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党建网:揭穿历史虚无主义的面具

作者:咏颉 金涛 木南 任晓山 发布时间:2019-10-31 08:59:23 来源:党建网 字体:   |    |  

  历史虚无主义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在思想上臣服于“西方中心主义”的话语霸权,把中华文化视为专制、落后、野蛮、非理性,美化西方价值观和资本主义制度,将其说成是代表“历史前进方向”和“人类文明主流”的“普世价值”,把西方理论作为至高无上的真理,把西方价值观作为一切问题的评判标准,把西方理论作为解释中国问题的唯一尺子,于是乎就出现了诸如“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革命不如改良、苏联不如沙俄、新中国不如民国等奇谈怪论和不经之谈。历史虚无主义言必称希腊、贤必举欧美,“以洋为尊”“以洋为美”“唯洋是从”,用西方思想理论、制度模式、价值观念对中国历史特别是近现代史进行格式化处理、颠覆性翻盘,妄想除掉中国人之所以为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自信和自豪,是典型的崇洋媚外“孙子战略”。

党建网:揭穿历史虚无主义的面具

  【原编者按】当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正在深入开展,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是主题教育重要内容,是牢记党的初心和使命的重要途径。深入学习党史新中国史必须坚持历史主义的原则和方法,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以正确的历史观正本清源、去伪存真。为揭露和分析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新的表现和危害本质,揭穿历史虚无主义对党史新中国史的歪曲、丑化和污蔑的精致”画皮“,我们组织了批驳历史虚无主义的系列评论文章,以廓清迷障,肃清危害。

其一:深刻认识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危害性

特约评论员 咏颉

  近些年来,一股名为历史虚无主义的思潮在学界和社会各界蔓延泛滥。历史虚无主义以所谓“重新评价”为名,歪曲近现代中国革命历史、党史、国史、军史,反对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它并不是对所有历史都虚无,而是有所虚无,有所不虚无,带有强烈政治倾向和政治意图,本质上是一种政治思潮,带有严重的政治危害性。

  历史虚无主义对颠覆社会主义制度情有独钟,总是使用经过精心裁剪的所谓“史料”“档案”,恣意歪曲历史的本来面目,将完整的历史现象碎片化,进行毫无根据的假设、推理,甚至不惜编织谣言、伪造历史。历史上,苏联的解体、苏共的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历史虚无主义之于社会主义中国,虽然是打着学术研究旗号而粉墨登场,但却并不是什么学术思潮,更不是史学领域的什么流派。其主要目的是借掩人耳目的学术之名,行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理论和实践,否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之实。

  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这是一条规律。历史虚无主义的如意算盘是通过瓦解党的执政地位,走上资本主义的“理想国”之路。其惯用的手法是将历史作为“任意打扮的小姑娘”,借助一些精心挑选的历史细节来篡改历史,尤其是狂妄攻击中国共产党党史、中国革命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从而消解我们的历史、制度、道路,从而颠覆人们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记忆,从历史依据上抽掉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合理性、正义性。历史虚无主义与敌对势力里应外合,力图西化分化中国,是积极配合西方反华势力对中国实施和平演变、酝酿“颜色革命”的理论帮凶。事实也证明,历史虚无主义通过潜移默化地渗透到人们思想,导致部分民众思想混乱,思想理论战线一些人是非混淆、黑白颠倒,严重危害党的群众基础和执政基础。

