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感谢公知:炮制阴谋翻案史学,促使群众为防骗认真学点历史

作者:千钧棒 发布时间:2019-01-08 08:41:2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感谢公知:炮制阴谋翻案史学,促使群众为防骗认真学点历史

  有这么一句话:“历史是人民书写的”,这句话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理解是正确的,其一,因为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人民群众以行动“写”历史;其二,人民群众的成员用笔墨客观记载历史;三,人民群众作为社会实践的主体以实践检验原来的历史结论。

  单纯就这句话的字面来理解,站在历史前列的领导人和领导集团要书写能够被肯定的历史,也只能是作为人民意志的代表而绝不是信笔乱写。这是我的理解之一。另外,所谓的“人民”必须是代表绝大多数人的意志的人,这种“写”应该是受到专门机构委托的,具有一定的专业水平的,在全面把握和研究历史事实的前提下,不带任何偏向性的客观描述和在此基础上得出的理性的结论。这是我的理解之二。

  而这些年来,某些人在“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的旗号下,“历史虚无主义”大行其道,为他们改旗易帜的特定的政治目的服务,在历史研究的学术领域制造了很大的的混乱。并且显示出两大特点。

  其一,以前领导人的日记作为历史事实的依据。

  其二,由某些与某一段时期有历史恩怨的人以所谓的“回忆录”、“纪实”等形式编造、肢解、剪辑历史,首先把历史碎片化,然后通过改旗易帜的黑线把这些所谓的“历史”组接起来,作为忽悠民众支持他们的改朝换代的行动的迷魂汤。

  自由派这些年来打着这个旗号为历史虚无主义推波助澜的过程中,主要做了两件事:

  一是为民国时期全面翻案,甚至是无耻美化。

  二是从泼污毛泽东入手,对新中国70年的历史全面否定,进而里应外合配合美帝的战略,颠覆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

  2015年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在这个日子临近之前的有一段时期,主流媒体客观评价了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另外,由于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临近,大陆方面还寄希望于承认“九二共识”的国民党战胜民进党继续执政。而大陆的自由派中的前朝遗老遗少利用了这一个机会,大肆美化国民党,并且不遗余力地为民国时期招魂。他们的如意算盘是,这时候是最好的时机,他们认为国家有关部门会投鼠忌器,不但不会禁止,甚至不会干预,如果干预了,他们就会大喊大叫两岸和解是假的,如果不干预,他们就趁此良机为民国招魂。

  其中有岳某在之前的2011年出版的《南渡北归》,这位恶毒诅咒邓稼先“为铁幕砸钉加楔制造军火罪不可恕。”的作家称“民国以后无大师”。

  有特殊人物李某为了美化民国,居然谎称孔祥熙是因为其女儿带狗上飞机而被撤行政院长的职,却无法解释孔祥熙的儿子犯事,连到上海“打虎”的“太子”蒋经国也奈何不了他。

  还有“家世显赫”的公知章某和,为了贬低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居然撒“共军在抗战中只打死851人”的弥天大谎。

  作为国民党原新六军少校军需官的后人的张口鸟谎称在民国时期没有电影审查制度。

  还有所谓的“民国黄金十年”,“黄金十年”一词,最早是驻华美军指挥官魏德迈提出来,后被台湾史学界广泛使用。 1951年9月19日在美国国会的演讲的魏德迈说:“1927年至1937年之间,是许多在华很久的英美和各国侨民所公认的黄金十年。在这十年之中,交通进步了,经济稳定了,学校林立,教育推广,而其他方面,也多有进步的建制。”这位魏德迈是接替据说亲共的史迪威和得到蒋介石赞赏有加的人。而史迪威是不满蒋介石歧视和排斥中共所领导的抗日部队而被蒋介石赶跑的。

