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邓小平年谱》摘抄(贰拾壹)

作者:识丁老头乙抄 发布时间:2019-05-23 20:41:4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975年4月1日

  上午,会见美国众议院议长卡尔·艾伯特、众议院共和党领袖约翰·罗兹及随行人员。……。在谈到关于台湾问题时强调:我们两国之间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台湾问题。这个问题只能按日本方式解决,撤军、废约、断交,不能有别的方式。如果美国认为不成熟,我们可以等待。

  1975年6月2日

  上午,会见尤金·帕特森①为团长的美国报纸主编协会代表团和美联社董事长保尔·米勒。在谈话时,就美国政府提出杰拉尔德·福特总统访华一事指出:……,台湾问题只能采取日本方式解决,具体地说,就是美国从台湾撤军,同台湾废约、断交。其他方式,我们不能考虑。

  1975年9月20日

  上午,会见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就中国国内外形势、对外关系等问题交换看法。在回答客人关于基辛格十月访华期间中美关系是否会有进展的提问时指出:这要看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有什么方案。中国的态度无非是三个条件,即日本方式:一、废约,废除美国和台湾之间的条约;二、撤军,人数不多,现在是四千多人;三、断交,不能考虑别的什么“两个中国”或者“一个半中国”。如果美国觉得时间还不成熟,我们可以等待。

  1975年12月1日—5日

  接待美国总统杰拉尔德·福特,举行三次会谈,就国际形势、中美关系、双方扩大贸易与人员交流等问题交换意见。……。四日上午,在会谈中就福特表示美国政府可能仿照日本的方式“更具体地朝关系正常化的方向行动”后,指出:按照日本方式,也就是要实现我们所说的“废约、撤军、断交”三个原则,也意味着跟日本现在和台湾的关系一样,非官方的、民间的贸易关系还可以继续保持。有关台湾的其他问题,则要作为中国内部问题解决。

  1977年8月24日

  下午,会见美国国务卿赛勒斯·万斯,就中美建交谈判中的一些问题和共同关心的全球性战略问题阐明中国政府的原则立场。指出:……。我们必须澄清一个事实,是美国侵占了中国的领土台湾。现在的问题是,美国要控制台湾,使中国人民不能实现自己祖国的统一。我们多次说过,要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在台湾问题上有三个条件,即废约、撤军、断交,按日本方式。老实说,按日本方式本身就是一个让步。现在是要美国下决心。民间来往,我们可以同意。你们这个方案,集中起来是两个问题。第一,你们实际上要我们承担不用武力解放台湾的义务,实际上还是干涉中国的内政。第二,你们提出不挂牌子的大使馆,实际上是“倒联络处”的翻版。我们对这个方案是不能同意的。因为这实际上否定了基辛格博士承认了的历史渊源和真实情况,是美国欠了中国的账,而不是中国欠了美国的账。明确了这一点,问题就好解决了。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别人不能干涉。我们准备按三个条件实现中美建交以后,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条件下,力求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但不排除用武力解决。

  1978年5月21日

  下午,会见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在对方谈到卡特总统表示美国已经下了决心准备同中国积极讨论美中关系问题时,指出:很高兴听到卡特总统的这个口信。……?我们很希望能早日解决这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历来阐明的就是三项条件,即断交、撤军、废约,这三项条件都涉及台湾问题。我们不能有别的考虑,因为这涉及到主权问题。日本方式是我们可能接受的最低方式。对两国来说,关系正常化问题是一个带根本性的问题。对这个问题,你们要表示你们的希望,这可以;但我们也要表示我们的立场,即中国人民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解放台湾,是中国人自己的事。当然我们历来说,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还有其他方面,主要是国际问题,在这方面我们有许多合作的余地。有许多问题我们可以共同探讨,不少问题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

  1978年9月12日

  上午,同金日成会谈。……。又指出:我们同日本签订了和平友好条约,把反霸条款写入了正文,这在世界上还是第一次。我们正在同美国举行秘密谈判,解决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我们同美国的关系,主要是个台湾问题。我们说,我们将根据现实情况去解决台湾问题。美国表示同意接受废约、撤军、断交三个条件,但又表示希望我们承担不使用武力解放台湾的义务。我们说,不能这样做,我们同意用日本方式解决就是最大的让步。

