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叶利钦的“血腥十月”是俄版的“‘民主’以后杀全家”

作者:千钧棒 发布时间:2018-12-04 08:17:43 来源:察网 字体:   |    |  

  “‘民主’以后杀全家”是前些年在网络上流传比较广的一句话,这句话本质上应该是自由派低层人士在网络辩论中理屈词穷的情况下或者是平时威胁观点对立面人士的一句话,而美国在俄罗斯的代理人,前总统叶利钦用“血腥十月”在俄罗斯把这句话变成了血淋淋的现实。

  那些著名公知以及他们代表的势力一般情况下不会公开说这句话,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很善良,而是他们会在改旗易帜的目的达到以后这样做,但是起码在眼前暂时不会公开这样说,因为他们还需要骗取民众对他们的支持。

  当时对这句话没有人很当真,因为虽然人们毫不怀疑那些“还乡团”的凶残本性,虽然曾经一度国内敌对势力甚嚣尘上,黑云压城城欲摧,但是很多人还是坚信,这一小撮人翻不了天,因为连他们的一众精神领袖都在各种场合哀叹他们的人只是少数。虽然有时候有些群体性事件会受到他们的利用,但是也只不过是由于他们利用了改革开放具体过程中出现的某些政策失误造成的民众不满情绪。由于公知与最广大民众的根本利益是对立的,民众即使是在批评政府的情况下,也不会把自己绑在他们的战车上。

  这句话之所以被网民反复引用,是因为这句话暴露了某些自由派人士的人格分裂。

  自由派在鼓吹所谓的“民主宪政”的时候大谈特谈假如能够实现他们所谓的“宪政”以后,人民将如何如何赢得充分的自由,并且举例子说,在美国,骂总统也可以,想骑奥巴马也可以。而且法律界的自由派人士还不遗余力地推进“废除死刑”。既然如此,怎么能够发出如此血腥的威胁呢?

  我一开始还以为这句话是自由派的对立面杜撰的,经过上网查阅,才弄清楚这句话的来龙去脉。

  关于这句话的来历,有两种说法。

  一是在某社区论坛一位网友发帖赞扬了国家在经济危机中的一些举措,结果不小心就捅了马蜂窝,该社区著名“普世人士”回帖威胁道:“哪天民主了就杀你全家!”

  二是“八的平方”的时候,何新就接到过如下匿名信:“何新,你是中国民主精神的叛徒,你是中国知识界的败类!因此,中国知识分子审判团,对你从精神到肉体宣判死刑。我们要绞死你、砸烂你的狗头!让你下油锅。你做好准备吧!

  有人还专门收集整理了自由派人士的表达类似意思的言论——

  【某报记者闫某称“民主了爆你菊花”。

  一毛不拔大师:那天和 一毛不拔大师 讨论卡扎菲被爆菊,哭哭啼啼的都是民主党,共和党都很淡然。因为我们是现实主义者,知道暴政下的人民爆发一下很正常,也基于我们对自由的个体的信任,认为自由之后的人民拥有武装之后,也能最终捍卫自由和民主,所以暂时菊爆,无伤大雅......

  http://weibo.com/2309486453/xv303FwdD

  某刊物市场总监陈某(网名“2可器”)称“应该把M左都送炉子炼肥皂”。

  某刊物记者部主任邓某称“我真的想把你们抓去沉塘”。

  著名骚扰男性业内人员的导演、程某松说“如果不对M左,W革余孽,左粪,五毛党进行铲除,这个国家将更加疯狂。”

  最疯狂的当然非周某辉莫属,他叫嚣要“杀掉两亿中国人才有自由民主制度”。

  五岳散人:“所有类似于 一毛不拔大师 之流……你们的资格就是被做成一盘花江狗肉”

  http://weibo.com/1195403385/xsIAs1V9C

  余某:“‘单仁平’……代表《环球时报》和《环球时报》背后中国官方中最僵化、最坚硬和顽固的那一部分人的观点,这样的人在未来的民主自由的中国,他会为曾经所作的恶劣的事情付出代价。”

  这些极端的言论以至于令一些网民大惑不解——

  @玩偶的眼睛3 2012-9-20 14:14:00“最近上天涯,老是看到这句话,这话怎么出来的啊?精英们叫嚷着要民主要法制,怎么又出了这句话啊?这不是自打耳光吗?疑惑中!

