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西方伪史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

作者:非子 发布时间:2019-04-14 08:14:3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论“西方伪史”辨伪之必要性

  古希腊和希腊化时期是辨伪的重点,其次是其远古、上古的来源,古埃及、古巴比伦历史。前者是西方打造其文明早熟且悠久,文治武功优胜,人种优等,价值观优秀,民主和法制传统悠长、优势等“神话”的缔造者,也是对其他国家、民族进行心理震慑到膜拜、归化,进行文化输出的最主要部分。这些“西方伪史”,从某种意义上,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推动了西方当前的价值观向中国全盘输出,其糟粕部分如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拜金主义,资本为王,物质至上,毒品泛滥,享乐主义,娱乐至死等对中国的传统伦理、传统道德、传统文化进行了颠覆,是目前各种社会乱象。

西方伪史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论“西方伪史”辨伪之必要性

  虽然“西方伪史”问题,当前已经和国际政治问题,文明的冲突问题缠绕在一起,但依前述可见,此问题并非空穴来风、政治攻讦;而对其系统性地辨伪对当下的中国,有着必要性和紧迫性。

  首先,中国对于西方文化的接收和研究,总体算来还是为时较短,才短短的百余年,刚刚从填鸭式的“拿来主义”过渡到有选择性地辨识阶段;再则,由于语言的差异,大多数国人接受的都是加工、润色后的译文,而作为引进西学,处在第一线的译者由于对西方文化涉猎的局限,多只是吸收了其光鲜亮丽的部分;现在开始捋清、辨析,选其真、择其善而从之,这既是一个正常的认知过程,也是一个科学、求真求实的态度。

  西方之外,在这个领域,经历过解体之痛,倒退发展俄罗斯的研究更是走到了我们的前面。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福缅科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小组,制作了一系列相关《历史发明家》的视频,虽某些猜疑初听稍显褊狭,但不管其结论如何,确实提出了一些振聋发聩的问题。

  前苏联的崩溃,表面上看一种经济和政治的崩溃,实质是一种意识形态、大苏联认同的文化崩溃为先导于前。这种文化的崩溃非一日炼成的,从五十年代的赫鲁晓夫时期已现端倪。

  美苏两极的冷战明处的是军备的竞赛,暗地里更是文化软实力的暗战,而苏联军事实力之兴盛强大,恰恰就是倒在这文化的坍塌中。这种坍塌源于堡垒内部,更是源于“和平演变”的暗流下,对西方输入的价值观不加辨析地全盘吸收。最后,九十年代的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自己拆毁了自己的长城,分裂了自己的国家。这是俄罗斯人的悲哀,但“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所以,中间派的人,认为这种在西方文化“故纸堆”的清理和考辨无关痛痒,争锋无关大雅,真伪无关大局;这是井蛙之见、寸光鼠目。这种争锋、澄清是“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讲究谋略、谋攻、谋形、谋势的老祖宗讲过,“上兵伐谋,攻心为上,不战而屈人之兵”,只求实用主义的当下之我们早把这些国粹精髓抛之脑后了,而西方却学以致用、无师自通,且用到了极致;苏联的解体难道仅仅是内部的矛盾激发?南斯拉夫的分裂和无穷的种族战火难道仅仅是内部政治的崩溃?东欧的剧变从俄罗斯的屏障变成了前沿这难道是自然地此消彼长?

  “阿拉伯之春”所谓的“阿拉伯革命”,从社交网络煽动、组织而点燃,始于突尼斯,波及埃及、突 尼斯、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导致100多万人死亡,一万亿的美元的损失,利比亚重启战火,反美利比亚的总统卡扎菲被自己人所枪杀,最后整个阿拉伯世界变成了“阿拉伯之冬”,这难道是阿拉伯人民自己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自己砸进冬天?榆脑智障之人在此时也当能通窍悟出,这是后面有操纵文化战争的黑手所致。

  布热津斯基、亨廷顿等美国国家级智囊在上世纪早已经对此完成了文明软战争的理论建构;美国政府每年七千亿美元规模的军费预算,拿出1%来打打这“四两拨千斤”的文化颠覆战争,足以让其他所有无凝聚力的世界内争不断、鸡犬不宁。你对美国人有威胁,又虚弱于此道,他何乐而不为之?所以,价值观所根系于的文化之明战暗战,已经当下世界相争的一种暗流涌动的既存形式。

  当前国际环境下,这似乎也不只是阿拉伯世界的宿命,这也不是啥阴谋,已然就是一个阳谋;悬挂在中国人头上达半个多世纪的“台湾问题”从一个国家内部的党派之争问题,现在沦为一个美国人培植、操纵分裂中国的文化问题,且不说文化的认同的弱化本就是造成台独分裂主义的根源。

