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石厚刚:对崔田民同志革命生涯的点滴回忆

作者:  石厚刚 发布时间:2020-02-23 12:08:0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石厚刚:对崔田民同志革命生涯的点滴回忆

崔田民(1912—1991),曾用名崔逢吉、崔天民,陕西省绥德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和政治工作领导者、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 [1] 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石厚刚:对崔田民同志革命生涯的点滴回忆

石厚刚,陕西绥德人,1914年2月出生,1929年5月参加革命,193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陕西绥德参加赤卫队,为陕北苏区的创建作出了努力。先后任红26军、红15集团军排长、团政治指导员,红15集团军78师3团政治处党总支书记,八路军115师344旅组织干事、组织股长,冀鲁豫部队115师组织科长,115师教7旅21团政治委员,华北1纵2旅政治部副主任,冀鲁豫军区2分区政治部主任、独3旅政治部主任,冀鲁豫军区湖西分区副政委,1943年2月到延安中央党校学习,参加过直罗镇战役、平型关战役、淮海战役。1951年10月到解放军军事学院学习;1954年8月在北京军区;1959年1月任中国棉花研究所副所长;1962年7月任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副院长。1985年11月离休。2001年11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按】此稿是我父亲石厚刚生前对崔田民同志的回忆手稿,崔田民是前铁道兵政委,开国中将,也是陕北根据地的创始人之一。他是我父亲革命的引路人,也是老领导老战友。此次授权察网发布,以教育后人。——石冀平

我和崔田民同志都是陕西绥德人。他家住铁茄坪,我家住石家沟村,两村相距二十余里。他生于1912年1月,我生于1914年2月。我们俩都出身于贫苦家庭,崔田民1926年考入绥德第一高小,我是1927年考入该校。他高我一级,他是丙班,我是丁班。我们虽不在一班但关系密切。从此开始我俩相处一生,从小到老,从同学到同志,同生死共患难六十余年。在共同革命的六十余年里,他对我的革命启蒙和思想帮助很大。他那坚强的党性,对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坚定信念,对敌斗争的不屈不挠的勇敢精神,以身作则的模范作用,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顾全大局的品格是永远值得学习发扬的,为此我把对我影响最大和感触最深之处的点滴记述下来。

一、领导学生反贪污斗争

1927年秋天,15岁的共青团员崔田民(原名崔逢吉)领导我们开展了反对学校灶长贪污的斗争。当时学校根据学生家境的贫富成立了三个伙食灶,第一灶都是大地主,官僚和资本家的子弟,第二灶是中小地主和小资产阶级家庭的子弟,第三灶都是贫下中农和贫穷市民的子弟。第一灶吃细粮,第二灶是半粗半细,第三灶吃的都是粗粮,一礼拜只吃一顿馒头。但我们第三灶的灶长是校长指定的,他是清涧大地主兼官僚的儿子郝国治,此人贪污肆意我们的伙食费,三灶的伙食一天比一天差,总是窝头咸菜。小同学们敢怒不敢言不知所措,这时15岁的共青团员崔田民带头发起了查伙食账的运动。大家都很支持,跟着他去查账。一查账发现他贪污一百多大洋。崔田民领导我们向校长提出撤换灶长,我们自己选灶长并退还赃款,但被校长拒绝。他召集三灶同学开会,替郝国治辩护想包庇他。崔田民当场反驳他(他是国民党右派)。他说:我们都是穷人家孩子,家里供我们到县城读书很不容易,每月两块大洋都是家里借的,也是家长的血汗钱。三灶伙食那么坏,我们吃不饱吃不好能学习好吗?你这当校长的不为穷学生说话,反而为贪污的地主子弟辩护,这分明是与他同流合污贪污我们穷孩子的血汗钱。崔田民这番话把反动校长说的面红耳赤,他怒气冲冲地说:我是校长,你们就得听我的。崔田民立刻反驳道:校长也是人也要讲理,你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吗?你的话不对,我们就不听!崔田民向同学问道:听不听他的话?同学们都站起来说:不听!崔田民又对校长说:如不撤掉贪污的灶长,我们就罢课并向县政府告你勾结贪污者贪污我们的钱。同学一起说:对,告他去!反动校长见势头不对,说了一句:明天开会再说。就溜出教室跑了。第二天开会时,校长替郝国治拿出一百大洋放在讲台上,宣布退出赃款并撤换郝国治。至此反贪污取得了胜利。经过这次斗争,崔田民同志在同学中树立了很高的威信,大家有事都愿意和他说。他自然也就成了学生领袖。

