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李鸿章:晚晴以来跪洋祸国的代表人物

作者:生民无疆 发布时间:2018-09-05 16:58:1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为什么曾国藩被称为晚清圣人?为什么毛泽东也说“独服曾文正公”?因为,在曾国藩这样的指导思想下,才能办成利国利民的“洋务”。事实上,晚晴洋务运动的重要人物,几乎全部可算为曾国藩的徒子徒孙,唯有李鸿章是一个例外。

李鸿章:晚晴以来跪洋祸国的代表人物

  1

  以中华之广土众民,以中华之优秀悠久的历史文化,我从不相信“八国联军”是不可战胜的。

  当今一些专家们关于鸦片战争以来的历史的解读,我一向懒得看。他们关于鸦片战争爆发时中国有多么落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始终如何落后之类的说法,我只能说:全是屁话。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

  1851年至1864年,因为太平天国,使得国内大乱。乱定之后,一批仁人志士力图通过洋务运动,实现师夷长技以制夷。

  尽管当时的朝廷昏乱,但是,洋务运动干得还是很不错的,各方面,都很有起色。

  事实,最能说明问题。

  1882年(光绪八年),因为左宗棠抬着棺材进军新疆,沙俄被迫交还了已经占据多年的新疆伊犁。

  1885年(光绪十一年),清军大败法国的海陆军。在镇南关,法军大败,被清军一路追杀;在镇海,侵华海军司令孤拔被清军轰死;在台湾淡水,法军的军旗,也被清军夺走。这一仗,让法国丢尽了脸皮。

  几年间,打败了八国联军的中的两国,其中,法国还是西方第二大军事强国。其实,法国与号称第一的英国相比,实力是不相上下的。

  清军差吗?洋务运动成效不显著吗?

  但是,仅仅几年后,当今某些砖家口中的“完人”李鸿章大人,就把他的淮军-------当时中国烧钱最多、海归最多、装备最新、人马最壮的一支海陆军武装,全部葬送给了日本。

  此时的日本,全国陆海军的武器装备加起来,也远远赶不上李鸿章淮军的本钱。

  日军的枪炮舰艇,全是买的西洋货;日军上点档次的军官,是刚从西洋念完书回来的。

  日军比法军还强?扯吧!

  但是,“完人”李鸿章大人的淮军,硬是惨败给了地地道道的“小日本”。

  打完这一大败仗之后,李鸿章大人又有了施展他最得意的独门绝技的舞台:外交。他亲赴日本,签署了中国历史上最无耻、祸国最深的《马关条约》。

  《清史稿·德宗本纪》:

  【“(光绪二十一年三月)李鸿章与日本全权伊藤博文、陆奥宗光马关会议。和约成,定朝鲜为独立自主国,割辽南地、台湾、澎湖各岛,偿军费二万万,增通商口岸,任日本商民从事工艺制造,暂行驻兵威海。”】

  大片的割地!

  前所未有的赔款!2亿两白银,是清朝正常年景二年的中央财政收入。正当李鸿章签署这一条约的时候,湖广总督张之洞,正在为如何筹集几十万两白银的洋务建设资金发愁!

  这些,还在其次。

  甲午之败,彻底摧毁了举国上下的民族自信心。

  甲午之败,彻底摧毁了光绪帝君臣的独立自主的强国意志,致使他们后来实施了一系列思维混乱、行为乖张的“变法维新”。

  甲午之败,开启了西方列强任意欺侮中国之端,瓜分中国自此开始。

  中国坠入万丈深渊!

李鸿章:晚晴以来跪洋祸国的代表人物

  2

  在《清史稿·李鸿章传》里,李鸿章近乎“完人”;在当今某些人的笔下,也是如此!