  1978年8月10日

  下午,会见前来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字仪式的日本外务大臣园田直。

  1978年10月8日

  △ 上午,会见日本文艺评论家江藤淳。指出:……。一九七二年尼克松总统、基辛格博士到北京来签订了上海公报,影响并推动了中日建交。我们注意到中日签订和平友好条约,美国是持积极态度的。我们对美国人说,中美关系实现正常化就照日本方式,就是说,台湾真正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一部分以后,美国也好,日本也好,都可以继续同台湾保持民间关系。现在的焦点是,美国总想在台湾保留半官方、实际是官方的机构。这点我们不能同意。……。

  1978年10月25日

  上午,同福田赳夫举行第二次会谈。指出:我们历来认为,国际上所有存在一分为二状况的国家,总有一天是要解决的。就我们来说,就有台湾问题要解决。现在,我们正在同美国谈判解决这个问题。“两个中国”不行,“一个半中国”不行,“一个中国”和“四分之一的中国”也不行。问题不成熟,可以慢一点解决。我们将在充分尊重台湾现实的基础上,来解决台湾问题。采用日本方式也是尊重台湾现实的一种表现。美国总希望我们承担义务,不使用武力解放台湾。如果这样,反而会成为和平统一台湾的障碍,使之成为不可能。

  1978年11月14日

  下午,途经缅甸仰光时,在机场同吴奈温进行会谈,通报出访日本、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的情况。指出: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从一九七二年建交后开始谈,谈来谈去,就是一个反对霸权主义条款没有确定下来。日本大多数政治家、经济界人士主张写进条约,少数人不愿意。后来,福田赳夫首相下了决心,签订了这个条约。条约的签订,也许会推动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进程。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原则就是我们提的三条,实际上就是个台湾问题。我们说,我们承认按日本方式解决,就是最大的让步。看来美国的立场有点松动,对正常化的谈判比过去更积极些。……。但还有一个问题,他们一定要我们保证不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我们甚至把底都交给他们了,说:在解决台湾问题时,我们会尊重台湾的现实。……。

  1978年11月28日

  上午,会见美国友好人士斯蒂尔。……。在谈到中美关系时指出:现在中美关系的焦点恐怕不是三个条件问题。美国方面要中国承担不使用武力解放台湾的义务,这不行。在实现关系正常化上,我们最大的让步就是允许采取日本方式,美国可在台湾继续投资,继续保持它的经济利益。……。

  1978年9月9日

  △ 晚,会见参加朝鲜国庆三十周年庆祝活动的孟加拉国总统齐亚·拉赫曼①。在谈到中印、中日关系时指出:中国愿意逐步改善同印度的关系,但印方多次发表声明把边界问题说成是改善关系的前提,这就不好办。中印边界问题很复杂。对有争议的地区,印度说都是他们的,他们都要。本来边界问题只要双方进行协商,做些让步,并不难解决。最近,我们同日本签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我们同日本还有个钓鱼岛问题,日本叫尖阁群岛。我同园田直外务大臣谈了,我说双方的观点都很清楚,你们说是你们的,我们说是我们的,现在双方还找不到一个恰当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是否先摆一摆。我想我们的下一代会比我们更聪明,他们会找到一个恰当的解决办法。结果双方达成谅解,同意把这个问题摆一摆。

   1984年2月22日

  上午,会见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①、阿穆斯·乔丹②率领的美国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代表团。指出:中美建交,是一九七二年以来中美关系的高峰,以后不幸出现曲折。这个曲折,是从美国国会通过《与台湾关系法》开始的。这个法对中国人民的伤害是不能低估的。……。我多年来一直在想,找个什么办法,不用战争手段而用和平方式,来解决这种问题。我们提出的大陆与台湾统一的方式是合情合理的。统一后,台湾仍搞它的资本主义,大陆搞社会主义,但是是一个统一的中国。一个中国,两种制度。香港问题也是这样,一个中国,两种制度。我还设想,有些国际上的领土争端,可以先不谈主权,先进行共同开发。

