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王永秀:历史虚无主义美化不了蒋介石的抗战路线

作者:王永秀 发布时间:2019-12-06 09:39:32 来源:思想政治课研究 字体:   |    |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这种错误思潮,借着纪念抗日战争,在蒋介石抗战路线问题上,不承认蒋介石是片面抗战,美化了蒋介石,在实质上贬低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面抗战在抗战中的作用。

王永秀:历史虚无主义美化不了蒋介石的抗战路线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这种错误思潮,借着纪念抗日战争,在蒋介石抗战路线问题上,利用“蒋介石是中国战区最高统帅”、以庐山谈话中的“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抗战到底”为其辩护,不承认蒋介石是片面抗战,主张蒋介石实行的是“全民抗战”、“全面抗战”。

  一、蒋介石领导了全民抗战吗

  历史虚无主义者认为日本帝国主义进攻上海,严重威胁到蒋介石的统治,蒋介石被迫实行抗战,并亲临前线指挥淞沪会战,从此进入全民抗战时期。从“淞沪会战”这一时间节点来看,历史虚无主义者称的“全民”不是指全体中华民族,而是指国民党领导的正规军。所以,按照历史虚无主义的逻辑,站在为蒋介石辩护的立场上,既然抗战的力量是国民党领导的正规军,那抗战的战场自然就是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了,那进行抗战的战役自然就是国民党领导的大会战了,正面战场第一次大的会战就是淞沪会战,进而得出“全民抗日,自淞沪会战始”。

  历史虚无主义在“全民抗日,自淞沪会战始”这点上看似符合推理上的逻辑,却严重违背了历史的逻辑。任何违背历史逻辑的推理都是站不住脚的,都将在纪念抗日战争伟大胜利的洪流中被人们抛弃。历史告诉我们,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当即遭到中国守军第29军的奋起抵抗,中国抗日战争进入全民族抗战时期。事变第二天,中国共产党就通电全国,指出“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下,全国各地的抗战救国运动风起云涌。但是蒋介石仍然坚持消极抗战,不敢发动广大民众,在日军的大规模进攻面前犹豫动摇,使得北京、天津等地在7月底相继沦陷。迫于全国人民要求抗战的压力,特别是日军的侵略严重损害了英、美的在华利益和直接威胁到蒋介石的统治,国民党政府被迫于8月中旬发表《自卫宣言》,接受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同时,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任命朱德为总指挥,彭德怀为副总指挥。不久以后,南方各地的红军游击队也改编为新编第四军,叶挺任军长。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23日,蒋介石发表实际承认共产党合法地位的谈话,以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全体中华民族聚集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以中国共产党人为中坚力量的伟大的全民族抗战轰轰烈烈地展开了。由此可见,全民族抗战是以七七事变为起点而不是以淞沪会战为起点。历史虚无主义把全民族抗战的时间节点篡改在“淞沪会战”,显然是别有用心的:一是完全虚无了29军的抗战,完全虚无了共产党领导的全面抗战;二是弱化了自七七事变以来日本全面侵华的罪行。如果非要把淞沪会战作为一个标志的话,那也只能是蒋介石被迫抗战开始的标志。

  “全民抗战”和全面抗战虽然只有一字之差,然而二者是有本质区别的。全面抗战,在国内举起的是抗击日本法西斯的旗帜,在国际上举起的是抗击德意日法西斯的旗帜。“全民抗日,自淞沪会战始”、“全面抗战的开始,淞沪会战是标志。”这样的言论表明:历史虚无主义者称道的不论是“全民抗战”还是“全面抗战”实质上都只是举起了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领导的正规军在正面战场上片面抗战的旗帜,而不是全体中华民族抗战的旗帜,更没有包括美国飞虎队、苏联航空志愿队等在中国的抗战。另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面抗战不仅仅在军事上抵抗日本的侵略,而且在经济、政治等等领域与日寇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历史虚无主义这种移花接木的拙劣手段是掩盖不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面抗战的光辉的!

