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长河红阳:“李闻血案”,中共的阴谋?蒋记民国的催命符?

作者:长河红阳 发布时间:2019-07-17 08:44:5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长河红阳:“李闻血案”,中共的阴谋?蒋记民国的催命符?

  历史虚无主义作为一种反共、反华的意识形态武器,既老套又“出新”。这样的“出新”,不过是对早有定论的历史事件,做无稽的翻案文章。既然无稽,那就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站得住脚的历史依据,有的只是编造的谎言。在这里,有武大历史博士刘仲敬对“李闻血案”的造谣文可做范本。这个“李闻血案”的造谣文,并不是独立成章的,它是一篇造谣长文中的一部分。这个造谣长文是《【历史解密】刘仲敬:抗战时期延安与日本的谈判》。

  此文章的其他造谣部分我在《中共与日军合力收拾蒋介石?“武大历史博士刘仲敬”造谣中共通敌卖国为哪般?》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1/40668.html有敲打,本文专以“李闻血案”的造谣内容为靶捶打。

  “李闻血案”是指,在1946年7月间发生在昆明的,两起针对民主人士的特务暗杀事件。罹难者:李公朴、闻一多。这个血案,早有定论:国民党特务系统精心策划而成。刘仲敬写成的造谣长文里,专为这个事件写了篇幅不小的“翻案”,要把暗杀李公朴、闻一多两位民主人士的罪恶推到中共这里。刘仲敬如何造谣?且看他的

  1.可疑的历史材料

  【李公朴太太张曼筠在《回忆李公朴》一文中追述:我们下了公共汽车,走到学院坡,就听见后面轻轻“啪”的一声,公朴便倒在我的身边。而1980年第十辑《株洲文史》中却是如此描述的:1958年落网的凶手谢继舫供称:李公朴看完电影出门时,谢的同伙张德明向空中鸣了一枪,混乱中李公朴走进了左边的胡同,凶手对准他开了两枪。闻一多之子闻立鹤在《爸爸遇难纪详》中写道,“……途中是死一般的静寂,……忽然枪声大作,爸爸已经倒在地上了……”。但在1955年的《北京日报》采访中,闻立鹤又说,枪支是“美制无声手枪……由于装上了消音器,只是普、普作响,声音很小,没有人注意……”

  如此前后截然不同的叙述,大概绝非是记忆出了什么差错,而更像是出于政治上的需要而进行的修改】

  这是刘仲敬提供的历史材料。这段文字里分别列述了李公朴、闻一多死难时的两种说法。从刘仲敬的文字看,二人在罹难时的情形确有不同,但是,这些“材料”绝不可能得出他的结论:“更像是出于政治上的需要而进行的修改”。

  先说李公朴的情形:在李公朴夫人的回忆中,一声枪响,丈夫倒地,这是她在丈夫身边近在咫尺的记忆。作为一个妻子,最深切的记忆就是她丈夫的倒地身亡和什么有关。她的回忆中,与丈夫倒地身亡有联系的就是一声枪响,这就是她的记忆;而杀人凶手之一谢继舫的说法是在远离李公朴倒地现场时的见闻。远处狙杀目标,为了保证击中目标,连开两枪击中的概率要大于一枪命中。况且,根据另外的材料,李公朴夫妇走出电影院已经是夜九点了,天色昏暗,所以特务远距离跟踪射击,一枪命中的把握不大,所以谢继舫看到同伙连开两枪。这两个人分出凶杀现场的不同位置,所听、所见的案发情况理所当然要有不同,两个人的回忆是不矛盾,不冲突的!不过,刘仲敬就是要用两个人分处两个场景中的,见闻细节上的不同,污蔑共产党在李、闻二先生的死难事件上说了假话。脑筋固然是动了,但是,经不住常识考校。而且这还仅仅是假设刘仲敬的历史材料没问题的情形这样考校的。如果考校刘仲敬的上述“历史材料”,他的这个文章更麻烦,因为,他的某些“历史材料”根本不存在!比如——“1980年第十辑《株洲文史》”,据我在网上的查找,《株洲文史》第一版在1983年才出版,怎么在1980年就有第十辑的《株洲文史》出版?况且笔者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株洲市委员会官网的最新版株洲文史里,并未查到关于李公朴殉难的记载,这个材料不排除杜撰可能。杜撰的材料能与其他材料进行比对吗?

