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征服者的秘密武器:灭绝印第安人的天花

作者:风语者 发布时间:2018-08-05 09:39:5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英军“送礼” 印第安人缴枪

0a674ec50986939db000b379e2926080.jpg

  作者: 于新华,杨清镇 编著迟浩田作序

  出版社:国防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 1997-8-1

  1763 年,英国殖民者入侵加拿大,遭到当地印第安人的激烈反抗。一天,抵抗侵略者的两名印第安人首领,忽然收到了英国人送来的“礼物”——毯子和手帕。难道英国人有意讲和了吗?印第安人大惑不解。然而,没过多久,很多印第安人便陆续得病,失去了战斗力,还有许多人因病而亡,英国人达到了不战而胜的目的。

  原来,1763 年3 月,英国驻北美总司令杰佛里·阿默斯特爵士,写信给当时在俄亥俄一宾夕法尼亚地区进攻印第安部落的亨利·博克特上校,他建议:“能不能设法把天花病菌引入那些反叛的印第安部落中去?在这时候,我们必须用各种计策去征服他们。”于是博克特命令自己的部下,从医院里拿来了天花病人用过的毯子和手帕,上面沾染了天花病人皮肤粘膜排出的病毒。一天,正在同英军作战的两位印第安部落首领,突然收到了英军表示“和解”、“友好”的“礼物”——毯子和手帕。没有见过这类“西洋”织物的善良印第安人,出于良好的愿望收下了这些“礼物”。

  可是几个月后,在印第安人世代居住的地区,一种从未见过的奇怪的疾病迅速流传于印第安部落。英国人用这种奇怪的“礼物”,打了一场听不见枪声的战争,使印第安人无条件的交枪投降。
 

  摘自《生物武器与战争》第一章
 

579cfd29f0b3fd9eb321b5d41f463ae7.jpg

最后的莫希干人 视频链接:www.bilibili.com/video/av23681372/

瘟疫让印第安人几近灭绝

来源: 青年参考(北京)

  原文网址:http://news.163.com/09/0519/18/59MPPFJE000120GR.html
  本报特约记者孙力舟最近,墨西哥、美国、加拿大等国甲型H1N1流感肆虐,引起全世界高度关注。其实,在美洲历史上,瘟疫大传播并不是第一次。美洲印第安人几乎灭绝,就和欧洲殖民者带来的瘟疫密切相关。

1、美洲原住民减少近1亿

  美国经济史学家贡德·弗兰克在《白银资本》一书中说,在殖民者到达美洲后的一个世纪,当地人口减少了95%。其中,中美洲玛雅文明区的印第安人口从约2500万减少到150万,印加文明区的印第安人口从约900万减少到60万,今天美国境内的印第安人口从500万减少到6万。这只是相对保守的估计。而据克罗斯比和利维·巴锡等学者估计,新大陆的人口从1亿减少到500万人。

  英国学者伊恩·珍尼佛·格雷恩的流行病学著作《天花的历史》一书,引述了英国第一位公共卫生官员约翰·西蒙的报告,称在欧洲人开始向西探险后,仅在墨西哥,人口就锐减了3500万。

  总之,美洲原住民在欧洲人及其后裔的殖民征服和殖民统治下,人口减少了数千万甚至近亿,这是史学界公认的事实。这种人类历史上空前的种族灭绝,其规模远远超过了纳粹德国屠杀600万犹太人的暴行。介绍美国崛起历程的美国学术著作《登上主宰之路》(Rise to Ascendancy)也承认,清教徒们并非继承了上帝许诺给他们的空旷大陆,而是他们把这片大陆变得空旷了。  那么,导致印第安人濒临灭绝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北大历史系副主任高岱写的《殖民主义史》一书,列出了三个原因:一是很多人死于殖民征服战争:二是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里提到的,美洲金银产地发现后,当地印第安人“被奴役和埋葬于矿井”,即在奴役过程中被折磨致死;三是欧洲人带来的疾病的流行。记者认为,这三者是互相促进的。瘟疫不仅直接杀死大量印第安人,而且便利了殖民者的征服和奴役,殖民者的奴役则加速了瘟疫的流行。