  明年,台独分子行将要用地区民众公投的方式,来分裂中国的统一,这本身就是用西方所谓的自由、人权的价值观念来挑战中国“大一统”的传统价值观念,其实质就是通过文化颠覆而强加给中国人民的内斗和内乱,美国人正是操盘这一切的幕后黑手,让这一颗悬于中华民族头上,伤害不亚于原子弹的危机,时刻会点燃爆炸,美军在后面对台独势力壮胆,用枪炮加军舰为之保驾护航。

  “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这是百度“阿拉伯之春”词条引用的一句法国大革命期间,罗兰夫人临刑前的名言对此事件的评述,还算是十分妥帖。

  另外,对于“阿拉伯之春”,危机仍然没平息,经历过冬天之内战萧杀的叙利亚,几乎是解除了武装做了顺民的地中海边缘的阿拉伯世界,近来或又开启美苏在此地区势力范围争霸的进一步升级的连绵战火,所以,这个世界远不是“和平与发展”派所一厢情愿地那么平和、美好。

  反对辨伪派还有一个混淆视听的观点:“树立中国文化之感召力,不能以贬损他人文化为借口,为代价!”这句话似乎站在了“与人为善”道德的高地,颇有些博爱和世界大同的高度,其实不然。

  其一,澄清渊源的求真求实和贬损是不沾边的;中国的古史已经被西学所武装的“古史辨”派,拿着放大镜“考辨”了近一个世纪,我们以其人之道来辨析一下西方的古史,这有何不可?;

  其二,西方这些谬种流传的历史问题,已经大量地充斥到了我们的教科书,已经侵蚀了我们几代人的认知,造成了我们文化之虚弱,民族认同的迷乱,和台湾的分裂主义盛行;其还在进一步地侵害我们的下一代。

  这已经不是一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问题,他已经变成了一支“不战而屈己之兵”的西人利器,成了国家意识形态分裂之根源,成了美国就此攫取政治利益、经济利益的手段。所以,科学、理性地对此进行辨析,不是不应该,而是太迟了。

  再举一个不能不察的国情现状,当质疑“西方伪史”之声刚起,一部分西化派就对扛出此大旗的何新先生进行了嘲弄、谩骂乃至个人污损之能事,美国人的奶酪还没有碰到,对他们是一个见怪不怪的小事,咱们自己人却如丧考妣,吠吠乎如丧家之犬,这种局面不能不更让人深思、让人警醒。

  这一方面说明这方面意识分裂之甚,另一方面说明我们之部分国人已经被西方的文化和价值观所洗脑,为人所用,走到了维护西方伪史,贬损祖宗文化的第一线。但是,正如鲁迅先生说过的“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我们更希望这只是一小撮被金钱收买而为美国人马前卖命的网特,或台湾分裂势力对大陆无孔不入的舆论暗战。

  当然,还有部分国人只是胆小怕事、息事宁人;害怕这样的文化龃龉引发蝴蝶效应,恶化中美关系,认为中国依然只需要韬光养晦,仰人鼻息和前几十年一样闷声发财就可以了。这部分人继承了中国传统的善良、调和主义和经济至上,却没有看清楚当前的国际形势。所谓“时也,势也”,“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中国是希望和平崛起,但已经没有了几十年前的苏联可挡在前面而可被美国牵制利用的冷战格局。

  中国已经被美国很明确地置于“修昔底德”陷阱中最大的挑战对手,在这种情况下,你想韬光养晦,如芒刺在背的“老大”不会给你机会;中国人只能是中国人的“命也,运也”,中国的人口基数、国土面积、文化底蕴、经济体量、军事实力都注定了卧榻之侧,美国无法安睡。

  除非是举手投降放弃复兴的强国梦想,全盘西化地放弃自己的文化和语言;但这还不能算完,还得解除武装,分裂成七八个小国,在美国全球化秩序下依赖人口优势,处于产业链的下游作为一个资源出口性国家;全球华人回到清末甘于在种族主义者面前当一个地球二等公民。

  缺少了上面的任何一条,当下一极独大的美国人都不会让你自由自在地和平发展,这是西方为主导的国家丛林法则,殖民传统和物质攫取至上的习惯传统所决定的。俄罗斯已接受了以上几条中的数条,但至今还是被美国所四处打压;且不说对其他稍小国家的抓捕总统、颠覆政权类的小儿科军事行动,频频在伊拉克、南联盟、阿富汗、利比亚这些国家,想何时上演就能准时上演。

  这种只对强者给予应有之尊重,倚强凌弱,以武力攫取政治、经济利益来维持自己的“精英人口”对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之贪得无厌的资源占有和消耗,至少在当下的美国仍然是习得性的殖民传统和普遍的世界观。

