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小康是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一万亿美元”

作者:识丁老头乙抄 发布时间:2018-11-08 15:46:0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977年11月17日

  下午,和苏振华、罗瑞卿等在广州听取中共广东省委负责人韦国清、王首道等汇报。在谈到外汇问题时说:文化大革命前,全国侨汇才三亿美元,现在广东就有四亿多。……。深圳每年光兑换外币就三千多万美元,可是还用打算盘的办法,花点钱买几个小计算机嘛。

  1978年9月3日

  上午,会见为庆祝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来中国访问的四批日本朋友。……。还指出:中日两国不但在政治和文化方面,就是在科技和经济方面,合作前景也是非常广阔的。我们同日本是第一个签订规模为二百亿美元的长期贸易协定的,但我们并不满足,相信规模还能够增加。

  1978年10月9日

  内容 上午,同中国旅行游览事业管理总局、中国民用航空总局负责人卢绪章、沈图、袁超俊、岳岱衡等谈话,指出:……。还指出:你们搞业务的人要仔细研究一下。同外国人做生意,要好好算算账。一个旅行者花费一千美元,一年接待一千万旅行者,就可以赚一百亿美元,就算接待一半,也可以赚五十亿美元。要力争本世纪末达到这个创汇目标。以后旅游总局可以向有关部门直接订货,也可以向国外直接订货,改善旅游设施。

  1978年11月3日

  审阅中共中央军委科学技术装备委员会《关于一九八五年前引进外国先进技术的请示报告》,作出批示:“这些引进项目,曾经议过,拟原则同意。估计有些项目,很难引进,引进总额不会超过百亿美元。”并批送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徐向前、聂荣臻审批,最后交国家计委综合考虑。……。

  1979年1月17日

  上午,同工商界领导人胡厥文、胡子昂、荣毅仁、周叔弢、古耕虞谈话。又说:现在国家计划想掉个头。过去工业是以钢为纲,钢的屁股太大,它一上就要挤掉别的项目,而且资金周转很慢。要先搞资金周转快的,如轻工业、手工业、补偿贸易、旅游业等,能多换取外汇,而且可以很快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在谈到发展旅游事业问题时指出:我们国家地方大,名胜古迹多。如果一年接待五百万人,每人花费一千美元,就是五十亿美元。要大力发展旅游业,可以多搞几个旅游公司。

  1979年2月3日

  同美国西南地区的报纸、杂志主编和发行人共进早餐。席间,在回答有关中美两国贸易前景问题时说:中美贸易不是几百万美元,而是几十亿美元,甚至是几百亿美元的事。还说:目前中国同美国政府和公司在石油工业和其他领域的合作问题的谈判还在进行中,进展并不算慢。在回答有关农产品进口问题时说:在近期内,至少在三五年内,中国还要增加农产品主要是粮食的进口。这有利于中国农业现代化。

  1979年7月28日

  上午,接见白如冰、赵林、秦和珍、李子超、高克亭、刘众前等,并听取白如冰关于山东工作的汇报。……。还指出:搞现代化就是要加快步伐,搞富的社会主义,不是搞穷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优越于资本主义,是最大的阶级斗争。有的人说社会主义不如西方好,如果那样,这是什么社会主义,是“四人帮”的社会主义。生产力不发展,有什么社会主义优越性。如果我们人均收入达到一千美元,就很不错,可以吃得好,穿得好,用得好,还可以增加外援。强调:人口问题是个战略问题,要很好控制。

  1979年10月4日

  出席中共中央召开的各省、市、自治区第一书记座谈会①。在会上讲话指出:……我们开了大口,本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后来改了个口,叫中国式的现代化,就是把标准放低一点。特别是国民生产总值,按人口平均来说不会很高。我们到本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能不能达到人均上千美元?等到人均达到上千美元的时候,我们的日子可能就比较好过了。

  1979年12月6日

  上午,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在回答大平首相关于中国将来会是什么样的情况,整个现代化的蓝图是如何构思的问题时,提出“小康”的概念。指出:我们要实现的四个现代化,是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我们的四个现代化的概念,不是像你们那样的现代化的概念,而是“小康之家”。到本世纪末,中国的四个现代化即使达到了某种目标,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人均水平也还是很低的。要达到第三世界中比较富裕一点的国家的水平,比如国民生产总值人均一千美元,也还得付出很大的努力。

