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美媒文章揭露:西方寡头借掌控媒体接管世界的惊天秘密!

作者:Josephine Hüetlin 发布时间:2018-01-02 08:12:4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说钢笔比剑更强大就是沉迷于过时理念不能自拔。关键在于,任何形式的媒体是否能够抵挡得住亿万富翁寡头的力量。寡头们至少在东欧的大部分地区都赢得了胜利。

美媒文章揭露:西方寡头借掌控媒体接管世界的惊天秘密!

  编者按:美国野兽日报网站12月12日发表题为《寡头是如何接管世界的》的文章称,在东欧的大部分地区,寡头们正在获得胜利。文章详细列举了美国、欧洲多名西方寡头通过掌控媒体而获得该国政权的实例。察网全文翻译该文,以飨读者!

  一些人在美国很少受到关注,比如捷克的新总理;一些人像贝卢斯科尼一样需要关注,而有些人则成为了美国总统。

  在捷克共和国的首都布拉格——Andrej Babis(安德烈·巴比)在他首次竞选政府公职的几个月前,这个全国第二富有的人前往捷克全国最有影响力的日报的新闻编辑部,试图让该报记者相信,他不会将自己一天前刚刚收购的这份报纸用于政治目的。

  “写你想写的东西,不要有任何束缚”Andrej Babis告诉这些记者。

  当然,Andrej Babis没有遵守他自己的话。四年后,当他拒绝告诉记者自己从哪里得到的钱购买豪华公寓的时候,《今日青年阵线报》从一份曾经敢把总理拉下马的报纸,已经变成了人们所说的“没有任何调查报道的空壳”

  另一方面,Andrej Babis上周三(12月6日)在布拉格被任命为新任捷克共和国总理。

  他设法说服选民相信他是唯一一个有钱却无私的政治人物,正如他竞选时说自己是唯一富到能够无私地“像管理企业一样管理国家”的人。尽管他在选举的前两周因为非法接受欧盟资助他在布拉格郊外的豪华酒店的补贴,被指控为诈骗。

  如你所见,那些亿万富豪(或自称亿万富豪者的人)急剧飙升的政治报负和事业能扶摇直上的情况不仅在美国存在。亿万富翁们已经成为欧洲许多地方的主要政治参与者,从罗马到第比利斯,从布达佩斯到基辅以及莫斯科,他们超越了意识形态,有时自己活跃在舞台中心,有时在幕后操纵着一切,有时甚至是利用一个铁腕人物来达成目的。

  打造一个媒体帝国来控制舆论

  在绝大部分案例中,亿万富翁们的共同之处是,打造或收购了——一个支持亿万富豪的媒体帝国。

  在布拉格,当Babis告诉《今日青年阵线报》的记者可以自由写作时,首席调查记者Jaroslav Kmenta问:“那么我们可以写你是教父吗?”他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至少,不是在那时(立刻得到回复)。

  那些被形容为“非常高能的人”的亿万富翁,仍然在努力组建一个政府。那些令人讨厌的欺诈指控一定程度上会被指责,因为很少有潜在的合作伙伴愿意冒风险与一个涉嫌犯罪的人合作。

  与此同时,在《今日青年阵线报》辞职的Kmenta现在不得不自费出版自己的作品,并且沮丧地将这个收购比作“我们自由媒体的9/11”。

  他可能是对的,但至少在捷克还有独立的新闻媒体,作为对Babis控股媒体的平衡。

  另一方面,在匈牙利,总理Viktor Orbán的合伙人购买了一大部分媒体,而其余大部分媒体仍然属于政府。

  2008年金融危机后,新闻媒体业务的崩溃帮助和怂恿了亿万富翁在全球范围内对媒体的收购。利用私人电视网络发展财富的Silvio Berlusconi,明年将重新回到影响意大利全国大选的重要位置。在美国,梅雷迪思公司收购了摇摇欲坠的时代出版公司,梅雷迪思公司可能会出售《时代》周刊的部分股份,也许是卖给支持特朗普的《国民问询》周刊老板。

  另外还有一家叫辛克莱传媒的超级保守的电视台,它有着支持特朗普的计划,并且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地方电视台。这不仅仅是因为在政治上野心勃勃的美国联邦广播集团委员会主席,他决定削减当地广播新闻媒体行业中的一些反对垄断的保护措施。此外民主党人想要调查辛克莱和特朗普团队是否保有联络。

  JIRI TILL是一个28岁,外表友善,有重度烟瘾的人,他最喜欢的电视节目是“鲨鱼坦克”(Shark Tank),在过去的一年里将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为Babis的竞选制作电子表格。他多年前在布达佩斯的一个职业博览会上曾从远处看到这个让他钦佩的亿万富翁(指Babis),而且他现在还在沉迷(当时那种感觉。在夏天的新闻发布会之后,Babis邀请他的团队在一家酒店吃午餐。刚才那个还在紧张的大个子,点了一杯葡萄酒,拿出手机点开了新闻报道。“他好像说:‘哦,我的天啊,这记者这么笨。’”蒂尔(JIRI TILL)随后补充道,“但是他说得很滑稽!”