  所以善良的中国人,只能是放弃幻想、准备战斗。只有最积极地准备战斗,才最有可能地避免战斗,这就是战争发生的悖论,“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从来就没有单方面乞求可得的和平,实力对等,反而促成安全,反而就避免了“修昔底德”陷阱。

  在当前这个还属于无法可依,实力就是话语权和战争权的国际环境下,这才是不得已的国家生存法则。所以,现在就用“世界大同”的眼光去思考问题,只能说是幼稚和一厢情愿,应该多回读一下历史。美苏冷战了半个世纪,因实力对等却规避了世界大战;“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中国人民一个多世纪用屈辱和血泪买到的教训,不应才吃了几天饱饭,这么快就把伤痛忘之脑后。

  那如何才能增强实力,避免平衡之一侧的落后?当然一方面是国家的经济、军事硬指标,但目前对于中国最重要的却是软指标:国民的团结,向心力所体现的一旦战争来临的战争意志。而分裂,不管是像台湾那样的地区性分裂,还是思想、文化等意识形态领域的认同分裂,都是影响国力软指标的重要因素。

  万众一心、上下同欲的国民团结就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新中国百废待兴之时,我们仍然不惧怕任何列强威胁,可以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软实力。而眼下经济能力十倍百倍于当时的经济强国,却要忍受南联盟炸馆、南海撞机之辱;眼看台独势力自1997年始堂而皇之地游走于台湾政治舞台,二十多年来一步步坐大却无能为力,这就是软实力的虚弱和事事掣肘。

  清末为何泱泱大国会那样羸弱而被西方所攻破,很大原因就是民族矛盾,汉族作为主体的国家对于满族统治的不认同,一旦战争来临,形成不了最大的战争动员;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的时候,老百姓成了热闹的看客,甚至还给洋人引径指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是孙中山先生号召革命的政治纲领之首。

  再从正的方向来看,正是这民族和文化认同的强大力量,使中华文明成为人类硕果仅存的文明,不管是“五胡乱华”,“蒙元国变” 还是“满清入关”最后都同化在中华民族的大家庭中,融合在中华文化的大体系内。

  而清末之“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到后面的日本侵华,正是民族和文化认同的强大力量,才有抛头颅、洒热血之不屈不挠斗争,才只是改朝换制,没有亡国灭种;同样是这股力量,才使全国人民在新中国建国后,投入了巨大的建国热情,才有炎黄赤子受国家命运之召唤,从五洲四海回国,受命于危难之际,创“两弹一星”的奇迹,给中华民族赢得了和平建国、走向复兴的机会,从而彻底走出了这“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思想领域的认同,多是政治方面的认同,但也都千丝万缕、间接地源于对于历史的认知和总结,这如何解决且后面再细谈。这文化领域的认同问题,就是和这“西方伪史”直接相关,正是这些“伪史”的盛行,使一代代的部分国民从文化的自信变成自卑,从文化的自强变成自弃。

  正是这些“伪史”用鸠占鹊巢、混淆视听的手法,掩盖了中华文明应有的地位和历史光辉,造成了国人在此的思想分裂。所谓的全盘西化派,崇洋派莫不是被这虚伪的光影所蒙蔽、所攻陷。

  “欲亡其国,必先灭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这是清朝学者龚自珍的历史总结。“西方伪史”用劣币驱逐良币的方法,一度把中国的历史、文化排挤到故纸堆一角,甚至成为了落后、守旧、迂腐的代名词,这对部分国人达到了灭史、灭文化同样的效用。

  所以,破除“西方伪史”的迷信,复兴中华文化的正统,是我们这个迫切需要增强国民认同和软实力的时代,必需必然的选择,不这么做相当于就是自废武功、自毁长城,甚至是给中华文化的认同及中华文明的传承留下千年之隐患。

  此外,经历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后,结合对“西方伪史”之辨析,还可以有助于我们从万千历史线索或迷雾中去找到中华文明该传承的精髓,该克服的问题,特别是对于近代史的复盘,以鉴于当前的政治和社会;既不能无视曾经“落后挨打”的耻辱而固步自封,也不要因“西方伪史”之影响而漆黑一团。中华民族之复兴,首当是这正本清源、去芜存菁、兼容并蓄后中华文化之复兴。

  两个世纪的曲折回环,对于数千年甚至可以追溯上万年的中华文明来说,只似是白驹过隙之一瞬,作为中华文明之当前的一代,要理解这所有轻重本末之间的权衡,理解一代人该有的文化传承责任。“文纪万世,化归万方”这也许就是中华文化之最精要要义。