  考虑到《清史稿》的编撰,是在北洋政府------李鸿章的门生故吏、徒子徒孙控制的地盘下完成的,这也不足为怪。不过,参与编撰人员的观点也不尽一致。所以,仅仅依靠《清史稿》,我们就能大致还原李鸿章的跪洋祸国的形象。

  话说,在清朝,李鸿章是一位最通“洋务”的天才,李鸿章也向来以为,以他的“外交”之才,足以摆平一切“洋务”。

  李鸿章办“洋务”,其实就是:逢洋必跪,不惜以最大的祸国来跪洋。他通过跪洋的“和平外交”,换取洋人的“追捧”,从而实现在国内的挟洋自重,成为不可或缺的“洋务大师”。

  本文,自此以下的内容,均以事实说话。

  光绪元年(1875年),左宗棠出兵收复新疆时,李鸿章坚决反对西征,极力主张:放弃新疆。《清史稿·左宗棠传》:

  【“光绪元年,宗棠既平关陇,将出关,而海防议起。论者多言自高宗定新疆,岁糜数百万,此漏卮也。今至竭天下力赡西军,无以待不虞,尤失计。宜徇英人议,许帕夏自立为国称藩,罢西征,专力海防。鸿章言之尤力。宗棠曰:‘关陇新平,不及时规还国家旧所没地,而割弃使别为国,此坐自遗患。万一帕夏不能有,不西为英并,即北折而入俄耳。吾地坐缩,边要尽失,防边兵不可减,糜饷自若。无益海防而挫国威,且长乱。此必不可。’军机大臣文祥独善宗棠议,遂决策出塞,不罢兵。”】

  如果李鸿章的主张得逞,新疆丢了,西藏、内蒙还会属于中国么?

  光绪八年(1882年)三月,在左宗棠的武功,和曾纪泽的外交努力下,沙俄归还新疆伊犁给中国。与此同时,法国在中国南方的附属国----越南,又开始生事了。

  法国一闹事,李鸿章大人立马有了跪洋“外交”的祸国舞台。

  《清史稿·德宗本纪》:

  【“(光绪八年三月)法、越构兵,谕李鸿章、左宗棠、张树声、刘长佑筹边备。乙卯,筑浙江海口炮台。是月,俄人归我伊犁。”】

  对于法国侵略越南,真正精通洋务的大员们的态度是这样的:

  曾国荃(晚晴著名的悍将、曾国藩的弟弟),态度是:打就打,谁怕谁呀!于是,一边调兵遣将上前线,一边支持唐景崧前往越南说服刘永福共同抗击法军。

  《清史稿·越南传》:

  【“(光绪八年)三月,移曾国荃督两广。……曾国荃至粤,命提督黄得胜统兵防钦州,提督吴全美率兵轮八艘防北海,广西防军提督黄桂兰、道员赵沃相继出关,所谓三省合规北圻也。”】

  《清史稿·唐景崧传》:

  【“光绪八年,法越事起,自请出关招致刘永福,廷旨交岑毓英差序。景崧先至粤,谒曾国荃,韪其议,资之入越。”】

  左宗棠,态度是:我还不老,我愿亲上前线带兵,打他狗日的。不让我去,行,我推荐我的老部下王德榜去。王德榜没给老上级丢脸,后来果然立大功。

  《清史稿·左宗棠传》:

  【“(光绪)九年,法人攻越南,自请赴滇督师。檄故吏王德榜募军永州,号恪靖定边军。”】

  张之洞,态度是:议和?要脸不?打!我亲自组织人马来打。

  《清史稿·张之洞传》:

  【“(光绪十年,两广总督张)之洞复奏遣提督冯子材、总兵王孝祺等,皆宿将,於是滇、越两军合扼镇南关,殊死战,遂克谅山。……之洞耻言和,则阴自图强。”】

  要论“洋务”,张之洞、左宗棠的功劳与成就,至少不亚于李鸿章吧?

  张之洞的汉阳铁厂、兵工厂等等业绩,远远超越李鸿章,谁敢否认?

  左宗棠,他倡办的福州船政局,且不说造船,李鸿章北洋水师的专业将领,几乎清一色毕业于左宗棠的船政学堂。

  但是,面对法国人入侵越南,李鸿章大人的态度,又是如何呢?

