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虚伪的“文明”真实的殖民杀戮,美国独立战争非义战也

作者:林鹏 诸玄识 董并生 发布时间:2019-12-03 09:03:0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一般将美国独立战争称之为“美国革命”,说是北美人民为了反抗英国对其殖民地的剥削而致。成说认为,引发美国独立战争的原因是美国人民抗税事件,以此作为框定其战争正义性质的依据。然而,这场战争的真正原因是,独立前英国在北美的十三个殖民据点的殖民集团,出于攫取印第安人土地的目的,违背英国国王的《禁止西拓令》(1763),反叛自己的宗主国而致。完全是出于少数殖民者极端的一己私利,非为正义而战也。

虚伪的“文明”真实的殖民杀戮,美国独立战争非义战也

  英国在北美殖民,起初是为了寻找中国,出于其世界地理知识的贫乏,当时的殖民者认为从北美殖民地再往前不远就可以到达中国,因而其殖民地不过是为了建立通往中国的中继站。[1]以奴隶主华盛顿为代表的殖民者既得利益集团,抵制英王的《禁止西拓令》(禁止向北美东部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进行开拓),通过宣布独立的形式,改变了英国的殖民政策,转而以所谓“西部大开发”的名义向北美中西部大肆开疆拓土,不断杀戮、驱逐土著居民、最终将其赶尽杀绝,终于将从大西洋一侧到太平洋沿岸渺无边际的北美大陆据为己有。这就是今天美国部分国土的由来。

  1773年波士顿“倾茶事件”为美国独立战争(1775-1783)的导火索。这样一来,美国独立就被标榜为一场正义之战。然而,实际上该事件是走私者与英国东印度公司之间的利益之争,非关消费者民众之事。

  美国《独立宣言》(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发表)

  【“塞缪尔•亚当斯提出那句著名口号‘无代表权就不纳税’的目的还不是要反抗英国,而是强调作为英国一分子的身份。殖民地的人认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在要求与大西洋另一边的人民同等地享有自由。在这一阶段,他们仍然将自己视为大西洋另一边的英国人,谋求真正的、正当的代表权,而不是在遥远的上议院的虚无的代表权。……正如1775年曼斯菲尔德勋爵所说,殖民地的人‘希望他们与大不颠的关系……就像联合王国建立之前苏格兰与英格兰的关系’。

  英国的一些富有远见的思想者——包括伟大的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和格洛斯特区教长约瑟夫•杜克尔——都将帝国权力的下放作为解决方案。……伦敦的政府否决了所有这些解决方案。问题已经简化为‘哪个议会才至高无上’之争了。……在本杰明•富兰克林看来,伦敦政府‘声称对美洲300万名善良而敏感的人民拥有统治权,这看起来荒谬之极,因为以他们的决断力来看,似乎还不足以管理一群猪。’

  ……1776年7月4日,在宾夕法尼亚议会常用的一间简陋的小屋内召开了第二次大陆会议,13个要求脱离英国的殖民地代表通过了《独立宣言》。……《帝国》(第79页)

  ……《独立宣言》的大部分都是对英国国王给殖民地人民所造成的伤害进行枯燥而夸张的声讨,他们认为英文王所犯的罪就是试图‘对美洲各州实行暴政’。同时,这份宣言也带有经过一个超大的委员会修改的所有特征。如今人们记得更清楚的倒是杰斐逊写的导言:‘我们认为以下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自从1776年托马斯•潘恩的《常识》一书出版后,一个全新的理念进入了公众的讨论话题,并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开来,这就是反君主制,而其背后更深层次的理念就是实行共和体制。……杰斐逊的导言确保了美国式的共和国将遵循启蒙运动的原则建立:也就是尊重人的自然权利——首当其冲的就是每个人都有权利‘自己判断什么将保障或者威胁他的自由’。

  也许《独立宣言》最令人惊叹的地方在于所有13个殖民地的代表竟然都能够签字同意。”[2]】

  《独立宣言》把北美土著定性为敌人——对殖民者进行“斩尽杀绝”的野蛮人;这就为之后的一个世纪里,“美利坚合众国”对印第安人种族灭绝,埋下伏笔。

  所有人“生而平等”,这句话是否适用于黑奴呢?

  【“美国的革命军因此陷入了一个让他们十分尴尬的困境。《独立宣言》中曾说,所有人‘生而平等’,这句话对他们集体所有的40万黑奴来说是否适用呢?黑人奴隶在前殖民地的总人口占1/5,在杰斐逊的出生地弗吉尼亚更是占到一半。在华盛顿国家广场上,有托马斯•杰斐逊的一座朴素的大理石纪念碑,上面引用了他在自传中的一句话,杰斐逊非常明确地表示:‘命运之书中写得再清楚不过了,这些人(意指奴隶)终将获得自由。’……毕竟杰斐逊自己也是弗吉尼亚地主,拥有200名奴隶,其中他只释放了7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以自由的名义赢得了独立,美国的殖民地人民却仍在南部各州保留了奴隶制。塞缪尔•约翰逊在他的反美手册《税收并非暴政》中犀利地问道:‘那些自由呼声最高的人怎么竟然是欺压黑奴的主人?’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失去美国殖民地的10年后,英国人先是废除了奴隶贸易,后又在整个大英帝国范围内废除了奴隶制。……在大多数美国黑人的眼里,美国独立使得奴隶解放被推迟了至少一代人。虽然奴隶制在诸如宾夕法尼亚州、纽约州、新泽西州和罗德岛等北部几州被逐渐废除,但在南方却根深蒂固,而大部分奴隶都居住在南方。”[3]】

  英国的北美殖民者税负很轻

  【“这场战争就是美国人民所理解的自己的精神核心所在:从一个邪恶的帝国手中争夺自由就是这个国家的建国神话。但这也是美国革命的最大矛盾之处……《帝国》(第74页)

