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张国焘具有和毛泽东一样的领袖气质吗?

作者:伏牛石 发布时间:2019-11-13 19:40:2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张国焘是臭名昭著的中共叛徒,他已经永远钉在中共党的历史耻辱柱上。可是在历史虚无主义泛滥的年代,竟然有人为公然他张目,说什么他是中共内部可与毛泽东相媲美的最具领袖气质的人。

  事实果真如此吗?答案是肯定是否定的。

  纵观张国焘个人一生的历史,固然不能一言以蔽之地全盘予以否定。他毕竟是中共党的一大仅有的十三个代表之一,而且还是在中国共产党最主要的两个创始人“南李北陈”因故未能出席党的一大前提下亲自主持了一大会议的最主要角色。截至到一九三八四月年他可耻地投奔国民党为止,张国焘一直身居中国共产党的核心领导层,是中共党内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张国焘的功绩绝不止于此,他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工作期间,虽然曾一度执行了左倾机会主义路线,以肃反为名杀害了不少共产党内的好同志,但必定鄂豫皖红军在离开根据地转战到川陕之后,在他的领导之下逐步发展壮大,随后便成了赫赫有名的拥有八万多人枪的红四方面军。实事求是说,在早期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中,论进行武装斗争建立红色根据地和发展工农革命武装的贡献,中共党内除毛泽东之外,很难有第二人能与他相提并论。

  如果张国焘身上真的像有的人所说的具有领袖气质,而且能坚定初心,信仰笃定,即便他后来在犯了那样严重的分裂党的错误之后,以其先前的贡献,他的个人历史依然不乏可以圈点的闪光之处,依然可以以较正面的面目留存于中国共产党的党史之上。

  然而,历史是无情的,也是公正的。人最终一步的归宿,才最能决定历史对你的盖棺论定。张国焘在自己犯了极其严重错误之后,不仅不思悔改,坚守初衷,建功赎罪,而是在错误的泥潭之中愈陷愈深,直至最后走到了与他当年所建立的初心完全独立的一方去,成了中国共产党内不耻于人类的无耻叛徒。

  说到领袖气质,那不是任何人轻易就具备的。它既有不可否认的先天成分在内,更有后天在经历了无数艰苦实践过程之中的不断砥砺锤炼和逐步成熟完善。一个广大群体的领袖,毋庸置疑地要具有超越众人的诸多条件与绝对优势。管理学所讲的非权力因素,绝对不是人与生俱来的。它是在后天不断的努力中一步步百炼成钢的。渊博深厚的知识储存,灵活机动的变通能力,振臂一呼赢者云集的组织才能,审时度势探幽察微的敏锐洞察力,临机而变把握时机的犀利眼光和快捷准确的决策本领,澄清迷雾鉴往知来的穿透深邃穿透力,胸怀天下无私无畏的高风亮节,统筹全局运作局部的掌控能力和权机谋略,坚韧顽强不以自身得失动摇其志的无双定力,除此之外,还有领袖人物必不可少的超强魄力、人格魅力以及亲和力、凝聚力、号召力、感化力、牵引力等等。领袖人物应具有的特质实在太多,绝不是一般人随便就能望其项背的。

  在早期的中国共产党内,能与毛泽东比肩的领袖人物,实事求是说,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包括毛泽东最亲密的战友朱德、周恩来等,在这一点上都难以企及,更无论在领袖气质上本来就远逊于朱德、周恩来的张国焘之属。

  不是说张国焘最终背叛了中国共产党,我们就说他不具备领袖气质,单就他在一、四方面军会师之后的所作所为,就可以在这一点上对他彻底予以否认。

  首先,作为革命领袖,必须要以革命事业为最高的追求,决不能拿个人掌握的革命力量来反制革命事业。张国焘就是这样。一、四方面军会师后,当他从周恩来那里得知一方面军只有不足两万人马,并且看到一方面军衣服褴褛,装备短缺之后,他心里就开始泛起偏狭的个人主义微澜。旧中国土匪草寇军阀们有枪便是草头王的观念一下子占据了他的大脑,谋权篡位的意识随之产生。

