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九·一八老蒋不抵抗,又添背锅侠

作者:长河红阳 发布时间:2020-01-22 10:14:0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九·一八老蒋不抵抗,又添背锅侠

  九·一八,蒋记民国不抵抗。不抵抗的原因:蒋介石要全力反共,不愿意出兵抵抗日寇。在这个历史问题上,本来不该有什么出格的说法存在的,但是,中国网络“奇才”辈出,想尽了法子给蒋介石不抵抗洗地擦抹,把不抵抗的黑锅向蒋介石之外的其他人身上甩来甩去。早先看网文,社科院杨天石把锅扣在了张学良头上;最近又见一网文——《廓清「九一八事变」发生与演变的真实脉络》,文章作者严汣霖、隋风两先生把不抵抗的黑锅,扣到了广州“国民政府”头上。因为这个以粤(广东)桂(广西)军阀为后盾的“政府”,发动“倒蒋”行动,掣肘蒋介石,“严重影响了国民政府对九·一八的处理”。用这个网文的一句话来讲就是——“这一结果(日本鲸吞东北),既与关东军的行动不受日本政府约束有关,也牵涉到南京国民政府的内部角力。”

  读史可知,固然这个广州“国民政府”绝非善类,但是,搞清楚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可知,这口不抵抗的锅也不该由这个团伙来背!

  一、蒋介石不抵抗,罪在“广州国民政府”后方捣乱?

  这个网文所说的“内部角力”在文章里是这样说的:

  【事变爆发时,中国内部,除南京政府外,还存在一个以胡汉民、汪精卫、孙科为代表人物、以广东军阀陈济棠、广西军阀白崇禧、李宗仁等为后盾的「广州国民政府」。胡汉民在国民党内有「党魁」的身份,蒋介石是军事领袖;南京与广州之间的冲突,实际上是国民党内部党权和军权的争斗。

  这种争斗,严重影响了国民政府对「九一八」事变的处理。】

  再具体地用网文里的话来讲:

  【中方对策,委员会(网文注:特种外交委员会——专为解决事变而设)的提议是:「决不先对日本宣战」,但「军事牺牲,亦所不恤」,尤其是「对于锦州方面,如日本来攻,只有尽力抵抗,以树立政府在人民间之信仰……俾中国不至瓦解而亡。」也就是说,锦州是南京国民政府在事变中的最后底线。

  但东北军最终选择不放一枪一弹弃守锦州。这种做法的背后,既有张学良个人的原因,也与国民政府内部的政治斗争密切相关——事变发生前,宁(蒋介石)粤(胡汉民)已然分裂,武力相向。粤方曾三次派密使赴东京会见外相币原,谋以承认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既得权益」,作为购买日本武器的交换条件(南京政府当时也在致力于向日本购买武器)。事变发生后,南京号召停止内战,一致对外;但粤方志在倒蒋去张,其「外交部长」陈友仁与日方交涉时称,「日本除蒋去张之主张,与粤府毫无二致」,且承诺倒蒋成功后,粤府可按「大亚洲主义」与日本谋妥协。】

  按着正常人的思维,日本发动九·一八,南京的蒋记政府理所应当出兵救援东北。但是,蒋记政府并未出兵东北,按着网文里说的说法,两广的“广州国民政府”在九·一八之前就向南京蒋介石发动武力攻击,开打内战了。言下之意,两广“国民政府”发动的内战牵制了蒋氏的兵力,蒋介石出兵东北被掣肘;而这个广州“政府”之所以要对蒋记政府发动进攻,有它与日寇勾结的因素,它在南方制造内战,配合日寇制造九·一八事变。并且事件爆发后,坚持“倒蒋”,让蒋介石也无力再操持对日抵抗。

  那么,是不是因为两广“政府”向南京蒋氏政权发动战争,南京就无兵可派北上抗日了呢?这个,我们要回看历史的:1931年7月21日,两广“国民政府”颁布讨伐令,以剿共讨蒋为号召。9月初,两广军队誓师北伐,分兵进袭湘、赣。9月6日,夺取湖南郴州;9月13日,与蒋部顾祝同在衡阳混战,夺占该城。5天后,九·一八爆发,外侮欺凌,两军罢战。(汪荣祖 李敖 《蒋介石评传·上》219页)注意,两军当时是罢战的!谁也不愿意担那个不顾国难打内战的恶名。须知,两广“政府”已经夺下湖南两座重镇,占据了战场优势。如果两广“政府”就是要响应日本人掣肘蒋介石,岂能在夺取战场优势的情形下,与蒋氏罢战休兵?因此两广“国民政府”与蒋记南京政府的“冲突”严重影响了蒋记南京政府对九·一八的处理,这个说法根本不成立!这个网文在造谣!而且,在此之后直到蒋氏12月15日卸任,两广“政府”也没有再次开启战端,双方罢战休兵之后,就只有嘴炮“对轰”。所以,网文里说的,两广军阀掣肘蒋介石出兵援助东北,是没有的事!这个网文以“倒蒋”内战为由,为蒋介石不抵抗甩锅,纯属造谣!