  ……到17世纪70年代,新英格兰人差不多已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那里的人均收入至少与英国本土持平,而且分配的也更为平均。与远在家乡的英格兰人相比,新英格兰人的农庄更大,家族更大,受教育程度也更高。更关键的是,他们支付的税收也更少。1763年,英国人均缴税额为每年26先令。而马萨诸塞的纳税人平均每年只需支付1先令。……”】

  波士顿倾茶事件由走私者发起

  【“1773年12月16日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大概路人皆知,当时东印度公司的运茶船‘达特茅斯’号上,价值1万英镑的342箱茶叶被倒入波士顿海港浑浊的水中。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为了抗议茶税的增加。但实际上,由于在茶叶进入英国时关税较高,因此英国政府给予东印度公司一定的回扣,导致当时的茶叶价格格外低。[4]而茶叶从英国出口享受零关税,到了波士顿也只需交一笔很低的关税。这样,新英格兰的茶叶价格也受到压制,可以说,从来没有这么低过。这次‘倾茶事件’并非由愤怒的消费者发起,而是由波士顿富庶的茶叶走私者们发动,因为他们没法再从茶叶倒卖中牟利了。当地人很清楚这次冠冕堂皇的抗议理由背后的荒谬本质。一位持怀疑态度的人写道:‘当我们的后辈们听说,我们现在暴动的起因竟然是议会取消了一磅茶叶1先令的税赋,而将纳税减轻为每磅3便士时,他们难道不惊诧万分吗?这种愤怒难道不是比巫术更让人无法理解,更让美国历史蒙羞吗?’”[5]】

  英国的禁止西拓令(1763)是激发美国独立战争的深层原因

  【“七年战争结束,英国政府占有密西西比河以东的广大中西部地区,英国政府决定不再卷入新一轮的边疆战争里,而北方庞蒂亚克族(Pontiac)叛乱和南方彻罗基战争(Cherokee War)的爆发,使他们更决意依循此政策。

  1763年的皇家宣言(Royal Proclamation)意在大刀阔斧解决这问题,该宣言表示,‘在购买印第安人土地上,已出现重大的欺诈、欺骗恶行,严重危害我们的利益,令印第安人大为不满。’为此,英国政府下猛药,不再授予移居者购买阿巴拉契山脉以西土地的许可证。所有私人交易,不管交易者是移居者还是个别印第安人,都在禁止之列。此后,欲购买土地只有透过政府出面购买和透过与印第安部落缔结条约一途。

  这一突如其来的禁令令移居者怒不可遏。对包括华盛顿、杰佛逊在内的某些人来说,投机性买地生意攸关自身利害。禁令一出,代表外来者与原住民之间的土地易手方式有了重大转变。”[6]】

  英国所颁行的“皇家宣言”(禁止西拓令),将其殖民地限制在了北美13州的大西洋西部沿海地带,这样一来实际上是断了这些北美殖民者们的财路,因此这些移居者及投机者才会拼命闹独立;而茶叶税的问题,不过是一个借口。

  华盛顿、杰斐逊、富兰克林等都是非法西进的利益攸关者

  【“说美国领导人,包括这个独立共和国未来的领导人,与这一新阶段的领土扩张有着直接的个人利益并不是夸大其词。华盛顿并不是唯一在俄亥俄河谷得到好处的开创者。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通过继承遗产也成了一个土地投机客:他的父亲将皇家土地公司(Loyal Land Company)留给他和他的兄弟姐妹们,这家公司经弗吉尼亚州城镇自治议会(House of Burgesses)‘授权’已经得到80万英亩土地的所有权,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就是俄亥俄公司。[7]另一个著名的弗吉尼亚人物是帕特里克•亨利(Patrick Henry),他在西部土地上也有着投机利益。这些情况不全是弗吉尼亚才有的现象。在宾夕法尼亚,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是势力强大的殖民者的代理人,他们寻求在俄亥俄河谷得到自己的特许权,部分原因是担心弗吉尼亚势力拿到了一切,而宾夕法尼亚被排挤出西部,康涅狄格势力也想在西部土地竞争中捞一把,正如马萨诸塞势力那样,在那里,甚至像福音派传教士乔纳森•爱德华兹一类的人都卷入了土地投机,他们或者通过势力强大的赞助人和教友,或者像爱德华兹那样,自己就是西部土地的‘主人’。”[8]】

  英国与印第安人签订条约——以阿巴拉契亚山脉为界

  【“对美国原住民来说,美国独立也并非好事。在七年战争期间,英国政府迫切地想与印第安各部落达成妥协,目的是为了阻止他们与法国人结盟。最后,英国与印第安人签订条约,承诺英国殖民地以阿巴拉契亚山脉为界,山脉以西的土地,包括俄亥俄谷在内,留给印第安人。当然,七年战争结束后,英国人便不再严格信守条约,这也引发了1763年的坤甸起义。总之事实证明,远在伦敦的帝国政府倒是比渴求土地的殖民者更愿意承认美国原住民的权利。”[9]】

  阿巴拉契亚山脉

  阿巴拉契亚山脉位于美国东部,是北美洲东部巨大山系,从加拿大的纽芬兰和拉布拉多起绵亘于北美洲东部,向南至亚拉巴马州中部止,全长近3200公里,宽130~560公里,呈东北-西南走向。在北美东部沿海地带和大陆内部广袤的低地之间形成一道天然屏障。英国最初的13个殖民地就建立在阿巴拉契亚山脉以东北起新罕布什尔,南至乔治亚的狭长地带。

虚伪的“文明”真实的殖民杀戮,美国独立战争非义战也

阿巴拉契亚山脉

  美国政府支持突破英国的“皇家宣言”(禁止西拓令)

