌

作者:(武汉)姚忠泰 发布时间:2020-03-25 19:00:5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在中国近代史的画卷里,周佛海可以算是一个惹眼的人物。他曾经参加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据称那天夜晚还与毛泽东同时睡在地铺上面。然而曾经积极向上的这个周佛海,很快背弃了红色的共产主义信仰。

  1897年5月,周佛海出生于湖南省沅陵县凉水井乡一个官员家庭。周佛海出生不久,其父病故,家境逐渐败落。周佛海少年时在乡塾识字读书,接受启蒙教育。

  1913年夏,周佛海考入沅陵县高等小学堂。1915年夏,他考入湖南省立第八联合中学。

  1917年5月,周佛海被湖南省立第八联合中学开除,在好友邓文伟、何亚雄、谢伯林等人的的资助下,先后到长沙、上海等地谋生求学。在上海的湖南会馆,老乡建议周佛海去日本勤工俭学,他接受了建议,准备远行谋求发展。

  1917年初夏,周佛海从上海的黄浦港乘船,去了日本,进入鹿儿岛第七高等学校学习。在日本学习期间,周佛海开始阅读社会主义方面的书籍,比较关注国际形势,逐渐信仰共产主义。

  1920年,周佛海暑假时回上海。期间,周佛海拜访期刊《解放与改造》的主编张东荪。从此,周佛海在期刊《解放与改造》上发表过不少介绍社会主义的文章。通过张东荪的介绍,周佛海认识了陈独秀。不久,周佛海和陈独秀组建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暑假结束后,周佛海返回日本继续学习。不久以后,周佛海组织了旅日共产主义小组。

  1921年7月,周佛海在日本鹿儿岛接到赴上海参加中国共产党成立大会的信件,成为唯一从境外赶回来的海外一大代表。中共一大会议选举陈独秀为总书记,周佛海为副总书记,张国焘为组织部长,李达为宣传部长。中共一大结束后,因两个月内陈独秀未到沪,周佛海便留在上海 “代理”总书记职务。陈独秀回来以后,周佛海奉党的指示,主持了上海劳动组合书记部的领导工作,接着又奉命前往长沙、武汉、安庆等地,负责挑选各界民众代表,准备出席共产国际召开的远东弱小民族会议。周佛海返回上海后不久,《时事新报》披露他十几岁时就已在乡下结了婚,家有发妻和儿女,“周佛海现在又在上海与其同乡商界杨先生的才貌双全的女公子大谈恋爱,看来又要做新郎了”。原来在乡间已有发妻儿女的风流才子周佛海和富家千金小姐杨淑慧一见钟情并且私定终身,杨老爷气得把女儿杨淑慧禁闭在家里楼上,没料杨淑慧竟然跳下楼,和周佛海私奔至日本。杨淑慧在日本陪伴周佛海留学读书,不久生下一个儿子。为了自己美好前程,周佛海刻苦读书。

  1922年3月,周佛海从日本鹿儿岛第七高等学校毕业后,在东京的京都帝国大学读书的湖南老乡帮助下,也考入该校。此时周佛海动摇了信仰,逐渐与共产主义背道而驰。上次返回日本后,他实际上与党组织脱离了关系,在杨淑慧陪伴下读书,不再从事党的任何工作。受资产阶级小姐杨淑慧的影响,周佛海贪图享受物质生活,于是,留学期间他注意广交具有社会背景的朋友,注重个人发展机会。

  1924年2月的一天,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广州结束。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廖仲恺去珠江码头,迎接由北京南下的共产党员张申府。张申府是李大钊、陈独秀的好朋友,曾经一起在北京建立共产主义小组。国共两党开始第一次合作,南方的国民党机构需要共产党人加入进去工作,由于李大钊的大力推荐,张申府来到广州参加黄埔军校的筹备工作。

  这天傍晚,廖仲恺在粤港大酒店内设宴招待张申府,国民党著名人物戴季陶、邓演达等作陪。主客寒暄坐定以后,现场气氛很融洽。

  廖仲恺热情地说:“蒋介石同志现在上海未归,孙中山先生让我负责黄埔军校的筹备工作。筹委会已经决定,戴季陶兄暂时代理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邓演达兄是训练部副主任。另外,我们拟请你张申府兄为政治部副主任。”

  张申府笑着答:“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的职务,我可以暂时兼任代理。因为广东大学也正筹备着,邹鲁校长聘请我为该校图书馆的馆长,以后的日子里,我可能要以广东大学那边为主。”

  廖仲恺接着说:“目前,黄埔军校急需人才。我希望张申府兄推荐贵党的留学生回来,进入黄埔军校工作。”

  张申府依然笑着说:“好,我可以举荐本党两位姓周的优秀留学生,一个是周恩来,另一个是周佛海。周恩来是江苏省淮安县人,留日、留法学生;周佛海是湖南省沅陵县人,留日学生。他们两个都是青年俊彦,一表人才。”

  戴季陶笑着接过话茬:“周佛海这个名字,我很熟悉。他曾在翻译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方面成绩显著。在期刊《新青年》《解放与改造》上面,经常出现周佛海发表文章宣传社会主义。但我不熟悉周恩来,张申府兄你可以介绍一下他的情况。”

  张申府笑着答:“周恩来从日本大学毕业以后,又去法国里昂大学勤工俭学,是中共旅欧支部负责人,组织能力很强。”

  廖仲恺拍手笑着说:“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必须是组织能力很强的人。戴季陶兄,你说是不是啊!”