2、天花随黑奴登陆美洲

  “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踏上美洲的日子,就是印第安人苦难的开始。根据美国历史学家威尔科姆·E.沃什伯恩编写的《印第安人和白人》一书记载,1492年10月12日,哥伦布在加勒比海地区的圣塞尔瓦多岛上第一次看到印第安人时就说:“他们应当是反应灵敏的好仆人,因为我发现,他们很快能说出对他们所说的话,我相信他们很容易成为基督教徒,因为我觉得他们是没有教派的。”
  哥伦布这个野心勃勃的冒险家当然不是说说而已。1494年,哥伦布就在海地围捕了1500个印第安人作奴隶加以贩卖。1495年,哥伦布在海地推行贡税制,印第安人必须每3个月交出一定数量的金砂或棉花,凡已经纳税的印第安人脖子上挂一个小牌子,没有挂牌子的都要处死。

  西班牙、葡萄牙、英国和法国的殖民者,都想让印第安人成为驯顺的奴仆并皈依基督教,从来没有平等对待过土著居民。当印第安人拒绝这种安排时,殖民者就屠杀、迫害他们。然而,当时西班牙、葡萄牙都是欧洲小国,人口、军队有限,当时欧洲的航海技术和武器装备也谈不上有多先进,人数很少的殖民者要征服有几千万甚至上亿人口的美洲大陆并非易事。此时,天花等瘟疫为殖民者充当了帮凶。

  1507年前后,天花被一个患病的黑人奴隶带到美洲,从此开始在美洲大地肆虐。新大陆的印第安人已同旧大陆的人类隔绝了上万年,对天花、麻疹、白喉、伤寒、腮腺炎、流行性感冒等疾病缺乏免疫机能,也缺乏防疫知识,很快就成群成群地倒下。

  3、天花等瘟疫助殖民者征服美洲

  1521年,中美洲阿兹特克文明在顽强抵抗之后,被西班牙殖民者摧毁。被上百座桥梁连接起来的宏伟都城特诺奇蒂特兰,被夷为平地,在血与火的浩劫之上建立了墨西哥城。《天花的历史》一书认为,如果不是天花,再多的马匹和枪炮也不可能让只有900人的西班牙殖民军征服墨西哥。天花等瘟疫对殖民者征服美洲起了三个方面的作用。


  首先,直接消灭了印第安人大量人口,削弱了反抗力量。

  据学林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世纪大疫情》一书记载,1520年,西班牙殖民者科特斯率领的殖民军曾被阿兹特克人击败,一个患天花的西班牙人被打死,此后,天花在阿兹特克人中流行,两周之内,阿兹特克人纷纷倒下。1521年,在被包围的阿兹特克首都中,天花使得人口从原来的30万锐减到15万,活着的人也大多染病,终于被殖民军攻陷。美国学者霍华德·马凯尔德在《瘟疫的故事》一书中引了科特斯的话:“除非你把靴子踩在一个红人(印第安人)的尸体上,否则你无法走路。”

  类似的历史不断重演,原先人丁兴旺的印第安王国一个接一个地,被天花和枪炮联手打垮。《天花的历史》一书称,殖民者皮萨罗侵入印加帝国之前,天花已先行一步,还引发了一场内战。当皮萨罗踏上印加帝国疆土时,发现了大片的无人区,连群山中的堡垒都无人守卫,这大大方便了他那只有100多人的殖民军,用凶残欺诈的方式征服了印加帝国。

  在下一个世纪,北美的印第安人也遭受瘟疫重创。1620年,英国移民发现普利茅斯定居点附近的土地几乎荒芜,一两年前的瘟疫使马萨诸塞沿海9/10的印第安人丧命。清教徒英克里斯马瑟在几十年后回顾这段历史时称:“印第安人开始不断骚扰他们已经卖给英国人的领土的边境,但是上帝通过在印第安人中传播天花,结束了这场冲突。”