  1984年8月25日

  上午,会见美籍华人陈省身教授和夫人郑士宁。……。在谈到香港问题时指出:香港问题的解决,不仅对台湾问题的解决有积极的影响,它还将有广泛的国际意义。世界上有许多“热点”,即发生冲突和可能引起战争的地区,都存在这个问题,能否用“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方式加以解决,我看可以嘛。这些问题的解决用武力是行不通的。世界上有些有争议的领土,能否采取由争议双方共同开发的办法加以解决。所谓共同开发,就是避开主权问题,所得利益平均分配。会见后,设午宴招待陈省身和夫人。

  (附一)

  1945年10月25日,中国战区台湾受降仪式举行。陆军上将陈仪签发《受降令》给台湾日治时期第19任(最后一任)总督日本军司令安藤利吉。仪式结束后,陈仪立即在现场透过收音机放送概略声明:“自本日起,台湾已正式再次成为中国的领士,所有的土地和人民都被置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的主权之下。”

  (附二)

  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九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中日建交公报)

  ……。

  (二)日本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国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

  注:波茨坦公告第八条

  《波茨坦公告》共13条,其中第八条“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

  据此看,此条所提及的“必将实施”的“开罗宣言之条件”自然包括《开罗宣言》所规定的:“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

  《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则明确规定由“吾人”即战胜国“所决定”,日本国“无权决定。

  (附三)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

  第一条

  一、缔约双方应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各项原则的基础上,发展两国间持久的和平友好关系。

  二、根据上述各项原则和联合国宪章的原则,缔约双方确认,在相互关系中,用和平手段解决一切争端,而不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

  (附四)

  百度百科:钓鱼岛国有化

  钓鱼岛国有化论调是日本右翼势力最先抛出的,石原慎太郎作为关键人物在此闹剧中充当了关键角色。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也公开表示支持并加入。购岛论直接导致了中日关系的急剧恶化。2012年9月10日上午,日本政府举行内阁会议,决定用20.5亿日元,从所谓“土地权所有者”手中将钓鱼岛、北小岛、南小岛购入,将其“国有化”;9月11日与钓鱼岛所谓的“地权者”签订“买卖合约”。2012年10月16日,中国军舰首次以距钓鱼岛80公里的最近距离驶过钓鱼岛,日视为武力威胁。2012年12月12日,中国首次在钓鱼岛海空开展立体巡航,明确不退让态度。

  (附五)

  《[面对面]徐敦信:钓鱼岛大局(20120916)》

  http://news.cntv.cn/china/20120916/103929.shtml

  央视网消息: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却因为日本挑起的“购岛”闹剧,陡生波澜。最近几天,中国推出强烈反制措施。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正在品尝到苦果。为什么在这个时机上,日本会表现的如此一意孤行,它所背离的又是怎样的中日友好路线,中日关系该如何以史为鉴,大局为重。今天的《面对面》,就这些问题专访前中国驻日大使中日邦交正常化见证者-徐敦信。

  人物介绍

  徐敦信,1993年至1998年出任中国驻日本大使,历任驻日本使馆公使衔参赞,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外交部副部长等职。

  解说: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徐敦信随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出访日本,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的互换仪式。 钓鱼岛问题,再次成为考验。

  徐敦信:他的原话叫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是跟小平提出一国两制和平统一是同时提出来的,同时提出两个重要的构思,我看是政治家的大手笔,考虑中国的改革开放需要一段时间,需要很长时间,需要时间吧,在这个时间里面能够有一个和平稳定的环境,对我们是一种力量,对我们发展经济有利。你说是你的,我说是我的,谈不拢怎么办呢,把主权问题是你的还是我暂时不谈,这叫搁置争议,把主权问题跟那个地方的资源分割开来,主权各自维持自己的资源共同开发,大家来分享。

  (附六)

  中美“上海公报”与中美“建交公报”

  http://www.mzfxw.com/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6&id=118452

  《邓小平年谱》摘抄(十八)

  http://www.mzfxw.com/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6&id=118455

  《邓小平年谱》摘抄(十八补遗)

  http://www.mzfxw.com/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6&id=118460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