  1979年12月29日

  上午,会见韩瑞生率领的新加坡政府代表团。指出:……?我说所谓四个现代化,只能搞个“小康之家”,比如说国民生产总值人均一千美元。虽然是“小康之家”,肯定日子比较好过,社会存在的问题能比较顺利地解决。即使我们总的经济指标超过所有国家,人均收入仍不会很大。

  1980年5月12日

  上午,会见英国前首相、工党领袖詹姆斯·卡拉汉,指出:……。日本大平首相同我谈话时,我说中国平均每人年收入达到一千美元,变成“小康之家”,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在二十年内大体上要增加三倍,这不容易。又指出:农业机械化的道路一定要走,剩余的劳动力要转到其他行业去。

  1980年5月30日

  上午,会见爱尔兰前总理约翰·林奇。指出:我们现在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二百五十美元,是世界上很穷的国家之一。

  1980年6月5日

  上午,会见克拉克·托马斯为团长的美国和加拿大社论撰写人访华团。指出:……。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任务非常艰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因为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如果每个人增加一美元的收入,就需要十亿美元。

  1980年7月22日

  △ 晚,由段君毅、胡立教陪同,乘专列前往郑州。在途中说:这次出来到几个省看看,最感兴趣的是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实现农村奔小康,达到人均一千美元,一个是选拔青年干部。

  1981年4月14日

  上午,会见古井喜实为团长的日中友好议员联盟访华团。在介绍中国国内情况时指出:……。经过我们的努力,设想十年翻一番,两个十年翻两番,就是达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一千美元。经过这一时期的摸索,看来达到一千美元也不容易,比如说八百、九百,就算八百,也算是一个小康生活了。

  1981年7月18日

  内容 上午,会见香港《明报》社长查良镛。在谈到经济调整时指出:……。基础不牢,想快也快不了,欲速不达。我们现在搞长远规划,目标放在本世纪末达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八百美元。如果这个目标实现了,那时我们是十二亿人口,国民生产总值就是一万亿美元。

  1981年11月17日

  上午,会见美国财政部部长唐纳德·里甘。在谈到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进程时指出:……。我想了一下,说到本世纪末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一千美元这对中国来讲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我们要实现这个目标,国民生产总值就要超过一万二千亿美元,因为到那时我们人口至少有十二亿。现在我们经过摸索、计算和研究各种条件,包括国际合作的条件,争取人均达到一千美元,最低达到八百美元。

  1982年4月20日

  上午,会见几内亚比绍国家元首、革命委员会主席若奥·贝尔纳多·维埃拉。指出:……。现在正在努力实现第一阶段二十年的目标,就是在本世纪末,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八百美元实现了这个目标,我们的日子就好过多了,我们前进的基础就比较好、比较扎实了。

  1982年5月15日

  上午,会见佛得角总统、佛得角独立党总书记阿里斯蒂德斯·马里亚·佩雷拉。指出:中国是一个大国,又是一个小国。说是大国,因为人口多,地方大,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之一;说是小国,因为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人均仅二百多美元,名副其实地属于第三世界。

  1982年8月6日

  △ 上午,会见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在介绍中国国内情况时指出:……?一九七九年我回答日本大平首相说,到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达到国民生产总值人均一千美元。我们经过反复研究之后觉得可能一千美元还是高了一点,因为必须考虑到人口增长的因素。所以我们把本世纪末的国民生产总值人均放在争取达到八百美元的水平上。

  1982年8月10日

  上午,同邓颖超会见美籍华人科学家邓昌黎①、陈树柏、牛满江②、葛守仁③、聂华桐等,听取他们对发展中国科学、教育事业的建议,并介绍中国经济形势和改革开放的情况。在谈到中国的发展目标时指出:我们提出二十年改变面貌,不是胡思乱想、海阔天空的变化,只是达到一个小康社会的变化,这是有把握的。小康是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一万亿美元,人均八百美元。

  1982年11月16日

  上午,和王震会见小柳勇为团长的日本社会党友好之翼访华团领导成员。在谈到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和国内情况时说:中国是个大国,但又是个小国。大就是土地大,人口多,还有一个大就是中国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小是指国民生产总值小,每人平均才二百五十到二百六十美元,经济很不发达。