  作为一种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历史虚无主义意图消解社会主流意识形态,大力鼓吹“历史终结论”、共产主义“破产论”、社会主义“失败论”和马克思主义“过时论”等,这与西方的宪政民主、“普世价值”论、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等错误思潮具有相通性,在哲学基础、政治立场、阶级性和价值观上都是根本一致的。这股思潮打着“理性反思”“重新评价”“还原真相”“范式转换”等旗号,辱先烈、骂英雄、攻党史、咒国是、去本质、反规律,为卖国贼、反动派涂脂抹粉,对“洋大人”、民国范儿歌功颂德。一句话,以主观代替客观、以细节代替整体、以臆想代替史实,从而在大是大非问题上颠倒黑白,在涉及党和国家根本的重大问题上混淆视听,严重干扰了人民群众的历史认知,起到消解主流意识形态的恶劣作用。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中华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根本标志。而历史虚无主义却一味鼓吹西方文化,极尽“贬低”“丑化”“矮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能事,极力把中华传统文化连根拔起,在一片文化废墟上重新植入西方“先进文化”,意图“全盘西化”。不仅如此,历史虚无主义还歇斯底里地往我们的主流价值、道德和信仰上面“泼脏水”,利用目前中国社会转型期的价值和道德取向多样化,多种思想观念相互竞争、相互激荡,企图从根本上否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否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摧毁国人的文化自信。历史虚无主义不但颠倒了历史,而且搞乱了人们的文化观、历史观和价值观,导致是非、美丑、荣辱标准颠倒,进而削弱文化自信,引发文化虚无主义。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抵制和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最根本的是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和方法论,坚持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歪曲丑化党的历史的错误观点和错误倾向,旗帜鲜明地加以抵制和反对,主动设置议题,澄清历史事实,讲好历史故事,引导舆论方向,还历史一份清朗空间。

其二: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须坚定“四心”

特约评论员 金涛

  历史虚无主义是建立在唯心史观基础上的错误政治思潮,主要通过肆意歪曲历史的方式,有意混淆历史的支流和主流、现象和本质,其要害就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了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全体党员必须借助近期开展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坚定“四心”,对照差距认真系统学习,筑牢信仰之基、补足精神之钙、把稳思想之舵,增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能力,真正贯彻思想建党、理论强党。

  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必须有坚定的“信心”。信心是事业成功的前提与心理保证。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首先就必须有坚定的对马克思主义的信心,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信心,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保证通过中国特色革命、建设与改革开放各历史阶段以实现伟大民族复兴中国梦的最大优势。98年的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在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的科学理论指引下,“实现了中国从几千年封建专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伟大飞跃”,“实现了中华民族由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历史已经并将继续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民族复兴必然是空想”。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道路,是中国近代以来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内心选择,理论的科学性、实践的成效性与全国人民的拥护是我们充满自信的最根本的内在依据。在当前的主题教育中,我们更要深入、系统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才能真正懂得历史和人民选择中国共产党、选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选择马克思主义的内在理路,才能满怀信心地从根本上揭露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谬误,在实践中消解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

  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必须有坚定的“决心”。“决心即力量,信心即成功。”抵制和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关系着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安全,必须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敢于亮剑,在理论与实践的斗争中占据主动。科学理论总是在与谬误的斗争中前进与发展的,面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严峻挑战,我们更要有决心掌握并发挥马克思主义的巨大作用,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

  【“只有真正弄懂了马克思主义,才能在揭示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上不断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才能更好识别各种唯心主义观点、更好抵御各种历史虚无主义谬论。”】

  在现实中,我们更要坚持“正面应对为主、更加积极主动”的方针,不仅要主动大胆发声,驳斥历史虚无主义错误言论,而且尤其要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纳入制度化、法治化轨道。《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已经将“诋毁、诬蔑党和国家领导人”、“歪曲党史、军史”列为严重违反党的纪律的行为,2014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以法律形式将9月30日设立为烈士纪念日,2017年10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亦明确规定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等不得受到侵害,2018年4月2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全票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这些以立法、制度的方式保护了国家形象英雄名誉,捍卫了民族历史的尊严,回击了历史虚无主义,为今后的相关法制完善开了个好头,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和长远意义。