  关于会师后一四方面军的进军路线指向哪里,在中央召开的两河口会议上,张国焘虽然不赞成大部分党内高层赞同的北上东进战略决策,但起码他还懂得少数服从多数的基本组织原则,心虽不满,表面上不得不接受中央的决定。可接受归接受,执行上却是另一回事。他却软磨硬抗中央决策,迟迟不按照中央制定的总方针行动,以致延误了北上东进的大好时机,使得红军最后不得不跨越死亡之地草地,付出惨重代价。

  其次,作为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又长期位居党的核心领导层的张国焘,时刻都在违背着自己的入党初心,把争权夺利的旧习气一丝不差地移植到革命队伍里来,公然向中央索要权力。两河口会议后,中央为了团结张国焘,使他能迷途知返,迅速回到中央决策上来,率领四方面军与党中央一同北上陕甘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接连召开了芦花会议和沙窝会议。可张国焘利欲熏心,丝毫不以革命事业大局为重,趁机向中央发难,伸手要权。为了保持革命队伍的稳定,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党中央只得有限度地答应了张国焘的部分要求。毛泽东动员周恩来把自己担负的红军总政委职务转交给张国焘,吸收四方面军主要领导人的陈昌浩、周纯全分别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候补委员,吸收李先念等其他几位四方面军高层指挥员为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

  遵义会议后原本该接任党中央最高领导的毛泽东,出于对当时形势和革命事业大局的考虑,没有答应大家的要求,而是推举张闻天担任了党的最高领导人。这种以革命事业为重的高风亮节,与张国焘的生尽千方百计伸手要权的丑陋做派形成鲜明对比。然而,张国焘欲壑难填,他索要的不是中央的一部分权力,而是全部权力。芦花、沙窝两道会议之后,张国焘依然拒不执行中央北上决策,寻找种种理由坚持实施自己的南下策略。不仅如此,他还直接打电报给中央,公然要中央改变决策,按照他的决策带领一方面军和中央机关与他一同南下。中央当然断然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张国焘自由主义思想更加膨胀,竟私自给陈昌浩、徐向前等四方面军高层领导人拍电报,要他们强制中央北上,如不中央同意,就彻底开展所谓的党内斗争。

  当时的形势剑拔弩张,稍微处理不当,红军内部就会出现内讧现象。那样的话,中国革命就会刹那间毁于一旦。毛泽东审时度势,感到事态严重,如果再和张国焘纠缠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果断率领一方面军的三军团和中央机关人员连夜北上,追赶先行北上的林彪一军团,避免了一场令人愤懑心伤的党内危机。

  其三,党中央率领一方面军北上之后,张国焘不仅不反思自己的错误,反而在四方面军内部大肆造谣污蔑党中央的北上是仓皇出逃,是畏敌如虎,是机会主义,而他把自己标榜为正确路线的忠实代表。

  张国焘是学运领袖出身,擅长演讲鼓动,能够现说现卖,很快就把原本就是他属下的四方面军将士的情绪煽动起来。一时间,整个四方面军内部群情激奋,几乎全都认为张国焘是正确伟大的,党中央是右倾怕死的。这样,张国焘就巧妙地掩盖了自己种种违反党的组织原则的勾当,暂时蒙蔽了他手下八万多赤胆忠心的真正革命战士。

  留在四方面军的红军总司令朱德和总参谋长刘伯承,这时候便成了张国焘证明自己正确的最好砝码。张国焘对朱德等人和原一方面军的五、九两军团极尽威胁利诱,希望他们能够表态说南下是正确的,北上是错误的。朱德何许人也,岂能上张国焘的贼船?面对张国焘的威胁利诱和无理要求,他断然拒绝,并以最家常最通俗的比方表明自己的观点:大家意见不同,可以慢慢沟通。千万不能让蒋介石看红军的笑话。作为纯正的革命军人,有着红军之父之称的朱德,仅此一点就远比张国焘更具领袖气质。朱德表现出的沉着冷静和大将风范,使张国焘相形见绌。

  其四,公然不顾党的组织原则与组织纪律,悍然成立伪中央,大搞分裂主义,开了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公然分裂党中央之先河。一个真正杰出的领袖人物,最能顾全大局,最能忍辱负重,最能牺牲自我,最能团结全体。而这些基本素质与基本条件在张国焘身上几乎全无踪影。在他那里,有的全是自不量力,狭隘庸俗,忘乎所以,自私自利。