  再看刘仲敬对闻一多先生的遇难细节的质疑。在《爸爸遇难纪祥》里,刘仲敬引述的说法是“枪声大作”之后,闻一多倒地;但是,在“1955年的《北京日报》采访”中,刘仲敬的引述说,暗杀武器是美制消音手枪。刘仲敬同时“提供”了这两样相互矛盾的记述,他的意思:共产党在指示闻一多的儿子编造瞎话。

  再进一步考察,刘仲敬赖以立论的两份材料是否存在,很可怀疑!这两样相关材料——闻立鹤《爸爸遇难纪祥》与“1955年《北京日报》”中,《爸爸遇难纪祥》在网络上是一个查无实证的可疑货色!再看作为对照比较的另一份材料——“1955年的《北京日报》”,这个1955年的《北京日报》是哪个月哪一天出版的呢?这个叫刘仲敬的“博士研究生”没有交代!你不能说1955年的《北京日报》就只出了唯一的一期吧?这样的老报纸本来就极难找寻,而且你还不说明具体哪一期,这其中可以搞鬼的空间大得很呐!闻立鹤的回忆文章都不清不楚,再加上这个不知哪月哪日出版的《北京日报》,刘仲敬根据这两样一点都靠不住的“证据”来为国民党的特务翻案,把黑锅扣在中共头上,洗地的手法也太低端了!此外,我又核实了一下刘文中好几个类似的引用材料的案例,无一例外,都是如此,我们必须怀疑刘仲敬做学问的品行很成问题。

  材料造假,这是历史问题研究的断崖,而刘仲敬的这些可疑的材料,就是对研究设置断崖。不过,根据真正的历史材料,对李闻血案的真相我们却能应该有个大致不失精要的了解——

  2.李、闻血案的真实过程

  在《档案天地》1997年第三期,署名李晓奇的文章《“杀人者终必覆灭”——国民党反动派暗杀李公朴、闻一多先生内幕补记》中记载了凶手之一——昆明国民党第二军预备二师谍报队上尉组长蔡云祈的供诉:

  【李公朴先生遇难的那天是1946年7月11日,李公朴与夫人下午六时出门去南屏影院。时在傍晚。夜九点走出影院,天色早也全黑,路上并无行人,天上下着小雨。原本特务们是想把李公朴先生麻醉绑架到郊外山上杀害的。但是,由于特务机关许诺谁先完成任务有赏,跟踪的特务求功心切,所以不等其他大批特务赶到就乱枪下毒手。】

  这是李公朴先生的遇害经过;闻一多先生的遇难,也是被国民党特务乱枪打死,也是蔡云祈供诉,这个毫无疑问。至于“1955年的《北京日报》”提到的无声手枪,连这份报纸都有子虚乌有的可能,那么上面记载的“无声手枪”也就更加的不知所云了!

  无论如何的伪造材料,也抵不过特务们的供词!

  对于暗杀闻一多先生,这篇反共文章有狡辩:

  【至于凶手是谁,已有的证据显示国民政府与暗杀无关,刺杀闻一多的是两个下级宪兵军官汤时亮和李文山,他们当时属于云南警备总司令霍揆彰的编制。他们刺杀闻一多纯粹是为了讨好上级为目的。后来两人被处决。】

  “已有的证据显示……”,什么样的证据呢?在他的文字里找不到。这段话里,刘仲敬只为说明两个点:第一,这两件暗杀事件只是云南地方系统所为,与南京的民国中央政府无关;第二,就算是云南地方系统,行凶的特务也只是两个,与他人无关,也与云南警备总司令霍揆彰无关。但是两只小鱼小虾能掀多大风浪?这后面有大家伙在搅闹全局。

  3.搅闹全局的大家伙

  据上文《“杀人者终必覆灭”——国民党反动派暗杀李公朴、闻一多先生内幕补记》的记载,在蔡云祈的供述中李、闻惨案是一个名叫霍揆彰的大家伙在一手操纵。这个霍揆彰全程参与策划了暗杀李、闻二先生的阴谋,这个阴谋霍揆彰难逃罪责!