二、参与领导学潮

1927年冬季,绥德第一高小有了党的组织。我们的政治常识老师(姓冯不记得名字了)是从广州农讲所回来的,是我校党的负责人。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绥德第四师范和第一高小的党组织转为地下斗争。为反对国民党右派叛变革命,党组织发动学潮。做法是以合法的口号提出校方不可能接受的条件。我们第一高小在党的领导下向反动校长提出要求冬季旅行杨家沟(距离绥德一百多里)。反动校长不答应,我们乘机发动了学潮,组织学生自治会,印传单,发宣言,罢课罢考,驱逐校长,迫使他跑出了学校。过了两天,陕北军阀井岳秀的一个连赶来镇压,对学生实行甄别。参与领导学潮和积极参加者都被开除。共开除了二十多个人,崔田民作为领导者被开除了,我作为积极参加者也被开除了。

三、建立和发展党团组织

崔田民同志被开除后,继续从事革命活动。1928年,16岁的崔田民已是共产党员了。他到处联系同学,发展党团员和建立党团组织。当时在白色恐怖下,党的一切活动都是秘密的,他出去活动必须伪装起来,大革命时期发展党团员的对象主要是学生,因此国民党的密探对学生比较注意,因此他就有时扮成小贩有时扮成打短工的。1929年5月,崔田民介绍我入了共青团,在我们村共发展了三个团员。有石琨(第四师范学生),雷维烈(高小同学)和我。我们组成了团支部,石琨是支书,我是宣传委员,雷维烈是组织委员。

1929年8月,乘我村开香会唱戏的机会,他背个褡裢装上火柴,扮成小贩模样来到村里召集我们开会。为了避人耳目,我们在一个山沟里开会。他给我们讲国内形势和工作任务,同时给我们讲马列主义和苏联革命。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马列主义和苏联革命,感到很新鲜。我想上学时听讲三民主义,今天又听了马列主义,两者区别何在?还是有些迷惑。崔田民解释道:蒋介石背叛了革命,违背了孙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义政策,他已成为反革命的新军阀,他杀害我们真正革命的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我们要推翻他的反动统治,建立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我们的革命是向苏联学习,苏联帮助我们革命。我们是在共产国际领导下的党,通过革命要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建立没有剥削和压迫的大同社会。这番话使我初步明白了马列主义和三民主义的区别。他对我们提出几条要求:第一,要绝对保密,不向任何人暴露身份,包括父母。被捕也不能暴露组织,否则就是叛变革命。第二,每月交二十文钱作为团费。第三,要向群众宣传抗租、抗粮、抗税,要团结教育贫苦百姓反对各种剥削和压迫。第四,没有上级指示不要发生横的关系。第五,共青团是党的后备军,要接受党的领导。崔田民这番话启发了我的革命觉悟,增加了革命知识。使我懂得了为什么革命,为谁革命和革谁的革命。联想到他在学校时领导我们斗争的情景,对他更佩服了。决心跟他干革命,从此他成了我革命的领路人。

崔田民同志从1928年至1933年五年的时间里为开展革命活动化装成各种形象四处奔走,足迹遍布陕北各县。东至黄河岸边,西至安定、安塞,北至神、府二县,南到延川、延长。可以说陕北党团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及革命活动的开展,他付出了很大心血,做出了很大贡献。