  一位曾与Babis合作过的政治家表达了一种普遍观点,“人们不是他的仆人,就是他的敌人。”

  新总理不仅对自己的斯洛伐克口音很敏感,有时还嘲笑政治评论家。即使政府让他把媒体公司放交由托管之后,他也还是忍不住要打电话给记者,细致地讨论他的政治对手的“丑闻”究竟应该在“大选前”报道,还是该为“明年”爆料而保存下来。

  今年早些时候,这个谈话的录像带被发布在Twitter上。但是,这几乎没有使Babis的支持者慌张,因为许多人真诚地相信这个大人物,因为Babis声称他的敌人(或者不在他的工资单上的人)正在联合起来对付他。很自然地,一个候选人经常性地不公平地被诽谤,意味着他需要决定在自己的报纸上刊登哪些内容来澄清事实。

  与此同时,Babis还说他让自己的记者“自由写作”。对于生意来说,不实在是不利的,他喜欢狡辩(从而使自己显得实在一点)。毕竟,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使他把欧盟嘲笑成欢呼的人群,也绝不会做任何事情来危害他在法国里维埃拉拥有的米其林星级饭店。尽管他的媒体集团的收入预测在持续走低,但这位亿万富翁并不认为他收购该公司是的。

  他和其他当地的寡头们一起做的事情就是在中欧下赌式的购买媒体股份。斯洛伐克的一位报纸老板公开承认,他不认为媒体投资是“传统的投资”,而是“更多的是关于政治和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尝试”。

  在匈牙利,有一个稍微不同的模式。Viktor Orbán的政府并没有因为经济压力给他们施加坏的影响而坐以待毙,他们要求外国媒体集团出售他们的资产。现在很多这些媒体都掌握在一小撮人的手中,包括被指出是政府雇佣者的好莱坞制片人安迪·瓦杰纳(Andy Vajna)。他正处于亏损的电视频道向全国观众播放了Orbán反对者的人格诽谤。如果没有政府大量的广告投入,它将无法生存下去。

  在1950年代刚刚满十二岁的Vajna在逃到美国后决定在Orbán当选的那一年回国。在他的简历中有“终结者”和“兰博”这样一鸣惊人的电影,他以电影专员的身份在新政府找到了一份工作。

  “也许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我不是为了钱而做这件事,而是为了让匈牙利电影再次伟大。”他在2011年对德国报纸Die Welt说。(编者注:多么讽刺)

  但是,是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很多钱。

  即使是Vajna的批评者也承认,他并没有在被委任制作好电影这件事上尸位素餐。但是,他的生活方式的奢华与他是唯一一个被允许在布达佩斯经营赌场的有很大的关系。正如Mertek Media Monitor的分析师Polyak Gabor所说的那样,“你不会得到这样的礼物却不换取任何东西。”

  事实上,这位73岁的亿万富翁不仅能够利用自己的赌博收入来购买该国第二大商业电视频道。他还在布达佩斯买了一个广播电台,在流行歌曲之间,穿插广播公告谴责索罗斯所谓的阴谋,被广泛认为是支持公民社会和法治的好人亿万富翁。

  说笔比剑更强大就是沉溺于过时的理念不能自拔

  而现在,Vajna正在把他的广播电台,一号电台,变成明年大举之前唯一的全国性商业广播电台——通过让地方电视台主动提出来出租他们的电台的节目时间档来实现此举,正如一位来自执政党青年民主联盟的市长所说,“他们不能拒绝。”

  Gabor在靠近克罗地亚边界的一个城市佩奇(Pecs)认识一个电台老板,他同意经营一号电台的早间电视节目。作为回报,他不仅获得了丰厚的报酬。由于与Vajna有一些生意上的来往,他也被媒体当局赠与一个额外的地区频道,虽然当地市场低迷,但Gabor说,“这么合作是值得的”。

  捷克要成为匈牙利那样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然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政治学家约尔格·福布里格(Joerg Forbrig)认为,无论是民粹主义领导人去收购高质量的报纸还是还是专制政府任命寡头担任媒体的傀儡CEO,其结果都显而易见,那就是“新闻媒体对民主的监督作用会受到限制”。显而易见的结果是“媒体监督民主的作用正变得越来越有限。”

  说"钢笔比剑更强大"就是沉迷于过时理念不能自拔。关键在于,不管是什么样的媒体,它们是否能抵挡得住亿万富翁寡头们的强大冲击?至少在东欧的大部分地区,寡头们都赢得了胜利。

  【本文由察网全网独家全文编译,译者:肖凡。文章原载于2017年12月12日的The Daily Beast ,原标题为《非常重要的议题——寡头是如何接管世界的》;本文作者Josephine Hüetlin,是一位长期关注世界时政的自由记者,在The Daily Beast和LONGREADS等知名评论媒体上有专栏,出于对新闻真相的追求,揭露过众多的政治黑幕。原文链接:https://www.thedailybeast.com/how-oligarchs-are-taking-over-the-world?ref=wrap 】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