  霍揆彰乃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乃是蒋介石的正宗嫡传,是铁打的老蒋亲枝近派,也是陈诚系的要紧骨干!此刽子手在1945年12月调任云南警备总司令,这个时候乃是蒋介石指令杜聿明发动兵变拿下“云南王”龙云之后的关键、敏感时刻。这个时候调霍揆彰入滇,就有老蒋“钦命”的意思,就有“如朕亲临”的意思。这个刽子手就是老蒋在云南的代表!可不是一般二般的人物。根据史料,这个亲枝近派在做这笔大“买卖”的动机就是为老蒋“分忧”,泄愤,邀宠。这些历史材料有唐纵《在蒋介石身边八年》,有肯尼斯·雷、约翰·布鲁尔编著,牛军翻译《被遗忘的大使——司徒雷登驻华报告》。我们先看:

  4.美国人的追问

  “李闻血案”之后舆情如怒涛,民愤似火山:抗战前蒋氏钳制抗日言论,李公朴就与其他进步人士被蒋氏用囚笼款待——七君子事件;抗战结束后在重庆,又被蒋氏特务用拳脚相加“奉上敬意”——较场口事件;在昆明干脆被直接枪杀肉体消灭,怎么看,这十年中,一直有大势力对李公朴不间断的进行追杀,此势力为谁?思维正常者,都看向蒋介石。闻一多为李氏鸣不平,也被枪杀,这股大势力,不是蒋氏又是谁?在蒋记民国与民意角力的时候,蒋介石的“老家儿”美国也出面了,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当时正在中国“调处”国共,要紧关头在国统区出了这样的大事件,连美国人的脸都打了——知子莫若父,美国太了解它的这个儿皇帝了,这样的事情出不了蒋氏的圈圈。这个蒋氏,连一两个手无寸铁的书生都容不下,还能容得下手里有枪的中共?到底内战开打是谁的原因还用问吗?说起来美国是在秉公“调处国共”,可你这个样子让我美国怎么能在“秉公”的名头下向着你说话?我还怎么给你拉偏架?!“调处”的核心人物,杜鲁门的特使马歇尔反应迅速,7月18日,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驻天津总领事、大使馆参赞一起见蒋介石施压:

  【晚餐后,委员长询问马歇尔将军对最近事态的看法。马歇尔将军指出近于无休止的内战迹象和一些似系政府方面的过格行为。他旋即即坦率地谈到昆明的两次暗杀(李闻血案)及其对美国舆论的有害影响,这使委员长尴尬万分。……依我(司徒雷登)之管见,中国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在某种决定性的意义上,有赖于委员长的心理素质。】

  连美国人都知道“李闻血案”是“政府方面的过格行为”,这只不过为了面子上的照顾,用了“似系”的修饰词。而蒋氏的反应“尴尬”!马歇尔的敲打明确,司徒雷登的总结含蓄,李、闻血案的原因:“委员长的心理素质”!一个心理阴暗者用扭曲心态治理国家,必然会有这样的“尴尬”事件!

  被父皇申饬之后,蒋氏第二天邀司徒雷登单独见面,讨教怎么才能让父皇满意。司徒雷登,这个被毛泽东主席一篇名文钉死在历史耻辱柱上的反共老手、美国政府在华的利益代表对蒋氏“面授机宜”:

  【我提出三条措施。一是不对暗杀事件公开承担责任……】(以上,“司徒雷登报告”2-3页)

  都是千年老狐狸,绝不瞎扯“聊斋”,说的都是干货:做了就是做了,绝不能认账!

  5.唐纵出马打探究竟、安排善后

  不认账的大方向定下了,但是具体的处置还要派要人去仔细调查摸底。蒋氏派唐纵出马去云南仔细闻讯(唐纵何许人,可百度、搜狗之,不科普),但是,还在唐纵未去云南前的7月22日晨5时,军统人事处处长郑修元发长电报一通给他:

  【报告李、闻案与警备部有关。】李敖《蒋介石评传·下》524页

  这是提前打招呼,别乱放火把主谋给烧出来。唐纵23日飞抵昆明,与郑修元为首一干要员会商,详细了解案情之后,叮嘱众人“对外谨慎言论”,自己则于26日飞九江牯岭见蒋介石报案情详细。老蒋的反应,据唐纵回忆:

