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吕景胜:评“有智慧的地方没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作者:吕景胜 发布时间:2019-11-07 09:57:1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昨天“著名经济学家”汪丁丁一篇网文引经据典论述“有智慧的地方没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汪文引用克里希那穆提《最初和最终的自由》中说过的一句话,“当智慧存在的时候,作为一种愚蠢的形式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才会消失。”

  一、上述所谓“名人名言”与现实世界、现实实践是否吻合?

  美国存在智慧吗?如果你说美国不存在智慧,小心被美粉手撕。美国是很讲究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9.11后美国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爱国主义更是美国的基本价值观和国家风貌,无论教育、文化、影视艺术、节假日庆典、体育赛事都无不散发充满爱国主义色彩的渗透与泛滥。曾有美国运动员因在获奖仪式中国歌响起时没有手抚胸口而遭舆论贬斥。

  法国存在智慧吗?小说《最后一课》以普法战争为背景,描写了普法战争后被割让给普鲁士的阿尔萨斯省的一所乡村小学向祖国语言告别的最后一节法语课。生动形象地表现了法国人民遭受异国统治的痛苦和对自己祖国的热爱。

  日本存在智慧吗?日本的科技、商业、精工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日本文部科学省通知全国的中小学校,要求“贯彻国旗、国歌”。1986年,福冈县北九州市教委曾要求本市各学校教师在集会上要全体起立歌唱“君之代”,在出席学校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时,在校长命令起立唱国歌后,有部分教师仍旧坐立不动,随后遭到教委减薪、警告处分。教师不服提起诉讼,日本福冈高等法院驳回了福冈县北九州市教师联盟和17名教师的上诉。

  俄罗斯存在智慧吗?一个为世界创造了诸多顶尖科学、技术、音乐、美术、文学艺术成果的国家,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传统一直厚植坚定、厚重积淀,且近年把爱国主义立为意识形态基本国策和国家价值观。

  汪文还强调,与上述“有智慧的地方没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看法等价的表述是:当群体内的个体平均而言足够愚蠢时,就涌现出强烈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情感。按照汪文的结论上述国家群体内的个体平均而言存在足够的愚蠢。笔者搞不清是世界诸国国民愚蠢还是汪丁丁自己愚蠢。

  二、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没有原罪,且拒绝被道德贬损、妖魔。

  汪文进而提到,早期的哲学家和立法者,例如洛克和边沁,列举过人类的数十种主要情感,其中没有“民族主义”情感,虽然这种情感在中世纪晚期或近代初期就已经萌发。民族主义是在现代才变得强烈起来的,伴随着“民族国家”的崛起。

  为什么现代人会有民族主义情感?汪文认为克里希那穆提的回答最为直截了当:“对那些觉得自我扩张是重要的人来说,与更大的东西认同,在心理上是一种必须”。因为你觉得渺小由此而觉得自卑,所以你自卑的灵魂要寻求与一个更大的“自我”结合,那就是民族和民族国家。

  民族情感是人类社会各民族与生俱来的一种天然情感,体现了人类社会中具体族群的心理认知和情感依归,体现了族群天然的社会性。这与所谓个体的“自卑”没有必然联系。现代国家崛起具有强烈的民族性,且不少国家是在反抗殖民剥削压迫中的民族觉醒、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中浴血奋斗中诞生。

  民族国家有自己的国家利益,国家之间有竞争,基于国家利益、立场的民族情感和爱国情感是当今国际社会的不争事实及客观存在。全球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不能完全否定具体的国家民族利益,在处理国际关系事务中从来都是在捍卫国家民族利益和广泛国际合作中求得利益平衡,即兼顾、协调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和国际合作的大格局。

  民族主义在学术领域也早有精致的细分和专业范式的分析理路。民族主义分为温和与偏狭极端,防御型与进攻、扩张型,文化性与政治性。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有着一定联系,但并非完全等同。极端偏狭进攻性、扩张性民族主义就与爱国主义有着本质区别。应区分极端偏狭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的分界线,防止由极端民族主义滑向进攻型、扩张型的民粹主义。