  其次,鼓舞了殖民者的士气,让他们以为上帝站在他们一边。

  欧洲殖民者对天花的免疫力比较强,死于天花的人很少。例如,1548年,在圣多明戈岛的土著居民在屠杀和瘟疫之下,从100万减少到500人。当地的西班牙殖民者得意洋洋地说:“上帝后悔创造了如此丑陋、卑鄙和罪恶累累的人。”

  当1633年和1634年的瘟疫夺去成千上万名印第安人的生命时,新英格兰殖民地(今天美国东北部地区)的清教徒拍手称快,认为这是上帝对异教徒的惩罚。殖民者布拉德福德得意地说:“印第安人像腐烂羊一样死于天花,凭着非凡的美德和上帝的保佑,没有一个英国人染上这种疾病。”

  最后,使印第安人感到恐惧,削弱了他们的抵抗意志。

  印第安人越来越把反侵略的失败看成命中注定。墨西哥南部玛雅文明区的尤卡坦国王的孙子阿拉纳这样写着:“狗和秃鹫贪婪吞噬尸体……死亡率高得可怕……我们都成了孤儿……我们生来就是要死的。”

4、殖民者主动搞起生物战

  殖民者很快意识到天花是一种有力武器,很多资料记载了殖民者故意向印第安人传播天花的丑行。

  例如,英国人在加拿大无法推进时,就与印第安人议和,把天花病人沾染过的枕头、被子作为礼物送给印第安人。
  《天花的历史》一书引述了研究印第安人的书籍,称“法国人、西班牙人、英国人,以及后来的美国人,都把天花作为达到某种卑鄙目的的手段”。可悲的是,印第安部落生死与共的集体主义传统,使他们更容易成为殖民者生物战的牺牲品。

  1640年,一名耶稣会传教士这样写道:“不管休伦人(加拿大土著居民)可能遭受什么瘟疫或者感染,他们依然居住在他们的病患中间,共同和疾病作斗争。”所有的印第安部落都是如此。

5、条件恶劣的矿山助长瘟疫流行

  在西班牙、葡萄牙对拉丁美洲的统治巩固之后,天花等疫病继续夺去大量印第安人的生命。据《天花的历史》记载,17世纪,天花在拉美殖民地不断流行,仅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就发生了7次。

  殖民者为了掠夺金银等财富,强迫印第安人长途迁徙,聚集劳动,这更助长了瘟疫流行。著名世界史学者齐世荣主编的《西班牙、葡萄牙帝国的兴衰》一书写道:“在整个殖民地时期,西班牙殖民者从美洲榨取了250万公斤黄金和1亿公斤白银……约有808万名印第安人葬身矿井。”在矿区,监工们根据“劳役分派制”,把50个或100个印第安人分成一队,用绳索或铁链把整队的印第安人拴在一起。印第安矿工从星期一被赶下矿井,到星期六才被允许走上地面,他们常站在冰冷的水中超负荷劳作。有的矿井很深,矿工们在用皮条编成的软梯上爬行五六个小时,因体力不支或软梯断裂坠入矿井的不计其数。这些矿工的死亡率高达70%。因此,哪个印第安人被征召到矿山劳动,亲友们就事先给他举行葬礼。有的印第安妇女一生下男孩,就把他弄死,免得他长大后进矿山。

  到了18世纪初,在屠杀、奴役和瘟疫之下,印第安人口大大减少,美洲殖民地劳动力严重短缺,殖民者不是改为采取相对人道的统治方式,而是扩大从非洲掠夺黑人奴隶的规模,导致非洲累计损失了约1亿人,其中一半以上死于途中,殖民者再次犯下反人类罪。

灭绝印第安人的天花

  来源:新华网--《观察与思考》

  网址:http://www.zj.xinhuanet.com/website/2009-06/11/content_16782918.htm
  被史学家甚至称为“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事件不是靠枪炮实现的,而是天花。15世纪末,欧洲人踏上美洲大陆时,这里居住着2000-3000万原住民,约100年后,原住民人口剩下不到100万人。

  1507年前后,天花被一个患病的黑人奴隶带到美洲,从此开始在美洲大地肆虐。新大陆的印第安人已同旧大陆的人类隔绝了上万年,对天花、麻疹、白喉、伤寒、腮腺炎、流行性感冒等疾病缺乏免疫机能,也缺乏防疫知识,很快就成群成群地倒下。