  其实,当时朝廷主战声音已占上风,朝廷决定一战。考虑到李鸿章的声望挺高,门生故吏遍天下,又有作战经验,便任命李鸿章为抗击法国的前线总司令。可是,李大人不去前线报到,却跑到上海,去洋大人议和去了。

  《清史稿·越南传》:

  【“(光绪九年)三月,法军破南定。帝谕广西布政使徐延旭出关会商,黄桂兰、赵沃筹防。李鸿章丁忧,夺情回北洋大臣任,鸿章恳辞。至是,命鸿章赴广东督办越南事宜,粤、滇、桂三省防军均归节制。鸿章奏拟赴上海统筹全局。法使宝海在天津议约久不协,奉调回国,以参赞谢满禄代理。刘永福与法人战於河内之纸桥,大破法军,阵斩法将李成利,越王封永福一等男。徐延旭奏留唐景崧防营效用,并陈永福战绩。帝促李鸿章回北洋大臣任,并询法使脱利古至沪状,令鸿章定期会议。脱利古询鸿章:‘是否助越?’鸿章仍以边界、剿匪为辞,而法兵已转攻顺化国都,迫其议约。鸿章与法新使德理议不就,法兵声言犯粤,广东戒严。”】

  遗憾的是,因为前线将领们没完没了的与法军打仗,法国人的要求无法满足,所以,跪洋“外交家”才华施展不了,议和没成功。

  对于这位不敢向洋大人开展的“功勋”老臣,光绪帝也没招,只好免去他的“前线总司令”,让他继续担任北洋大臣。

  不过,在后来的中法战争中,李大人仍然干出了“祸国跪洋”重大业绩。

  3

  自法国侵略越南后,各有识之士便站在国家安危的战略高度,思考应对之策。均认为,越南不可失,必须力保,以为中华边疆之屏障。他们各尽所能,自觉开展了种种对敌斗争。

  先说在越南北部的陆战。

  比如云贵总督刘长佑,《清史稿·刘长佑传》:

  【(同治)十二年春,长佑檄关内外军击走之,密奏:“越南贫弱,版章日蹙,法国蚕食於滨海,黎裔虎视於横山,桶冈则白苗跳梁,峒奔则黄酋雄踞。近闻其国君臣输款法人,黄崇英受职黎裔,虽系道听之言,亦系意中之事。臣窃谓黎裔为患,越南受之;法国为患,不仅越南受之。今欲拯敝扶衰,必须大举深入。若合两粤之力,宽以数年之期,步步设防,节节进剿,庶交夷可期复振,而他族不至生心。否则惟有慎固边防,严杜勾结而已。”是时防越诸军尚八千人,长佑檄刘玉成引军北还,以六营屯关外诸隘,四营屯归顺、龙卅,令覃远琎八营分驻关内。……(光绪)七年,法兵窥越南东京,诏滇、粤备边。长佑疏言:“法人自据嘉定以来,越南四境皆有商埠、教堂,胁其君臣,渔其财力。取越与否,非有甚异。其所以处心积虑,乃在通商云南。与其既失越境,为守边之计,不若乘其始动,为弭衅之谋。滇、粤三省,与越接壤,东西几二千里,要害与共,劳费殊甚。若自三江口以至海阳,东西仅数百里,以中国兵力为之御敌,兵聚而力省。以视防守滇、粤边境,劳逸悬殊。请以广西兵二万为中路,广东、云南各以万人相犄角。广东之兵自钦、连而入,云南之兵出洮江而东。别以轮船守广东顺化港口,断其首尾,法人必无自全之理。”又力言刘永福可御敌,请密谕越王给其兵食。】

  又如,名臣刘坤一,《清史稿·刘坤一传》:

  【(光绪)九年,法越构衅,边事戒严。坤一疏:“请由广东、广西遴派明幹大员统劲旅出关,驻扎谅山等处,以助剿土匪为名,密与越南共筹防御。并令越南招太原、宣光黑旗贼众,免为法人诱用。云南据险设奇,以资犄角。法人知我有备,其谋自沮。云南方拟加重越南货税,决不可行。重税能施之越人,不能施之法人。越人倘因此转嗾法人入滇通商,得以依讬假冒,如沿海奸商故智,不可不虑。越南如果与法别立新约,中国纵不能禁,亦应使其慎重;或即指示机宜,免致再误。越南积弱,若不早为扶持,覆亡立待。滇、粤藩篱尽失,逼处堪虞。与其补救於后,曷若慎防於先。此不可不明目张胆以提挈者也。”疏入,多被采纳。】

  谁说晚晴没有精忠报国的热血男儿!

