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钱昌明:为侵华“731”部队翻案为哪般?

作者:钱昌明 发布时间:2020-02-27 09:50:3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评曹树基教授“魔幻历史”的梦呓

  “精英”说话,真是“高”!堪称“语不惊人死不休”。

  正当举国上下、全民动员,奋战“新冠”瘟神之际,专事研究“环境史与疾病史”的“公知”教授曹树基(2005年在香港以出版专著《大饥荒:1959-1961年的中国人口》,推论共产党政权饿死3246万人而斐声海内外),前不久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既不讲现实疫情的严峻;亦不谈历史上疫情的流行规律,却别出心裁地去为“二战”时期日军在中国进行细菌战一事洗地,忙着为“731”部队翻案。

  曹在接受采访中妄言:

  疫情期间,“我写了两篇鼠疫史的论文,主题是关于20世纪40年代侵华日军鼠疫战,……我认为,侵华日军的鼠疫战是建构的,并不是历史的真实”。

  “我翻开资料稍加阅读,发现前人的研究方法是不对的”;“今天的学术界为强烈的民族主义思潮所笼罩,是不对的”;“战时的民族主义与战后的民族主义,共同造成了这一结果”。

  最后他断言:

  “历史与现实对照,就显得很魔幻。每个时代都有人作假。民国时期的老百姓会作假,卫生防疫人员会作假,政府部门会作假,日本军医会作假,作战参谋也会作假。今天的疾控中心专业人员和有关部门,也公然作假。历史之假与现实之假交替,实在是很魔幻”。(以上引文均见《瘟疫与防疫:历史之假与现实之假的魔幻交替|专访曹树基》)

  只听说莫言以“魔幻”手法创作小说,赢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一举成名;如今曹教授居然以“魔幻”手法去“研究”历史,重新诠释历史,一夜惊世!看来瑞典“诺奖”还得再增设一个“诺贝尔历史学奖”了!

  何谓“魔幻”?荒诞是也。据此理解,笔者倒认为:曹教授,你错了!不是历史在“魔幻”,也不是现实在“魔幻”,更不是诸多人们在“魔幻”,实实在在是你自己在“魔幻”,是你陷入了确切、真实的“魔幻”!

  只要不是白痴,谁都得正视现实。谁都知道:“二战”时期侵华日军中有支“731”部队。这是一支1932年组建、其后发展,专搞生化战的特殊部队;是一支与恐怖绝望、惨无人道、灭绝人寰密不可分——在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的恶魔部队;是一支到1945年“二战”结束时才被美国人终止、“接管”的神秘部队(它至所以“神秘”,因为有它无法见人、必须掩盖的罪恶;还因为日本以向美国上交全部“731”部队研究资料为条件,与美方达成了不追究昭和天皇和细菌战责任人的战争责任的幕后交易,故其罪行至今未被全部揭露,保留了“神秘”)。在今天哈尔滨平房区的新疆大街25号,人们还能见到在当年“731”部队旧址基础上复原的罪证陈列馆。这些难道都是虚幻想象中的“魔幻”?

  “731”部队,是日军进行细菌战的特种部队。拥有从事细菌战研究工作人员2600余人,其中有一名中将和四名少将级军官、80余名校级军官,有判任官和技师300余名。他们专事利用健康活人进行细菌战和毒气战的实验,并转用于实战。森村诚一的《恶魔的饱食》和藤井志津枝的《731部队———日本魔鬼的生化恐怖》,对这支部队的罪恶有详情的揭露。凡被送到“731”部队作为活体试验的人被称为“马路大”,需要进行编号。1939年以后,已进行了两轮编号,每一轮编号极限为1500,抗战结束时,共计有3000多人枉死于此。根据以往学者结论,至少有超过万名的中国人、朝鲜人,以及联军战俘在“731”部队的试验中被害。这些难道都是虚幻想象中的“魔幻”?

  日军在中国多地进行过多次细菌战。据“百度·百科”披露,仅鲁西聊城、临清等18个县有至少20多万人死于日本细菌战。1940年在浙江宁波地区,1941年在湖南常德地区,1942年在浙赣铁路沿线,均以投放鼠疫菌的方式进行过细菌战。这些难道都是虚幻想象中的“魔幻”?

  “731”部队在中国进行生化战、细菌战的实验与实战,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它不仅为当时历史所记载,为以往历史学者所认定;也为当时百姓、当时卫生防疫人员、政府部门所证实;更为日方学者森村诚一等人的专著所确认,还有“731”部队军医、作战参谋等当事人的著述和《日记》所证实。然而,所有这一切,在曹教授的访谈中,仅用“魔幻”两个字,全都化为“乌有”了!