  1783年后,英国政府不再能控制日后成为美国的那大片地区里的土地购买之事。美国联邦政府支持私人不得买地原则,后来却乐于充当移居者(和投机客)满足土地欲的工具。在大英帝国,这一宣言在法律上带来深远影响,它成为移居者买地所要遵循的标准原则,而英国人也注意到美国境内一道重要的法律判决,在Johnson v. M'Intosh(1823)一案中,由哪一方打赢官司,取决于一桩私人买地行为本身是否合法。最高法院重申1763年皇家宣言的原则,但在一著名的法官意见中,首席法官约翰•马歇尔(JohnMarshall)加上三个重要条件。

  他说,美国人承继了英国的‘发现’权——他们对这块大陆的声索权。此一权利未赋予移居者对印第安人土地的所有权,但的确主张印第安人无权将土地卖给其他任何人。第二,马歇尔纠正了印第安人是‘所有人’的看法:应该说他们具有‘占有’权。第三,他们缺乏文明,因而不具想把自己的土地卖给谁就卖给谁的权利(移居者所行使的权利)。印第安人‘打猎为生’,‘随着猎物逃进较浓密、较连绵不断的森林里,印第安人跟着进去’,马歇尔认同一古老且极具争议性的对印第安人社会的看法。[10]

  无巧不成书,约翰•马歇尔提出“三个条件”,正好与门罗主义提出为同一年(1823)。

  英法七年战争——18世纪的“世界大战”

  七年战争(1754-1763),英国首相丘吉尔称之为“第一次世界性战争”。

  【“皮特在美洲面临着困难复杂的局面,英国殖民地的总督们早就意识到边界以外的威胁。法国人在沿着阿勒格尼山[11]西面的水路向前运动,发展他们同印第安人的联盟,企图把他们在南方的殖民地路易斯安那同北方的加拿大连接起来。这样一来,英国殖民者的活动就会局限于沿海地区,他们向西扩张的运动就会停止。战争在1754年爆发了。英国把布雷多克将军从本土派往北美,要他在阿勒格尼山以西恢复英国的权威,可是他的军队在宾夕法尼亚被法国人和印第安人打得落花流水。在这次战役中,弗吉尼亚殖民地的一名年轻军官乔治•华盛顿受到了初步的军事锻炼。新英格兰各殖民地由于处在赫德森河流域,容易遭到攻击。于是,在赫德森河谷的咽喉地带争夺立脚点的斗争开始了。殖民地没有组织起来,它们都想依靠自己的民军击退印第安人和法国人的进攻。它们在不信任英国政府这一点上是一致的,此外没有任何共同之处。英国在美洲的殖民者已有一百多万人,远远超过法国人的数量,可是他们互相争吵,彼此不和,使这个有利条件的作用自然消失了。多亏皮特巧妙斡旋,殖民地之间才进行合作,但在整个战争期间,殖民地商人不顾英国政府的禁令和共同的利益,源源不断地向法国人提供一切必需品。”[12]】

  点燃“七年战争”导火索的人正是乔治•华盛顿

  【“然而,点燃毁灭性的七年战争的火星,不是来自伦敦而是来自英国殖民地采取的行动。1754年,弗吉尼亚总督和有权势的俄亥俄公司的股东罗伯特•丁威迪(RobertDinwiddie)派遣年轻的弗吉尼亚民兵上校乔治•华盛顿到俄亥俄河的分岔口兴建一座英国堡垒。在去那里的路上,华盛顿袭击了一支由法国人和印第安人组成的小部队,在攻击中杀害并肢解了法国指挥官,只不过随后他就在匆忙建立的、没有防御能力的内塞西蒂堡(Fort Necessity)被一支法国优势部队击败并俘虏了。英国的反应是血腥的,他们在北美地区从四个方向发起了进攻,其中包括攻击法国在加拿大的据点。在法英帝国战争蔓延到欧洲战区之前,这场战争在北美地区持续了两年之久。”[13]】

  “一将功成万骨枯”——华盛顿的功名由英军尸骨铺垫而成

  【“这就是殖民地领导人一直在等待发生的事情,而且也不仅仅是他们在等待。这场全面的帝国冲突使殖民地的盎格鲁—美国人兴奋不已,也使他们空前团结,尽管在开战前几年他们也遇到了一些重大挫折。爱德华•布拉多克将军(General Edward Braddock)率领几个团的正规军侵入了俄亥俄河谷,乔治•华盛顿是他的副官,结果除了这位弗吉尼亚上校之外,这次入侵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尽管布拉多克将军和他率领的正规军遭受了灭顶之灾,华盛顿却因其勇猛顽强而闻名于北美殖民地。另一支来自新英格兰的军队袭击了加拿大,处境非常糟糕。但在1758年、1759年和1760年的行动中,形势发生了逆转。部分原因在于现代英帝国的绝对力量和财富远远超过较为落后的法国。18世纪中期的英国很像20世纪的美国,它制造战舰和大炮的能力是其他国家难以匹敌的,它的跨海军事力量投送能力也同样令人印象深刻。这些能力‘反映了英国在航运、金融和组织领域的优势’,反过来也反映了‘英国作为一个资本主义社会所具有的更加先进的本质,其资本流动和金融手段要远远超过’法国。从某种程度上说,英国赢得战争只是因为它比敌人花钱多。占领加拿大最终耗费了英国400万英镑,这是法国用于防御的开支的10倍。正如阿兰•泰勒(Alan Taylor)所说,‘在这之前还没有一个帝国花过这么多钱去发动一场越洋规模的战争’。”[14]】

  大英帝国的离心力

  【“事实上,一个多世纪以来,大英帝国的核心与边缘势力暗地里一直在相互竞争——一边是以中央指派的殖民地总督为代表的伦敦王权,一边是以殖民地民选议会为代表的权力。培育起代议制机构是早期英属美洲殖民地(尤其是在新英格兰)的鲜明特征,也是北美洲区别于南美洲的一个主要特征。而试图将欧洲式等级森严的贵族政府植入北美的举措却彻底失败。从1675年起,伦敦曾寻求增加其对殖民地的影响力,因为早年这些殖民地实际上处于自治状态。”[15]