  1983年2月7日

  下午,同中共江苏省委负责人和苏州地委负责人座谈。问:到二000年,江苏能不能实现翻两番?苏州有没有信心,有没有可能?人均收入八百美元,达到这样的水平,社会上是一个什么面貌?发展前景是什么样子?在听了江苏经济发展带来的物质和文化生活的巨大变化,苏州已有不少社、队人均超过了八百美元的汇报后,问:苏州农村的发展采取的是什么方法?走的是什么路子?在听到苏州社队企业凭借灵活的经营机制得到成长和发展时说:看来,市场经济很重要。

  1983年2月9日

  △ 傍晚,抵达杭州,下榻杭州刘庄。在同铁瑛、李丰平等谈话时说:这次,我在苏州看到的情况很好,农村盖新房子很多,市场物资丰富。现在苏州市人均工农业总产值已经到了或者接近八百美元的水平。到了人均工农业总产值达到八百美元,社会是个什么面貌呢?吃穿没有问题,用也基本上没有问题,文化有了很大发展,教师的待遇也不低。江苏从一九七七年到一九八二年的六年时间里,产值翻了一番,照此下去,到一九八八年前后可以达到翻两番的目标。

  1983年2月16日

  上午,听取铁瑛、李丰平等汇报。在谈到省级领导班子调整问题时说:……。苏州,现在已经达到或者接近八百美元的水平。他们已经解决了知识青年的就业问题。江苏基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南京还有一千多人。你们省哪个地方收入高些?经济发展了,案件也少些。到本世纪末,江苏说可以达到每人三千美元。你们少说也应该二千多美元。现在是五百多美元,翻两番应该有二千。你们人均二千美元,全国到不了八百。

  1983年3月2日

  上午,同胡耀邦、赵紫阳、万里、姚依林等谈话。指出:这次,我经江苏到浙江,再从浙江到上海,一路上,看到情况很好,人们喜气洋洋,新房子修得很多,市场物资丰富,干部信心很足。看来,四个现代化希望很大。到本世纪末实现翻两番,要有全盘的更具体的规划,各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也都要有自己的具体规划,做到心中有数。同时举苏州例子,从六个方面说明人均工农业总产值接近八百美元后的社会面貌和发展前景:第一,……。

  1984年3月25日

  上午,会见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指出:……。现在到中国来投资,对日本的将来最有利。在谈到中国翻两番的目标时指出:翻两番,国民生产总值人均达到八百美元,就是到本世纪末在中国建立一个小康社会。

  1984年5月23日

  上午,会见斯里兰卡总统朱尼厄斯·理查德·贾亚瓦德纳。指出:你们在国内采取了好的政策,发展很快。我们同你们想到一块了,我们建了四个经济特区,像你们的自由贸易区一样很见效。我们好起来是最近五年的事。“文化大革命”带来灾难。粉碎“四人帮”之后还有两年的徘徊,就是继续执行“左”的政策。真正的变化是一九七八年底,我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总结历史经验,制定了一系列新的政策,对外实行开放政策,对内以农业带头把经济搞活,实际上也是开放政策。近五年经济增长比较快,大体上平均年增长百分之七到八。总之,闭关自守解决不了我们的贫穷和落后。我们制定一个战略目标,是在本世纪末成为小康社会,人均八百美元。

  1984年5月29日

  上午,会见巴西总统若昂·菲格雷多。指出:

  在谈到中国对外政策时指出:中国的对外政策是独立自主的,是真正的不结盟。中国不打美国牌,也不打苏联牌,中国也不允许别人打中国牌。中国对外政策的目标是争取世界和平。在争取和平的前提下,一心一意搞现代化建设,发展自己的国家,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们的目标是,到本世纪末人均达到八百美元。这是雄心壮志。它意味着到本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一万亿美元。到那个时候,中国就会对人类有大一点的贡献。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一万亿美元,日子就会比较好过。