四、捣毁英资蛋厂和开仓救荒

1930年,陕北大旱赤地千里,颗粒不收。穷苦农民把草根、树叶、树皮都吃光了,饿殍遍地十室九空。在这种情况下,崔田民领导群众搞了两次大的群众运动。

一次是捣毁英资蛋厂。当时绥德城有一家英国资本家开的鸡蛋加工厂,他们将蛋清和蛋黄分别进行干处理,然后运到国外。英国资本家对陕北农民家的鸡蛋压价收购,从中赚取很大的利润。在这大饥荒之年,我们党组织利用群众的迷信心理,向他们宣传说:天不下雨是因为英国资本家怕鸡蛋受潮,向老天爷做法造成的。如果把鸡蛋厂捣毁天就下雨了。这一下成千上万的饥民涌进县城,捣毁了鸡蛋厂,赶走了英国资本家。饥民用口袋装上蛋黄和蛋清扛了回去,解了他们燃眉之急。

另一次是开仓救荒。绥德县在薛家卯乡设有一个大粮库储量很多,这些粮食不给饥民一粒。饥民为此怨声载道,崔田民向群众宣传说:仓里的粮食本来就是我们农民的血汗换来的,粮食被政府征走本来就是备荒用的,现在饥荒快要了我们的命,官府还不开仓放粮。官府不开我们自己开,我们自救自己。这一宣传周围几十个村的百姓都拿着口袋来到薛家峁,大家打开粮仓几个小时就把粮食拿光了。饥民非常高兴,纷纷说:这次开仓都是上过新学堂的先生给出的主意,他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他们说的在理胆子也大,他们为咱穷人做了主。咱们永不会忘记他们。这次是事件事实上扩大了党在群众中的影响,提高了威信。

五、重视建立和发展革命武装

1934年,陕北特委决定组建工农红军,成立游击支队,建立苏维埃政权,进行土地革命。崔田民作为特委委员被选为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他这个过程中做出了很大贡献,付出很多心血。我经历的一件事情就可以反映出他对建立革命武装的重视,对武装斗争有很强的自觉性,将革命武装看做党生存发展和胜利的根本保证。

1934年春夏之交,绥德,清涧两县交界地带开展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由于杀了大地主白登高的催租的狗腿子,工作受到破坏。白匪包围了周边的几个村庄,将赤卫队强迫改成自卫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支部派雷维烈到苏区后方(我们村在红白交界)向崔田民汇报情况请求指示。他找到崔田民后将情况汇报了,崔田民听完汇报后说:现在党公开活动,建立苏维埃政权和根据地,没有革命武装不成。只有武装才能保卫苏维埃政权和根据地,今后用革命武装消灭反革命武装是主要斗争形式。但咱们缺少枪支(当时武器很少),你们就打入敌军做士兵工作。能带几个人带枪过来就是成绩。如果不成功,你们几个带枪过来也好。有一枝是一枝,咱们多一枝枪敌人就少一枝。雷维烈回来后向我们传达了崔田民同志的指示,我们感到有了主心骨(那时能得到上级指示是很宝贵的)。我们就遵照指示参加了白军。可是当时工作很困难,做士兵工作要拉关系。这在国民党军队必须有靠山,或者能有一定的金钱笼络,我们没这个条件。因此决定利用与红军交战时制造战场倒戈,将枪支带回红军(当时对红军来说几只枝枪都是宝贵的,近一半人都无枪只有大刀梭镖)。1935年5月,在横山石湾镇附近和红四团接火中,我们战场倒戈,杀死伪连长带过来十几个人和枪支。红四团未伤一人就消灭敌军一个排击溃一个连。战斗结束后,我们向团政委刘国亮同志说明我们是崔田民同志派去做敌军工作的。刘国亮很感谢我们在战斗中起的作用,留我们休息了几天,给我们写了介绍信,让我们到永坪镇找崔田民同志。见到崔田民后我们做了汇报,他随即介绍我们去当红军。我按他的安排,在红26军42师2团三连任排长。1935年9月18日25、26、27军在延川永坪镇开会宣布红15军团成立,当徐海东和刘志丹同志讲话时,崔田民同志很活跃,多次在主席台上带领大家喊口号。显示他对革命武装力量的热爱,此情此景至今历历在目。