  唐景崧,足以流芳千古!唐景崧,排名前列的进士出身,被选为庶吉士,后改任吏部主事。以这种耀眼的资历,他只要安心在朝为官,个人前程无限美好,随便怎么混混,总归可以熬到二三品的高位。但是,当此之时,他竟然自告奋勇,申请去越南前线,说服刘永福,服从朝廷指挥,抗击法军。

  《清史稿·唐景崧传》:

  【唐景崧,……光绪八年,法越事起,自请出关招致刘永福,廷旨交岑毓英差序。景崧先至粤,谒曾国荃,韪其议,资之入越。明年,抵保胜,见永福,为陈三策……永福从中策。战纸桥,敌溃,为作檄文布告内外,檄出,远近争响应。……永福意稍动,於是广招戎幕谋大举。上念景崧劳,赏四品衔。】

  景崧上书言:

  【“越南半载之内,三易国王,欲靖乱源,莫如遣师直入顺化,扶翼其君,以定人心。若不为藩服计,不妨直取为我有,免归法夺,否则首鼠两端,未有不败者也。”】

  法国人总想以武力威胁中国,逼着中国签署城下之盟。稍有小胜之后,就梦想中国与他们签署不平等条约。问题是法国军队总是不争气,小胜之后便是大败。

  李鸿章总想趁早与法国签约,洋大人要啥,满足他们便是。

  《清史稿·越南传》:

  【(光绪十年)四月,李鸿章与法总兵福禄诺在天津商订条款,谕滇、桂防军候旨进止。鸿章旋以和约五款入告,大略言:“中国南界毗连北圻,法国任保护,不虞侵占。中国应许於毗连北圻之边界,法、越货物听其运销,将来法与越改约,决不插入伤中国体面之语。”朝旨报可,予鸿章全权画押。既而法公使以简明条约法文与汉文不符相诘,帝责鸿章办理含混,舆论均集矢鸿章,指为“通夷”。】

  法国人发现清军坚定不移地与他们作战,眼看着他们根本打不赢,于是,提出签约。

  李鸿章立即要求前线部队停止前进。

  李鸿章大人也确实与法国人达成条约,双方在条约上签字画押了。

  丢人现眼的是,签约之后,法国人说,条约的中文本,与法文本,内容竟然严重不符!

  李鸿章大人的“洋务”水平,竟然如此不堪!

  中国,舆论大哗,指责李鸿章“通夷”;法国人呢,也不干。

  好,那就继续打吧!

  继续打?李鸿章大人可不乐意了。

  李鸿章大人是淮军领袖,门生故吏遍天下,自然,在前线也有他的门生故吏。

  此时的广西巡抚潘鼎新,便是李鸿章的老部下。潘鼎新坚决执行李鸿章的旨意,想方设法的不打,不打,就是不打。

  《清史稿·越南传》:

  【法使既藉端废约,帝令关外整军严防,若彼竟求犯,即与交绥。命岑毓英招刘永福率所部来归。潘鼎新奏:“法兵分路图犯谷松、屯梅二处,桂军械缺粮乏,恐不可恃。”帝以其饰卸,责之。】

  光绪帝下令开打,潘鼎新一会儿报告说没有粮草,一会儿汇报说武器不足,没法打,打不赢的。

  他不仅自己不打,还阻止冯子材作战。

  《清史稿·冯子材传》:

  【(冯子材要出战)潘鼎新止之,群议亦不欲战。子材力争,亲率勤军袭文渊,於是三至关外矣。宵薄敌垒,斩虏多。】

  潘鼎新一路狂退,还在前线将领那里,广泛散布:打什么打,不久就会谈判,还是要靠外交来解决问题。

  《清史稿·潘鼎新传》:

  【潘鼎新,字琴轩,安徽庐江人。道光二十九年举人,议叙知县。咸丰七年,投效安徽军营,……同治元年,从李鸿章援上海……(光绪)十年,……调授广西巡抚。……命督军进谅山,扼屯梅谷、松坚牢诸隘,鼎新奏请诸军归云贵总督岑毓英节制,自为之副,不允。又私谓终归和局,以节饷为主,不得士心。……十二月,法兵大举来犯,谅山陷,师退,自请治罪,诏带罪立功。十一年正月,镇南关失守,总兵杨玉科战死,丧提督刘恩河以次十馀员。鼎新伤肘坠马,仓皇失措,退至龙州,诏夺职。法兵由艽封窥龙州,赖冯子材、苏元春、王德榜诸军力战,大破之,复镇南关,追蹑连捷,克谅山。和议旋成,鼎新乃解任回籍。十四年,卒於家。李鸿章疏陈前功,乞恩复原官。】

  所幸的是,在前线,李鸿章的淮系势力不占主流,主战、敢战的纯爷们多多。

  此时,刚接任两广总督的张之洞。张之洞首先支持唐景崧招募将士,整军备战。《清史稿·唐景崧传》:

  【会张之洞令其募勇入关,乃编立四营,号景字军,为规越广军之一。】

  张之洞立马又恭请老将冯子材出山。冯子材亲率自己的两个儿子上阵,冲锋陷阵,一路追杀法军。

  《清史稿·冯子材传》:

  【适张之洞至,礼事之(冯子材),请总前敌师干卫粤、桂。逾岁,朝命佐广西边外军事。……法悉众分三路入,子材语将士曰:“法军再入关,何颜见粤民?必死拒之!”士气皆奋。法军攻长墙亟,次黑兵,次教匪,炮声震山谷,枪弹积阵前厚寸许。与诸军痛击,敌稍卻。越日复涌至,子材居中,元春为承,孝祺将右,陈嘉、蒋宗汉将左。子材指麾诸将使屹立,遇退后者刃之。自开壁持矛大呼,率二子相荣、相华跃出搏战。诸军以子材年七十,奋身陷阵,皆感奋,殊死斗。关外游勇客民亦助战,斩法将数十人,追至关外二十里而还。越二日,克文渊,被赏赉。连复谅城、长庆,擒斩三画、五画兵总各一,乘胜规拉木,悉返侵地。……于是率全军攻郎甲,分兵袭北宁,而罢战诏下,子材愤,请战,不报,乃挈军还。】

  追着法国人打的,还有左宗棠的老部下王德榜。其实,王德榜虽是楚军老将,但是,他所率的军队主力,是临时募集的士兵。

  《清史稿·王德榜传》:

  【(光绪)十年,越南事亟,(王德榜)率师赴难。抵龙州,募新军八营,号定边军,……九月,复被命赴那阳,进逼船头,战数捷。明年,军油隘,法军犯长墙,出师夹击,据文渊对山,鏖战数日,杀伤略相当。越日,陈嘉争东岭三垒,德榜击其背,克之。是日晨,出甫谷,敌援至,冲截为二,部将萧得龙及春发战最勇,歼法军百馀人,获粮械无算。敌被截,大溃。已,复合诸军攻谅城,法军扼驱驴墟,地故有德榜旧垒,坚且緻。平明,德榜歼其六画兵总一,诸军继之,城复。谷松敌势仍悍,又歼其三画兵总一,於是法人大溃,悉返侵地。】

  就这样,中国军队大胜,轻松打败了当时世界最牛的军队。

  据说,当时世界上,海军最牛的是英国,陆军最牛的是法国。

  原来,法国军队不过如此!

  谁说中国人不行?只要领兵的是纯爷们,中国军队可以打得八国联军满地找牙。

  4

  李鸿章坚决反对左宗棠以武力收回新疆,理由是要省下钱来办“海防”。

  事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