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四分之一世纪(二)

作者:迈克尔·曼斯菲尔德 发布时间:2019-05-31 01:06:5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曼斯菲尔德访华报告

(1975年)

a0afbf9efe210a8f6af9c4c0f598917c.jpg

  (一)这个制度是否行之有效呢?

  中国的政治制度已不再是一种实验,它要存在下去。它不止是一种政治制度,而且是中国八亿人的生活方式。今天,中国社会是以毛泽东 的理论为基础的。这种理论在西方听起来不仅象马克思主义,也象普通常识以及用以应付人性虚弱面的既有谅解又有严格性的混合物。

  人们经常猜测在毛泽东 引退之后中国情况又将如何。在我看来,这种操心多半无关宏旨。它没有看到过去四分之一世纪中中国的革命性变革的深度和现实性。对毛的尊敬几乎已经达到无限崇敬的程度,因为他指引了道路,他的领导恢复了中国的自信。人们可以期待,在遥远的将来,毛的训诲仍将继续指引中国的命运。“为人民服务”和“自力更生”不单是两个口号,它们是今天的和未来的中国社会的路标

  从上海到西安,从北京到昆明,大量证据说明这个制度的持久力。政治渗透到中国的日常生活里,从北京的高级政府官员到边远的公社的农民。中国传统的忠于家庭的概念和团体行动的概念得到延伸,把中国人民凝聚成一座由“家庭”构成的金字塔。在塔顶上是这个完整的国家的领导。到处可明显看到对共同成就的自豪感和对共同前途的信心。今天的中国比它历史上任何时代都更为统一。这不是说那里将不再发生政治动乱。事实是,毛的论点的一个重要特色就是经过一段时间就要来一次政治动荡。这些动荡被看作必须的,其目的是从这个制度中清洗掉那不断发生的“特权上层”的倾向。这就是文化革命的意义所在。这也是当前“批林批孔”运动的一个主要因素。任何政治体系都会发生为个人夺取权力的斗争,可是在中国,即使这种斗争似乎也将会在毛主义的范畴内进行。

  中国经济制度含有一个强大的绝缘体,把中国从国际经济体系的暴风雨中隔离出来。比如,相对地说,当前的通货膨胀的负荷以及遍及世界的不景气魔影对中国就没有多少触动。毛对自力更生、地方积极性、国内自给自足的强调起到了缓冲的作用。远在长征以后的延安时代,毛的部队就自己纺纱织布开垦荒地。所有的人都参加体力劳动。这一毛主义观念再一次在更广阔的范围内证实了本身的力量。五十年代后期当苏联撤退它的技术援助时,自力更生的主题推动中国凭借自己力量取得成就。现在,中国粮食、纤维,大多数原料以及能源,已自给自足。中国不但能不依靠外界而生存,而且必要的话,没有国外进口,也能让她的正在进行中的经济技术继续前进。

  人们感到中国对美苏两者抱着嘲笑式的感激,感谢它们迫使中国依靠自己人民和资源来发展经济。中国人说,特别是俄国人以中断技术和其他援助帮了中国的忙。其结果是,中国限制了进口,这既是自愿的也是被迫的;同时把出口大体上局限在偿付进口所必须的水平上。对于这种不靠世界经济的独立性所带来的实际结果,邓副总理是这样说明的:“如果我们购买的产品价钱太高,我们就停止购买。另外,如果我们出口货售价太低,我们就不卖。”

  中国的制度是平等主义的,人们普遍参与其活动。政府官员或工厂经理骑车上下班,与其他职工并肩前行;公社生产队长和社员一样,同在田野劳动。那里没有特权阶级。虽然,正如一位老练的官员所解释的那样,这个制度并不意味“大家同吃一锅饭。”“这是无视人们个别差异的怪想。”“一切人都有自己的爱好与厌恶,都有个人的才能。”据解释,这里的理论是,在人民的基本需要,即适当的食物、衣着、住所得到满足之后,根据“工作人员对社会的贡献来分配产品”,人们获得不同的报酬,满足个别爱好。

  取得成就的证据

  中国人民吃穿住的基本需要正在获得满足。食品和衣着丰足而价廉。人民看来身体好、吃得不错。住房是一个城市一个样,村与村也不同,但和旧中国比,大多数住宅是很不错的。到处在建造新屋。处处有证据说明对清洁整齐的重视。

