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美国的“民主”是400年前在奴隶制的基础上建立的

作者:魏文编译 发布时间:2019-10-08 08:55:15 来源:环球视野 字体:   |    |  

  2019年安哥拉被奴役的非洲人被用武力运到弗吉尼亚的詹姆斯镇。这次强制的黑人移民到了后来成为美国的地方,这是奴隶制与民主交织的历史的开始。1619年确定的一些对公民的权利、自由和民主的限制现在仍继续有效。

  今年还纪念马丁·路德·金诞辰90周年,他是1954—1965年之间人权运动的历史时期最出名的领导人。

  尽管美国人没有疑问认为弗吉尼亚州的詹姆斯镇的定居地是正在实行的民主的实验的第一个事件,但是对分析奴隶制以什么方式在巩固美国资本主义、民主、自由和种族的身份中发挥的关键作用有更多的保留。1619年确定了现仍在持续的公民权利、自由和民主的一些限制。

  尽管在实践中我们没有记住他,金在很多场合谈到奴隶制的阴影对争取公民权利的斗争的冲击。也许他在1963年8月28日举行的争取工作和自由的“华盛顿游行”期间所分享的思考被更多的人知晓。金对聚集在林肯纪念碑面前的25万人发表讲话。

  金在“我有一个梦想”有名的演说中想留下种族的奴隶制如何以武力扎根在美国人的想象中的证据。一个世纪之前,亚伯拉罕·林肯(金称他是“一个伟大的美国人”)签署了《解放的宣言》。但是100年以后黑人被“美国梦”边缘化。金说,“没有给这个神圣的义务荣誉”,非洲裔美国人收到的是一张“空白支票”,国家必须支付全部费用,如果它想超越一个种族主义过去的悲剧性后果的话,这种结果继续超过它的前任。

  金渴望与美国民主的传统主要的矛盾和解:奴隶制与个人的自由共处。金将其解释为一个矛盾,马尔科姆·X承认它是一种讽刺的对称。按照马尔科姆·X的说法,在美国奴隶制帮助支持一个种族民主的制度,在实践中变成了一种白人的特权。

  马尔科姆·X在他猛烈揭露白人至上主义和坚决支持一场消灭反对黑人的种族主义的暴力革命时,求助于对非洲裔美国人种族压迫400年的经历。2019年标志的日期是马尔科姆·X在他充满激情的演说中经常颂扬电视的辩论和采访。

  不论是马尔科姆·X,还是马丁都理解在在公民权利、黑人权力时代争取尊严和黑人的公民权利的斗争与为了在21世纪消灭种族主义的奴隶制之间有密切联系。

  也许没有任何人物更加高尚地代表围绕着奴隶制、公民的自由和权利的辩论,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主张消灭奴隶制的演讲者)在最近赢得普利策奖的历史学家大卫·布莱特最近的传主发表以后赢得了知名度。

  道格拉斯过去是马里兰州切萨皮克湾一个非洲裔美国人奴隶,他透露如何 做到逃走和变成一个自由的人。在一次为了美国民主的实验进行的象征性旅行中,曾经是一个出色的作家和公共演说者的道格拉斯变成了19世纪被拍照最多的美国人,国内主要的主张消灭奴隶制的人物,一个为了结束奴隶制应当利用所有必要的渠道包括暴力的渠道的理论的捍卫者。

  种族的奴隶制是一种冷酷无情的形式,与世界资本主义的上升联系紧密,1865年在在国内战争中70万美国人丧失生命之后奴隶制受到破坏。北方的政治家们不承认—或是不情愿地去做—黑人士兵为反对白人至上主义而斗争的爱国主义。

  他们起草了新的宪法修正案以便进行关于黑人自由的辩论,奴隶制被消灭了,承认公民出生和投票的权利。但是,这些权利被迫与反对美国黑人的政治的、经济的和种族的恐怖共存。

  在1865—1896之间的重建时期,将黑人男女放在新的种族间民主实验的先锋地位,公共的教育、黑人的大学、教会、企业、公民的团体和互助的协会,也对在行政部门雇佣非洲裔美国人做出了贡献。

  但是,这些进步被暴力、政治的传统、合法的和立法的反对黑人公民侵略玷污了。1896年美国最高法院在针对费格逊的普莱西案件的决定(选择保持种族分离的宪法条款甚至是在某些公共场所)标志着这个国家一个敌视的阴暗时期的开始。

  由黑人领导的当代社会运动比如“黑人的命也是命”不仅面对种族的幽灵,比如在南方的州的“吉姆·克劳(对黑人的蔑称)法”(主张在所有的公共机构实行种族分离)扎根于民众的想象之中。面对最广泛的种族奴隶制的幽灵,我们的社会经常拒绝承认。我们和蔼地称为奴隶制的“遗产”代表着一个建立在种族剥削、对黑人劳动力的占有和对非洲裔美国人的妖魔化和非人道的基础上的政治的和经济的制度。