  据学林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世纪大疫情》一书记载,1520年,西班牙殖民者科特斯率领的殖民军曾被阿兹特克人击败,一个患天花的西班牙人被打死,此后,天花在阿兹特克人中流行,两周之内,阿兹特克人纷纷倒下。1521年,在被包围的阿兹特克首都中,天花使得人口从原来的30万锐减到15万,活着的人也大多染病,终于被殖民军攻陷。美国学者霍华德·马凯尔德在《瘟疫的故事》一书中引了科特斯的话:"除非你把靴子踩在一个红人(印第安人)的尸体上,否则你无法走路。"

  类似的历史不断重演,原先人丁兴旺的印第安王国一个接一个地,被天花和枪炮联手打垮。《天花的历史》一书称,殖民者皮萨罗侵入印加帝国之前,天花已先行一步,还引发了一场内战。当皮萨罗踏上印加帝国疆土时,发现了大片的无人区,连群山中的堡垒都无人守卫,这大大方便了他那只有100多人的殖民军,用凶残欺诈的方式征服了印加帝国。

  在下一个世纪,北美的印第安人也遭受瘟疫重创。1620年,英国移民发现普利茅斯定居点附近的土地几乎荒芜,一两年前的瘟疫使马萨诸塞沿海9/10的印第安人丧命。清教徒英克里斯马瑟在几十年后回顾这段历史时称:"印第安人开始不断骚扰他们已经卖给英国人的领土的边境,但是上帝通过在印第安人中传播天花,结束了这场冲突。"

  殖民者很快意识到天花是一种有力武器,很多资料记载了殖民者故意向印第安人传播天花的丑行。例如,英国人在加拿大无法推进时,就与印第安人议和,把天花病人沾染过的枕头、被子作为礼物送给印第安人。随后,由欧洲传来的腮腺炎、麻疹、霍乱、淋病和黄热病等病也接踵而至。总之,美洲原住民在天花病毒的影响下,人口减少了数千万甚至近亿,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种族灭绝。

生物武器:看不见的恶魔

  作者:陶中华来源:科技日报  原文网址:http://www.biotech.org.cn/news/news/show.php?id=50399
  有人说,不管何物,只要它能给人类带来伤害,恐怖分子就会将其用之于恐怖活动中去,如果此断言成立,生物武器无疑是恐怖分子的钟情之物,而“9·11”之后,一系列邮寄炭疽病菌粉末的恐怖袭击事件造成的巨大危害,也恰恰表明用生物武器搞恐怖活动,将日益成为恐怖分子残害人类的重要手段之一。

英国人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据史料记载,无意识地利用致死病菌攻击敌人的做法,最早可追溯到古罗马时代,甚至更为久远,但真正专门研究生物武器,并将其应用于战争中的历史,却大约只有200多年。

  1763年3月,有一个名叫博克特的英国陆军上校,把从医院拿来的天花病人用过带天花病毒的毯子和手帕,作为礼物送给了两位敌对的印第安部落首领。几个月后,天花病毒便在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地区的印第安部落中传播开来,大批的印第安人相继死去,英国人不费一枪一弹,轻而易举地征服了对手。

  也许是受到英国人的启发和诱惑,此后的两次世界大战中,许多国家都不时地将生物战剂带上战场,削弱敌人的战斗力,尤其是二战期间,在中国的华北、东北和华南等地区,日军曾大量使用细菌武器残害我抗日军民,纳粹德军也在许多占领区实施细菌战,杀害了无数的抵抗者和犹太人。

  由于生物武器作战效果奇特,一些国家成立了专门的生物武器研究机构,大力培植杀伤力更强的病毒。二战期间,侵华日军中的731部队是日本研制细菌战剂的主要机构,为检验生物武器的效果,甚至不惜用平民和战俘等活人作试验品;20世纪30年代,前苏联的红军生物化学研究所就已开始了生物武器的研究工作。二战后,许多国家相继开展了生物武器的研制,目前有些研究机构已相当知名,如美国的达格威实验场、陆军传染病研究所;前苏联的扎哥尔斯克、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和斯特里奥等生物武器研究基地的研究水平都非同一般。

