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毛泽东在1966年(四)

作者: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撰《毛泽东年谱》 发布时间:2019-03-15 14:45:2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5b4063e34a822077fc34bfccc0536c13.jpg

        5 月1 日 阅即将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与会人员 名单及有关材料,批示所有材料都先发给与会人员看。

        5 月3 日 从杭州到达上海,住西郊宾馆。

  5 月4 日一 26 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刘少奇主持会议。会议根据毛泽东四月在杭州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的意见,对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进行批判,并决定停止或撤销他们的职务。五月十六日,会议通过陈伯达等人起草、经毛泽东修改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通称“五一六通知”),决定撤销《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撤销“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及其办事机构,重新设立文化革命小组,隶属于政治局常委之下。召开这次会议及通过“五一六通知”,标志“文化大革命”全面 发动。

  5 月5 日 下午五时,在上海会见由谢胡率领的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并共进晚餐,周恩来、林彪、邓小平、伍修权参加。毛泽东说:我的身体还可以,但是马克思总是要请我去的。事物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马克思、恩格斯就没有料到亲手创立的社会民主党在他们死后被他们的接班人篡夺领导权,变为资产阶级政党,这是不以马克思、恩格斯的意志为转移的。他们那个党开始是革命的,他们一死变成反革命的了。苏联也不以列宁的意志为转移,他也没有料到会出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事物不断地走向反面。不仅是量变,而且要起质变;只有量变,不起质变,那就是形而上学。我们也准备着。你晓得哪一天修正主义占领北京,现在这些拥护我们的人摇身一变,就可以变成修正主义。这是第一种可能。第二种可能是部分分化。鉴于这些情况,我们这批人一死,修正主义很可能起来。我们是黄昏时候了,所以现在趁着还有一口气的时候,整一整这些资产阶级复辟。总之,要把两个可能放在心里:头一个可能是反革命专政、反革命复辟。把这个放在头一种可能,我们就有点着急了。不然就不着急,太平无事。如果你不着急,太平无事,就都好了?才不是那样。光明的一面现在看出来了,还有黑暗的一面。有的时候我也很忧虑。说不想,不忧虑,那是假的。但是睡觉起来,找几个同志开个会,议论议论,又想出办法来了在讲到邓小平时,毛泽东说:他是一个懂军事的,你看他人这么小,可是打南京是他统帅的。打南京是两个野战军,差不多一百万军队。接着打上海,打浙江,打杭州,打江西,打福建,然后他们第二野战军向西占领四川、云南、贵州。这三个省差不多有一亿人口。

  5 月7 日 阅林彪五月六日报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农副业生产的报告》。报告说:从几年的情况来看,军队搞生产确实是一件大好事,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和经济意义:(一)恢复了我军的老传统;(二)可以为国家开垦一批农田;(三)可以为国家提供一批粮食;(四)全生产的部队仍可进行一定的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五)边疆部队搞生产,可以同发展边疆经济、建设国防结合起来,具有特殊意义。我们总的想法是:假如军队在战备时期多搞点生产,在三五年内为国家提供四五十亿斤粮食,这就等于准备好了大约七八百万人一年的军粮。这是战备的物资条件之一。毛泽东阅后致信林彪:“我看这个计划是很好的。” “只要在没有发生世界大战的条件下,军队应该是一个大学校,即使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条件下,很可能也成为一个这样的大学校,除打仗以外,还可做各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八年中,各个抗日根据地,我们不是这样做了吗?这个大学校,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又能从事群众工作,参加工厂农村的社教四清运动;四清完了,随时都有群众工作可做,使军民永远打成一片。又要随时参加批判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斗争。这样,军学、军农、军工、军民这几项都可以兼起来。但要调配适当,要有主有从, 农、工、民三项,一个部队只能兼一项或两项,不能同时都兼起来。这样,几百万军队所起的作用就是很大的了。同样,工人也是这样,以工为主,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也要搞四清,也要参加批判资产阶级。在有条件的地方,也要从事农副业生产,例如大庆油田那样。农民以农为主(包括林、牧、副、渔),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由集体办些小工厂,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商业、服务行业、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凡有条件的,也要这样做。以上所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意见、创造发明,多年以来,很多人已经是这样做了,不过还没有普及。至于军队,已经这样做了几十年,不过现在更要有所发展罢了。”十四日,毛泽东再次致信林彪:“此件如你同意,即可印发中央军委以及此次会议,让他们带回去,加以讨论,如无意见,即可执行。印时,要请中央加个批语。请你酌办。”十五日,中共中央印发毛泽东五月七日给林彪的信和总后勤部的报告。毛泽东这封信,通称“五七指示”。

  5 月9 日 审阅姚文元的文章《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黑店“三家村”——〈燕山夜话〉、〈三家村札记〉的反动本质》,删去标题中“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黑店”。这篇文章五月十日在上海《解放日报》、《文汇报》发表,五月十一日《人民日报》转载。

  5 月上旬 审阅戚本禹《评〈前线〉〈北京日报〉的资产阶级立场》一文清样,批示:“字太小,改印五号字,今日印好,中午交来。”这篇文章发表在五月十一日出版的《红旗》杂志一九六六年第七期,五月十六日《人民日报》转载。