  为什么都“乌有”了?曹教授说:因为“侵华日军的鼠疫战是建构的,并不是历史的真实”;对历史,“前人的研究方法是不对的”;为什么“是不对的”?全是中国人“战时的民族主义与战后的民族主义”惹的祸!那怎么办?唯有靠他这样能自外于中国“民族主义”的“实事求是”的大教授,重新解释的历史才是“真实”的。

  不过笔者也奇怪:即使依照曹的逻辑,如果中国人因为“陷”入了“战时的民族主义与战后的民族主义”,去伪造历史——嫁祸“731”部队搞细菌战,败坏日军的“声誉”;那么,这些日本学者、“731”部队的军医、作战参谋,为什么要“自污”呢?!特别是当中国人向日本法院起诉“731”部队的罪行时,法院居然可以“不讲证据”、而宣判中国人“胜诉”?难道是日本的法官都患上了“神经错乱症”?!

  显然,如果人们没有像曹教授那样,自己陷入了十足的“魔幻”,是不会发出这样梦呓的。

  曹某是个狂人。他对前人记述的历史文献,只要“稍加阅读”,即可“发现前人的研究方法是不对的”;他无须论证,即可断定“今天的学术界为强烈的民族主义思潮所笼罩”,都在犯错。如此言论,这叫什么?这叫轻薄、张狂。

  真正做学问的人,一般都比较谨慎、自重。总是要凭证据说话,决不会胡说八道,在逻辑上更不会随意使用全称断语。曹某人就不同,他说话无须证据、特别爱武断,且动辄就使用全称肯定和全称否定的断语。

  比如“前人的研究方法是不对的”,就是一句全称断语。曹教授可以对“前人”中的某个具体学者的研究方法提出质疑,但凭什么对整个“前人”学者的研究方法来一个全盘否定?!难道你把“前人”史学家中——诸如王国维、梁启超,包括清代的考据学全都推翻了?!敢如此狂妄的“怪物”,岂非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人”一个?

  再如“侵华日军的鼠疫战是建构的,并不是历史的真实”。这又是一句全称肯定断语。这句话如果要成立,你就得保证整个“侵华日军”,没有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没有进行过任何“鼠疫战”。

  即使按照曹某人在访谈中提出的观点,他也只是否定了“侵华日军”在浙江衢州、金华、宁波,还有湖南常德地区发动过“鼠疫战”,他能否定“侵华日军”在中国的其他地区也没发动过“鼠疫战”?!退一万步说,难道三千多名死于“731”部队的“马路大”,其中也没有人是死于“鼠疫战”的?

  曹教授为了否定“731”部队军医在论文集和另一位作战参谋《日记》中有关宁波地区进行细菌战的记述,以“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手法,妄图用廖廖数语,来彻底否定这次细菌战,其论据是苍白无力、不值一驳的。他道:

  “我庆幸找到了他们的漏洞。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日文资料的虚夸与作伪”。

  什么证据?据说有两条:

  第一条,可以否定军医的记述:“军医称农安的R0(按:指疫病“流行系数”)为77,而邻近的大赉县的R0高达203,且没有任何数据可以证明。这不是胡扯吗?”言下之意,R0指数超越了常规,可以反证作者“作伪”。

  R0指数超越了常规,你可以怀疑作者用错了数据,但并不能据此否定日军进行了“鼠疫战”。难道用错了疫病传播指数,就能证明不存在“鼠疫战”?

  第二条,否定作战参谋的《日记》的真实性:“还有那个日军作战参谋,他将听说的新闻当作真实,事后补记在他的作战日记中。在宁波,当新闻中的事件发生时,这位作战参谋已经调回东京工作……历史就是这样被他们生产出来的”。

  “新闻”为什么不能当“真实”?

  按照曹教授的逻辑:凡“新闻”都是虚假的,既然是“新闻”,就能断定是“虚假”的。可惜这只能是曹教授独创的“曹氏逻辑”,很难被头脑健全的人们所接受。正常的逻辑应该是:新闻应该是真实的,只有“假新闻”才是不真实的。

  曹树基号称某著名大学的历史系主任、博导教授,可惜其逻辑思维水平还停留在“低能”的水平。以这样的“教授”在霸占高校讲坛,不能不让国人齿冷!更不能不令人遗憾!

  曹大教授以这样的学术水平,忙着要为日军侵华的“731”部队翻案?看来,也只能是:难、难、难!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