  但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并非原罪,近年一些舆论时不常故意混淆合理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与极端民粹的区别,对其作道德贬损及妖魔化污名。合理正常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表达应受到承认、保护、激励和弘扬,此为国家主流价值观。爱国主义还是宪法确认的基本原则,且是激励民族奋进国家复兴的精神源泉和力量。

  对一些亵渎民族情感的恶劣行为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针锋相对谴责之、斗争之、制裁之,不仅合理而且合法。近年个别败类身穿仿制二战日本军服在南京抗日碉堡遗址前戏谑并自拍,还有身穿仿制二战日本军服在上海抗日遗址四行仓库前拍照,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对民族情感造成了严重伤害。对此类行为警方及法律给予制裁必要且合法。

  面对美国当年制造的台海危机、撞机、炸馆、银河号、“萨德”,在南海挑衅中国主权,挑起贸易战,日本觊觎钓鱼岛,以致近来香港暴徒向悬挂在中联办大楼外的国徽投掷黑色油漆弹,焚烧、践踏国旗,火烧新华社办公大楼等等,中国民众所作出的反应多是基于合理正常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情感使然。中国民众对上述行为的谴责讨伐即是一种正常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彰显和弘扬。

  三、绝对个人主义呈现了更多动物世界的色彩,人类文明社会就一定会有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共存与结合。

  汪文最后也不放过对集体主义的数落,特别赞同哈耶克反对“集体主义”的立场,认为从未有过什么“集体智慧”,在有集体主义的地方,只有普遍的平庸。“在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之间,什么是中庸之道呢?这问题在西方人看来很愚蠢,因为,在他们的演化经验中,怎么会有人要寻求“智慧”与“愚蠢”之间的中庸之道呢”?

  在汪文看来集体主义成为了普遍的平庸和愚蠢。集体主义在共和国70年的历史上,特别是前30年的历史上有着温暖记忆、美好口碑和骄人功绩。有不少脍炙人口的集体主义协助案例,1960年山西省平陆县六十一名修路民工食物中毒。因情况危急,急需大量特种药品,县里和省里都无法解决。消息传到北京,从卫生部、特种药品商店,到民航局、人民空军,都紧急动员起来,由人民空军及时将药品投到该县,使修路民工获救。

  集体主义协作对新中国迅速实现工业化功不可没,集中有限资源及力量实施科研项目研发、工程项目施工、国防工业协助、大型水电项目优先发展等等,集体主义在新中国政府、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普遍存在,完成了许多项目,实现了许多愿望,克服了许多难题和攻关。从前三十年工业经济起飞、打基础所取得的诸多成绩成果,到后四十年经济工业迅猛发展腾飞都有集体主义大协作的影子和路径,以举国之力办大事正是制度优势所在、国家核心竞争力所在。

  70年成就印证了集体主义协作的优势及威力,尤其能源、基础设施、国防、军工、航天、科技、医药等领域集体主义协作的成果遍地开花。当今社会强调合作共享,国家合作、企业合作、社会组织合作、公民合作,合作创新、合作共赢。合作无边界,如企业合作创新合作共赢是与战略联盟方、商业伙伴、客户、消费者、公众合作创新、合作共赢。这其中都透射映照着集体主义的影子和光辉。

  集体主义并非天然与个人主义水火不相容,个体是有限的,集体的资源和力量在有些场合和环境中大于个体,发挥二者各自优势,处理好二者关系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可以兼顾、可以相容、可以互动互补互助,以集体主义教育原则培养孩子先人后己或先公后私,一切以群众利益为根本出发点,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关心、爱护集体中的每个成员的思想,尊重个人利益、保护个人权力协调兼容兼顾,将产生巨大的社会正能量,提高国家及组织的竞争力,增进社会和谐度和民众福祉。

  轻率否定集体主义的价值、功能、作用才真的是平庸和愚蠢,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是人类社会必要的价值形态之一。有智慧的地方不该否定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有平庸和愚蠢的地方才会否定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