  1984年8月16日

  上午,会见美籍华人丁肇中教授。在谈到正负电子对撞机的建设时指出:……。会见结束后,设午宴招待客人。在宴请时说:从现在情况看,本世纪末翻两番肯定可以实现,到那时国民生产总值将达到一万亿美元,我们就不会那么小里小气了,有百分之一用在科学、教育上就是了不起的数字,那时造加速器就可以大一点了。

  1984年10月6日

  △ 上午,会见参加中外经济合作问题讨论会全体中外代表。说:在经济问题上,我是个外行,也讲了一些话,都是从政治角度讲的。我们确定了一个政治目标:发展经济,到本世纪末翻两番,国民生产总值按人口平均达到八百美元,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

  1984年10月22日

  上午,出席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并讲话。指出:我们要向世界说明,我们现在制定的这些方针、政策、战略,谁也变不了。因为实践证明现在的政策是正确的,是行之有效的。在谈到祖国统一问题时指出: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指出:翻两番的目标肯定能实现。它的意义很大。这意味着到本世纪末,年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一万亿美元。……。要达到这个新的目标,离开对外开放政策不可能。现在任何国家要发达起来,闭关自守都不可能。我们吃过这个苦头,我们的老祖宗吃过这个苦头。如果从明朝中叶算起,到鸦片战争,有三百多年的闭关自守,如果从康熙算起,也有近二百年。长期闭关自守,把中国搞得贫穷落后,愚昧无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是对外开放的,不过那时只能是对苏联东欧开放。以后关起门来,成就也有一些,总的说来没有多大发展。历史经验教训说明,不开放不行。开放伤害不了我们。我们的同志就是怕引来坏的东西,最担心的是会不会变成资本主义。肯定会带来一些消极因素,要意识到这一点,但不难克服,有办法克服。你不开放,再来个闭关自守,五十年要接近经济发达国家水平,肯定不可能。按照现在开放的办法,到国民生产总值人均几千美元的时候,我们也不会产生新的资产阶级。

  1984年11月7日

  上午,会见美国使节基金会主席赫伯特·阿姆斯特朗一行。在谈到中国现代化建设发展战略时指出:我们的目标是到本世纪末实现小康,国民生产总值人均达到八百至一千美元,虽然还很低,但日子好过。

  1985年2月7日

  上午,和王震、陈丕显等听取陈国栋、胡立教、杨堤、汪道涵、阮崇武等汇报。在谈到干部问题时指出:领导班子,就是要年轻一点,他们有这个条件,一上来就能干二三十年,老的当顾问,帮帮忙。在听到上海治安情况有了好转时说:真正的治安好转,是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八百美元、实现翻两番那个时候。

  1985年3月25日

  上午,会见由蒂尔曼·德丁等十九位美国新闻界人士组成的“重访中国团”。指出:中国太穷了,同我们这个拥有十亿人口的国家的地位不相称。我们有个雄心壮志,从八十年代起,到本世纪末,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小康社会。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人均八百至一千美元,说准确点是八百美元或稍多一点。这还并不富裕,但日子好过些。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我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实现翻两番达到一万亿美元,在国力上就有较多的增强。那时我国的人口将达到十二亿左右。这个目标达到了,就为我们的继续发展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再用三十到五十年的时间建设,我们就可以接近世界上发达国家的水平。办好这件事,要花七十年的时间,但这是我们坚定不移要做的事情。如果在本世纪末,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实现翻两番,达到一万亿美元,中国就可以对人类做出更多一点贡献。

  1985年4月17日

  上午,会见比利时首相维尔弗里德·马尔滕斯。……。还指出:我们制定了两个阶段的目标,第一个阶段的目标是从一九八0年开始,到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八百美元;……。中国对外贸易额刚超过五百亿美元,而只有一千万人口的比利时的出口贸易额比我们大得多。如果我们达到二千亿美元,欧洲就将会在其中占更大的比例。

  1985年10月15日

  上午,会见美国副总统乔治·布什,就中美经济贸易关系等问题交换意见。在谈到中美关系时说:……。中美关系中的另一个问题是中方贸易逆差问题。我们同日本也有这个问题。如果中国对美逆差每年达二三十亿美元,对日逆差每年也是二三十亿美元,中国就会像拉美国家一样变成欠债大户,这种情况不能继续下去。