  更有意义的事情是黑人已经采纳民主扩张的视觉,包括当国家拒绝承认这种视觉是合法的时候。伊达·B.韦尔斯是一个主张妇女有参加政权的黑人妇女,她领导了反对19世纪种族主义的私刑的斗争,是一个社会正义先锋的积极分子,她的文章已经预见到在美国大规模监禁的增加。

  积极分子埃拉·齐·贝克是“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的创始人,她理解为了反对种族的分离进行抗议的组织建立的运动的最后目标不是得到与白人同样的午餐,而是要取缔镇压的和反民主的制度,这种制度是靠奴隶制的鞭子而出现的。

  马丁·路德·金从伯明翰发出的信发以类似的方式赞扬在亚拉巴马州因为违反吉姆·克劳法被关押在监狱里的黑人学生的英雄主义。金的推论是这些年轻人在某一天可能被承认是英雄,因为他们知道将国家输送回到这些“巨大 的民主的井里”,这些井基本上是由创始人父母开挖的。

  在奴隶制与自由和我们对这种对历史的理解之间的关系继续是美国民主经历核心,它在世界上对于印第安人民扩大的社区和全世界的移民都有反响,在最好的情况下他们将美国看作是一个“自由的灯塔”。贝拉克·奥巴马2009年出奇地成为美国的总统使美国作为种族自由的象征而出众。但是,特朗普已经表示他很快要祝贺“种族的平等”。

  也许最重要的教训是现在我们能够从英国人在詹姆斯镇定居得出的是为黑人的自由而斗争的孜孜不倦的性质。在奴隶制期间个人抵抗的勇敢行动启发了集体的履行美国民主的反叛。但是这种变化现在作为明显的痛苦对一部扎根在种族的奴隶制的历史承载着它的分量。当代关于种族特权的辩论,白人至上主义和身份的政策影响政治的、经济的和社会的关系,在我们的历史中这已经正常化,但是远不正常。

  思考奴隶制在必要的工具向我们提供的自由、公民和民主的概念,以便处理现在的情况造成不可磨灭的冲击这一事实,可能被认为是“第三次重建”,在这里保卫种族的正义和民主扩大的视觉的努力与种族的不容忍运动共处,这种种族的不容忍扎根于过去的仇恨,但是披上了新的外衣。(作者佩尼埃尔·E.约瑟夫是LBJ大学公共事务学院种族与民主研究中心的创始人和主任,是奥斯汀的德克萨斯大学历的史教授)

  (《环球视野》摘译 自2019年9月20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到2030年消灭奴隶制需要每天解放1万人

  泛美新闻社 魏文编译

  联合国关于奴隶制的当代形式及其原因与后果的专家乌尔米拉·博拉说,“在我作为特别报告人的任期开始6年以后,令人忧伤地证实从奴隶制到自由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尽管在全世界消灭奴隶制是合法的”。

  博拉补充说,“显然预防和处理奴隶制不是像宣布的那么简单,但是仍是可能和应当做许多事情,从现在到2030年消灭奴隶制”。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统计,在全世界有4000多万人仍在被奴役。

  博拉在日内瓦向人权理事会提出最新的报告时指出,由于劳工市场的迅速 变化,环境的破坏,移民和人口的变化,奴役可能在增加。这位专家还确定被奴役的人64%以上在私人部门作,世界上四分之一的奴役是由未万年人构成的,给人印象深刻的是98%被奴役的妇女和女孩遭受性暴力侵犯。

  在非正规部门工作的人们在发展中国家占90%的劳动力,他们遭遇受剥削或奴役的最大危险。

  博拉说,“从现在起到2030年在全世界有2500多万人是将加入劳工市场的青年”,他们中约有85%将在发展中国家就业。他们得到体面的工作岗位将决定受到剥削和奴役的水平。

  博拉提供的统计数字对准备以更加有效的方式面对奴隶制是一种“警告”,因为“从现在到2030年必须每天让1万人获得自由,以适当的方式消灭奴隶制”。这是联合国“自由行走”提供的最新数据。

  博拉表示,某些国家已经选择将那些提供存在奴隶制象征链条的供应商排除在外。其他的政府采用反洗钱的制度鼓励企业避免奴隶劳动产生的利润进入金融系统。

  但是,这位专家感到遗憾的是消灭奴隶制的努力还是不够的。她指出,针对 有罪过的人的谴责和将他们送到一个法庭的可能性继续处于最低的限度。

  博拉坚持说,“从经济的观点来说,奴隶制的赢利是很少的;它包括更高的公共健康的代价,外部的环境和收入与生产率的损失”。她在自己的建议中强调一项新的反对奴隶制的战略是“系统的、科学的、战略的、可持续的、智能的,让幸存者们保持得到信息”。

  博拉坚持国家将更多的资金用于结束奴隶制,采纳和实施对这种犯罪做出 有效的回答的公共政策。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9月27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