  【主席愤怒尤未已,大骂霍揆彰是疯子。余曰,闻一多于记者招待会时,侮辱领袖,力斥特务分子,刺激过甚,青年人青年人血气方刚,一时控制不住。主席长吁短叹,曰:汝再赴昆明一行。】唐纵《在蒋介石身边八年》,转引自李敖《蒋介石评传·下》525页

  在唐纵未及成行时,蒋氏又召见唐纵,唐纵赶紧向蒋氏献计:

  【李闻二案宜分开,以示非有计划之行动,闻案以受刺激而处于义侠之偶然行为,李案以云南人出面承担,为报复李公朴构煽部队之义侠行为。主席曰,不好,李案如不破,则暂作悬案。】唐纵《在蒋介石身边八年》,转引自李敖《蒋介石评传·下》525页

  前因后果一目了然,就是蒋介石的警备总部有意策划!而策划的动机,唐纵同书也说的明白,6月5日,蒋氏明确指令:“对民盟不必姑息”,“应施打击”(唐纵《在蒋介石身边八年》,转引自李敖《蒋介石评传·下》526页)。这是蒋氏对民盟起了杀心,必然要有这么两起血案,不在李、闻,必在他人。

  7月31日,唐纵再飞昆明与云南地方商议怎样善后,被蒋氏挟持当了云南主席的卢汉说了这么一句话:

  【案情不必调查,已成公开秘密】唐纵《在蒋介石身边八年》,转引自李敖《蒋介石评传·下》525页。

  看看这些材料,再回看刘仲敬的胡说文字,真难想他摇头晃脑敲键盘的丑态!

  下黑手的霍揆彰也有自己的考虑,沈醉《军统内幕》:

  【霍杀害这些民主人士的目的,原来是想讨好蒋介石,希望改派他当云南省主席。因为霍是陈诚系中的重要骨干分子,他从陈诚口中了解到蒋介石对同情中国的民主人士一向恨之入骨,满以为这样一来可以更加得到蒋的宠信,却没有想到竟会得到相反的下场。】转引自李敖《蒋介石评传·下》526页

  上有所好是下必甚焉!“李闻血案”固然没有蒋氏亲手在背后打黑枪,但是,蒋氏一怒,必然有人付出代价。

  婊子立牌坊,杀了人,蒋氏的“拐棍”、狗腿子也忙着善后,据上文《“杀人者终必覆灭”——国民党反动派暗杀李公朴、闻一多先生内幕补记》

  【李公朴、闻一多先生遇难后,追悼会在各地相继举行,一个抗议特务暴行、要求和平民主的高潮在全国兴起。迫于舆论压力,表面上还在伪装民主的蒋介石对云南地方国民党反动派这种打草惊蛇、暴露马脚的做法很生气,先后派全国警察总署署长唐纵和顾祝同等人到昆明去查办此案。据时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沈醉回忆,当时国民党企图利用此案诬陷中国共产党。唐纵曾飞到重庆,要求沈从看守所找两个被囚的军统特务,以确保安全和金钱、职位为引诱,要他们冒充凶手,让其在公开审判时吞吞吐吐地暗示此案与中共有关,但又不明说,以混淆视听。但后来霍揆彰在昆明已经演出了贼喊捉贼的把戏,沈醉这一工作遂未进行到底便随唐纵等人一同飞往昆明。】

  昆明那两个特务在顾祝同等人的授意下,霍揆彰亲自打包票保证生命安全,并以升职、500万元(可买40两黄金)的代价出头被自首。但是,这两个特务在公审时,因为作恶太多,面相被群众牢记,所以顶包换人都没法子做下去,于是被将错就错地被处决了。这也是霍揆彰弄巧成拙。可是一切的阴谋根源,都直指蒋介石!

  有如上的精心善后,“李、闻血案”自然有十分诡异的结论,用民盟秘书长梁漱溟的话来讲:“吞吞吐吐”:

  【一是李案“未捉获凶手”,只拿出闻案来“公审”,是李案“吞”而闻案“吐”。二是承认是昆明警备司令部两个中下级军官干的,这是“吐”;但是出于凶犯“个人气愤”,这样就“吞”去了暗杀的主谋者。三是“公审”只许中央社记者参加,这是“吐”;但拒绝《大公报》记者及其他报社记者参加,这是“吞”。四是“公审”好像审判完结,这是“吐”,但问是否再审,他们答不出来这是“吞”。(梁漱溟《忆往昔旧录》)】转引自李敖《蒋介石评传·下》524页

  看过了这些材料,刘仲敬的造谣也就显得十分拙劣了,可是,更拙劣的造谣还有:

  6.拙劣造谣,几杯小酒居然拉出个中共特务???