  “我们看到一群人……在英国政府的资助下,在它的保护下……多年来……循序渐进地顺利发展,获得了令人艳羡的兴旺和幸福。但是我们也看到他们因为幸福太多而发狂,公开地背叛保护他们避免受敌人蹂躏的父母。”[16]】

  在“义利之辨”中,立足于“利”,一定会见利忘义。大英帝国向外逐利,表现为一种离心力倾向,当帝国本身的利益与其海外殖民者利益发生冲突时,自然表现为殖民者与宗主国划清界限的结局。

  设立专门公司——俄亥俄公司——开拓西部边疆土地

  【“到18世纪中叶,在旧殖民地边界内最理想的土地都已经被占领了,或者对于很多人来说是这样的。下一步很明显,就是向西部扩张,要越过阿勒格尼山脉(the Allegheny Mountains)直到富饶的俄亥俄河谷。到18世纪40年代后期,那些在殖民地具有影响力和资金的人对这些西边的土地已经提出了所有权要求,即使这些土地仍然在他人手里。那些弗吉尼亚的头面人物在18世纪40年代末就急不可耐地开发了两家新的股份制公司。其中一家就叫俄亥俄公司(the Ohio Company),是由著名的弗吉尼亚州政治人物托马斯•李(ThomasLee)成立的,股东中包括著名的费尔法克斯(Fairfax)家族、殖民地代理总督罗伯特•丁威迪(Robert Dinwiddie)以及乔治•华盛顿的哥哥劳伦斯(Lawrence)。”[17]】

  【“国会在第一项法令中宣布:今后在西部组建的领地最后都可作为正式的州加入联邦,享有老州的一切权利和特权。第二项法令则为正式测量做出了规定,测量将土地按长方形或棋盘形的格局划成农场、乡镇、县和州。国会安排了实际定居的问题,便于拓荒者和投机者通过合法程序占有土地,但忽视了如何建立治理西北地区的有效政府。

  这个疏忽不久便被解决了。1783年3月,旨在购买西北大片土地的俄亥俄土地公司成立,他们与联邦国会磋商后确定,除了土地让与,还要建立一个有效的地方政府。国会签发了名为‘合众国俄亥俄西北地区政府组织条例’的著称文件,规定西北地区暂时由一位总督、一位秘书和若干名负有立法和司法全权的法官进行管理。法令还规定:当辖区内有超过5000名自由男子后就设立人民议会,拥有50英亩土地的男性公民均享有选举权;保证信教自由;鼓励创办学校;禁止奴隶制和强迫劳役;遗产由子女平均分配继承;并且允许俄亥俄在适当的时候加入联邦并取得和老州一样的地位。”[18]】

  急不可耐的“西进运动”——以“自耕农”为主体

  【“向西和移民运动与殖民时期的急流运动不同,大西洋沿岸英国殖民地的建立都源于政府的保护和公司的赞助,而此时的移民大都是个人行动,甚至可以说西部是由许多个人或者家庭征服的。”[19]】

  【“移民浪潮席卷而来,先头部队是一些手执步枪的战士和猎手,他们划着独木船沿着弯曲的河流前行,匍匐着爬过森林和藤丛,他们的家一般在边境或靠近边境,依靠妻子和儿女的帮助在森林里建立简陋的安身之处,之后便不断向深远移近。随后而来的是永久家园的寻求者,主要是一些具有固定经济习惯的家庭,丈夫是朴实的田间劳动者,家庭主妇精通各种技艺,他们建立的房子四周有墙,随着开垦面积的广大,他们联合乡邻开辟贯穿森林的道路,架设简陋桥梁,并建造教堂和学校。当这一阶层的家庭有两三代人在最初的居留地扎根后,年轻成员便继续开始西进的步伐。”[20]】

  公民“持枪权”的确立出于“西进运动”的需要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为美国权利法案的一部份,于1791年12月15日被批准。本修正案保障人民有备有及佩带武器之权利。

  1791年是美国独立获得英国承认(1783巴黎条约)后,如火如荼展开西进运动的时期。

  【“这种把美国文明带越阿巴拉契亚山脉的运动主要是个人行动。毫无疑问,地产公司有助于激发向西前进的道路,但它们为数不多,它们在占有土地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是比较不重要的,特别是在头几步跨出以后。还必须指出,不时有由乡邻组成的小组脱离较老的大西洋沿岸社会,成群结队地翻山越岭而去,但他们的冒险行动像股份公司的事业一样,仅仅是充斥大陆的风起云涌的移民浪潮中的旋涡罢了。一般说来,广大的西部是由许多个人或者说得更正确些是由许多家庭征服的。”[21]】

  【“有好几十年,西部白人的绝大多数是自己拥有土地的农场主。他们的社会单位是在所占有的孤立土地上为生存而同大自然进行不断斗争的家庭。没有任何仁慈的政府在它的四周设置防护设施,也没有任何一批官员来视察他们的生活和劳动方式。在上千个危机关头,他们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应变……”[22]】

  【“一位新英格兰牧师蒂莫西•弗林特的判断——这位阅历颇多的牧师在边疆居住多年,曾四处巡察。他亲自了解到拓荒者在新家园的情况,……弗林特解释说,那些曾经同熊豹搏斗并经常在准备受印第安人袭击的提心吊胆日子里生活的人,必然习惯于携带匕首和步枪……”[23]】

  “持枪权”大展“神威”

  在15世纪,即在欧洲探险家——实际上是海盗——到达的前夕,生活在今天是“美国”的这片土地上的,有一千万以上的土著人。但到了1900年时,美国的土著人减少到30万以下(从那以后,其人口数逐渐回升)。根据最保守的历史学家、根据现有的证据推算:超过一千万的印第安人在这里被消灭。

