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看,今天的苏联:苏修工业陷入严重混乱状态【2】

作者:沉默的麻雀 发布时间:2018-05-30 09:05:1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c0dfbd0c98a6858d0c0be84e0dfced40.jpg

苏修工业陷入严重混乱状态

(载一九七五年二月十三日《人民日报》)

  由于勃列日涅夫集团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在工业部门普遍推行利润挂帅的所谓“新经济体制”,苏联的工业生产出现了日益严重的混乱和无政府状态,使社会的生产力受到巨大的破坏。

  在资本主义利润原则的支配下,把持着苏联企业大权的资产阶级分子为了攫取高额利润、多得奖金,就拚命生产利润高的产品,而不愿生产获利少的产品,从而使社会生产和流通领域中的无政府状态、混乱状态大为加剧。例如,据苏联《经济报》报道,萨拉托夫搪瓷制品厂原计划一年生产十四万九千个居民需用的小锅,但由于这种产品利少,只生产了四万七千二百个。与此同时,这个厂却超额完成了费工少获利大的大锅生产。结果,居民所需要的小锅便很难买到。据《经济报》一九七四年透露,卡拉干达冶金联合企业按计划应生产一至八毫米的钢板十九万八千吨,而实际只生产了三万二千六百吨,却大批地生产获利多的一点九至三点九毫制的厚钢板来顶替薄钢板供应给用户。这家刊物承认,“任何一个经济工作者不用费力就可以举出几十个这样的例子”。

  由于对赚钱多的商品竞相生产,又造成某些商品大量积压。苏修中央在一九七四年四月的一项决议中也不得不公开承认,轻工业中的工厂企业“没有对其产品在居民中的需求给予应有的考虑”,致使“在商业系统积压了大量的无销路的商品”。据透露,一九七三年十月份,在苏联批发和零售商业网中积压的无销路的非食品商品价值达四十五亿卢布。乌克兰日用品批发站顿涅茨克货站,一九七四年向某厂订购了八千只不锈钢餐勺,仅上半年就给它运去了三万三千只。与此同时,货站还积压着“五金工人”联合公司制造的四十万只铝铸餐勺和餐叉。据透露,大量无销路的产品堵塞了商业网,使几十亿卢布的资金不能周转,而且为保存这些商品,每年就得花几千万卢布。

  “新体制”推行后,企业为了追逐利润,不顾产品质量,偷工减料,粗制滥造,还经常把废品、次品冒充“合格”产品投入市场。阿塞拜疆石油工业机器制造联合公司所属企业生产的产品占苏联采油机器产品总数的三分之一,但它生产的设备中没有一种符合质量标准。白俄罗斯生产的工业品只有百分之六十合格。爱沙尼亚党的第一书记承认,这个共和国的工厂、企业“废品和次品造成的损耗仍然很大”,“机器制造和仪器制造业合格产品的比重下降”;在格鲁吉亚,在四百家企业中就有二百多家破坏规定的质量标准。苏联轻工业部所属企业生产的产品中,符合国家标准的只有百分之一点四。

  在资本主义利润原则的支配下,“人为地阻碍技术进步”的现象日益增多。每当采用新技术影响苏联资产阶级的利润和奖金收入时,他们就拒绝采用新技术、拒绝试制新产品。据苏联报刊公布的材料,苏联每年全国注册的新技术项目大约有三分之二得不到采用,技术创造和发明得不到运用和推广。例如,化学和石油机器制造部的新技术项目一九七三年只采用了百分之十二,建筑、筑路和公用工程机器制造都同年只采用了百分之二十一。机床制造部和工具工业部一九七三年采用新技术的计划比一九七二年减少了六分之五,汽车工业部减少了十分之九。