六、刚转任红78师政委就发挥了政治工作的作用

1935年10月榆林桥战役胜利结束之后,崔田民同志由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调任15军团78师政委,从此开始转入军队工作。劳山战役后,78师的师、团、营干部都换成25军的鄂豫皖干部,连级干部也有一半是鄂豫皖干部。他们说话陕北战士听不懂,管理上也比较严比较正规。陕北士兵不习惯有些吃不消。78师的战士大多是陕北农民子弟兵,有浓厚的农民意识,自由散漫游击习气和乡土观念较重,因此部队出现严重的思想混乱和情绪波动。本来陕北红军从来没有开小差的,现在也出现了。战士开小差最主要的原因是战士怕离开家乡,怕鄂豫皖的干部把部队带到鄂豫皖去。崔田民到任后先召开了连以上干部会(78师只有一个团),他向大家做了解释,接着又向全体指战员讲话,他说:咱们陕北红军和红25军合编成15军团,我们的力量大了,能打大胜仗了。榆林桥战役和劳山战役的胜利就是因为我们的力量大了。现在敌人正对我们进行第三次围剿,我们只有团结起来才能粉碎敌人的围剿,保卫苏区。我们要信任鄂豫皖的同志,不管是哪的人,都是共产党领导的,都是党的干部,都是党派来的。我们一定要服从命令听指挥,守纪律,为粉碎敌人围剿而奋斗。基层干部和战士说,崔政委原是咱省苏维埃政府的副主席,他是咱们陕北人,说话听得懂。咱们得听他的话,别胡思乱想了,安下心来干革命打敌人。从此部队情绪稳定了,也没有开小差的了,战斗情绪也高了。部队也恢复了团结友爱的氛围。

七、团结同志共同指挥作战

崔田民同志刚到78师任政委时,师长是田守尧同志(他是鄂豫皖25军的干部)。他和田守尧同志团结的很好,互相尊重互相支持,真是亲密的战友。不论作战,训练和党政工作,两位总是共同商讨统一意见。崔田民同志刚调到部队时,对指挥作战是缺乏经验的,但由于他能团结军事干部又虚心好学,所以很快就掌握了指挥作战的方法和技巧,能和军事干部共同指挥作战。在直罗镇战役中,我们78师在田师长和崔政委指挥下和75师协同作战,打的敌师长只率几百人躲到牛头山的土寨中待援,我们师处于主攻地段,周恩来副主席和彭总亲临我师阵地给予指导。最后敌人待援无望被迫突围时我们将其全歼,击毙敌师长。

1936年年红军东征,,我师于3月19日迫近汾阳东北之演武镇,阎锡山怕我迫近太原,动用步兵、骑兵和空军阻击我师。飞机在低空扫射,地面炮火轰击,敌人步兵和骑兵一起向我扑来。这时正是雨雪纷飞的时候,百米看不到敌人。在这紧迫关头,田师长和崔政委临危不惧,挺身在前指挥作战。在他们的带领和鼓舞下,全师指战员奋勇杀敌,经过反复冲杀击毙敌人数百,缴获一部分枪支弹药,并将敌人击退。此战受到了军团首长的表扬。

在随后的红军西征中,在韩先楚师长(田师长调红大学习,韩先楚由付师长升为师长)和崔田民政委在未得到上级受命的情况下,主动灵活决策,用5天时间连续攻下定边和盐池两个县城,这使红军西征旗开得胜。部队受到彭总亲自发电祝贺和军团首长徐海东、程子华的表扬。这两仗打通了前后方的交通,对解决苏区的经济困难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特别是解决了当时急缺的布匹,鞋袜,盐,等物资。盐池的盐,定边的甘草和皮毛成为后来陕甘宁边区的主要贸易商品。缴获的5百匹战马组建了军委骑兵团,这个团在西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八、认真贯彻党的各项政策