  殖民者持火药枪炮伏击土著人群、毁夷他们的村庄、挑起和装备土著内讧,直到白人发动灭绝性战争,霸占一块又一块的地产。

  英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都悬赏,剥下印第安人头皮(作为消灭土著有功的凭据),这样的暴行持续了好几百年。在北美13州,诸多的相关法令被颁布;无论是战时或平时,杀印第安人都有奖。1775年的马萨诸塞的法令,援引英王乔治二世的诏书:利用一切机会,追捕、消灭每一个印第安人,摧毁他们的一切。殖民者赢得的悬赏标准是:一个成人的头皮是50英镑、妇女头皮是25英镑、十二岁一下男女儿童的头皮是20英镑。这些法令都是以种族灭绝为旨意的。

  在美国建国之后,印第安人所遭受的暴行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变本加厉、空前无比。美国建国精英们在1776年的《独立宣言》中就迁怒土著人,给他们定性为“野蛮的敌人”(而实际上是他们自己这样想、这样做的)。《独立宣言》的相关条文写道:(英王)

  【“竭力挑唆残酷无情的印地安蛮夷,来对付我们这些开拓边疆的居民(殖民者);而众所周知,印地安人作战的准则是:不分男女老幼、是非曲直,格杀勿论。”[24]】

  早期“西进运动”的两个阶段

  【“西进运动在时间上呈现出两个明显的阶段:第一阶段与肯塔基和田纳西地区的占有有关,大约在殖民地时期,进入的是俄亥俄河以南的地区;第二阶段与西北地区的拓殖有关,是进入西北地区的大规模移民运动,西北地区的拓荒者由于受到联邦政府武装力量的保护而较为幸运。华盛顿本人是西部土地的大地主,在就任总统不久就组织军事远征队来对抗边陲的印第安人,迫使当地的酋长们签订条约,将该地区的东部和南部让给白人建立定居点。”[25]】

  大西洋中部和南部诸州也积极参与西部开发

  【“大西洋中部和南部诸州不甘落后,它们也为征服西北荒原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南部也源源不断地涌出许多拓荒家庭。对于西部开发,旧世界也和新世界沿海各州一样做出了贡献。这些来自四方的移民征服荒原的速度几乎难以置信。1775年,密西西比河流域居住的白人只有5000名,而1790年白人的数量已超过11万,10年后这个数字上升到了37.7万。1830年国家人口调查报告显示,俄亥俄有93.7万人,印第安纳有34.8万人。伊利诺伊有15.7万人,肯塔基有68.7万人,田纳西有68.1万人。在大量移民活动开始后的40年间,西部地区的居民人数超过了原来的13个殖民地人数的总和。”[26]】

 

  邻人对美国人“西进”的观感

  【“墨西哥的民族主义历史学家提出关于‘天定命运’说的不同看法。一个残暴和专横的民族对土地和贸易贪得无厌,不尊重妨碍他们前进的权利或法律,处心积虑地致力于掠夺邻邦的勾当。他们违反契约,在没有护照或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闯入墨西哥领土。他们在墨西哥京城的官方代表挑唆内部阴谋,企图以极端低廉的价格购买他们打算用暴力攫取的东西,并为此而肆无忌惮地进行贿赂。美国公民参加了旨在推翻一个友好政府的革命活动;美国海军官员在和平时期夺取了墨西哥港口,扯下墨西哥国旗并升起星条旗。最后,美国人在得克萨斯挑起了一场革命,把那地区从一个爱好和平的共和国分割出去,然后又为了掠夺更多的领土而发动了战争。”[27]】

  后期“西进运动”——远西部开发

  【“当约翰·昆西·亚当斯以国务卿的身份在1819年购买佛罗里达的条约中承认萨宾河而不是格兰德河作为路易斯安那的西部疆界时,他们认为新英格兰沿海地区的一个目光短浅的贵族已经出卖了他们的利益。‘我决不承认这个条约,’密苏里的农业帝国主义者参议员本顿直率地说。克莱也谴责放弃德克萨斯的行动,杰克逊则主张一俟东部的舆论能够同意进一步的改变,就对德克萨斯采取行动。我们必须一有机会就‘用和平和光荣’的方式‘把德克萨斯收回来’——这是政治家‘在不可动摇的时刻’说话的口气。

  规定以萨宾为路易安那的分界线的佛罗里达条约墨迹未干,西进运动的第一个阶段就开始了。”[28]】

  【“窥视着这片几乎无人占领的领土的边疆的,是一部分蜂拥而至、大喊大叫,把美国控制地区不断向西推进的不安于现状、勇敢而锐意征服的人民。几乎从宣布独立之日起,美国的边陲哨兵就把从密西西比河到太平洋之间的全部领土看作他们的产业……”[29]】

  【“在19世纪60年代早期的战斗中,农场主和资本家取得了胜利,获得了几乎相当于整个联邦各州总面积的土地,内战最初就发生在堪萨斯——内部拉斯加地区。

  这块领土面积和东部相当,大部分是干旱的平原和零碎的土地,其他则是半干旱地区、高原、盆地、高山、深壑和沙漠。对农场主、矿主、畜牧大王和木材大王来说,这个地方就像巨大的宝库。

  在林肯当上总统之前,这片领土鲜有人知。……

  联邦政府把土地直接送给农场主和资本家,出售木材、石头和矿藏,派兵镇压印第安人的反抗,在两大洋之间装备快速的交通工具。这期间,摩门教徒、寻求宗教和政治自由的避难者,以及致力于在荒野中建立新天地的人聚集在此地,他们都抱着一个目的,那就是发财。

  大量的人带着发财梦涌向远西部,由于这个地区人口稀少,政府管理宽松,法律几乎是空白,所以这里经常发生枪战、抢劫或者谋杀案。人们带着疯狂投机的心态,寻找快速发财之路。

  一些猎奇的人,极力夸大西部荒野的生活,凭借想象用他们手中的笔塑造出强盗、坏人和淫荡的妇女,还有大量屠杀印第安人、暴发户发家史的故事。20多年之后,电影继续展现西部暴乱、酗酒、打斗的边疆生活。工商企业就这样用小说和电影的方式,把实际上正在消亡的阶段作为美国文化典型,传播到全世界。