  当张国焘率领四面军南下之后,一开始确实取得了连战皆捷的战绩,这便使得张国焘更昏了头脑,由此认为真理真的到了他这边。于是乎,把中国共产党的组织纪律尽抛脑后,竟然在四川卓木碉成立了伪党中央,并自认党的主席。丧心病狂的张国焘,还对到达陕北的中共中央去电,令其取消中共中央称谓而改为西北局,直接接他所谓的党中央领导的领导。还以所谓的文件形式开除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博古等人党籍。

  一个被人誉为和毛泽东一样具有领袖气质的人,竟然一点不顾党的组织纪律和组织原则,公然否定真正的党中央,自己另成立一个所谓的党中央。并且不召开党的组织会议,凭着一己之念就肆意妄为地把党的几个最高领导人宣布开除党籍了。

  不过,张国焘这时候也没有忘记搞自己的统一战线,他把朱德列入自己的那个党中央领导之列,并再次胁朱德宣布与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脱离关系。大义凛然,坚持原则的朱德,哪里吃他这一套,硬生生给他顶了回去:北上是党中央的决定,我是举手赞成了的,哪能出尔反尔?要我和毛泽东脱离关系,那怎么成?外国人都把朱毛当成一个人,朱哪有反对毛的?朱德的义正辞严,令张国涛既恨又无奈,鉴于朱德在红军队伍里的崇高威望,张国涛对他也无可奈何。为了泄私愤,他竟无耻到撤走朱德身边的工作人员,取消给朱德的生活供给。试问,一个具有领袖气质的人会这么下作,这么卑微,这么不堪么?

  其五,南下之后,红四方面军很快在川军和国民党那个中央军的联合围堵之下,在百丈关陷入困境。时值寒冬,物资日益紧张匮乏,如此延宕下去,剩余的四方面军队伍很可能不战自溃。这时候,一部分四方面军将士逐渐认识到了南下的错误,全军上下怨声沸腾,情绪低略。就连一直紧跟张国焘的陈昌浩也不再坚持固有的继续南下意见,开始反过来动员张国焘北上。此时的张国焘,四面楚歌。北上的党中央和一方面军很快就与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军和先期到达的红二十五军会师,并借助全民希望抗击日寇的大好形势,与东北军和西北军建立了牢固的统一战线,又经过了东征西征之后,良好的新局面正在逐步形成。受共产国际派遣回到国内的张浩,也通过电报方式不断向张国焘传达共产国际的意见,这都促使了张国焘不得不改变主意,决意北上。

  这时候,红二方面军历经千难万险赶到四川与四方面军会师。然而,陷于穷途末路的张国涛依然贼心不死,下作如旧。他害怕二方面军知道他分裂党的丑事,命令手下人印刷小册子,对中央极尽污蔑。他希望能够把二方面军拉到自己身边,好壮大自己的势力,以便伺机再与党中央做最后的周旋。后来,朱德、刘伯承对二面方面军领导人贺龙、任弼时就张国焘与中央的分歧做了详细的介绍,使得二方面军领导人认识到了张国焘的阴谋,便和朱德一起与张国焘进行了坚决斗争。张国焘在举步维艰的情况下,不得不赞同大家的意见,率领已遭受沉重打击后仅余四万余人的四方面军于二方面军一起,沿着一方面军曾经走过的道路北上。

  其六,张国焘在一、四方面军会师后,发现一方面军人少装备差以后,便动了取党中央而代之的邪念,他把旧军阀队伍里枪可以指挥一切的恶劣习气带到红军队伍中来,开了枪指挥党的最坏先河。张国焘心里没有革命事业的根本利益,有的全是一己之私。为了实现一己之私,不惜采取任何方式。这样的人,即便在旧军阀队伍里,也不可能走到太有成就的地步。旧军队里,传统的义字许多时候还能发挥一定的作用,而张国焘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一切,连普通的义字都不沾边,又如何能立得下足?更何况他处在以天下解救普罗大众为己任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队伍之中,因此他的最终叛变几乎是早就决定了的。