  谁给解个惑?”】

  上述这些基本上是发生在2011年前后的事情,那时候在美帝和西方的操纵和支持下,在前独联体国家、中东、北非的一些国家里面发生了颜色革命,此时此刻,国内一小撮人认为改朝换代的时机已经成熟,就撕下了民主自由法制的伪装,图穷匕见,露出了凶残的真面目。公知荣某发表文章大谈特谈“革命”的必要性。公知王某阳掩盖颜色革命的本质,称颜色革命就是有颜色的革命,比如中共领导的革命就是红色的革命。公知蔡某威胁政府:“不要把民众逼到墙角!”

  当时美国和西方自己清理门户,兔死狗烹,那些美国和西方的走狗的下场常常被自由派人士拿来威胁观点的对立面。比如下面几位的下场——

  比如曾经在美国的支持下获得政权,并且得到美国的默许在“两伊战争”中对伊朗使用化学武器的美国的走狗萨达姆由于要用欧元结算石油,危及石油美元的地位,结果被美国以“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莫须有罪名对伊拉克发动战争最后抓到绞死。

  沙特富翁本拉登本来就是美国培养的在阿富汗战场上对付前苏联的一枚棋子,没想到翅膀硬了以后要啄主子,结果被奥巴马派“海豹突击队”灭了。

  当年,利比亚多名高层人士透露,该国前领导人卡扎菲是被法国一名特工杀死的,这名特工接受了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杀卡扎菲“灭口”的指令,在卡扎菲被殴打时向其头部打了致命一枪。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报道:利比亚外交部门的消息人士透露,卡扎菲生前与萨科齐等西方多国前任领导人关系密切。在2007年,萨科齐竞选总统时,卡扎菲曾资助其数百万美元。在北约开始对利比亚空袭时,卡扎菲曾威胁要公开他与萨科齐之间的“亲密”关系,包括2007年政治献金的内容。所以萨科齐才决定对卡扎菲“下死手”,他不想让卡扎菲在接受审讯时透露影响自己政治生涯的内容。这些消息人士将上述内容透露给了意大利一家报纸。

  正因为这个原因,本来近年来西方发动的战争基本上是美国领头,而唯独利比亚战争由萨科奇领导的法国抢着当“带头阿哥”。不过杀人灭口没有用,萨科奇接受卡扎菲的政治献金的行为在他下台以后最后还是受到了法国有关部门的追查和惩罚。

  上述被宰的这些人本身就是美国和西方的走狗,即使他们本身是坏人,下场悲惨也属于狗咬狗的行为,与自由派标榜的“反对专制”没有关系,或者说只是打着这个旗号。最近沙特王室暗杀并且肢解沙特籍美国记者卡舒吉的行为得到美国政府的庇护就是对此的最好的的注脚。

  面对一小撮人赤裸裸的死亡威胁,如果国内那些善良的人们还以为仅仅是某些人一时冲动的激愤之言,以为他们大权在手就会民主自由法制,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俄罗斯的首任总统叶利钦用血腥的手段告诉人们,一旦复辟派得手,绝对不会谈什么民主自由法制。

  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三位苏共中央总书记相继去世以后,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出任苏共中央总书记。

  戈尔巴乔夫上台不久后便发誓要彻底摧毁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改变社会的方向。戈尔巴乔夫自称,他早就不相信科学社会主义的生命力,因此在上任后便企图用“西欧式的社会民主思想”来改造苏共。