  以林肯为首的政府每年都有重大的行动。1861年,堪萨斯被批准成为联邦的一个州,科罗拉多、内华达和达科他成为3个准州。第二年,国会通过宅地法,免费向所有成年公民和外侨提供农场,在20年中,林肯政府把国有的5000万英亩土地转给私人。”[30]】

  通过上千次军事“冲突”将印第安人赶尽杀绝

  【“占有宅地的移民和勘探者现在看上了印第安人剩下的土地,宣称它们是好地,并不时地提醒华盛顿,‘那些野蛮人必须滚蛋’。对于白人开辟新移民区的最微小的要求,联邦政府通常都是百依百顺的。如果这种要求暂时得不到满足,那些开拓者就可能夺取任何觊觎中的地区,即使条约已经庄严地保证过印第安人的所有权。因此,事实上,摆在政府面前的主要问题就是二者选一,或者通过缓慢的工业化过程征服印第安人,或者就使用更快速的战争方法。

  对于华盛顿的政治主管人来说,使用武力似乎是更容易的方法,他们也就选择了它。因此,在维护联邦的战争进行到第2年时,也开始了对印第安人的军事行动,它持续了1/4个世纪,最终使这个长期存在的问题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它标志着1000次以上的军事冲突,许多都是殊死的战斗,联邦军队损失很小。所有这些战斗的目的,都在于无情地把印第安人从农场主、勘探者和铁路建设者所觊觎的土地上赶走。‘除了死掉的印第安人,没有一个印第安人是好的’,菲利普•谢里登将军这样地喊叫道。”[31]】

  后期“西进运动”灭绝北美土著的概况

  1830年,联邦《印第安人迁移法案》规定:拆除五个“较文明部落”——切诺基,奇克索,乔克托,小河和塞米诺尔。在1830—1838年,联邦行政官员为了满足棉花种植白人农户的要求,强迫十万印第安人离开家园;这个灾难性的旅途,从南部几州到俄克拉何马州的“印第安人控制区”,路上因冻饿、疾病和折磨而死成千上万的人。

  美国向西扩张、开拓边疆,灭绝土著的事件成倍增加。1784年,一名英国人旅行者这样写道:

  【“白人美国人如此仇视整个的印第安种族,男女老幼全都杀死,在地球上还没有像这般骇人听闻的!”[32]】

  1848年,加利福利亚的金矿热潮,30万白人从东部和南美蜂拥而至。历史学家们认为,加利福利亚原是北美土著最多的地方。但在金矿热潮的过程中,原住民的家园、农地和猎场荡然无存,上百万的印第安人死于生计断绝与白人枪击之下。

  1858年,加州政府通过法令,说是“惩罚与保护印第安人,清空其文化和土地”,并规定买卖印第安人的儿童做努力“合法化”。1851年,加州州长彼得•伯内特宣布:

  【“灭绝性战争将继续在这两个种族之间进行着,直到印第安种族被灭绝!”[33]】

  特纳提出“边疆假说”

  在门罗主义(1823年12月2日)与马汉“海权论”(1890)之间,美国埋头致力于西进运动,这造就了所谓的“美国特性”。对此,19世纪末美国学者提出了“西部边疆论”,即特纳的“边疆假说”。

  弗雷德里克•杰克逊•特纳(1861-1932)于1893年在芝加哥“美国历史协会”年会上宣读了一篇论文,该论文题目是《边疆在美国历史上的意义》。在这篇论文中,特纳提出了“边疆假说”,指出在美国历史中的西进运动过程中,始终存在一条不断更新的西部边疆,理解这条边疆对美国历史的意义,才能理解美国的历史。

  【“他在这篇论文中指出:‘以前研究美国制度史的学者们过分注意寻找日耳曼根源的问题,而对于美国本身的问题却注意得十分不够’;为了解决美国制度的根源问题,应当把学者们的注意力转移到美国的‘边疆问题’上来,因为‘只有把视线从大西洋沿岸转向大西部,才能真正理解美国的历史’。他指出:‘直到现在为止,一部美国史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对于大西部的拓殖史。一个自由土地区域的存在及其不断的收缩,以及美国定居地的向西推进,可以说明美国的发展。’这就是著名的‘边疆假说’。不难看出,所谓‘边疆问题’,乃是一个美国制度和文化的根源问题。”[34]】

  【“美国的历史很大程度上就是对广大西部进行开拓和殖民的历史,而‘自由土地的存在及其不断后退,和美国人定居点的不断西进,解释了美国的发展’。他认为,美国的发展之所以与其他国家不一样,主要因为存在着一条不断西移的‘边疆地带’。……考察‘美国历史的真正要点是在伟大的西部,而不是在大西洋沿岸’”[35]】

  美国“文明人”——“叫喊厮杀,也剥人头皮”

  在特纳看来,“边疆是一条极其迅速和非常有效的美国化的界线”,因为“移民的人受到荒野完全的控制”。他写道:

  【“在荒野里发现,移民的人穿着欧洲的服装,拥有欧洲的工业,运用欧洲的工具,表现欧洲的旅行方式和思想。他从火车车厢里出来,钻进一只桦皮船里。他脱下了文明的外衣,穿上打猎的衬衫和鹿皮靴。他寄身在契洛克人和易洛魁人居住的四周围着栅栏的木头小房子里。不要很长时间,他就习惯于种植玉蜀黍和用一根尖木棍犁地了:他叫喊厮杀,也剥人的头皮,跟地道的印第安人完全一样。一句话,边疆的环境对这个移民的人来说,影响是太大了。他必须接受环境所提供的一切条件,否则他就会灭亡,因此他只有适应印第安人开辟出来的地方,照着印第安人踏成的路走。渐渐的他改变了荒野,但是改变的结果不是变成旧欧洲,也不单单是日耳曼根源的发展,甚至从最新的形象来看,它也不是一种仅仅恢复日耳曼标志的情形。事实是,这里有了一种新的产品。起初边疆是大西洋沿岸,真正说起来,它是欧洲的边疆。向西移动这个边疆才越来越成为美国的边疆。……边疆不断地向西部推进就意味着逐渐离开欧洲的影响,逐渐增加美国独有的特点。”[36]】