  5 月11 日 阅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干部张恩慈写的《我对北京大学“四清”运动的意见》。这份《意见》对北京大学“四清”工作队、北京大学党委和北京市委在领导北大“四清” 运动方面,以及北大在贯彻教育方针等问题上,提出了不少尖锐的看法。毛泽东审阅时把标题改为《张恩慈同志对北京大学“四清”运动意见》,批示:“少奇同志阅后,印发有关同志。”十三日,刘少奇批示:“此件请即印发政治局扩大会议各同志。”

  5 月15 日 从上海到达杭州。

  5 月16 日 中共中央转发经毛泽东审阅的中央工作小组关于罗瑞卿同志错误问题的报告。报告说:“罗瑞卿同志的错误,是用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反对无产阶级军事路线的错误,是用修正主义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错误,是反对党中央、反对毛主席、反对林彪同志的错误。”中央的转发批语说:“中央决定停止罗瑞卿同志的党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

  5 月17 日 阅章士钊五月十日关于暂不出版其著作《柳文指要》的来信,批示:“刘、周、邓阅。送康生同志,与章先生一商。一是照原计划出版;二是照章先生所提,假以一、二、三年时间,加以修改,然后印行。二者择一可也。”章士钊在信中说:连日读到各报刊关于文化大革命的详细记载,“我的思想不期受到绝大的震动。而将自己的笔墨工作,仔细检查,觉得最近提交中华书局准备出版的《柳文指要》,应当撤回重新检查”。毛泽东对这封信作了一些批注。信中说文化大革命“又是一开一阖速战速决斗争”,毛泽东批注:“不可能这样快。”信中说《柳文指要》“这一类著作,投在今日蓬勃发展的新社会中,必然促使进步奋发的农工新作者痛加批判”,毛泽东批注:“要痛加批判的是那些挂着共产主义羊头,卖反共狗肉的坏人,而不是并不反共的作者。批判可能是有的,但料想不是重点,不是‘痛加’。” 信中说“我的所谓指要,纯乎按照柳子厚观点,对本宣科,显然为一个封建社会的文化僵尸涂脂抹粉”,毛泽东批注:“此语说得过分。”信中说自己因著《柳文指要》一书而“不知不觉间堕人反党反人民的黑线之内,得受膺惩”,毛泽东批注:“何至如此。”

  5 月18 日上午,林彪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表长篇讲话,集中讲政变问题。林彪说:“政变,现在成为一种风气。世界上政变成风。” “从我国历史上来看,历代开国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很短时间就发生政变,丢掉政权的例子很多。” “最近有很多鬼事,鬼现象,要引起注意。可能发生反革命政变,要杀人,要篡夺政权,要搞资产阶级复辟,要把社会主义这一套搞掉。” “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超过我们一万句。” “他的话都是我们行动的准则。谁反对他,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九月二十二日,中共中央转发了这个讲话。

  5 月中旬 阅林彪五月十七日报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的一份文件。这份文件说:林彪五月十一日指示,今后凡是大军区、军兵种和三个总部军政第一、二把手的任免,除了报军委各副主席以外,都要呈报毛主席、中央,经主席同意后再行公布。这个问题,要作为一个制度传下去。毛泽东批示:“退林彪。”同旬 审阅周恩来五月十八日关于充实北京卫戍部队、调整首都要害部门保卫力量部署的报告,批示:“照办。”

  5 月21 日 康生通过电话向在杭州的毛泽东汇报正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情况,请示准备组织一个审查委员会审查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问题,并在大会上宣布,以及江青等人提出让姚文元参加文化革命小组等。毛泽东表示同意。

  5 月23 日 审阅中共中央书记处《关于陆定一同志和杨尚昆同志错误问题的说明(草稿)》,批示:“小平同志:此件已看过,同意。”这个文件于五月二十四日发出。同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作出决定:一、停止彭真同志、陆定一同志、罗瑞卿同志的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职务,停止杨尚昆同志的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的职务,以后提请中央全会追认和决定。二、撤销彭真同志的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和市长的职务;撤销陆定一同志的中央宣传部部长的职务。三、调陶铸同志担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并兼任中央宣传部部长;调叶剑英同志担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并兼任中央军委秘书长。他们的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职务,以后提请中央全会追认和决定。四、李雪峰同志兼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五、上述决定,地方通知到县委以上,军队通知到团级以上。

  5 月28 日 审阅在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商定的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简称中央文革)名单,表示同意。名单如下:组长陈伯达,顾问康生,副组长江青、王任重、刘志坚、张春桥,组员谢镗忠、尹达、王力、关锋、戚本禹、穆欣、姚文元。本日,中共中央把这个名单发到县团级党委。

  5 月29 日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开会研究,决定由陈伯达率临时工作组进驻人民日报社,由张承先率工作组进驻北京大学。三十日,刘、周、邓关于派临时工作组到人民日报社致信毛泽东,毛泽东批示:“同意这样做。”三十一日,陈伯达率工作组进驻人民日报社并改组报社领导班子。

  同日 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成立全国第一个红卫兵组织——清华附中红卫兵。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