  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必须有坚定的“耐心”。耐心是一种学习与处事的态度,是一切事业成功的基础。从当前看,改革开放使我国经济社会结构发生深刻变化,社会价值观念日益多元化,一些主张“西化”中国的思潮日益膨胀,盲目鼓吹西方的政治理论和研究成果,也为历史虚无主义的泛起提供了条件,同时也增加了人民辨识历史虚无主义的难度,这更需要我们有政治与学术的双重“耐心”。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曾指出,必须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要“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加强阵地建设和管理,注意区分政治原则问题、思想认识问题、学术观点问题,旗帜鲜明反对和抵制各种错误观点。”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必须坚持以史铸魂,加强党史国史学习,提高自己的专业理论水平,补好精神之“钙”,这样才能正确解答人民群众经常关心关注的历史问题,用真理的力量、鲜活的史实教育人引导人。尤其在现实生活中,真正受敌对势力蛊惑而妄图借助宣传历史虚无主义颠覆人民政权的毕竟是极少数,我们应当有足够的耐心来正确区分人民内部矛盾与敌我矛盾,对那些无意识的无组织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想与言论,我们应该以说服教育为主,而不是随意扣帽子打棍子,更应当去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帮助他们澄清思想上的错误认识,将他们紧密团结起来,这样才能更加坚决、及时、精准、有效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巩固和壮大主流思想舆论。

  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必须有坚定的“恒心”。不忘初心,自始至终,恒则胜,恒心是一种责任、毅力与能力的体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思想文化战争,具有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更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常抓不懈。40余年来的改革开放,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综合国力等大幅提升,进入世界先进行列,引起了一些帝国主义势力的嫉妒与敌视。它们仍然保持过去那种对我国的傲慢与偏见,不愿意看到也不愿意承认中国崛起的现实,根本无视中国崛起对中国国内人民幸福美好生活质量的提高与对世界和平发展作出的巨大贡献,而妄图通过对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的包装演绎,蓄意诋毁攻击我国的国史党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等,妖魔化我们党和国家,以达到破坏我国内部安定和谐团结、阻碍我国国力强大的企图。针对这场思想文化领域斗争的长期性与艰巨性,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

  【“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政治动荡、政权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思想演化是个长期过程。思想防线被攻破了,其他防线就很难守得住。我们必须充分认识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

  这更要求我们时刻居安思危,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与艰苦奋斗的作风,自觉坚守意识形态阵地,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消除历史虚无主义的侵害,使全国人民在理想信念、价值理念与道德观念根基上紧紧团结在一起。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

  历史虚无主义会消解主流意识形态,动摇党的执政根基和执政合法性,苏联的灭亡就是惨痛教训。面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抹黑、攻击与诘难,全体党员必须自觉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按照“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的总要求,坚持以史铸魂补好精神之钙,发扬亮剑精神,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做大做强主流思想舆论,将广大民众的思想和行动凝聚到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上来,彻底打赢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这场无硝烟之战。

  【作者系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湘潭大学基地、湘潭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

其三:深刻认识历史虚无主义的虚假性

特约评论员 木南

  虚无主义扰乱视听,并不是第一次,被批判当然也不是第一次。存在主义在其诞生之际就举起了批判虚无主义的旗帜。当然,对虚无主义批判最有力最彻底最成功的却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以彻底的唯物主义打碎了虚无主义赖以建构的唯心主义哲学基础。在虚无主义的迷雾中,马克思主义犹如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照亮了人类前行的道路。

  然而,虚无主义犹如恶魔附体,在21世纪的中国依然演化为种种变体,企图重新“登录”人们的主流生活。毋庸置疑的虚假性,竟然还受到了一些非主流人士抑或喜欢无端标新立异的青年人欢迎,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这种虚假性来源于哲学基础上的唯心主义,主张以自我代替世界。一些研究者往往站在个人需求角度裁剪历史,断章取义地解读历史,选择性地截取历史材料,对符合自己目标的事件大写特写,而对不符合自己观点或目的的历史直接忽略甚至排斥。否定太平天国等农民运动,否认其在中国反封建过程中的重要意义,对于运动中类似宗教的细枝末节或偶然事件的历史作用过分夸大。贬低一切进步的革命运动,嘲讽中国近代以来一切反帝反封建斗争,肯定清末“新政”对中国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认为辛亥革命对历史的发展无关紧要,等等。