  中国没有失业或通货膨胀。官员们报告说不存在吸毒、酗酒、娼妓或青少年犯罪等社会问题。街道不论在日间或夜晚都是安全的,尽管难得看到武装公安人员。人人看来都忙于生产工作或别的有意义的活动。妇女享有平等权利,而且有技术的女工在工厂里所占百分比在不断上升。在田野、在工厂的机器旁,男女并肩在劳动,同工同酬。在某些地区,妇女按旧习惯继续从事大量的重体力劳动,如修路之类。以我们的概念衡量,存在着大量不充分就业的情况,但每一个健壮的男人或女子都得到一些工作,没有失业,因而不存在失业津贴的概念。除了外交官和归国华侨,没有私有的汽车。每个地方只有为数有限的官用交通车辆。小轿车如此之少,以至主要城市之外,它依然是人们竞相争看之物。随着中国日趋富裕,要不要允许私人汽车存在以及在什么情况下允许其存在将是对这个制度的考验。上海一位官员是这样说的:“我们的重点是发展公共运输。小汽车太多将成为灾难。”

  我在全国旅行中经过的街道和马路都保养得很好,两旁植树,而且常常种植多层树木。公共汽车很拥挤,改进这种类型的运输特别受重视。我三次坐火车所见,客车美不可言。车厢和大多数机车是中国制造的。车厢整洁舒适,路床平稳、保养良好。从北京到广州来回一趟近三千英里,卧车票价约六十美元。

  和三年前我首次访问人民共和国时所见相比较,人民生活看来有所改善。比如,在北京可见到许多新住宅,人们看来穿得更好些,街上有更多的卡车和其他商业车辆,更多的式样讲究的自行车,店里摆着花式品种更多的消费品。

      城市工人的工资似乎比一九七二年略有提高,目前的平均数是月薪二十五到三十美元。房租水电每户平均仍在四美元上下。城市居民仍旧享受免费医疗,在公社所付医药费也只是名义上的。日间托儿所各处均有,教育全部免费。不征收个人所得税,一个工人的工资是他的净所得。

      粮食、棉布和食油实行配给,供应量充足。基本商品价格仍旧是便宜的而且固定不变。大米售价约美金七分一磅(和二十年前一样),猪肉和牛肉,四角一磅,鸡三角四分一磅,糖三角五分一磅,棉布四角一平方米,自行车七十五美元一辆(上海已开始出售摩托车,每辆二百美元),一只中国手表,五十美元。看一场电影一角到一角五分,香烟平均三角一包。城市公共汽车每次乘费三到八分。衣着鞋子定价极低,一件厚厚的棉上衣只要九美元左右,一双棉鞋还不到三美元。多数家庭夫妇两人都工作,因此两人收入合起来往往还略有积余供储蓄,偶尔还可以挥霍一下。

      在中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都令人感到一种集体精神。中国有效地处理了西方世界为之困惑不安的许多社会问题,也许关键就在于这种精神。它是“狗吃狗”的对立面。对犯罪行为的处理可资说明。街道上的警察不带枪,难得见到携带武器的军人放哨。不过,北京居民还是有人夜间锁上门。如果犯罪案情严重到上法院,则由被告自己、他的同事或邻居来申诉,因为中国没有认可的律师职业。在当地的集体内,大多数犯罪行为得到预防,大多数犯有罪行的人得到纠正。被告如证明有罪将被送回家送回工作岗位去接受一段时间的再教育。在那里,他的“错误态度”,可能是促使他犯罪的东西,将得到“纠正”;由他的伙伴帮助他认识自己行为的错误,事情就这么了结。如果被告是惯犯而“纠正”无望,他最终会进班房。在中国还有死刑,处死刑的罪行如蓄意杀人,屡次强奸妇女等。

      精神病问题,除非造成极大的严重混乱,首先由患者的朋友邻居同事以同情谅解态度加以处理。传统敬重年长者的风俗依然存在,老年人由亲属照料,或由他所属社团中的成员(不论是朋友或过去的同事)照料。家庭观念和地方责任感在中国依然盛行。彼此帮助照顾是新中国的一个主要部分。