  戴季陶笑着答:“革命人才是宝,理所当然越多越好。张申府兄,你写信给周恩来。我也动笔,写信给周佛海。他们两人谁愿意回来任职,我们就迅速汇路费给谁。”

  黄埔军校聘请政治部主任的事情,初步这样定了。

  周恩来很快从法国回信,表示愿意任职黄埔军校政治部;周佛海也从日本回信,愿意任职黄埔军校政治部。廖仲恺赶紧安排有关部门汇路费,分别给他们两人。周恩来先到了,周佛海则因为家室拖累姗姗来迟。

  原来,周佛海携杨淑慧到日本后,一边继续留学,一边过着家庭生活。那时他们非常拮据,仅有周佛海那份来自国内的公哌留学费费。多了一个孩子以后,家庭生活更难。有时周佛海想要研究问题,孩子偏偏大声啼哭,这样一来,周佛海心里很烦。杨淑慧产后第四天,就开始下床做家务。杨淑慧本是千金小姐,在现实生活面前不得不耐着性子。况且周佛海的公派留学费,在他毕业之后就会立即停止。如今他刚毕业,眼看家里没有经济来源。

  为了生计,周佛海很焦急。正在这时,收到国内来信,他立即回信应允。十多日后,收到国内黄埔军校筹委会寄来的他一个人的路费,他又另外找朋友借了路费,才够带着妻儿同时回国。

  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职务,已经由先到的周恩来担任。周佛海只好再做自己的打算,一是想去北京大学做教授,赚取月薪两百银元,但是因没有门路而望洋兴叹;二是想去上海商务印书馆里做编辑,月薪一百五十银元,也因没门路而落空。

  国民党宣传部长戴季陶召见了周佛海,说道:“你听我的安排,将来必然前程似锦。你来做宣传部秘书,月薪两百银元,另外,我推荐你兼任广东大学教授,月薪二百四十银元。”

  周佛海感激涕零,答道:“您是贵人,我愿意惟命是从。”这种待遇,是他周佛海梦寐以求的。这么快能够有体面职位和优厚俸禄,周佛海非常满意。

  戴季陶接着说道:“我们国民党已经在广东建立政权并且将要统一中国,共产党只是协助我们国民党。我们国民党取得统治地位以后,势必清共。眼下国共两党斗争就很激烈,你必须看清形势。”

  周佛海答:“感谢您的好意提醒,我一定识时务。”

  戴季陶又笑着说:“我和本党总理孙中山先生、本党实力人物蒋介石校长关系都很好。只要你能弃暗投明,必然前途无量。”

  周佛海脱口答:“非常感谢您的栽培,我周佛海愿意效犬马之劳。”

  在戴季陶的关照下,周佛海出任广东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秘书,每月200银元的高薪。广东大学校长邹鲁又以每月240银元的高薪,聘周佛海兼任广东大学教授。有了两份合计四百多元的高薪,周佛海杨淑慧家庭生活过得可是有滋有味。

  戴季陶、邹鲁都是国民党著名右派,极力反对国共合作。尤其那个城府很深的戴季陶,是蒋介石的结拜兄弟兼头号理论家。周佛海受他们的影响,革命思想发生动摇,与共产党的理论分歧越来越大。随着生活的变化,周佛海与共产党组织的矛盾冲突日益加重。他还致信中共广东区执行委员会,要求退出共产党。

  1924年9月的一天,中共广东区执行委员会负责人周恩来亲自上门过来,苦口婆心,做周佛海的政治思想工作。

  周恩来动情地说:“入党时我们都曾经举起拳头庄严宣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服从革命,不惜牺牲生命。现在,你却想放弃共产主义理想。”

  周佛海笑着答:“理想,是天边彩虹可望而不可即。高调,我不愿唱。若无正式职业就无工资从而没有饭吃,饿着肚皮怎么革命?所谓壮志比天还高,雄心比海宽广,那是空的。壮志不能充饥,雄心不能御寒。生活,这两个字,从古至今,可是接连埋没了无数英雄豪杰,仁人志士。唉,现实太残酷无情了!国民党能够满足我的现实生活需要,共产党做不到。”

  周恩来听罢很清楚,周佛海无可救药。革命,必须依靠自觉。话不投机半句多,于是两人不欢而散。

  周佛海退出共产党,加入了国民党。他刚加入国民党,就走向了反共反人民的道路,成为国民党右派营垒中的干将,成为蒋介石翼下得力谋士。周佛海加入国民党后,得到重用。

  1926年,北伐军攻占武汉,周佛海担任国民党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秘书长兼政治部主任,开始平步青云飞黄腾达。

  抗日战争爆发以后,中华民族各界人士同仇敌忾浴血奋战。周佛海为了继续享受荣华富贵,竟追随汪精卫叛国投敌做了大汉奸,出卖祖宗,最终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