崔田民作为政委对党的统战政策,俘虏政策,少数民族政策等总是一丝不苟地认真贯彻执行。他在各种会议上总是反复强调政策教育。我们78师无论东征还是西征时都没有出现违反政策的现象。我们在东征和西征中向大地主和豪绅官僚筹集抗日经费,总是先对他们进行抗日救国教育,力争他们主动捐赠。除了民愤极大政治上十分反动的以外,我们不采取没收的办法。在崔政委的安排下,我们每到一地就召开群众大会,向群众宣传我党的抗日主张和各项政策,以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对俘虏,我们不侮辱,不歧视,不搜腰包,向他们做宣传教育,争取他们参加红军,不愿参加的发路费释放回家。西征时经过的地区是回民集聚区,也有少数蒙族。因此崔田民同志格外重视执行少数民族政策,在西征前就向指战员进行政策教育,要求严格遵守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并要求全体人员要学会几句少数民族常用语。我师驻在予旺县的城关和韦洲县的洪城水地区是回民集聚区,我们严格遵守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全师规定不住回民房屋,不借回民生活用具,不在回民水井打水,如无汉民水井,我们就请回民群众用他们的桶帮我们打水。在崔田民同志督促指导下,我们模范地执行了政策,因此军民关系和回汉关系都非常好,从而有利于我们开展群众工作。有一件事我至今还记得,有一次每个连分到两只羊,县城的阿訇主动找到我们说帮我们杀,他说我杀的羊可以在回民的锅里做,我们帮你们做,我们做的可好吃了。然后他就分派各家给我们做羊肉,还烙了好多锅盔慰劳我们,这是当时我们吃到的最好的饭了。我们按纪律打了条子,写了感谢信。晚上还开了联欢会,宣传队演了节目。我们关系之所以这么好,主要是崔政委抓得紧,他不但反复在各种会上讲,而且经常督促政治部下连队检查指导。

九、以身作则艰苦奋斗

每当部队遇到困难时,崔田民同志总是出现在大家面前,动员大家克服困难并且带头以身作则走在前面。1936年红军东征结束回师陕北苏区时,因苏区粮食困难,就动员指战员向苏区背粮食。5月初的三天里,我师一面在娄家峪,罗正堡一带阻击国民党嫡系25师的北进,一面向大地主征缴粮食带回苏区。4号下午我师完成阻击准备回师西渡,师里要求每个指战员背十斤粮食。大家正为没有口袋发愁,崔田民同志出现在大家面前。他自己用裤子捆成一个口袋,里面装上粮食,然后动员大家用自己的衣服当口袋。大家都说政委的办法好,就照他的办法办。有两条裤子的就用一条当口袋,只有一条裤子的就用上衣当口袋,大家尽量多带,实际上每人都带了二十多斤。这样大家一个肩膀扛枪,一个肩膀扛粮食,既是战斗队又是运输队,在崔政委的带领下迈着雄壮的步伐胜利会师陕北。回到苏区修整的15天里,我们都是吃自己背的粮食,减轻了苏区的负担。

1936年6月西征时,我师5天连克两座县城后将防务移交28军。6月底我师奉命西进回归15军团建制。部队经过的地区不是戈壁就是荒山秃岭,人烟稀少缺水少粮,这是我们最大的困难。因此要求每人要带5天的粮食,有水壶的要装满水。部队出发前,崔政委自己背着七八斤粮食站在大家面前讲话,他说:我们奉命西进与军团会合,我们要走几天的的行程,路上主要困难就是缺少粮食和水,所以要求每个人都带足了粮食,尽量多带水。这几天我们要尽量少用水,不要洗漱,住农家也要尽量少用人家的水。我们的困难比起中央红军长征时爬雪山过草地小多了,完全可以克服。现在由我和师长做起,每人带足五天的粮食。说着双手举起自己的粮袋问大家好不好?大家齐声说好!崔政委的讲话和他以身作则的精神给了大家很大的鼓舞。部队精神抖擞唱着歌列队出发迈向西进的征途。