  【1965年,云南大学语言学教授朱杰勤的学生张君达在《天天日报》专文中披露,他的“恩师”朱杰勤,系中共中央社会部第三处副处长,该处的职能就是针对高级知识份子进行统战工作。在一次偶然小酌中,朱杰勤吐露真言,坦言他曾经参与了部署暗杀李、闻二教授的机密工作。朱杰勤称:“只有暗杀受大学生爱戴崇拜的民主学者,方可营造恐怖气氛,掀起群众的冲动情绪,激发全国青年的反抗思想,而且还可离间国府与美国的关系,影响美国对华政策,促成美国减少对国府的经济与军事援助……”。

  如果张君达所言属实,联想到当时的局势,以及李闻被暗杀后美国的反应,就不难理解“李闻死于中共之手”并非只是个传说。】

  这段造谣里,刘仲敬又用了一则“史料”——云南大学语言学教授朱杰勤的学生张君达在1965年发在《天天日报》上的回忆“专文”。和上文那个古怪的“1955年的《北京日报》”一样,同样没说是哪一月哪一天出版的,回忆文章在哪一版登载的当然更没有交代!这样的“三无产品”能作为史料证明历史问题么?《天天日报》是香港的一份八卦报纸,2009年就停刊了,1965年的报纸能找到么?1965张君达这个人在写“专文”的时候是什么身份也没说清楚,这世上有没有这个人都很可怀疑!而且,回忆“专文”说:

  【在一次偶然小酌中,朱杰勤吐露真言,坦言他曾经参与了部署暗杀李、闻二教授的机密工作。】

  几杯小酒下肚,这么隐秘的大事都能自己往出吐露,这是中共秘密战线上的战士呢,还是国民党那些饭桶特务的嘴脸?中共中央社会部是当时中共首屈一指的中央级别反间谍机关。其中的人员素质极高,假设朱杰勤是社会部的反间谍人员,怎么可能在“一次偶然小酌”之后就能把自己的身份和暗杀李、闻的大秘密轻易透露给一个学生?这样惊天大秘密,就以这种方式泄露出来?为何没有造成巨大的社会影响,连给出的出处都是一个查不到了的报纸,造谣手法低劣到如此地步,真让人唏嘘,果粉无人!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谎言漏洞太大,刘仲敬来了这么一句话来遮掩:

  【如果张君达所言属实,联想到当时的局势,以及李闻被暗杀后美国的反应,就不难理解“李闻死于中共之手”并非只是个传说。】

  注意“传说”二字,可进可退:有人信,这就“并非是个传说”;有人怀疑,那不过是个“传说”何必当真?况且,最前头还有前提“如果张君达所言属实……”一切都建立在“如果”之上,一切都在这个张某人的言语中,对错都无关解读者(刘仲敬)!这样的狡猾赶得上民国戏里戴墨镜、撑幌子在街上招摇撞骗的“铁嘴”、“神算子”了。这样的法子用在写文章上,可叹果粉无人!

  7.造谣者的另一张嘴脸

  从刘仲敬在“李闻血案”的造谣里,我们能看到跪舔蒋介石脚面的铁杆果粉嘴脸,但是,从他人对刘仲敬“著述”的评价中,我们还能看到这位武大博士刘某人的另一张嘴脸:按着《张耀杰:刘仲敬的硬伤与浮夸》中的提示,我查找了一下这个刘仲敬写的一本书《民国纪事本末》,查到了这么一段话:

  【民国像雅和弗典洛伦萨一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宪法实验室。这一时期的政治、军事行动大多数都有宪法斗争的性质,关系之大只有美国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可以相比。本书采取最简单、明晰的方式──编年史,沿着时间顺序展示宪制演变的来龙去脉。本书忽略了大部分军事行动,却把具有因果关系的宪法斗争连贯起来。这种斗争决定了中国的命运,塑造了近代亚洲的结构;比那些重要人物如何雄才大略或卑鄙无耻的记录重要得多。】

  这段话应该是刘仲敬的那本书里的序言之类的东西,再结合上文所说,这个人有一点值得注意,“宪法”、“宪制”位置很要紧,看得出,这是一个立志向西看的货色,或者不算精英却要硬往精英堆里又挤又蹭的类精英;而且对中共的恶意诽谤造谣可比袁x飞。或者说,此人就是另一个袁x飞也是合乎事实的。这个反共文的毒性之大也就可以想见了。但是,他还是要竭力为民国洗刷满身的血腥鱼尸臭。所以,他又找“下关惨案”做话题:

  8.什么样的“党史”“不小心披露了”真相?