  生物武器概论(Biological Weapon)  By巫莫夫

  原文网址:http://campus.stu.edu.tw/mdc/mdc/nbc/b/bw.htm
  生物武器是以杀伤生命体和植物的各种生物战剂与载具的总称,也亦称细菌武器。微生物在军事上的应用已有相当久的历史,自从人类开始与疾病搏斗的那一天起,人类就对生物杀手产生了一种敬畏感,人类在经历了许多的战斗之后,已经逐渐学会了降服某些生物恶魔并使它们造福于人类,有时这种来之不易的胜利竟是以牺牲同伴的生命为代价的。

  公元前600年,亚述人用黑麦麦角菌来污染敌人的水源,公元1346年,鞑靼人围攻黑海附近的卡法城时,曾把自己军队中死于腺鼠疫的士兵尸体投进敌人要塞内,使鼠疫在城中传播开来,卡法城便不攻自破,这可能是生物战的最早记载。公元1422年,在克罗斯丁战役中患有鼠疫的士兵尸体和满满2000车粪便被扔进敌军阵营。

  1736年英国殖民者侵入美洲,当地的印第安人英勇抵抗,突然有一天印第安人首领收到了英国人表示友好的礼物,这是一部分被子和手帕,印第安人首领很高兴,认为他们把英国人打怕了,现在上门求和,可是没想到这些礼物害了他们,没多久印第安人首领及其部下纷纷病倒,一个个发起高烧,浑身出满皮疹和脓疮,痛痒难忍,一些人在痛苦中死去,没死也丧失了战斗力,英国人轻而易举地战胜了印第安人,原来英国人的这份礼物就是一种生物武器,他们知道天花病人用过的衣服等物品可以传染天花,于是便把天花病人用过的被子和手帕送给印第安人,他们接受到礼物,也就等于接受了天花的传染源。

印地安人是怎么灭绝的?

  ——摘自黎阳《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转基因、“饿死三千万”与灭绝十三亿》

  粮食安全受制于人危险,基因安全受制于人呢?

  想想美洲印地安人的历史——印地安人是怎么灭绝的?

  美洲印地安人有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如古代玛雅文化),培育出了玉米、土豆、烟草等农作物,为人类文明作出了巨大贡献。但美洲大陆从无天花疾病,印地安人对天花既无免疫力又无治疗知识。也就是说,印地安人在天花没有抵御能力,“生物不设防”。欧洲殖民者便故意把天花病人用过的东西送给印第安人,蓄意在印地安人中传播天花疾病。

  (以下见Jeffrey Amherst and Smallpox Blankets杰弗里.阿姆赫斯特和天花毛毯,英文原文略,网址:http://www.nativeweb.org/pages/legal/amherst/lord_jeff.html)

  杰弗里.阿姆赫斯特爵士是所谓法国和印地安人战争(1754—1763)期间指挥在北美的英军参与最后几仗的将军。他屡胜法军,为英国夺得加拿大,使英国在殖民大国的决定性7年战争(1756—1763)中成为世界上头号殖民大国。

  甚至在他成为爵士之前马萨诸塞州阿姆赫斯特镇就已经被命名为杰弗爵士镇。

  虽然显赫,杰弗里.阿姆赫斯特的名字却因用天花病污染过的毛毯向美洲印地安人发动细菌战的故事而狼藉。例如,卡尔.瓦尔德曼的“北美印地安人”一书[纽约:档案中的事实,1985]中陈述了这些故事。瓦尔德曼在描述1763年庞蒂雅克统帅的部队围困Pitt堡(匹茨堡)时提到:

  西姆昂.埃克尔上尉用向堡垒周围的印地安人散发天花病毒感染的毛毯和手绢——这是一个早期的生物战的例子——在印地安人中引发瘟疫的办法赢得了时间。阿姆赫斯特在给埃克尔的信中亲自对这种战术予以鼓励[第108页]。
  两封关键的信:

  亨利.波奎特1763年7月13日致阿姆赫斯特将军的信,提议用发放毛毯来“给印地安人接种”。

  阿姆赫斯1763年7月16日给波奎特回信,批准他的计划,并提议“尝试任何其它有助于根除这个该死的种族”的办法。  1763年5月24日,特仑特记载如下:

  ……我们给了他们两条天花医院的毛毯和手绢。我希望效果理想。

  (以下见Plains Indian Smallpox平原印地安人天花

  网址:http://www.thefurtrapper.com/indian_smallpox.htm

  1495年,圣多明戈原住民人口的57%到80%被天花灭绝了。1515年,天花消灭了波多黎各印地安人的三分之二。科尔特兹来到墨西哥之后十年,原住民人口从2500万减少到650万,降低了74%。即便最保守的估计也认为天花造成的死亡超过65%。

  根据各种渠道估计,欧洲人到来之前南北美洲土著居民人口约9千万到一亿。在16世纪里,北美印地安人约1200万,而到20世纪时,人口数量已经减少到大约17万4千。如今已无法计算出欧洲人带来的天花等致命疾病究竟杀死了多少万美洲印地安人。

  ……

  美洲印地安人从上亿锐减到微不足道的17万4千,基本被灭绝了。其中绝大部分死于“天花细菌战”——比“饿死三千万”厉害多了。

  从今天的技术角度看,当年的“天花细菌战”十分原始。然而就是这十分原始、“初级阶段”的生物战轻而易举就毁灭了上亿印地安人,毁灭了整个大陆,毁灭了曾经灿烂辉煌的印地安文明。用“初级阶段”的生物战就能消灭“生物不设防”的上亿印地安人,那么用最现代化的基因技术制造更致命的基因武器怎么就不能消灭“基因不设防”的十三亿中国人?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历史的教训:只要人家有能置你于死地的独门技术,那在人家眼里,今日之世界跟当年的美洲大陆没什么不同,今日之“基因不设防”的中国人跟当年“生物不设防”的印地安人没什么不同。当年能做到的,如今为什么不能?

  “精英”们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世道变了,资本主义变性了,文明了,人道了,“道德的血液”了,该忘记过去的阴暗血腥,拥抱未来、融入世界、和谐地球村了。

  同样絮叨过这一套的人过去有,将来也会有,但絮叨这一套没一个会有好结果。

  “第二国际”的考茨基、伯恩施坦这样絮叨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打,他们自己都跟着这一套灰飞烟灭了。

  当年的赫鲁晓夫这样絮叨过,毛泽东一再告诫他别犯傻:(六评苏共中央公开信)

  ——你们怎么能够设想,按照美帝国主义征服全球的侵略计划,最沉重的打击只会落到别人头上,而不会落到苏联头上呢?

  ——美国同其它帝国主义大国之间,尚且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美国必欲把它们踩在自己脚下而后已,你们怎么能够设想,帝国主义的美国,会同社会主义的苏联融洽相处呢?

  ——苏共领导同志们!请你们冷静地想一想吧,一旦世界上出现狂风暴雨,难道美帝国主义是靠得住的吗?不,美帝国主义是靠不住的,任何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是靠不住的。

  当年毛泽东的苦口婆心被赫鲁晓夫嗤之以鼻:乡巴佬土包子,你懂什么世界政治?老子有核武器了,进入核时代了,帝国主义不敢冒险了,文明了,本性变了,可以跟我平起平坐了,用不着设防了——为了讨好美国不惜跟中国闹翻。结果呢?如今苏联何在?当年赫鲁晓夫的赖以神气活现的超级大国地位如今何在?俄罗斯“融入西方文明世界”的美梦何在?