  为了不减少利润的提成,许多企业根本不去考虑降低原材料的消耗和改进生产,谁这样做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因而造成原材料的巨大浪费。据统计,苏联一九七○年在工业和建筑业需要的六千五百八十万吨金属中,有一千二百六十万吨变成废料。在机器制造业中平均有百分之三十的金属变成废料。有些企业的金属浪费竟达用料的一半。黑色冶金业连年达不到降低轧钢消耗定额计划,仅此一项一年就超额消耗钢锭二百万吨。据苏联《计划经济》杂志一九七四年解释,。目前黑色冶金部门并不关心降低他们所生产的产品金属用量的消耗”,“力争轧制重量大而不是节省材料的型材,因为这样容易完成吨位计划”。

  在“新体制”的支配下,苏联工业企业总是千方百计地压低生产计划指标,不充分利用生产设备能力,以便不费力气地“超额完成”计划,领取超额奖励。据报道,在苏联有百分之七十五的企业生产设备能力没有被充分利用。苏联部长会议劳动工资委员会主席说,“许多企业设备的利用为其设计能力的百分之二十五至三十”。《计划经济》杂志一九七四年第七期透露,在一万四千个生产基本工业产品的企业中,有一万零五百个企业的生产能力未被充分利用。

  苏联工业生产中的无政府状态及其带来的损害,是苏修叛徒集团在苏联全面复辟资本主义的必然结果,是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的必然反映。它表明,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经济必将日益陷入难以解脱的困境和危机之中。

苏修推行“新经济体制”的恶果

北京大学经济系世界经济专业理论小组

(载一九七五年二月三日《人民日报》)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修正主义上台,也就是资产阶级上台。”苏修叛徒集团篡夺了苏联党政大权以后,为了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和适应社会帝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需要,实行了所谓的“经济改革”。勃列日涅夫上台以后,进一步加快了赫鲁晓夫时期已经开始的“经济改革”的步伐。一九六五年九月,苏修召开中央全会,决定全面推广“计划工作和经济刺激新体制”(简称“新经济体制”),使“改革”进入了所谓的“新阶段”。目前,苏修主要经济部门已几乎全部改行“新经济体制”了。

  多年来,从苏修领导集团到他们的御用文人,都喋喋不休地宣扬“新经济体制”是“推动社会主义经济向共产主义迈进的强大手段”。勃列日涅夫在苏修二十四大报告中再次声称:推行“新经济体制”是苏修经济政策的一个“中心问题”,因而--要“贯彻”下去。

  让我们来看看所谓“新经济体制”究竟是什么货色。根据苏修企业《条例》,“新经济体制”的基本内容是:鼓励企业追逐利润,利用价格、利润、奖金、信贷等“经济杠杆”对企业进行“经济刺激”,并给予企业一系列“经营机动自由”,如:企业有权“占有、使用和支配”其财产,有权编制和自行批准生产财务计划,有权招收和解雇职工,规定职工工资和支配奖金等等。企业《条例》还赋予经理、厂长一系列特权。由此可见,所谓“新经济体制”原来并没有什么新颖之处,剥去画皮,撕去伪装,不外乎是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经营原则,是苏修新型官僚垄断资产阶级追逐最大限度利润、榨取工人血汗的制度。

  推行“新经济体制”,就是把追逐利润作为企业一切活动的出发点,以便进一步加强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剥削和掠夺。

  推行“新经济体制”,就是使工人重新沦为受雇佣的奴隶,加强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对劳动人民的压迫,推行“新经济体制”,就是以小恩小惠对劳动人民进行腐蚀,使他们忘记阶级斗争,好让苏修统治集团为所欲为。

  总之,苏修推行的“新经济体制”根本不是什么“向共产主义迈进的强大手段”,而是苏修复辟资本主义、加强法西斯统治、榨取工人血汗的大棒和皮鞭。

  这个以资本主义的利润原则为核心的“新经济体制”的全面推行,给苏联经济造成了一系列恶果,给苏联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