  中国的医疗,一九七四

  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新政府面临着人民营养不良、受传染病和寄生虫病危害,以及卫生设备和医务人员不足等问题。患着坏血病、长满虱子、肚皮鼓胀、红肿眼睛的儿童随处可见;遍地乞丐成群。娼妓问题尚未解决,性病和结核病猖獗。

        毛 的指示和五十年代初期北京全国卫生工作会议上制定的原则形成一套方案,直到今天,依然是发展医疗卫生工作的、被广泛引用的思想基础。这些原则简述如下:

  一、医药必须为劳动人民服务

  二、预防医学优先于治疗医学

   三、中医、西医必须团结起来

   四、医疗卫生工作必须与群众相结合

   根据这些原则发展了普及基本医疗保健的制度。这个制度消灭了性病,控制了结核病,部分控制了疟疾和血吸虫病,并且在治疗烧伤、断肢和断指再植以及治疗骨折等方面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这个制度使中医和针刺的使用得到新生并有了新的意义。

  医务人员

  解放以后,按每千人一位医生的约略估计,就需要八十多万名医生,即使尽最大努力,这个目标在二、三十年内也是不可能达到的。为了对付这种情况,产生了“赤脚医生”和其他助理医务人员的想法。

  一、赤脚医生——一百多万名男、女被训练成赤脚医生“为人民服务”。“赤脚”的含义仅仅意味着和工、农相结合、主要为工农服务。

   基本上,赤脚医生是中学(初中或高中)毕业生,由所在单位的领导和伙伴们推选,认为才智和思想都适合接受此项训练的。赤脚医生通常在区级医院学习三个月初步医疗、急救、卫生、保健、免疫、针刺和中医方面的知识并取得实践经验。许多训练项目在美国被当成是医生范畴之内的事,如缝合伤口、使用抗菌素和其他药物。继续的训练亦多少是定时的,在离工作地点最近的中心上进修课。为了深造,在地区一级中心设有较长时间的训练班。届时,赤脚医生能达到医学校毕业生的水平。

   各赤脚医生所照管的户数或人数不等,但病人的数量看来不致使他负担过重。赤脚医生对必须定期检查的慢性病、用药、进一步估计病情和转诊应具有详细的知识,对急性病和意外事故能作初步护理;要按时进行免疫;要劝导节育并监督环境卫生问题(饮水消毒和粪便管理)。赤脚医生除医疗任务以外还参加日常劳动。

   此外,还有其他类型的工人医生和保健人员。虽然这种人在医疗制度中地位重要,但他们的训练范围和职责显然不象对赤脚医生的要求那样高。他们任务范围内的病人较少,即职工或家属。

   二、医生——从一九六五年到七○年人民共和国停止了培养医生。此后,训练年限减为三年,课程从三十或三十种以上项目减为十五到十七种,现代技术之外,也包括中医和针刺医疗。挑选学生的方式和挑选赤脚医生相似,一般在中学毕业后当过几年工人。医学院毕业生在按需要分配前参加一段短期实习。完成一个时期的社会服务后则可参加专科训练。

   三、护士——训练时间大概为十八个月。挑选出来当医生的护士需要再进修一年。他们的职责和医院工作有密切的关系。四、助产士——相当多的护理产妇工作由助产士担任。助产士的训练期限是一至三个月。学习内容包括相当一部分赤脚医生的训练课程,以接生术为重点。

  传染性病和寄生虫病

  娼妓或性病目前已不成为人民共和国的问题。二者在群众的公开教育运动中被看成是旧社会的残渣,已被群众同心协力地消灭了。首先关闭了全国的妓院。妓女的病得到医治,她们恢复了健康并给她们安排了建设性的工作。

   全国的性病病例调查是通过填写问答表和由赤脚医生、保健人员以及关心此事的公民共同完成的。事实证明不熟练的保健人员在经过一周训练后就能百分之九十准确地判断性病病例。采用了快速、简易验血法。青霉素治疗效果良好。在五年期间达到下述标准的则被认为是根除了性病:

  一、公众集体中一切病例都查出并给予治疗。

   二、未发生新病例。

   三、未发生临床活动性梅毒现象。

   四、新生婴儿中未发生先天性梅毒。

  五、曾患梅毒而治愈的母亲,此后的怀胎与未受感染的母亲受孕情况相同。

   通过医疗保健制度,实行下列各项免疫:

   一、卡介苗(抗结核)——出生后三日内首次注射卡介苗。每三年做一次结核菌试验,如果试验是阴性则再补种一次卡介苗。

   二、脊髓灰白质炎——六个月时开始用口服(活的、稀液)疫苗三剂,其间隔为一个月;一岁时再服用三剂,到五至七岁时再服用三剂。

   三、三种混合疫苗(白喉、百日咳和破伤风)——头三次注射在三到六个月;单一品种的补助注射在三岁和六岁时。

   四、麻疹——没有麻疹病史的儿童在六至八个月时给予首次免疫注射,三到五年以后再进行一次注射。

   五、天花——六个月时第一次种痘,六岁时再种一次。

   六、日本乙型脑炎——在某几个省份每年十月或十一月份时给十四岁以下儿童注射免疫疫苗。

   七、双球菌脑膜炎(和乙型)——在某几个省份每年十月或十一月给十四岁以下儿童免疫注射。

   结核病在实行病例调查和早期治疗后已被控制住了。考虑到这个成就是在居住拥挤,加上在采取措施之前发病率很高(如北京大学的发病率是百分之十)的情况下取得的,这就更其难能可贵了。为了达到控制结核病的目的,广泛地采用了群众教育的办法,强调了早期治疗的好处。在调查病例中使用了手提式X光设备,包括户外用的透视机。

   血吸虫病,一种寄生虫病,仍然是危害健康的主要问题。不过已经采取了有效办法以控制和减少发病率。通过讲演、电影、招贴画和无线电广播来教育群众去消灭血吸虫的中间宿主钉螺。据说采用干涸血吸虫病菌感染的池塘,深埋受感染的土壤的办法就能消灭血吸虫病,如广西壮族自治区就是这样做的,云南省也已得到控制。早期治疗和对严重病例施行手术治疗也是行之有效的办法。 

  黑热病是长期以来某些沿海地区的祸害,由于控制了它的媒介物白蛉而消灭了。

   疟疾仍然存在于最南端各省的边远地区。现正积极采取预防措施和控制蚊虫的办法。

   其他——安全饮水计划,改善个人卫生,粪便处理(做肥料前)以及对狗进行管理等等都使寄生虫病和传染性疾病的发病率减少了。

  中医和针刺

  人民共和国目前使用的中医药品有数千种之多,而且各种医疗保健系统和关心的人还随时在提供更多的新发现。广泛应用的有树皮、草、菌类、一些兽皮和昆虫。对医治肺炎、肾炎、高血压、心脏病、咽夹炎、盲肠炎以及多种其他疾病有良好效果。由于很多有用的药材都来自自然资源(如洋地黄、麻黄素、利血平、奎尼丁、抗癌剂等等),因此认为可以从中药中发掘一个新的有效药剂的宝库,并非没有理由。确实,应尽一切努力适当安排研究工作,显然目前中国人正在这样做。

   针刺麻醉自一九七二年以来使西方人着了迷。很多有才能的西方医生在中国看到针麻应用在数不清的外科手术病例——且举数例,如开脑、割甲状腺、开心脏、肺、胃以及骨科手术。它的提倡者指出使用针刺麻醉既安全、简单又便宜,并且没有副作用和后遗症,病人恢复健康快。针麻所起的作用和它的普遍应用尚待研究和进一步取得经验,不过目前针刺在中国被广泛地用作麻醉剂

   用针刺治病,在中国已有两千余年的历史。几乎各种病都可使用针刺,许多访问者看到针刺的使用并据报道对治疗胃溃疡、高血压、多种因素产生的麻痹以及头部、背部等疼痛、关节炎以及粘液囊炎都有良好效果。针刺治疗方面,有了新的发展,如头皮和耳朵上的新穴位,用电加强针的刺激以及在穴位注射中药等。关于它所起的作用和普遍应用需要进行彻底的研究。

  医疗设备

  据说现在中国每一个县都有一个医院。许多较大的公社都有小医院。大部分大队都有合作医疗站。大部分生产队设有医务所。

  这些医院和其他设施按美国标准都算不上现代化或装备齐全的,但是医疗质量和对人的关怀似乎可以弥补上述缺点。我们看到的化验室,放射学科和放射同位素学科设备良好。医院的地板、过道和接待病人的地方都打扫得十分干净。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