  【“不妨说,特纳对美国社会经济政治变迁的这种深入观察和深刻分析,以及他在这些观察和分析基础上提出的新历史观,乃是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美国‘文化民族主义’兴起及整个‘精神独立运动’的最基本也最重要的基础和解读。

  特纳常常被指责为‘地理环境决定论者’,这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他说的美国的民主‘来自美国的森林’就是这方面的一个重要证据。但实际上他并不完全否认美国制度和文化中的欧洲根源,因为他说过,‘边疆’的不断向西推进,只是‘意味着逐渐离开欧洲的影响’,而不是企图根本否认这种影响。”[37]】

  北美大陆“西部边境”的穷尽

  【“对于19世纪的美国来说,广大西部地区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然而,美国内战后30年对西部的开发程度超过了以往300年的拓殖。到80年代,似乎取之不尽的‘自由土地’看上去很快要开拓完毕,一种恐慌情绪开始蔓延。”[38]】

  【“1890年美国人口调查局在其报告中第一次宣布:‘直到1880年(含1880年),我国本有一个定居的边境地带,但现在未开发的土地大多已被各个独自为政的定居地所占领,所以已经不能说有边境地带了。’这里所说的‘边境地带’,就是指正在拓殖而又未完全被拓殖的地带,即特纳所说的‘边疆’。这使特纳得出结论:‘这一简略的官方说明,表示历史上一个伟大的运动已告结束。’……

  ……西部的拓殖和开发的过程贯穿了美国的整个‘成年时期’,涉及6.5倍于美国独立前的领土面积,2倍于原13州的新州和领地,其意义不可小视。此外,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随着美国综合国力的增强,美国在世界经济、政治、军事和外交的较量中面临新的机遇,它正处于由大陆扩张向海外扩张过度的转斩点。”[39]】

  西进运动是美国历史的主题

  【“西进运动在某些方面可说是美国历史的主题。政治小册子作家、政治理论家和政客堂而皇之地嚷着要占领整片大陆,尽管他们预测这要在遥远的未来才会发生。他们预计这片浩瀚的土地从散布着一些原住民的现状到遍地都是农场、城镇和大城市,一定要过上好几个世纪。而要说这种改变在几代人,甚至只有几十年之后就能实现的念头,在当时除了半疯的预言家之外,谁也不敢想。”[40]】

  欧洲殖民者消灭美洲土著居民95%:从1亿人减少到500万人

  【“在美洲新世界,这些征服活动是毁灭性的。到1650年,中美洲阿兹特克和玛雅文明的人口从原来的大约2500万萎缩到150万。安第斯山脉的印加文明也遭遇类似的命运,人口从原来的大约900万减少到60万(Crosby 1994:22)。北美的情况也一样。甚至在大批的移民到来之前,第一批欧洲来客带来的病菌大约在1616-1617年就已经在大片土地上扫荡了许多土著居民。关于欧洲对美国的根本影响,有一种估计是,土著居民从500万减少到6万,后来才重新开始增多。根据有些人的估计,整个新世界的人口从1亿减少到500万(Livi-Bacci1992:51)”[41]】

  现在国内有些网上文章称美国屠灭土著是谎言。美国历史学家、夏威夷大学教授戴维·E·斯坦纳德在其所著《美洲屠杀——新世界的征服》一书的简介中这样写道:

  【“从1490年代西班牙人袭击阿拉瓦克人到1890年代美国陆军屠杀苏族印第安人,连续四百年,南北美洲的土著居民遭罹了无休止的血腥暴力,死于非命的人数在1亿左右。……灭绝比率达到95%。”[42]】

  美洲大陆是上帝为欧洲殖民者准备的空摇篮

  ——灭人种族、据人土地的强盗逻辑

  【“真是怪事!一些生存得好好的民族,竟从地球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以致他们的族名都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他们的语言都已失传,他们的荣誉也像没有回响的声音那样消失得干干净净。……

  尽管我们描述的这个广袤地区当时住有许多土著部族,但是仍然可以有理由说,在它被发现的时候还是一片荒凉。印第安人虽然占据在那里,但并没有拥有它。人要靠农业来占有土地,而北美的先民却以狩猎为生。他们的根深蒂固的偏见,他们的不可遏制的激情,他们的种种恶习,也许还有他们的野蛮人品德,使他们走上了不可避免的毁灭道路。这些部族的灭亡,始于欧洲人登上他们的海岸之日,后来又接着一直进行,今天正接近于告成。上帝在把他们安置在新大陆的富饶土地上时,似乎只给了他们暂时的使用受益权。他们住在那里,好像是在等待别人到来。……总之,整个这片大陆,当时好像是为一个伟大民族准备的空摇篮。”[43]】

  详见:林鹏、诸玄识、董并生《西方中心论批判——历史篇:帝国的实相》第3章〈殖民帝国的历史(中)〉

  注释:

  [1]见林鹏、诸玄识、董并生《西方中心论批判——历史篇:帝国的实相》第1章〈“地理大发现”的真相〉

  [2][英]尼尔•弗格森《帝国》中译本第79-80页,中信出版社2012年1月第1版。

  [3][英]尼尔•弗格森《帝国》中译本第86页,中信出版社2012年1月第1版。

  [4]这就是在大英帝国中各占一半的亚洲特性和美洲特性最终发生冲突的时候。东印度公司在美洲殖民地的茶叶抵制运动(而这只是抵制汤申德关税运动的一部分)中元气大伤。该公司一方面茶叶库存过多,一方面债务激增,因此希望在美洲市场上倾销它的部分多余茶叶。——原注。

  [5][英]尼尔•弗格森《帝国》中译本第76-77页,中信出版社2012年1月第1版。

  [6]约翰•达尔文《未竟的帝国——英国的全球扩张》黄中宪中译本第109页,台北麦田出版2015年1月初版1刷。

  [7]“如果我们把杰斐逊在1769-1777年间购买的土地加起来,我们就会发现这个数字相当庞大:大约3.5万英亩……所有这些土地从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一直延伸到俄亥俄河水域。”Anthony F.C.Wallace,Jeffersonand the Indians:The Tragic Fate of the First Americans(Cambridge,Mass.:BelknapPress of He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9),pp.38-29.