  【根据大陆官方说法,1946年6月,在全国“反对内战、争取和平与民主”的浪潮中,马叙伦、雷洁琼、阎宝航、叶笃义、浦熙修等9人作为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和平请愿的代表,赴南京请愿……然而,若干年后,大陆党史在介绍阎宝航时,却不小心披露了这段历史的真相。】

  首先,下关事件中的上海代表人数,按着马振犊《国民党特务活动史》(九州出版社2008年3月版560页),这个代表团是10人;按着茅家琦、徐梁伯、马振犊、严安林合著《中国国民党史》473页(鹭江出版社2009年5月),这个代表团人数又是9人。但是。无论哪种说法,对下关事件的责任者都是一致的指向蒋记民国当局。而刘仲敬把事件责任人针对了中共,却没有给出任何依据!

  而且,接下来的记录更让人生疑:

  【1946年,阎宝航奉命在上海发起了“人民反内战运动大会”,并作为请愿代表赴南京请愿。在下关车站,阎故意挑起冲突。阎宝航被打,雷洁琼等人也跟着遭了殃。而就在阎等人被送去医院后不久,周恩来立即赶往医院慰问,周恩来对阎宝航说:“宝航同志,你完成了党交给你的任务!”随后,毛泽东、朱德也发来了慰问电。】

  刘仲敬说“阎宝航奉命在上海发起了‘人民反内战运动大会’”,不知这个话语出何典呐?其实造谣者不会给什么根据、出典,只需要敲出这几个字就可以了。再者,这位中共党员阎宝航是如何挑起了冲突的?事由呢?经过呢?更要紧的:周恩来对阎宝航说的话:“宝航同志,你完成了党交给你的任务”,这句话语出何典呐?在医院这个公共场合探望隐蔽战线的同志的时候,可能说出这样暴露身份的话么?毛泽东、朱德对阎宝航的慰问电又是什么内容?怎么传递到阎宝航的手中?都要有交代的,刘仲敬你怎么就没有呢?!

  据马振犊《国民党特务活动史》560页,这个“下关惨案”在案发前十天就由中统局局长叶秀峰亲自策划实施。这个实施方案还得到国民党中央秘书长吴铁城的指示,可谓计划周详。由上海出发向南京请愿和平的代表团在未出发前,就被中统局扣押了火车车头,国民党上海市长吴国桢还亲自出面“劝阻”;在这样干扰行程未果的情况下,火车行至镇江车站时,又被中统局组织的所谓“苏北难民”拦截,并把代表团成员拉下火车干扰行程,他们的干扰在代表团的严辞驳斥和火车乘客的支持下失败散去。火车至南京下关火车站,代表团下车后旋即被中统特务和一伙子所谓的“苏北难民”重重包围在候车室大声辱骂强迫代表团回上海。代表团要进南京城的心愿坚定,无计可施的中统特务和所谓的“苏北难民”就在候车室对代表团围攻殴打,酿成下关事件。

  从这个过程里哪里能见到阎宝航“挑起冲突”?一路上能组织“苏北难民”对代表团的行程进行干扰,是谁有这样大的能量?

  这个刘仲敬显然铁杆果粉一把,对所有推翻蒋记民国的中共功臣都要骂上几句,咒上一番,所以呢,在这个反共文里又不吝笔墨把阎宝航被错误拘押、屈死写了一番,语句中极尽歪曲和污蔑。

  9.中共统一中国全仗着苏联、左倾文人?