  戈尔巴乔夫改革失败的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根本原因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意识形态方面,取消了以马克思主义为代表的科学社会主义的指导地位,造成全社会思想上的大混乱;二、政治方面,取消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法定执政党地位,使受国外势力影响的政治集团控制国家政权,造成政治上的大混乱。三、经济方面,取消了公有制经济对国家经济的有效控制,造成寡头经济,使国家经济进一步恶化,人民生活水平不断降低。

  于是,发生了“八一九事件”,又称“苏联政变”、“八月政变”,指1991年8月19日至8月21日在苏联发生的一次政变,当时苏联中央政府的一些官员打算废黜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并取得对苏联的控制,并且成立了以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为首的“紧急状态委员会”。

  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拒不服从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号召举行政治罢工,抗议亚纳耶夫等人发起的行动。20日,莫斯科实行宵禁。21日,戈尔巴乔夫宣布已完全控制了局势,并恢复了一度中断的与全国的联系,苏联国防部决定撤回部署在实施紧急状态地区的部队。苏联内阁发表声明,表示完全执行总统的指示。

  此次政变在短短三天内便瓦解,且恢复了戈尔巴乔夫的苏联总统权力。

  此后,由于叶利钦的“休克疗法”改革造成俄罗斯经济的极度困乏,最高苏维埃的领导人从1991年“8·19”事件叶利钦的支持者,渐渐变成叶利钦的反对者。到了1993年,昔日的战友变成了势不两立的敌人。苏联分裂后,叶利钦曾经的伙伴哈斯布拉托夫认为俄罗斯应当实行议会制,而不是总统制,逐渐与叶利钦产生矛盾。1992年4月,两人的矛盾在俄罗斯第四次人民代表大会上公开化,此后哈同俄罗斯副总统鲁茨科伊成为叶利钦反对派的领袖。

  俄罗斯政权于是分裂成两个权力机构。一方是总统叶利钦掌控的国家权力,有人称之为“总统派”,另一方是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领导的俄罗斯联邦立法机关,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委员会,有人把它称为“议会派”,两个权力机构在如何改革的问题上,出现了巨大分歧,主要集中在经济上是否执行叶利钦的“休克疗法”,政治上是否走总统权力高于立法机构的总统制。

  根据俄罗斯国家杜马关于莫斯科1993年9月21日—10月5日“十月事件”调查委员会委员会的结论,该事件起因,是当年9月21日叶利钦总统签署了1400号法令。

  1400法令的第一条就是“在新的两院制议会建立之前,取消俄罗斯联邦和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人民代表大会行使立法,行政和控制国家的功能。”

  21日晚8点,叶利钦在电视上发表了讲话,宣布1400法令。一个小时之后,时任最高苏维埃主席的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在白宫召开全体成员的紧急会议,宣布叶利钦的讲话是一个政变。晚10点,紧急会议主席团通过一项“关于立即终止俄罗斯联邦总统鲍里斯·叶利钦的权力”的决议。同时,俄罗斯联邦宪法法院宣布叶利钦违反宪法,因此罢免其总统职位,任命亚历山大·鲁茨科伊代行总统权力。

  从这一天开始,俄罗斯的两个权力机构的矛盾迅速升级。

  9月23日晚10点,第十次非常人民代表大会开幕。但是,苏维埃大厦即白宫被切断电话和电源。于是,莫斯科涌来了大批市民保卫白宫。其中有警卫部队的成员,拥有武装部队发出的特别许可证,所以携带了大批枪支。

  9月27日最高议会大厦即白宫被包围。

  9月29日,叶利钦总统和切尔诺梅尔金总理要求哈斯布拉托夫和鲁茨科伊撤离白宫。但是,直到10月4日,白宫和捍卫白宫的志愿者才自愿交出武器。

  10月2日,在莫斯科距离白宫不远的斯摩棱斯克广场附近,下午1点,白宫支持者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10月3日,冲突激化。反对派举行集会,下午,十月广场聚集了数万人群,他们突破防暴警察的障碍,游行到白宫。