  这种虚假性表现在价值追求上的解构主义,主张怀疑一切。近段时间网络上有些心怀不轨的历史虚无主义者质疑“火烧邱少云”的真实性,认为有违生理学。试图运用历史虚无主义的方式和荒唐的言行,颠覆国家树立的英雄人物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否定人民英雄。我们都知道,一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就是英雄和英雄精神,一个尊重并崇敬伟大英雄的民族,才是伟大的民族,才能得到长足发展。而质疑“火烧邱少云”严重侮辱了先烈高尚的民族气节,不仅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更是对中国的民族精神和民族信仰的亵渎,不利于中华民族凝聚力、向心力的增强。在此网络事件的背后其实是正邪的较量,是在历史虚无主义出现后,尚有判断力和爱国心的人们与那些别有用心的邪恶势力的较量。除此之外,黄继光、董存瑞的英雄事迹也受到质疑,这种对中华民族英雄赤裸裸的否定行为,和质疑“火烧邱少云”事件如出一辙。因此,我们要擦亮眼睛,明辨是非,彻底反对。对那些怀有不良动机的势力和个人,必须始终保持足够的警惕,旗帜鲜明地进行批判和抵制。

  这种虚假性表现在技术运用上的一叶障目,主张用所谓的历史细节代替全部历史。历史虚无主义抛弃了历史辩证法,自然会陷入以点带面、以偏概全的境地,攻其一点不顾其余。打着解读历史的旗号,引用一些碎片化的细节,展现各种骇人听闻的所谓的历史真相,以博得人们眼球。历史虚无主义者所运用的方法论诡辩论使他们能够随心所欲地建构历史,曲解近现代中国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严重违背了历史的全面性和客观性。历史虚无主义者基于自己的简单判断,错误运用史料分析法,用微观解释宏观,以某类事件的局部特征解释各类复杂的社会现象,还有一些研究者过度概括证明某段历史的适用范围。如最常见的,从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出现的某些失误得出社会主义制度不适合中国的荒谬结论。可见,历史虚无主义是根据孤证或一些偶然性因素假设整个历史发展进程,实际上是没有实证证实的研究,毫无学术性可言,只是服务于特定的政治目的。

  显然,历史虚无主义之意图犹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无非想以假乱真,扰乱我们的视听。历史虚无主义者为了达到“西化”、“分化”中国的目的,乘着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国策和新媒体技术发展之便,广泛传播西方诸如“宪政主义”“自由主义”等思潮,这些思潮在中国大地逐渐泛滥,丑化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把中国共产党在革命过程中的失误扩大,由此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系列进步的革命运动,混淆视听,以此来宣扬革命会使人丧失理性的言论,提出改良才能为国家积蓄力量,阻碍我们改革开放的道路。

  无非想以假作真,颠倒黑白是非。否认一些人们已经普遍接受的事实,强调历史是一种可以随意涂鸦的“空”或“无”,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具有极端的危害性。历史虚无主义者认为,中华文明已有五千年历史,中国要想实现现代化,就必须摒弃陈旧的中华传统文化,欣然接受西方文明,这种论调与全盘西化论并无二致。此外,他们还认为自1840年的鸦片战争开始,中国所遭受的一切侵略,就是因为中国的封建文化过于落后,西方列强的侵略行为只是打开中国封闭的大门,给中国带来了先进的西方文明,这一想法更是不堪一击。

  无非想以假虚真,鼓吹异端邪路。历史虚无主义者的意图十分明显,就是要求中国像西方一样走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妄图借“重评历史”的外衣,鼓励支持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应该放弃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达到曲解历史史实的目的,使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动摇,进而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宣传错误的唯心史观,不可避免地在国内思想理论界制造很大混乱。这自然会严重影响我国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各个方面工作的正常开展,成为中国共产党继续发挥领导作用和进一步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路上的“绊脚石”,阻碍中国走向民族复兴的光明大道。

  历史虚无主义的真实意图尽管隐藏的扑朔迷离,演绎得神乎其神,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消解我们的历史,否定我们的政权,抹杀我们的未来。