  1985年10月29日

  上午,会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部长汉斯-迪特里希·根舍。在谈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认识时说:……。中国底子薄。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一九七九年底我们考虑花二十年时间达到小康水平。那时中国将拥有十二亿人口,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八百美元,将有一个中等的变化。

  1985年12月17日

  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在赵紫阳谈到巴西愿意购买中国的粮食、煤、石油时说:……?如果吴庆瑞真的把我们的旅游事业带起来,到本世纪末旅游收入达到一百亿美元,旅游的人只要一千万到一千五百万,就很了不起。

  1986年4月9日

  上午,会见希腊总理安德烈亚斯·帕潘德里欧。在谈到改革时说:我们面临着一个发展问题。中国和希腊都是古老的文明国家。我们建国以后有所发展,但失误比较多,一直到七十年代末,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才二百五十美元,在全世界次序恐怕是一百位以下。

  1986年6月18日

  上午,会见来自美国、加拿大……。在谈到中国经济发展目标时说:第一步是到二000年建立一个小康社会。雄心壮志太大了不行,要实事求是。所谓小康社会,就是虽不富裕,但日子好过。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国民收入分配要使所有的人都得益,没有太富的人,也没有太穷的人,所以日子普遍好过。更重要的是,那时我们可以进入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一万亿美元以上的国家的行列,这样的国家不多。国家总的力量大了,那时办事情就不像现在这样困难了。比如,拿出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五办教育,就是五百亿美元,现在才七八十亿美元。如果拿出百分之五去搞国防,军费就可观了。

  1989年3月28日

  阅李先念转来的五位政协委员在全国政协七届二次会议上关于《对海南省拟引进外资,开发洋浦地区的意见的联合发言》①,作出批示:“请紫阳、李鹏同志酌处。我认为五同志的意见值得郑重考虑。”四月二十八日,审阅中共海南省委书记许士杰、省长梁湘三月三十一日写给邓小平和杨尚昆的《关于海南省设立洋浦经济开发区的汇报》,作出批示:“我最近了解情况后,认为海南省委的决策是正确的,机会难得,不宜拖延,但须向党外不同意者说清楚。手续要迅速周全。”

  ——————

  ① 《联合发言》提出,海南省拟将洋浦港中心地区30平方公里的土地,以每亩2000元人民币的低价租给日本企业熊谷组,期限长达70年,此举欠妥。

  1992年1月23日

  上午,由谢非和梁广大①陪同,从蛇口港乘快艇抵达珠海。离开深圳前再次叮嘱市委负责人:你们要搞得快一点。在途中听取关于广东省改革开放和特区建设的情况汇报,并发表谈话。抵达珠海后,随即参观珠海市容。在询问广东农民收入情况后说:收入一千一百元人民币,在全世界来说,还是比较穷的。

  1992年6月10日

  让工作人员到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一位老党员”的名义,向“希望工程”捐款三千元人民币,用以救助那些因贫困而失学的孩子。十月六日,再一次以“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名义向“希望工程”捐赠二千元。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决定,将这笔捐款用于资助广西百色革命老区的失学孩子。百色老区的孩子写信给邓小平说:当我们得知您以“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名义向希望工程捐赠了五千元钱,又知道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把这笔钱用于救助我们百色革命老区的失学孩子时,我们激动得哭了。我们感到,虽然您住在北京,离我们好远好远,但您的心与我们贴得好近好近。我们一定不辜负邓爷爷的亲切关怀和期望,珍惜学习机会、好好学习,长大把家乡建设得更新更美。

  1993年6月22日

  在住地同江泽民谈话。赞同江泽民提出的加强宏观调控,突出抓金融工作的建议①。指出:什么时候政府都要管住金融。通货膨胀,人民受损失。人民币不能贬值太多,市场物价要控制住。

  ——————

  ① 1993年6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当前经济情况和加强宏观调控的意见》。《意见》指出:我国经济在继续大步前进中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矛盾和问题。要积极、正确、全面地领会邓小平南方谈话和党的十四大精神,把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统一起来,切实贯彻“在经济工作中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同时要注意稳妥,避免损失,特别要避免大的损失”的重要指导思想,把加快发展的注意力集中到深化改革、转换机制、优化结构、提高效益上来。《意见》提出了严格控制货币发行,稳定金融形势等十六条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的措施。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