1936年7月下旬,我师奉命驻防韦洲城城南的洪城水,该村是一个大村,有水源但缺粮缺菜。粮食要到一百多里外筹集或收获逃亡土豪地里的粮食,但还是不够。只好每天吃两餐,没菜吃。有时弄到点辣椒,没人一个放点盐当菜。在这困难的日子里,崔田民政委和韩先楚师长始终与大家一样,大家吃什么他们也吃什么,从不特殊。在他们的带动下大家毫无怨言,始终情绪饱满,一面训练,一面和韦洲之敌相持作战。

十、廉洁奉公

1937年平型关战斗后,我军深入敌后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1937年12月,344旅687团和688团的第二营加上几百名新兵组成了689团,韩先楚任团长,崔田民任政委。当时部队经费困难,我们要自筹。只好向大地主和土豪劣绅筹集经费。崔田民带我们第二营到阜平一带筹措经费,他要我帮他做调查写布告,我们两个同住一室。那里缺少耕地,还大多集中在地主手里。地主剥削的很厉害,农民收获的粮食交完组后,剩的粮食很少。每到春天农民只能吃糠咽菜度荒,农民对地主恨之入骨。我们住的那个村比较大,有百十户人家。那村里有一个大地主,他有很多土地,附近农民都租他的地,他对农民剥削的很残酷,同时他和县太爷有勾搭仗势欺人,因此他的民愤很大。我们一进村就贴出布告,宣布当此抗日救国之际,要有钱出钱,有人出人,有力出力,有枪出枪。如有违抗和破坏将以汉奸论处。广大农民看到布告后,纷纷向我们举报这个大地主能捐五千大洋,几万斤粮食。经过调查,我们得知他的资产主要是土地,他有钱就买地,收地租是他主要的剥削手段。因此他大洋不多,粮食有一两万斤。最后决定要他捐一千大洋,我们一个营七百人都吃他的粮食。我们将地主叫来面谈,他说:粮食你们可以吃,但钱没那么多,回去尽量想办法。第二天他来到我们的住处,很恭敬地将崔田民拉到一边,低声和他说话,并拉着崔田民的两个手指头,这是用手语表示钱数。意思是给崔田民个人两百大洋,免了那一千大洋。崔田民听后先是哈哈大笑,接着一绷脸训斥地主说:你看我就值两百大洋?我们可是共产党八路军,我们不贪赃不受贿。我们是为了抗日救国,你向我行贿是破坏抗日募捐的行为。这两百大洋我不需要,但抗日需要。现在不是让你捐1千而是捐1千2百。限你五天交来,负责以破坏抗日论处。地主丧气地回去了,我们两个哈哈大笑,说他偷鸡不成蚀把米。没到五天地主就乖乖将大洋如数交了来,因要鉴别真假,我和崔田民数了半天才点完。然后我们五十元一包将钱卷好交给供给处。这次我们一共募集了几千元,崔田民和我连一个鸡蛋也舍不得买,一直在二营的伙房打饭吃,顿顿是小米煮南瓜,和战士同甘共苦。

十一、信念坚定

文革时期崔田民同志也受到了关押,但他能够正确对待。林彪事件后崔田民获得解放,由过去铁道兵政委改任副政委,但他毫无怨言。1974年我被保外就医,1975年我去铁道兵司令部看他,我们十几年没见了,见面后都很激动。彼此讲了各自的经历,他说他被关了五年。关他的小屋窗户都用报纸糊住,一点光线也没有。没开水喝,吃窝头和没油水的菜。谈到这些遭遇我们很感慨,我们都是少年时代就参加了革命(我们都是15岁入团,他是1927年入团,我是1929年),干了一辈子没想到做了共产党的牢。由于我当时还没有平反,崔田民对我谈了几点:一是要经得起考验,战争年代经得起对敌斗争的考验,和平时期要经得起党内斗争的考验;二是要顾全大局,对党对群众不要有怨言;三是要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有坚定地信念。战争时期由于我们信念坚定,才取得了胜利,社会主义时期同样需要坚定的信念,才能搞好社会主义。他的话对我帮助很大,使我进一步坚定了对未来的信心。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