  我们要了解历史,用中国共产党党史新中国历史成就的“照妖镜”,戳破历史虚无主义的谎言与谬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是最好的老师,是最好的清醒剂。让历史虚无主义闭嘴的最好武器就是历史本身。必须学好党史国史必修课,不断增强历史意识,努力学会历史思维,自觉培养历史眼光。我们党自1921年成立之时起,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党。新中国成立后,虚无主义思潮归于沉寂。在我国实行改革开放、拨乱反正关键时期,又有所抬头,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者在文艺领域主张全盘学习西方文化,否定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中期,苏联解体更是给历史虚无主义者攻击马克思主义提供了便利,但我国并未被之后出现的“告别革命”的论调打倒,而是排除万难、逆流而上,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让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永葆勃勃生机。这些年来,我们党以敢为人先的勇气和胆识,自觉顺应社会发展趋势,敏锐把握时代潮流,善于引领风气之先,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始终保持旺盛生机活力,创造出辉煌成就。实践证明,中国共产党是一心一意为人们谋福利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只有社会主义才最适合中国,历史和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正确的。历史虚无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价值,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我们要努力学习,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练就“火眼金睛”,识透历史虚无主义的本来面目。历史虚无主义是建立在唯心史观基础之上的一种错误政治思潮。习近平同志指出:

  【“在我国,不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哲学社会科学就会失去灵魂、迷失方向,最终也不能发挥应有作用。”】

  我们必须自觉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马克思主义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利器,我们必须大力建设唯物史观理论高地,让历史虚无主义在学术界无所遁形。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就必须强调认真研读马列著作,坚持读原著悟原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必须用好马克思主义这个理论武器,也要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理论创新。当前,最关键最根本的就是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全党。要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一个科学完整的理论体系阐释好、研究好,正确认识和准确把握新思想的精髓和实质。只有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研究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才能真正从理论上揭露历史虚无主义的谬误,击中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

  我们要努力工作,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铸就的“金箍棒”,将历史虚无主义打回“原形”。党的十八以来,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也是具有崭新内涵的伟大社会革命。我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之所以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是因为有正确思想的指导,我们要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下,不断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以铁的事实让历史虚无主义在中国无滋生之地、无藏身之处。

  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所说:

  【“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

  在人类历史浩浩荡荡前进的征程中,人民始终是历史前进的真正动力,是历史大德不言的真正主体。创造历史的人民,眼睛是雪亮的,在中国人民众志成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任何企图“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妄想,都必然沦为掩耳盗铃的笑谈,终将被证明是在做黄粱美梦。

  总之,历史虚无主义无异于沧海一粟,掀起的一点浪花必然会消失在人类前进不可逆转的洪流之中。

  【作者系湖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湘潭大学基地常务副主任】

其四:揭穿历史虚无主义的面具

特约评论员 任晓山

  历史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和智慧宝库。然而,一个时期以来,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沉滓泛起,如幽灵徘徊、若暗流涌动、似浊浪排空、像病毒肆虐,极尽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之能事。这股思潮通过歪曲、诋毁、否定党史、国史、革命史和军史,企图从历史依据上釜底抽薪、挖根断源,使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必然性、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产生怀疑和动摇,从而搞乱思想、搞乱人心,销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源是唯心史观,其突出表现为:一是好人不好。历史虚无主义肆意贬低、丑化党和人民的领袖,全盘否定他们的历史功绩和人格力量,对革命先烈和英雄模范人物,或污蔑诽谤、或调侃戏弄,妄图毁灭中华民族的精神脊梁。二是坏人不坏。对历史上那些“逆势而上”甚至恶贯满盈的历史罪人,历史虚无主义则往往有意渲染、美化,公然为已有定论的反面历史人物翻案,为反动头目叫屈,为投敌叛国分子张目,为殖民统治者正名。三是夸大失误。历史虚无主义常常把支流作为主流,把局部说成整体,夸大领袖人物的错误来虚无、丑化党的领袖,夸大我们党领导革命、建设、改革中的曲折或失误来虚无、诋毁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以偏概全,以管窥天,以蠡测海,否定历史规律,篡改历史结论。四是碎片拼贴。历史虚无主义以碎片化历史细节“否定”历史规律或“还原”历史整体,将完整的历史分割成零散的历史碎片,流连忘返于边边角角,津津乐道于传说演义,纠缠不休于细枝末节,根据预设立场剪裁拼贴,用小细节小故事小情节代替大历史大趋势大走向。