  [8][美]罗伯特•卡根《危险的国家——美国从起源到20世纪初的世界地位》袁胜育、郭学堂、葛腾飞中译本第14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9月第1版。

  [9][英]尼尔•弗格森《帝国》中译本第86-87页,中信出版社2012年1月第1版。

  [10]约翰•达尔文《未竟的帝国——英国的全球扩张》黄中宪中译本第109-110页,台北麦田出版2015年1月初版1刷。

  [11]阿巴拉契亚山脉的一部分。——译者注。

  [12][英] 温斯顿•丘吉尔《英语国家史略》中译本下册第3卷第11章第123-124页,新华出版社1985年2月第1版。

  [13][美]罗伯特•卡根《危险的国家——美国从起源到20世纪初的世界地位》袁胜育、郭学堂、葛腾飞中译本第23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9月第1版。

  [14][美]罗伯特•卡根《危险的国家——美国从起源到20世纪初的世界地位》袁胜育、郭学堂、葛腾飞中译本第23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9月第1版。

  [15][英]尼尔•弗格森《帝国》中译本第1版第77页,中信出版社2012年1月。

  [16]彼得•奥利弗《美国革命的起源和进程》(1781年),转引自[英]尼尔•弗格森《帝国》中译本第47页,中信出版社2012年1月第1版。

  [17][美]罗伯特•卡根《危险的国家——美国从起源到20世纪初的世界地位》袁胜育、郭学堂、葛腾飞中译本第13-14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9月第1版。

  [18][美]查尔斯•比尔德、玛丽•比尔德《从蛮荒到帝国——美国文明的兴起》雨轩中译本第98页,光明日报出版社2014年10月第1版。

  [19][美]查尔斯•比尔德、玛丽•比尔德《从蛮荒到帝国——美国文明的兴起》雨轩中译本第97页,光明日报出版社2014年10月第1版。

  [20][美]查尔斯•比尔德、玛丽•比尔德《从蛮荒到帝国——美国文明的兴起》雨轩中译本第99页,光明日报出版社2014年10月第1版。

  [21][美]查尔斯•A.比尔德、玛丽•R.比尔德《美国文明的兴起》许亚芬中译本上卷第537页,商务印书馆2010年12月第1版。

  [22][美]查尔斯•A.比尔德、玛丽•R.比尔德《美国文明的兴起》许亚芬中译本上卷第563-564页,商务印书馆2010年12月第1版。

  [23][美]查尔斯•A.比尔德、玛丽•R.比尔德《美国文明的兴起》许亚芬中译本上卷第556-557页,商务印书馆2010年12月第1版。

  [24]hasendeavored to bring on the inhabitants of our frontiers, the merciless Indiansavages, whose known rule of warfare, is an undistinguished destruction of allages, sexes, and conditions.

  [25][美]查尔斯•比尔德、玛丽•比尔德《从蛮荒到帝国——美国文明的兴起》雨轩中译本第99页,光明日报出版社2014年10月第1版。

  [26][美]查尔斯•比尔德、玛丽•比尔德《从蛮荒到帝国——美国文明的兴起》雨轩中译本第99页,光明日报出版社2014年10月第1版。

  [27][美]查尔斯•A.比尔德、玛丽•R.比尔德《美国文明的兴起》许亚芬中译本上卷第612页,商务印书馆2010年12月第1版。

  [28][美]查尔斯•A.比尔德、玛丽•R.比尔德《美国文明的兴起》许亚芬中译本上卷第617页,商务印书馆2010年12月第1版。

  [29][美]查尔斯•A.比尔德、玛丽•R.比尔德《美国文明的兴起》许亚芬中译本上卷第616页,商务印书馆2010年12月第1版。

  [30][美]查尔斯•比尔德、玛丽•比尔德《从蛮荒到帝国——美国文明的兴起》雨轩中译本第170-171页,光明日报出版社2014年10月第1版。

  [31][美]查尔斯•A.比尔德、玛丽•R.比尔德《美国文明的兴起》许亚芬中译本下卷第989页,商务印书馆2010年12月第1版。

  [32]WhiteAmericans have the most rancorous antipathy to the whole race of Indians; andnothing is more common than to hear them talk of extirpating them totally fromthe face of the earth, men, women, and children.

  [33](A war of exterminationwill continue to be waged between the two races until the Indian race becomesextinct.)

  [34]何顺果《美国历史十五讲》第181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7月第2版。

  [35]徐弃郁《帝国定型——美国的1890-1900》第8-9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4月第1版。

  [36]何顺果《美国历史十五讲》第182-183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7月第2版。

  [37]何顺果《美国历史十五讲》第183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7月第2版。

  [38]徐弃郁《帝国定型——美国的1890-1900》第7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4月第1版。

  [39]何顺果《美国历史十五讲》第181-182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7月第2版。

  [40][美]佩吉•史密斯《悲剧遭遇:美国原住民史》郭旻天中译本第112页,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8年6月第1版。

  [41][德]贡德•弗兰克《白银资本》刘北成中译本第5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2013年8月第2版。

  [42] David E. Stannard: American Holocaust: The Conquest of the NewWorl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3.

  [43][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中译本上卷第32-33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2014年8月21刷。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