  张国焘虽然是四方面军的最高领导者,但四方面全体将士是革命的力量,绝不是张国焘的私人财产。一、四方面军会师以后,张国焘之所以能够蒙骗四方面军广大将士,主要原因是将士们对中央和一方面军根本就不了解,尤其对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央领导集体不了解,更对遵义会议前后党中央和一方面军所遭遇的严重困难与挫折不了解,因此很容易被自己老领导张国焘的花言巧语所蒙骗。尽管如此,张国焘是张国焘,红军将士是红军将士。四方面军将士们的革命信仰和革命热情绝不同于张国焘的狭隘自私,更不同与张国焘的卑鄙无耻。一旦他们从张国焘布下的迷雾中走出来,他们都坚定地站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一边,成为中国队伍里坚定的革命者。四方面军里走出来的徐向前、李先念、许世友等人后来的革命历程就是最好的明证。

  可怜的是叛徒张国焘,最终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到武汉后,就连受张国焘暂时蒙骗的警卫员在一旦明白了他叛变革命的真实面目后,也毫不犹豫地离开他,坚定回归革命队伍中来。

  张国焘携枪自重试图以枪指挥党的作为,严重违背党指挥枪的组织原则,因此成为党史军史上绝好的反面教材。

  其七,一个领袖人物不管所处环境如何险恶,都能时刻保持高度冷静,在最深的暗夜中,以自己的坚毅沉着、敏锐自信去捕捉哪怕是一丝通往黎明的曙光,从不把自己的利害得失放在心上,心存的全是理想信念,是革命事业的最终胜利。张国焘丝毫没有这些特质,他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完全是凡夫俗子那种猥琐、自私、撒泼、甚至无赖勾当。

  当张国焘最得力的干将陈昌浩一旦觉醒后,他对张国焘的迷信与盲从便再不存在。在四方面军召开的高层会议上,陈昌浩可以陈述己见了,他直指张国焘思想路线的错误,全力支持中央北上方针。此时的张国焘,早已没有了昔日的专横跋扈和自以为是,而是对着陈昌浩,痛哭流涕地诉说自己到陕北后有可能得到的下场,心里一点也没有如何悔过自新,补救过失,为革命名事业挽回损失的念头。他对陈昌浩说的话,让人听起来,真有点感到可鄙而可怜。他说:到陕北,我只有接受中央的批评、审判,甚至坐牢了。

  一个具有领袖气质的人,哪会在遭遇错折后表现出这等丑陋庸俗甚至可悲可怜的样子呀!毛泽东当年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居功甚伟,无人可比。他一手创建了全国最大的红色革命根据地,一手创建了最强大的人民军队,一手为这支军队制定了传之于今的不朽军魂与永恒纲领,可是左倾机会主义者们硬是把他从军队排挤出来,令其赋闲。可毛泽东不为所动,顶住压力,耐得寂寞,初心不变,继续以别一种方式为党工作。他转身深入基层,与工农商学兵各界人士零距离接触,从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中,进一步洞悉了中国社会最基层的状况,为中国共产党后来的农村工作和城市工作政策的制定提供了极其宝贵的第一手材料。著名的宁冈调查,就是这其间进行的。一直到中央红军被迫长征后,毛泽东依然位卑未敢忘忧国,尽己所能地为红军队伍的出路建言献策,并最终在遵义会议上被全党共同推举到中央核心领导层来,完成了一位杰出领袖凤凰涅磐式的欲火重生,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事业做出了最为杰出的伟大贡献。

  张国焘,无论从哪一个方面都难以与毛泽东相提并论。他靠什么具备和毛泽东一样的领袖气质呢?