  二、有兵剿共,无兵抵抗——蒋氏真能被广州掣肘?

  再根据历史常识,九·一八那天,蒋介石正乘兵船去往南昌“行营”。去南昌做什么?亲自指挥剿共,完成“剿共大业”!你说他都有另外的兵力去剿共,那么,两广“国民政府”真能牵制蒋介石无兵援救东北吗?国难当头,两广“国民政府”选择罢战休兵,那么蒋介石也应该把剿共事情放一放,先出兵北上抗日嘛!可是他就是要坚持剿共不松手,那么,坐视东北局势糜烂,那就只能在蒋介石这里找原因了,把锅甩到两广,这样做文章,严汣霖、隋风两先生,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蒋介石当时有多少兵?1930年“中原大战”之后,蒋介石除了拥有编遣会议保留的军队与德国顾问训练的三个教导师以外,还收编了大量的冯玉祥的部队,还有为扼制冯玉祥而扶植(出钱出枪)起来的豫、陕部队,蒋氏控制的军队几达二百万。(姜克夫《民国军事史·2卷》180页)这二百万军队抽不出北上援助张学良抗日守卫锦州的兵力?即便是不愿抽出兵力北上抗日,那么,你也该接济张学良大批的刀枪棍棒、粮秣银洋嘛!当时张学良那个军阀抗战就像做买卖一样,是算账的,你给他好处,他也不至于一枪不放放弃锦州!所以说,拿两广“政府”“倒蒋”做理由,给蒋氏不抵抗甩锅,就是在造谣!

  可是,严汣霖、隋风两先生根本不去想他们理由是不是成立,仍在两广“政府”的“倒蒋”上捣糨糊:

  【锦州告急之日,恰是粤方激烈通电要求蒋介石下野之时。蒋是张学良在国民政府的政治靠山,蒋下野势必牵动锦州战局,粤方绝非不知,但胡汉民恨蒋已深,坚持蒋下野是和解统一的不可妥协条件,蒋遂于1931年12月15日通电辞去本兼各职,南京政府随之陷入运作真空。1932年1月3日,日军兵不血刃占领锦州——当时,张学良曾得到情报,取代蒋介石的孙科政府虽一再敦促他抵抗日军,私下里却与日本政府达成了「查办张学良」的共识。】

  看这句话——“锦州告急之日,恰是粤方激烈通电要求蒋介石下野之时”,这是接茬絮叨两广政府“倒蒋”,耽误了死守锦州。可是蒋介石下台的日子在12月15日!离着九·一八还早着呢!日本在东北四出攻略的时候,蒋介石在做什么?马占山打日本的时候,蒋介石在做什么?如果说,蒋介石下台前就出兵东北,他会被人逼着下台吗?至于让锦州日后成为日军压力集中的那一点吗?九·一八后,老蒋除了坐视日军在东北攻城略地,除了与两广“政府”谈判、来回嘴炮之外,他就是江西剿共不停手。把在江西剿共的军队抽调北上打日本可不可以呢?!为什么不呢?蒋介石可以与广州“政府”罢战言和,也可以和日寇一团和气,唯独在对共产党的战场上,绝不停手,九月里他就发动黄安战役打共产党!他打的共产党是中国人,他不给活路;他不抵抗的日寇是外国人,却放任侵略东北,这个嘴脸,为什么要给他洗地?早先慈禧的“宁赠友邦不予家奴”无耻之极,可是看蒋介石这嘴脸,比慈禧不差。想不通啊想不通,严汣霖、隋风两先生,你们为什么要给这个蒋介石洗地?

  我们再看这一句——“1932年1月3日,日军兵不血刃占领锦州——当时,张学良曾得到情报,取代蒋介石的孙科政府虽一再敦促他抵抗日军,私下里却与日本政府达成了「查办张学良」的共识”。显然,这又是把锅甩在了广州“政府”那里,因为它要“查办张学良”,张学良知情后,放弃锦州。在文章的注文里,严汣霖、隋风给出的出处是“刘维开,《国难期间应变图存问题之研究》,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4,第20-24页”,刚刚好,这本书我买到了,就是那个出版社、那个版本,但是在相同的页码上,我实在找不到严汣霖、隋风两先生说的内容!我从20页找到35页,才发现这么一句话:

  【事变发生后,陈氏(广州“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陈友仁)曾面告日本驻广州总领事须磨弥吉郎,谓“倒蒋去张(学良)”之主张,广州方面与日本并无二致。】

  陈友仁与日寇的密谈,是否被张学良探知,该书没讲。那么,该问严汣霖、隋风这两位先生,这个“查办张学良”的情报怎样被张学良知道的?不补上这个缺环,还怎么给蒋介石洗地?