  反共文继续秀自己的造谣诋毁:

  【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在八年抗战中养精蓄锐的毛泽东,在苏联的帮助下和国内左倾文人的助阵下,迅速抢占了国民党控制区,并开始了颠覆国民政府的进程。】

  在这一段文字里,刘仲敬切割了至关重要的内容:当年美英苏三国经过在雅尔塔会议,威吓蒋记民国在抗战一结束就向苏联出卖了外蒙古。后来,即便在中共统一中国大势已成的境况下,斯大林还意图参与调停中国内战,劝说毛泽东在中共搞南北朝,饶蒋记民国一条命(薛衔天《民国时期中苏关系(1917-1949)下册270-271页》)!渡江战役之前,蒋记民国把办公机关南迁广州,美国等西方国家都把大使馆留在南京恭候中共,但是苏联大使馆却跟着去了广州。这个苏联乃是蒋记民国的大恩人啊,刘仲敬反而数落起了苏联,这分明是恩将仇报。

  再者,美国也有投资在蒋介石一边,怎么就没有助他江山万年?

  所谓“国内左倾文人的助阵下,迅速抢占了国民党控制区”,难道有了“左倾文人”的助阵,中共就兵不血刃的“抢占”了民国地盘?“国民党控制区”没有军队守卫吗?就没有血战吗?更要紧的:一开始对中共解放区全面进攻的是谁?连遭败绩之后,改为重点进攻的又是谁?屡遭打击之后,全面转入防御孤守大中城市,拿城市居民的身家性命做“肉票”与中共对赌的又是谁(比如长春的盈城饿殍)?!解放军解放这些城市是兵不血刃?好个“抢占”,是你在敲键盘吗?亏尔还写了“民国纪事本末”!

  谁也不能否认进步知识分子在解放战争中,对全国解放的正面作用,但是,这样的正面作用是:配合解放军强大的武力进攻,绝非知识分子就能决定一切!再者,进步知识分子在帮中共,蒋介石就没有反动文痞撑腰?这位刘某人不知道胡适、傅斯年等一干反动文痞吗?!为什么这帮文痞就没有帮着蒋氏“江山永固”?过分夸大文人的作用,是不是想为你这路人自抬身价呢?

  10.美国的鸡血为哪般?

  苏联在中共扫荡蒋记民国的解放战争里有没有帮助呢?有,但是,成规模的援助仅限于辽沈战役后期,做锦上添花的助力。但是,美国在中国的“投资”可就很悲催了。在极端,甚至于变态的反共立场左右下,它的投资下在了蒋记民国那里。而这个美国的“投资”最后的下场却如风吹鸡毛一般飞散了,原因么,据刘仲敬说,竟然是李公朴、闻一多的尸骨!这在反共文里有这样的表述:

  【基于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在中国抗战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美国的大部份援助依旧是提供给国民政府的。而当时美国政府正拟向国民政府提供包括五亿美元贷款的第二轮援助。

  闻听此消息,身在中国、为美国新闻处工作、亲共的哈佛大学教授费正清特地会见了郭沫若,并告之,美国的援华政策将对大陆不利。如果不能证明蒋介石实行一党独裁,就无法阻止这一援助计划。过了不久,李公朴、闻一多即相继遇害。随即费正清在美国《大西洋杂志》发表专文,把整个事件诠释为是国民党暗杀民主人士,并指责国民政府违反了自由民主精神。在其笔下的蒋介石,是一个冷血的独裁者。他还呼吁白宫切断对华援助。果不其然,目的达到了。不久,美国便停止了对华贷款谈判,同时,数个合作项目,如延续租借法案、转赠战时剩余物资、培训海军等,也不了了之。到了1948年,毛泽东在利用完美国人之后再度掀起了反美浪潮,此时的美国政府才如梦方醒,恢复了对国民政府的援助,然而国民党政府大势已去。】

  刘仲敬说“基于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在中国抗战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美国的大部份援助依旧是提供给国民政府的。”抗战时援助蒋介石,是要他抵抗日本,这个能说通,可是抗战结束日本兵都投降了,美国再给蒋氏援助为什么?这是个什么逻辑?!这个援助目的何在?而且抗战时的蒋记民国有什么“巨大作用”?是豫湘桂大会战么?是21次对日的“被会战”么?是从东南沿海溃逃到西南内陆么?