  历史是复杂的、厚重的,正如有人所说:

  【“历史的道路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它完全是在田野中行进的,有时穿过尘埃,有时穿过泥泞,有时横渡沼泽,有时行经丛林。”】

  而历史虚无主义对待历史往往进行主观化猜测、简单化处理,披上新潮的理论外衣,采取迂回隐蔽的策略兜售其错误观点,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和渗透性,对公众尤其是青少年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和毒害性。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越之西子,善毁者不能闭其美;齐之无盐,善美者不能掩其丑。”我们要认清历史虚无主义实质与危害,看到虚假性是其本质、片面性是其表现、欺骗性是其手段。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首先就要戳穿它精致的“画皮”和骗人的“道具”,端起历史规律的望远镜,细心观望它乱花迷眼、浮云遮眼的欺骗手段。

  以重评重写为幌子。历史虚无主义不尊重历史,违背实事求是原则,对历史事实只有哗众取宠之心,而无实事求是之意。在手法上经常以“还原历史真相”和“起底真实历史”的名义,否定党史、军史和国史的主流和本质。他们常常标榜“价值中立”,提出“重新评价”或“重写历史”,尽力挖掘和渲染与人们所熟知的正统主流不一样的“历史细节”,热衷于做翻案文章、搞历史亵渎,肆意否定党和人民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奋斗历史,否定中国近代史上的一切进步事物和正面人物,替中国近代反动统治阶级翻案洗白。“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历史虚无主义搞所谓重评重写,目的就是要把好的说成是坏的、坏的说成是好的。但谎言和谬论,重复一千遍也成不了真理。正如列宁所说:

  【“如果不是从整体上、不是从联系中去掌握事实,如果事实是零碎的和随意挑出来的,那么它们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连儿戏都不如。”】

  以学术面貌为外衣。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热衷于给自己披上“学术研究”的外衣,有的打着“学术创新”的旗号,反思已有定论,诘疑既成共识,挑战正统说法。有的将各种观点打扮成“学术创新的结果”,意在通过“学术”身份拥有政治上的合法性,获取话语空间。有的以“学术自由”的名义,突破意识形态监管,说白道绿、肆意传播,甚至巧妙攻击主流意识形态。天下治乱系学风。“学风不正,妖孽横行,则天下危。”历史虚无主义虽然经常披着“学术研究”的外衣粉墨登场,其实是彻头彻尾、地地道道的伪科学,其所反映的也不只是历史问题或文化问题,而是有着明确的政治目的、政治意图,是居心叵测、包藏祸心,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以臆想推测为根据。历史虚无主义擅长“质疑”“虚无”“解构”,尤其习惯以主观情感、想象发挥或者观念先行来假设、编造历史,或抓住某个、某些历史琐碎材料以偏概全,搞“艺术加工”“合理想象”,用“文学手法再现”历史;或根据孤证、伪证来推断得出某个结论,根据一些偶然性因素臆想历史发展的某种可能;或仅凭一些表面的历史事实就大胆立论、作出结论,更有甚者以主观恶意杜撰臆想历史真实,把历史当作“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历史虚无主义用这种所谓“人之常情”“世之常理”来臆想推测历史事实,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历史有其内在规律,虽然也有不测风云形成的偶然,但更多的是人心向背所造就的必然。偶然因素之于历史发展,就好比鸡鸣与天亮,“有鸡叫天要明,没鸡叫天也明”。