  无论如何,如果当时蒋介石把剿共的事情放下,把剿共的兵专门派去锦州一线找日本兵打仗,还有哪一股势力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他打日本的时候,逼他下台?

  三、下野不下台,垂帘听政的蒋介石洗不掉“不抵抗”罪过

  说起来,蒋介石在12月15日下野了,可是,也只是在名义上有那么一个说辞,实际上,他根本没下台:

  【他(蒋介石)在离京之前,以最快速度任命亲信顾祝同为江苏省主席、鲁涤平为浙江省主席、熊式辉为江西省主席,又命财长宋子文取走重要财政档案,再命黄埔弟子贺衷寒、康泽等积极筹组复兴社,以巩固特务势力。唐纵也透露蒋于下野之初下令组织“十人联络组”,又称“十人团”,分布各地。……(汪荣祖 李敖 《蒋介石评传·上》221页)】

  蒋介石名义上下野,但是仍然能操纵南京政府。蒋介石是不是真的下野,不难明白。张学良放弃锦州,并不是因为蒋介石下野,失去了支持甩手不干了,蒋介石即便没有下台,张学良也不指望蒋介石支持。因为,在中东路战争时候,蒋介石还在台上,他从南京跑到北平鼓动张学良进攻苏联,在战争开打后,却根本没有给张学良任何支援!蒋氏的算盘,用苏联这把“快刀”斩杀张学良,最大限度地打击、消耗张学良的实力。军阀们没有安邦定国的脑筋,但是,蒋介石这借刀杀人的伎俩还是能看得清楚。(《杨天石,九•一八不抵抗,黑锅甩给谁?》)张学良当时就是个军阀,就长着一颗患得患失的军阀脑袋,有中东路战争的教训:他就知道,即便他死守锦州,蒋介石也会像当年中东路战争时候一样,根本不给他任何协助。保存实力的军阀脑袋,指挥他放弃锦州不战而逃。这都是中东路战争中,被蒋介石谆谆教诲长的“见识”!

  当时,被蒋介石如此算计的,还有被蒋介石收编的西北军旧部。当时他们就是作为剿共的主力参与了蒋介石发动的第三次围剿。其中,著名者就有吉鸿昌。蒋介石的脑袋,一如借刀杀人打击张学良,要吉鸿昌等西北军和红军拼个两败俱伤。吉鸿昌将军就是在那个时候,渐渐地向中共靠拢,成为最坚定的抗日爱国者。张学良,也有这样一个转变的过程,直到发动“西安事变”。这些事例都是偶然吗?

  严汣霖、隋风为蒋介石不抵抗甩锅的借口就是两广军阀们发动“倒蒋”,为什么两广军阀要倒蒋,该说一下。中原大战胜利在望的时候,蒋介石从兰封前线向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发电报:

  【目前第一要务,为提前召开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国民会议之议案,颁布宪法之日期,及制定在宪法颁布前训政时期运用之约法。】

  目的,要以国民会议为民意表决机关,制定一部总统制的约法,为自己的专制统治披上合法的外衣(茅家琦 徐梁伯 马振犊 严安林 《中国国民党史·上》315页)。

  换句话,蒋介石要做拥有绝对权力的“国府主席”。蒋介石独揽大权触碰了国民党党魁胡汉民的利益,他指责蒋氏制定“约法”是对“总理遗教”的曲解,并予以谴责。蒋介石采取断然措施,1931年2月28日以“反对约法,破坏行政”等罪名软禁胡汉民,并操纵国民党中央临时会议,批准其“辞去”立法院院长职位。在五月见,他又操纵不足法定人数的的国民议会,在法律程序极不完备的情况下召开,以《训政时期约法》为会议中心议题。会议以国家根本大法的形式,把一党专制的国家政体确立下来,并极大提升了民国政府主席的职权。国民党三届五中全会在蒋氏的操纵下,任命蒋氏担任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长,做了不挂名的皇帝。(上书315-316页)。

  蒋氏威福自用,引来4名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的反击,以《弹劾蒋中正案》向蒋介石反击。两广军阀响应,胡汉民元老派、孙科再造派、汪派、西山会议派齐聚广州,成立广州“国民政府”与南京蒋记政府的对峙。而后有两广与蒋记的火拼。

  洗地文为蒋氏在九·一八的不抵抗洗地,就拿两广“政府”做背锅,可是,两广这个“政府”的出现,不就是蒋氏一手造成的?洗什么地呢?别拿着蒋介石下台,给锦州失陷找原因!更别拿着两广“政府”“倒蒋”给蒋介石不抵抗甩锅!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