  二、“蒋介石是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就能表明蒋介石实行的是全面抗战吗

  的确,全面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先后在国内成立了五大战区对日军作战。假如蒋介石是全面抗战,真正抗战,又何至于落到战区是越战越小,抗战兵力也是越打越少的地步!另外,蒋介石是1942年1月3日才出任中国战区盟军最高统帅的,而且由他担任这一职务既不是因为他有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也不是他拥有赫赫抗日战功,而是因为他就是英美帝国主义的一条走狗。蒋介石和他的主子们对待法西斯侵略的套路是一样的:面对法西斯的亡国灭种侵略的初期,蒋介石绥靖日本法西斯、英美绥靖德意法西斯;当日本法西斯的侵略挑战蒋介石统治的时候,蒋介石才被迫抗战;当日本法西斯的侵略很露骨地挑战英美帝国主义在华利益的时候,英美才要求蒋介石抗战。试想,如果蒋介石是真心抗战、全面抗战,又何至于在日寇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居然还上演了豫湘桂战役中大溃败的丑剧!

  三、庐山谈话能证明蒋介石是全面抗战吗

  历史虚无主义者以庐山谈话中的“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证明蒋介石的抗战是全面抗战。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芦沟桥事变,企图以武力吞并全中国,全国人民一致要求对日作战。蒋介石迟迟至七七事变十日才在庐山发表谈话的。的确,庐山谈话是蒋介石被迫抗战的宣言,不是其积极抗战的宣言。

  历史虚无主义用庐山谈话为蒋介石辩护:在自己力量弱小的情况下,一方面保有华北行政主权,一方面力图与日方妥协,争取缓冲时间,为了后来的全面抗战作准备。对此,我们不禁要问:

  蒋介石力量真的弱小吗?九一八事变时,在华日本关东军不到两万人,而中国东北军驻在东北的有16.5万人在关内还有近十万人。国难当头,蒋介石不去抗日,反而积极“剿共”。3500万元作“剿共”年费,设“剿共”总部于汉口,蒋介石亲自任总司令②,于1932年6月,又纠集了63万兵力,向共产党的革命根据地发起了第四次“围剿”。1933年9月25日,蒋介石集中了100万军队,200架飞机,向各红色根据地发动第五次军事“围剿”,进攻中央苏区的兵力达50万。七七事变时,日军在中国驻军5万多,加上从东北和朝鲜调来的2万人,加上计划鼓动日本政府动员40万,即使是悉数动员,也才47万人,也和“超过了当时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常备军①”(包括日本)的蒋介石军队有天壤之别。

  保有华北行政主权了吗?1933年5月31日,国民党政府与日本签订《塘沽协定》,规定中国军队撤退至延庆,实际上承认了日本对东三省及热河等地的占领,为日本打开了华北门户。《塘沽协定》不是保有国民党对华北的主权,而是承认日本对华北的主权。

  与日方妥协,争取到了缓冲时间了吗?为后来的全面抗战作准备了吗?从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开始入侵东北到1932年2月日军占领整个东北。从华北事变到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给了时间吗?蒋介石的一再妥协,争取到了缓冲时间吗?事实是,日军占领东北,占领上海、太原、南京、武汉,并没有给蒋介石任何喘息的机会,即使蒋介石迁都重庆,也没有争取到任何缓冲的机会,更谈不上是在为抗战作准备。

  事实上,庐山谈话只是表明了蒋介石准备抗战。直到8月13日日寇大举进攻上海,“蒋介石的统治地位已无法维持,才被迫实行抗战”②。

  四、蒋介石真的“抗战到底”了吗

  历史虚无主义者声称蒋介石是“抗战到底”的。其实蒋介石的“底”指的就是“恢复卢沟桥事变前的状态”。蒋介石在1937年8月7日国防联席会议的讲话就埋下了伏笔。他说:

  【“许多人说冀察问题、华北问题,如果能予解决,中国能安全五十年”。

  “有人说将满洲、冀察明白的划个疆界,使(日本)不致再肆侵略。划定疆界可以,如果能以长城为界,长城以内的资源,日本不得有丝毫侵占之行为,这我敢做。可以以长城为疆界。”】

  蒋介石表示抗战到底是“可以以长城为疆界”,但没有做出决定。尽管国民党内也有人竭力主张:

  【“把敌人打败了,赶出中国去,就是抗战到底。”、“把所有的失地都收回来了,不但东北四省,就是台湾和琉球各岛,都要交给我们,并且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的投降,这就是抗战到底。”】

  1939年1月,他在中国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上阐述“抗战到底”的“底”的界说,正式提出了“恢复七七事变以前的原状”的方针,全然没有理会国民党内爱国将领的抗战到底的主张,他说:

  【“抗战到底的底在哪里?是否日本亡了或者中国亡了才算到底,必须有一个界说”。

  “在卢沟桥事变前现状未恢复,平津未恢复以前不能与日本开外交谈判。”

  “我们不恢复‘七七’事变以前原状就是灭亡,恢复了就是胜利。”】

  就这样,蒋介石终于摊牌了他的“抗战到底”的“底”就是“恢复七七事变以前的原状”,而不是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因此,从抗战底线可以看出,蒋介石的抗战本身就是不彻底的抗战,不彻底的抗战又怎么能说成是全面抗战呢!蒋介石不仅说得不彻底,而且打得不彻底:即使是在“国民党抗战的功劳最集中的战略防御阶段”③,除台儿庄战役大捷等屈指可数的几场胜利外,上海沦陷、南京沦陷、武汉失守,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军队的抗战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在战略防御阶段尚且如此,在战略相持阶段和战略反攻阶段自不必说了。

  五、蒋介石执行的是全面抗战路线吗

  蒋介石从淞沪会战开始被迫实行抗战。但是蒋介石骨子里害怕群众的广泛动员会危及自身的统治,不敢放手发动群众。因而实行的不是全面抗战路线而是片面抗战的路线。蒋介石的片面抗战路线集中体现在:

  第一,没有完全发动军队。台儿庄会战中,蒋介石的精锐嫡系汤恩伯部按兵不动,坐待川军王铭章122师全军覆没,日军专攻汤部,灭掉汤部一军后,汤军5万人急转避战,蒋介石在李宗仁恳求之下远调李部孙连仲两个军2.5万人赶赴台儿庄。这样,正面抗击日军的是李部孙连仲的2.5万人,后面躺着汤部的5万大军!日军看穿意图,倾全力攻击孙连仲,李宗仁调不动汤部,只能坐视孙连仲伤亡过半。蒋介石不仅不增派一兵一卒,反而借口伤亡过大而取消李部孙连仲42军番号,彻底削弱了李宗仁部的实力。西北军抗战中,冯玉祥领导的西北军在中条山坚持抗战近三年,先后粉碎了日军的11次大扫荡,日本鬼子拒阻于潼关以外。仅“6.6”会战一役就歼灭日军排长以上军官1700多人。在中条山坚持抗战近三年,西北军已有2.1万人牺牲,急需军员补给。然而,蒋介石在抗战末期派中央军10余万人,强行换下3万西北军,换防后三个月西北全线失守!在广西抗战中,尤以桂林保卫战最为激烈。战前,蒋介石强令撤出8万守军,在白崇禧强烈要求下才留守军队2.5万人,而其中较有战斗力的才1.8万人。面对10万日军的疯狂进攻,桂林守军殊死搏斗,一条条街道、一条条巷子地进行争夺与肉搏。直至日军大量使用毒气,并终因寡不敌众,桂林守军未能取得战役胜利。

  第二,没有发动群众。蒋介石的抗战只是片面依靠正规军在正面战场上对日军作战。蒋介石长期敌视群众、政治上压迫人民群众、经济上剥削掠夺群众,军事上镇压群众的反抗。在整个抗战期间,蒋介石不敢发动群众,甚至,为了阻止日军进攻,竟然制造了“花园口决堤”事件,造成黄河改道,使豫、皖、苏三省40多个县市的广大地区沦为泽国,近90万人葬身洪流,成千上万的老百姓流离失所,并形成了连年灾荒的黄泛区。因为没有发动群众,所以蒋介石的抗战路线是片面的。因为得不到群众的支持,他只限于打阵地战,消极防御战。

  正是因为蒋介石实行没有完全动员军队、没有发动群众的片面抗战路线,所以蒋介石既无抗战到底的可能,也无抗战到底的实际战果。他只是依靠其主子,在全民族抗战胜利的时候狂占大中城市,窃取了胜利的果实,还美其名曰“收复失地”。所以蒋介石既没有实行全面抗战的路线,也没有实行全民族抗战的路线。

  参考文献:

  ①毛泽东选集(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173.

  ②毛泽东选集(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315.

  ③杨近平..国民党抗战的历史虚无主义言论及教学应对[J]..思想理论教育,.2014(03):70.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