  而尤其特别的是杨某石居然根据所谓的蒋介石日记来写民国历史,并且解释说查阅了所谓的台湾的资料纪录相互印证。

  做足了这一系列的工作,自由派公知居然要求政府承认由于顽固坚持反人民立场而在解放战争中被击毙的张灵甫是英雄。实际上是想让中共自己否认自己执政的合法性。

  用民国时期国民党领导人自己的日记,加上奉行扶蒋反共政策的前美军驻华指挥官的吹捧,加上台湾地区的所谓的档案,加上一堆前朝遗老遗少按照自己的感情的肆意褒贬,就成为了民国的所谓历史。而且,这也居然被他们冒称为“人民”写的历史。

  自由派公知在境外势力的支持下,以歪曲历史捏造事实和把历史碎片化的方式,以否定毛泽东作为突破口来否定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

  李某绥,1988年移居美国。创作了所谓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后1995年2月13日于美国伊利诺伊州家里浴缸中去世。

  这位李某绥在外部势力的控制下写的这本书受到了相关人员写书有理有据的反驳。

  

感谢公知:炮制阴谋翻案史学,促使群众为防骗认真学点历史

  女作家张某2005年与丈夫乔·哈利戴(Jon Halliday)合著的英文书《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出版以后引起强烈争议。

  历史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许倬云认为《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不是学术著作,但很不幸地被误以为是学术著作,基本上属于垃圾。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在《伦敦书评》上列举了书中大量违背史实的耸人听闻之论,并认为“许多发现来自无法查证的资料,其他一些发现是公然臆测的结果或者建立在间接证据的基础上,而有些发现则是不真实的”,“许多结论都基于对证据的曲解、误导或牵强附会”,“某些论证,不只是滥用资料,而且毫无根据地捕风捉影”。黎安友还评价作者“张戎、哈利戴是饶舌的喜鹊:他们把每个能够吸引眼球的证据都放进书里,却不管它们出自何处或者是否可靠”。

  耶鲁大学教授史景迁在《纽约书评》上指出张戎的某些参考书不是严肃出版物,从中找不到任何资料来源。该书把焦点完全放在了毛的不光彩之处,使得“该小说本有的说服力”大打折扣。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导:麦克唐纳德引述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汤姆斯·伯恩斯坦的话:张戎“这本书对当代中国研究是一大灾难”。

  卡迪夫大学历史系教授班国瑞和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时任牛津大学政治学系和亚洲研究中心教授)曾锐生认为,本书“就毛泽东以及更广阔的历史背景作出的大量结论都存在瑕疵”,“对毛泽东形象的重塑并不审慎,或者是没有公正地评价他”,“关于毛泽东(1949年之前)的某些最重要结论,与证据不符”,“最大的问题在于其片面性和对材料的不恰当使用”,“无益于人们正确地理解毛泽东或者20世纪的中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明认为本书的写作受到了英国情报机关的资助,并引用他在2008年访问剑桥大学时,剑桥大学几位教授的话:“我们可以不讨论张戎的书。里面的逻辑矛盾就比比皆是。这本书不值得我们浪费时间去讨论”。

  沈某华的信口开河已经是尽人皆知了,其中最典型的,一是选择性把毛泽东在莫斯科讲话中的不怕核威胁的那段话单独抽出来渲染,而对之前美国曾经几次要对中国进行核袭击闭口不谈。二是居然称朝鲜发展核武器是为了对付中国的。

  还有那个袁某飞,居然把中国古代史和当代史像面团一样根据他们的政治需要随意搓圆压扁。

  其他自由派公知对这些如获至宝,拼命传播扩散,以为这样就可以把历史颠倒过来,但是他们跟历史上一切逆历史潮流的人一样,最大的作用就是充当反面教员。

  上述这些人的真实面目,早已被人们看穿,他们的胡说八道也被广大网友反驳得体无完肤,不值得在这里再作评论。

  就像前些年的含苏丹红、三聚氰胺等的毒食品把全民逼成“化学通”一样,这些年来自由派出于改旗易帜的政治目的力推的“阴谋史学”把民众逼成“历史通”,迫使他们一个个上图书馆,上网,查阅大量资料,有理有据地反驳自由派公知的无耻谰言,让人们来了一次历史知识大普及,让公知想再欺骗民众非常困难,在这方面,作为反面教员的公知们功不可没!

  而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历史是人民书写的”。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