  其八,自私之人无论身处何等地位,都难逃世俗卑劣之心,都难以成就伟业,都最终成为历史车轮抛下的泥土渣滓。到达陕北的张国焘,从没有悉心改错的任何思想,心里依然打着如何才能摆脱党中央对他犯下严重错误予以惩罚的小算盘。惟其如此,才有了到达陕北之后,依然坚持像在川北一样的拖延策略,并因此使三个方面军会师时间推后,使党中央新的战略方针的贯彻落实失去了最佳机会,造成西路军的悲剧发生。

  有人说,西路军一直在执行中央的指示,它的全军覆没张国焘无责,全是中央的责任。这其实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谬说。西陆军主要是四方面军的队伍,一方面军的五、九军团在其中不占任何优势,并且全面服从于西路军最高指挥层的领导。西路军在河西转战过程中一直没有摆脱张国焘的影响。一方面,张国焘当时南下西退的方针,陈昌浩和徐向前都是完全赞成的。当张国焘在川北给陈徐二人发电报要彻底开展党内斗争时,毛泽东亲自征询过徐向前的意见,徐向前以不愿看到四方面军分开为由拒绝了。后来南下的四方面军遭遇重挫,被中央问责在所难免。张国焘此时都有使四方面军全部过河,开辟所谓的西部根据的思想,试图以此逃避中央对自己所犯错误的处理,难道陈昌浩、徐向前就没有一点这样的念头?西路军在转战河西的过程中,部分执行了中央的方针,许多时候却没有按中央的指示照办,致使去了几次可以东归的机会。它的失败原因看似复杂,其实也很简单。客观方面将,敌人过于强大的原因固然存在,但再客观再困难也不可能有中央红军从江西一路走来所遭遇的各种艰难险阻。中央红军历经千难万险,最终能历经一年,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胜利到达陕北。而西路军仅仅几个月就被敌人彻底打败,这不能不令人深入的进行思考。可以说,西路军的覆没,主观上的责任,陈徐都有份,张国涛更是难逃其咎。

  如果张国焘不为自己想得太多,而为革命事业多想一点,西路军就不会在河西转战中多次没有按照中央的指示办事,就不可能在有条件东归时放弃机会掉头向西,以至于最后全军覆没。

  那时候,不要说张国焘只是迫于压力表面上服从党中央,心里一直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就是陈昌浩和徐向前,难道就没有在想自己以后的处境吗?一年前,毛泽东亲自征询徐向前的意见,他尚且坚持跟张国焘一起南下。如今,远离中央的他,就会迅即转变态度完全服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领导?

  人难免在极个别的时候,思想上陷入误区,并导致行为上的适当。对西路军的遭遇,负主要责任的当然是张国焘,绝不单是直接指挥者陈徐二人。

  其九,张国焘南下失利被迫北上之时,心里已经在为自己的最后出路盘算了,因此,他早就安下不再继续革命的思想了。

  对张国焘错误的处理,在中央来说势在必行。因为他影响太大,太恶劣。但中央并未打算对张国焘进行他所担忧的审判甚至令其坐牢。在他叛逃之后,身在武汉的周恩来亲自赶赴张国焘驻地做他工作,希望他能够迷途知返。张国焘一意孤行,坚决不答应。最后还是走向了背叛革命的不归路。毛泽东后来对此很惋惜,他曾对人说:张国焘如果不投奔国民党,继续留在党内,我们起码还要保留他政治局委员的职务。

  这才是真正的领袖风范与气质!而自私狭隘、异性多变的张国焘身上,哪有丝毫?毛泽东的领袖胸怀,绝不仅是对张国焘如此,就是中共历史上犯罢左倾机会主义错误接着又犯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王明,毛泽东也没有对他一棍子打死,时刻都给留有他极大的悔过余地。五十年代,王明以治病为名去了苏联,从此再无回头之日。毛泽东和党中央依然长期保留着他的中央委员职务,希望他有一天能够认识错误,重新回来为共产党领导下的伟大革命事业做出应有贡献;还有达赖喇嘛,五十年代末伙同西藏上层统治者发动叛乱,被人民解放军以雷霆手段迅速平息后狼狈逃往国外,毛泽东也没有放弃对他的希望,将他的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职务一直保留了五年。毛泽东一生,于公于私,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做到了仁至义尽。可以说,毛泽东一生没有任何私敌,仰无愧于苍天,俯无愧于大地,这就是一个伟大卓越领袖所具有的高尚气质和阔达胸襟呀!

  因此,有人说张国焘身上也具有非凡的领袖气质,并且把他和毛泽东相提并论,真实在是滑天下大稽。

  2019.11.13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