  以娱乐文化为面具。近年来,在消费主义、享乐主义思潮的推动下,历史虚无主义越来越呈现出娱乐化的转向趋势,常常以娱乐性文化活动为手段,以“恶搞”“笑料”为包装,刻意迎合一些人的娱乐化需求,把历史变成商业价值的工具和低俗庸俗媚俗的玩物,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形成强烈的“反讽”效果,企图在轻松搞笑、不知不觉中搅乱人们的历史认知,消解人们的理想信念。历史虚无主义以娱乐化方式对待历史,表面上看,是宣泄,是煽情,是找乐子,究其根本,则是“去思想化”“去价值化”“去历史化”“去中国化”“去主流化”,妄图制造“诗比历史更真实”的混乱。

  以言论自由为旗号。历史虚无主义经常以“言论自由”“思想自由”为旗号,强调言者无罪,以自己喜好爱恶来指点人物、评论历史,以轻佻的态度谩议历史甚至戏说历史,随意臧否乃至訾议历史人物;强调“个人可以有自己的看法”,动辄以“我认为”“我的看法是”为借口,使正统的历史、公认的历史经过一番“个人思考”而“变相”“变调”,通过一阵“枝分缕解”而“变色”“变味”。历史虚无主义还常常与其他错误思潮相互勾连,沆瀣一气,互为策应,比如以“自由主义”为庇护,对党的意识形态工作进行恶意攻击,借助噱头恶意炒作,渲染主流意识形态“压制言论思想自由”,从而使自己获得某种道义上的优势和舆论方面的同情。必须指出的是,言论自由不等于口无遮拦,不等于信口雌黄,自由从来就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历史虚无主义宣称主流思想舆论“压制言论思想自由”,这像极了黑格尔在《谁在抽象思维》中提到的贩卖臭鸡蛋的小贩,她“完全不提臭鸡蛋而从头到脚编排顾客的不是。”

  以西方评判为标准。历史虚无主义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在思想上臣服于“西方中心主义”的话语霸权,把中华文化视为专制、落后、野蛮、非理性,美化西方价值观和资本主义制度,将其说成是代表“历史前进方向”和“人类文明主流”的“普世价值”,把西方理论作为至高无上的真理,把西方价值观作为一切问题的评判标准,把西方理论作为解释中国问题的唯一尺子,于是乎就出现了诸如“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革命不如改良、苏联不如沙俄、新中国不如民国等奇谈怪论和不经之谈。历史虚无主义言必称希腊、贤必举欧美,“以洋为尊”“以洋为美”“唯洋是从”,用西方思想理论、制度模式、价值观念对中国历史特别是近现代史进行格式化处理、颠覆性翻盘,妄想除掉中国人之所以为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自信和自豪,是典型的崇洋媚外“孙子战略”。

  以网络传播为重点。网络平台特别是微博、微信、微视频等新兴传播媒体的多样性、快捷性、交互性和虚拟性,为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播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成为其散播错误思想观点的重要落脚点。网络空间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存在更大的隐蔽性、迷惑性和渗透性,它们往往不以系统化、理论化的姿态呈现,而是暗藏于碎片化的网络话语、喧嚣于网络舆论之中,以“时尚”的网络文化面貌出现,对青少年的毒害极深。有人说:

  【“互联网是历史上存在的最接近无政府主义的东西。”】

  历史虚无主义抓住互联网的技术特性,企图把网络变成其兜售错误思想的“温床”“跑马场”,成为它有效快速传播的“翅膀”“直通车”,但网络绝不是法外之地,必须高扬价值理性,筑牢法治之堤。

  历史是现实的眼睛。历史的发展通常是“甘瓜抱苦蒂,美枣生荆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这门功课不仅必修,而且必须修好。”】

  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不在于不犯错误,而在于从不讳疾忌医,敢于直面问题,勇于自我革命,具有极强的自我修复能力。正如恩格斯说过的:

  【“伟大的阶级,正如伟大的民族一样,无论从哪方面学习都不如从自己所犯错误的后果中学习来得快。”】

  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必须保持政治定力,对它的危害、我们脑子要特别清醒,对它的伪装、我们眼睛要特别明亮,对它的批驳、我们态度要特别坚决,对它的斗争、我们行动要特别自觉,引导人们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本文原载“党建网”】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