  综上所述,抽丝剥茧、雄辩有力、连根拔起、除恶务尽地证伪“西方伪史”,不再仅仅是道听途说、似是而非地怀疑,不再是口水之争、政治攻讦的口香糖,让更多的国民、甚至全民都可以理解,都可以信服这之间因循关系和证伪逻辑,从而根本性地扭转这一个多世纪之历史谬误对中国已经造成的意识形态分裂和深重、恶劣的影响。

  这是迫于国情局势、利在当下之要务,也是功在千秋的一件大事;这也是本书之所以成书的一个根本性的缘起。非子受见识和学识之限,只能是抛砖引玉,在总结前驱者成果的基础上,随后将尝试更体系化地找到这“伪史”历史成因、框架和其作伪的自相矛盾,敷衍塞责、纰漏薄弱之地。

  这也将是需数代人前仆后继、正本清源的一项复兴中华之文化工程,也将是地球村之“世界主义”真正确立之前的一项世界潮流。希望更多的方家、同道加入到这一行列。

  伪史的范畴——社会、文化和科技史

  厘清了辨析“西方伪史”的必要性,再来细究“伪史”所涉及的范畴。

  随着近百年来的西学东渐,“西方伪史”已经浸染进学科的方方面面。总而言之,只要是涉及对西方任何信息的援引,都可能嵌入了西方作伪的信息。作伪的方法包括:发生时间大幅提前(上千年地提前);无中生有;神话变史,张冠李戴;跨世代的著述向一个人身上托伪;前托人类文明的发明发现权。

  从纵向来划分,主要在社会、文化、科技几个大的方面。而这三项中,科技史的辨伪最为重要。科学作为一世纪来,中国重点从西方引进的学科,也是西方作伪的重灾区。科技史的理清就是要破除中国没有科学,或中国产生不了科学的歪论。

  从时间的维度来划分,按照西方批评的普遍说法,越老的历史信息越是存疑。 16世纪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 16世纪以后,选择重点存疑;16世纪以前,普遍存疑;10世纪以前,文献皆需重考方能采信;公元以前,很少是真实的;古希腊时期,则极少是真实发生的;再之前,差不多就是神话故事。

  古希腊和希腊化时期是辨伪的重点,其次是其远古、上古的来源,古埃及、古巴比伦历史。前者是西方打造其文明早熟且悠久,文治武功优胜,人种优等,价值观优秀,民主和法制传统悠长、优势等“神话”的缔造者,也是对其他国家、民族进行心理震慑到膜拜、归化,进行文化输出的最主要部分。

  这些“西方伪史”,从某种意义上,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推动了西方当前的价值观向中国全盘输出,其糟粕部分如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拜金主义,资本为王,物质至上,毒品泛滥,享乐主义,娱乐至死等对中国的传统伦理、传统道德、传统文化进行了颠覆,是目前各种社会乱象。

  如:金钱至上,笑贫不笑娼,欺诈盛行,假货滋生,环境污染,精神颓废,官僚腐败,孝义缺失,家庭解体,黄赌毒屡禁不止,疯狂追星,全民网红,低俗驱赶高雅,物质放逐精神,异化了中国文化对真、善、美的追求…等等的根源。还有其他的一些影响持续发展的深层问题:生活水平提升却幸福指数降低;国力强大却凝聚力消散乃至社会基础不稳;硬实力增强却软实力趋弱;科技及制造水平在提升但人文,艺术相对滑坡;男女平等变成了阴盛阳衰,生育率降低、老龄化已成持续性发展的重大隐忧;英文水平在升高而自己的语言、文言、文学、国学水准大幅降低;没有实现共同富裕却两极分化越来越大等等。

  这莫不是盲目崇尚西方、盲目照搬西化却忽视了自己的国情、文化和民族传统所致。而作为以民族复兴、国家富强、人民共同富裕为核心感召力的国家执政党,牺牲了无数仁人志士而建立的人民共和国,其执政人员一度迷失、迷茫了其该有的历史使命所致。

  想一下把这些作伪或存疑的信息剔除出来,确实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可按优先级分几个层次;首先是教科书里面的信息,然后是准教科书,权威的百科(纸质或在线的),各类历史专业书,然后是新出的新书,

  最后是已经谬种流传的各种存量信息;不经数代的努力,难以澄清这存于文字和植于思想上的伪造信息,其任重且道远。

  最后,一个底线,就像西方对待中国的古史的标准一样,远古、上古文明的认定的条件是:历史文物现存,传承有序的古文献支持,考古证据,远古流传文字支撑等;数重以上条件来交互证明;重大历史结论中国官方代表队不能缺席,否则属于存疑的“传说”而非历史,中国不予承认,需要从教科书里先清除。再不能像以前一样,无辨析地照搬照抄,先入为主地流毒给我们的子孙后代。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