  实行“新经济体制”以后,各企业为了追逐利润,多得奖金,就竞相生产利润率高的产品,而不愿生产利润率低的产品,使各经济部门的比例关系受到严重破坏。例如:钢铁、机械、化工、轻工等部门的许多企业由于追求利润、奖金,经常不顾协作单位的订货而破坏供货合同,造成生产中的极大混乱。缝纫工业部门的企业,竞相生产利润率高的成年服装,不愿生产利润率低的童装。这种情况反映在市场上,是一部分产品奇缺,一部分产品滞销。一九七三年,苏联缝纫工业部门生产的一些服装只及订货需要量的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与此同时,又有不少服装滞销。据苏联报道的材料,一九七三年苏联滞销的非食品消费品的价值,高达四十多亿卢布,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产品积压了五年以上。由于这种原因和其他原因,苏修的所谓国民经济计划的执行情况十分不妙。

  苏修新型官僚垄断资本的统治,成了科学技术进步的一大障碍。“新经济体制”的推行,使科学技术发展更加缓慢。由于试验新技术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不利于当年利润指标的完成,不少企业就抱着陈旧设备不放。据苏修报刊透露:苏联.每年注册的新技术项目,有三分之二得不到采用。苏联机器制造业中,陈旧设备约占百分之三十六,冶金部门的不少设备是三十多年前安装的。石油化学工业中六百多种标准工艺流程和蓝图都是二十到三十年前的过时货。由于设备陈旧,技术落后,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造成许多产品质量低劣。例如,轻工业产品质量之差,已激起了广大消费者的强烈不满。据报道,一九七一年苏联消费者向轻工业部门提出的抗议书所涉及的产品有七百六十万双鞋,一百五十万双袜子,一百七十万顶羊毛帽子,七十五万件衣服。

  由于苏修领导集团推行“新经济体制”,使苏联国民经济增长率不断下降的情况更加严重了。根据苏修官方公布的数字,苏联国民收入的增长率,由五十年代的百分之十点三,降为六十年代的百分之七点一和七十年代以来的百分之五点二;工业生产的增长率,由五十年代的百分之十一点八,降为六十年代的百分之八点五和七十年代以来的百分之七点一。

  “新经济体制”带来的另一个恶果,是加剧了苏联社会的两极分化。马克思揭示资本主义积累规律时曾指出:“在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极是“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的积累”。今天的苏联社会,也早已呈现出这种景象。一方面是新型资产阶级发财致富,穷奢极欲。他们根据“新经济体制”的规定,利用职权,巧立名目,获取巨额工资和奖金,收入比一般工人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另一方面是劳动人民的生活极其困苦。按家庭人口平均计算,全苏城乡每月收入低于官方承认的最低生活标准的人,达数千万之多。不仅如此,苏修还通过抬高物价的办法来搜刮民脂民膏。实行“新经济体制”以后,由于企业有权抬高某些产品的价格,就使广大人民群众用微薄的货币收入所能买到的消费品的数量越来越少。对苏修六十多种日用消费品价格的综合计算表明,一九七二年与一九六○年相比,上涨了百分之三十左右。据西方报刊报道,近六年来,苏联最普通的厨房用桌的价格上了八点三四卢布,碗柜价格上涨了五点七六卢布,儿童爱吃的糖果价格在这两年内也上涨了百分之十一点二。还要指出的是,实行“新经济体制”以后,由于企业经理可任意解雇职工,使大批工人失业。苏修通过上述种种方式,残酷地压迫和剥削苏联劳动人民,从而使资本主义制度下无产阶级贫困化的种种现象,在今天的苏联又重新出现。

  苏联原来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人民在列宁、斯大林的领导下,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在反法西斯的卫国战争中,曾建立了光荣的业绩。然而,由于苏修叛徒集团篡夺了苏联党政大权,他们把无产阶级专政改变为资产阶级专政、法西斯专政,资本主义已经在苏联全面复辟。今日的苏联,同帝国主义国家一样,生产的社会性与资本主义占有制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造成累累恶果。这是苏联经济受资本主义规律支配的具体表现,是不可避免的,无法解脱的。只有彻底埋葬社会帝国主义制度,重建无产阶级专政,才能铲除这个制度造成的一切祸害。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