  大约下午4点,据说亚历山大·鲁茨科伊在阳台上号召占领市政厅和“奥斯坦金诺”电视台。

  下午5点,示威者冲进市政大楼。警察开始对突破防线的示威者开枪。晚7点左右,示威者冲进奥斯坦金诺电视中心。晚10点,叶利钦在电视上宣布莫斯科进入紧急状态。

  

叶利钦的“血腥十月”是俄版的“‘民主’以后杀全家”

  

叶利钦的“血腥十月”是俄版的“‘民主’以后杀全家”

  面对民众的反抗,叶利钦之流彻底地暴露了自己的残忍兽性和法西斯面目。抗议的人们被打死打伤,被炮弹炸成碎片,被烧伤,被拷打甚至被强奸……在这场对社会主义支持者的血腥屠杀中,资产阶级证明了,为了保护自己的政权,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当然,他们的西方“伙伴”也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只有“继续进行经济改革”,才能贷款给他们。

  3日晚到4日晨,叶利钦签署了书面命令,并由专使送达,10辆坦克和20辆装甲车开进白宫区域。

  10月4日晨7:30,武装部队开始用大口径武器射击白宫。

  炮击引发大火,从12层楼到20层的顶层完全烧毁,第二天早上,白宫上半截已经成为了黑宫。

叶利钦的“血腥十月”是俄版的“‘民主’以后杀全家”

  13:00左右,最高苏维埃的捍卫者开始从苏维埃大楼向外运送伤员。

  约18:00,亚历山大·鲁茨科伊、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和其他领导人,以及武装抵抗的支持者被逮捕。

  据调查委员会公布的数字,在十月事件中死亡人数是200人,受伤逾千人。而据官方的电视台报道,共有一百四十七人死亡,实际死亡人数要多得多。也有人证明白宫里有四百一十五具尸体。也有人估计,死亡人数大致为四百人。而根据著名作家邦达列夫在他的小说《百慕大三角》中抄录的红普列斯尼亚体育场的“大字报”,牺牲者人数多达二千四百七十三人。叶利钦在《总统札记》里也承认“有许多许多人被打死”。而当白宫周围硝烟未散,流血尚未停止,还有人在警察局里遭到拷打时,叶利钦的班子就在克里姆林宫里饮酒作乐,庆贺他们的胜利……

  这与之前苏联“紧急状态委员会”同样是对待示威民众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

叶利钦的“血腥十月”是俄版的“‘民主’以后杀全家”

  很明显,这一张叶利钦站在坦克上面演讲的照片的背景也是俄罗斯的议会大厦白宫。当时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还是叶利钦的同伙,虽然武装部队接到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来平定骚乱,但是没有真正的动武,如果真正动武了,也就没有叶利钦了或者说他后来就呆在监狱里面了。但是当权力掌握在叶利钦手中的时候,他丝毫没有心慈手软,对抗议的民众大开杀戒,对曾经的同伙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和亚历山大·鲁茨科伊也毫不客气。

  在叶利钦政府的支持下,这些法西斯分子和受他们鼓动的暴徒歇斯底里地叫喊,要“彻底消灭共产主义!”

  “必须让他们得到教训。”叶利钦的爪牙之一这样评价对苏维埃保卫者的屠杀。

  这就是真真切切的俄罗斯版的“‘民主’以后杀全家”。

  正因为如此,叶利钦在交出总统权力的时候,害怕他的家人受到清算,要求继任者普京不能追究他的责任和为难他的家人。

  如果有自由派人士不服气,辩解称,叶利钦身上打上前苏联的烙印,才会这样做,那么我们就再看看两个国家。

  一个是埃及,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在埃及的颜色革命中下台以后,埃及通过一人一票,选举穆尔西为新任总统,但是埃及的军队领导人塞西发动政变,逮捕并且废黜了穆尔西,可是仍然有很多埃及民众上街抗议,结果仍然是遭到屠杀。有2200人死亡。