  ……
  且看如下新闻:

  ——美国政界学术界共识:中国已成美最大对手(2010/1/25环球时报)

  ——美国空军确定中国为头号假想敌要想法摧毁意志(2010/1/25凤凰网)

  ——美国承认中国为军事超级大国要冷战式谈判(环球时报2010-01-2101:50:03)

  有些中国人于是振奋了:“盖茨的此番讲话证实了华盛顿已经接受中国为军事超级大国。”

  这些沾沾自喜最好扔一边去:怎么只看见“已经接受中国为军事超级大国”的一面,看不见重提“冷战”的另一面?既然提出了“冷战”,那就是公然把你当成了敌手,意味着要不遗余力搞垮你,包括用任何手段。既然不惜一切手段,那怎么可能有基因武器而不用?人家已经宣布了为遏制中国崛起不惜发动战争,你还硬用热脸孔贴冷屁股:“和谐世界”、“融入地球村”、“负责任大国”、“国际接轨”、“中美国”、“基因不设防”,还指望人家源源不断供应你粮食种子……可笑不可笑?找死不找死?在这种情况下搞“基因不设防”,不是蓄意里应外合灭绝中华民族又是什么?

  历史也许不会重复,但完全可能惊人地相似。只要条件符合,谁敢保证当年美洲印地安人被灭绝的历史不会再现?即使有人保证,这种保证又值几文?人家能够强行占领整个大陆而沾沾自喜,能够灭绝整个种族而毫无悔意,能够制造、装备足以毁灭整个地球多少次的武器而犹嫌不足,能够多次公开谈论要把整个国家炸回石器时代而心安理得。面对这些,十几亿中国人的生死存亡是应该寄托在中国自己的实力上,还是应该寄托在那搞种族灭绝有前科,有技术,有意愿,有能力,有需要,有先例,有狠心又没有什么东西能自我制约去灭绝整个种族的人的“道德的血液”和空头“保证”上?

  当年的荷兰人用价值约24美元的玻璃珠子装饰品之类从印地安人手里换得了纽约曼哈顿岛。在今天看来这笔买卖简直发疯,但在当年的印地安人看来未必如此:人家那会时髦的就是闪闪发光的装饰。用一片没用的空地方换来那么多漂亮玩艺简直太值了——那时拥有这种漂亮装饰的印地安人大概比如今某些拼命炫耀自己的手机、网络、宝马、XO、LV包之类的人更自豪、更神气活现,大概也没少嘲笑同胞里怀疑、反对这样干的“土老冒”、“极左”。

  对外不设防、来者不拒的结果就是天花毛毯毫无阻碍地变成了“自由贸易”,随之而来的是民族灭绝。被灭绝的上亿印地安人里也许有人死到临头看到整村整村的人全部死绝才恍然大悟,但一切悔之晚矣。尽管印地安人肯定有自己的智慧聪敏,自己的爱恨情仇,自己的离合悲欢,自己的明争暗斗,自己的惊心动魄,也少不了“融入文明世界”、“加强交流”、“发展贸易”、与白人殖民主义者“共建和谐社会”之类的“精英”和“有识之士”,但这些如今谁知道呢?谁在乎呢?所有一切都随着民族的灭绝而付诸东流,泯灭在茫茫历史中了,留给今天许多人的,只剩下“没开化”、“愚昧无知”、“野蛮人”之类“正史”。

   如今的“精英”同样自作聪明絮叨“如今世道变了,资本主义变性了,文明了,人道了,‘道德的血液’了,该忘记过去的阴暗血腥,拥抱未来、融入世界、和谐地球村了”,“基因不设防”了,谁反对就嘲笑谁“不懂”、“一个愚蠢的人提的问题,100个聪明人也回答不了”……从第二国际的下场看,从赫鲁晓夫和前苏联的下场看,从美洲印地安人的遭遇看,如果中国人因“基因不设防”而灭绝,里应外合为虎作伥的民族败类“精英”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帮助别人使自己的同胞断子绝孙,等别人都死完了,也就轮到自己了。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今天的中国“精英”嘲笑当年的印地安人蠢,将来的人不定怎么同样嘲笑今天的中国“精英”蠢呢:从历史的长河看,你们谁比谁更聪明?都不懂“资本的本性就是掠夺”,都以为自己能与虎谋皮,都对本民族的生死线不设防,下场也都一个样。而且如今的“精英”更蠢:当年的印地安人是没有任何先例可借鉴,而今日之“精英”却是“朽木不可雕”,连“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都不知道。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