  解放战争时期,美国对蒋记民国的援助有两次:第一次就是在1946年8月31日,李、闻血案“吞吞吐吐”不了了之的第6天头上,美国与蒋记民国签订了《中美剩余战时财产出售协定》,将价值8亿美元的西太平洋战时剩余物资以1.75亿美元出售给了蒋记民国(陶文钊《中美关系史(1911-1949)上》316页)。从这个事件里,哪里能看出李、闻血案挡住了美国援助蒋介石?

  美国第二次援助蒋介石,是根据1948年4月通过的《援华法案》实施的。从1948年1月起的15个月内,向蒋记民国提供4亿美元援助,其中经济援助2.75亿美元,军事援助1.25亿美元,不是5亿美元!其次,这个援助是马歇尔“调处”国共内战失败之后,回美国才有的。马歇尔“调处”失败回美国后,引发美国政界对华政策大辩论。辩论的结果就是《援华法案》:支持蒋记民国,反共到底!(陶文钊《中美关系史(1949-1972)中》4页)这就是美援的动机!从这个事件中,怎么能看出李、闻血案挡住了美国援助蒋介石?!

  这样赤裸裸的胡说八道,也太卑鄙无耻了!美国“投资”给了蒋介石,并非看中他的“抗日”本事,更不会被李、闻血案干扰,这是其反共的共同立场决定的。

  刘仲敬的用心是要给蒋记民国说好话,但是到最后却扒了民国的坟——蒋记民国只能凭着美援“打鸡血”式地活着,没有了美援,只有完蛋,蒋氏的治国能力实在低下!这个武大历史博士,搞不清自己是在烧香呢,还是拆庙。

  美国对蒋介石的美援,乃是投资,是要回报的。是要用中国人的血汗加倍做回报的投资。美援的直接受益人并非中国底层百姓,而是端着枪打内战的蒋记民国政府!这样的投资给蒋记民国,就是养猪杀猪过程里的饲料。当然,蒋记民国也心知肚明,所以在1946年11月4日,由“外交部长”王世杰和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签订《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这个貌似平等的条约实际上蕴含着极大的不公平:中国,限于政治、经济、军事上对美国的绝对弱势,挡不住美国人来中国抽血,但是中国人却无力跑到美国混一把面包渣!

  这样的只对美国单向有利的不平等条约,却在中共对蒋记民国的毁灭性打击下,变成了一个泡影。蒋记民国和装备落后的中共打来打去地盘越来越小、军队越来越少,“国统区”内的民愤越来越大,蒋记民国这头猪不可能长出肉!美国对蒋记民国这头猪投喂的饲料全都清了零!养这头猪有什么用?!美国不可能对一头猪一直投喂饲料而不长肉继续容忍下去,撤掉援助,乃是美国的自觉,与李、闻血案有什么关系?

  看看刘仲敬,拐了这么大一弯,造了那么多谣,编出来的李、闻惨案谣言抹黑中共,再把这个谣言和美国撤出援助蒋记民国强行因果,把腐朽的蒋记民国的败亡,嫁祸于中共的阴谋,这样的狗血逻辑和四五年前的一个网络流行笑话一样地不堪:潘金莲挑帘子灭了大宋。

  11.不如静悄悄的远去

  民国“大师”徐志摩: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蒋氏临近败逃之际,他对于中国,或者说中国人对于蒋氏的期望:既然不带来福音,那也不要临走了遗祸众生。然而,蒋氏最后一爪子:金圆券,把他最后一缕在大陆的残魂也带进了千载骂名的十八层地狱:城市小资产阶级对他的一点亲近感也荡然无存。这家伙已经不把大陆当家了!现在的台湾岛上,蒋氏的雕像扳倒、锯断不知多少,蒋公如有残魂,不知现在该魂归何处?看如今这般身后事,还真不如当年静悄悄的远去!

  有趣的是,台湾那里去蒋化如狂飙,愣是不见刘仲敬这路大陆果粉们去那里飙泪嚎啕和蔡英文们血溅当场,一个个只晓得在中国大陆,或者外国的不知哪里的角落里敲打键盘“杀气腾腾”地来场口水反共,这么忠心,不知他们是否遥望台湾方向泣血涟涟?既如此,不妨将自身化作“魂器”,请高人做场法事,高呼:蒋公,魂兮归来……容留蒋公残魂一缕永伴余生可好?

  也许,可能,大概,这位武大博士研究生就已经是个“魂器”了呢?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