叶利钦的“血腥十月”是俄版的“‘民主’以后杀全家”

  

叶利钦的“血腥十月”是俄版的“‘民主’以后杀全家”

图为在军政府镇压中死亡的埃及民众

  另外一个是泰国,泰国也是所谓的民主国家,之前他信和英拉的支持者红衫军和阿披实的支持者黄衫军交替上街游行抗议,结果谁的人权都没有高于主权,最后还是泰国军方发动政变,推翻了民选的英拉政府,建立军政府。

叶利钦的“血腥十月”是俄版的“‘民主’以后杀全家”

泰国军方出动装甲车驱赶抗议的红衫军。

叶利钦的“血腥十月”是俄版的“‘民主’以后杀全家”

  对付抗议的民众,泰国的军政府甚至动用了海陆空三军。

  而无论是当时的俄罗斯,还是后来的埃及和泰国,其政治体制都属于所谓的“‘民主’以后”。

  如前所述,在俄罗斯的总统与议会的对抗的发展进程中,叶利钦的倒行逆施激起了愈来愈多的人的反对,左派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先后站到了议会一边,他们武装起来进行自卫和反击,这使得这场对抗发展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一场具有相当大规模的保卫苏维埃时代的成果和反对叶利钦专制统治的斗争。借用自由派人士忽悠民众支持放开枪支管理所说的话,这应该属于人民用枪支反抗暴政,但是叶利钦却炮轰议会,对起来反对他的人民群众进行血腥镇压。

  叶利钦的这一行动,在世界历史上开创了国家首脑下令炮轰民选的合法议会的先例,就此一举将使他留下骂名。就连一些崇奉西方的“民主自由”的人士也对他进行谴责。最突出的例子是持自由主义观点的前持不同政见者也发表文章谴责叶利钦。曾经大力支持过叶利钦、担任过全俄电视广播公司总裁的波普佐夫也说,叶利钦从来不是民主派,他是在为自己夺取权力时才使用民主的概念的。等到他大权在握,不再需要民主的外衣时,他的独裁者的真面目就完全暴露出来。

  而所有这些,都没有受到美国和西方的强力反对和干预,更加不用说用导弹向这些国家输送“民主”了。

  其实,根本原因在于在所谓的“民主”灯塔国美国,出动军警镇压人民群众的抗议也是家常便饭。

  从1873-1992年期间美国历任总统23次大规模出动联邦正规军队镇压国内人民的斗争。

  这些年来国内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告诉人们,作为国外敌对势力在中国的代理人的自由派中的某些极端仇视社会主义制度的一小撮人与广大民众的矛盾并不是什么政见不同的问题,而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他们在忽悠民众支持他们的改旗易帜的行动的时候,一方面用所谓的自由民主法制的冠冕堂皇的东西骗取民众的支持,一方面又忍不住露出锋利的爪和牙。他们所说的“‘民主’以后杀全家”并不是图一时嘴上痛快,而是实实在在的威胁,因为当时他们自以为有美帝的支持,他们达到目的是十拿九稳了。在夺取政权的目的未实现之前,他们还需要像叶利钦一样打民主自由法制的旗号,一旦掌握权力,他们就会像叶利钦那样露出凶残的本性。包括埃及军政府等在内,虽然也是打着民主的旗号,但是对于反对他们的人,杀起来毫不心慈手软。

  对于“‘民主’以后杀全家”这句话,无论是说出来的,还是藏在心里的,都是反人类的邪恶思想的体现,这一小撮人一方面从理论上否认阶级斗争的存在和反对人民民主专政,一方面主动开展阶级斗争和做梦都想着对广大人民群众进行资产阶级专政,这句话是不遗余力地要在中国推进改旗易帜的自由派人士中的一小撮极端分子不经意间露出的獠牙;而叶利钦的“血腥十月”则是俄罗斯现实版的“‘民主’以后杀全家”。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