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美国天堂和地狱的距离有多远?20公里而已

作者:徐实 发布时间:2017-10-11 08:19:17 来源:观察者网 字体:   |    |  

 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的运行规则,但规则不见得都是合理的。本位主义会自发导致两极分化,不断酝酿新的社会矛盾,这正是中国在发展中需要警惕的地方。

中国常常会因为地域发展不平衡,被描述成好几个中国。其实在美国,也存在较大地理跨度上的地区发展不平衡。

美国东西海岸各州产生了全国70%以上的GDP,被夹在中间的广大国土实在是不太给力。但与中国不同的是,美国的地区发展不平衡经常出现在很小的地理区块之内。哪怕是一个城市圈的不同城区,发展水平也会有极大差异。

例如,大洛杉矶地区就存在泾渭分明的高收入群体社区、中等收入群体社区和低收入群体社区。Pasadena是典型的高收入群体社区,绿树成荫,环境优美,高档餐厅、名牌专卖店、高端会所等各种高级服务设施一应俱全。高收入群体社区的治安一般很好,差不多可以保证5分钟内出警。

美国天堂和地狱的距离有多远?20公里而已

美国加州的Pasadena是著名的高收入群体社区,该街景包括了Pasadena市政厅的主体建筑

Alhambra算是中等收入群体社区,服务设施齐全但无奢华可言,主打性能价格比的Costco(好市多)超市放在这样的地方真是再合适不过。

中南部洛杉矶(South Los Angeles)则属于低收入群体社区,这里的基础设施很差,许多街道都是“补丁路”,路灯还没月光亮;服务设施属于低端水平,脏兮兮的小店很多。这里的治安一塌糊涂,黑帮火并时有发生,天黑以后几乎没有人愿意出门。2012年轰动一时的南加州大学枪击案就发生在中南部洛杉矶的Raymond街,由于现场没有摄像头,此案一度毫无线索,直到凶手因启动受害人吴颖的手机而被定位,警方才最终侥幸破案。

美国天堂和地狱的距离有多远?20公里而已

中南部洛杉矶夜晚的街景,晚上可够瘆人的

美国天堂和地狱的距离有多远?20公里而已

大洛杉矶地区存在严重的发展不平衡。地图中标注出了高收入群体社区Pasadena,中等收入群体社区Alhambra,以及低收入群体社区South Los Angeles(中南部洛杉矶)。红叉标记的地点为2012年南加州大学枪击案中吴颖和瞿铭遇害处

如果将经常出现在美国影视作品中的Pasadena比做天堂,那么将中南部洛杉矶比作地狱并无不妥——每当夜幕降临,店铺纷纷紧锁大门,只有醉鬼、黑帮、瘾君子和流浪汉在昏暗的街头游荡,要多瘆人有多瘆人。天堂和地狱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呢?不过20公里而已。美国比中国更发达,但地区发展不平衡远比中国严重。导致这种差异的不是技术因素,而是社会管理方式。美国的社会制度会自发导致地区发展水平的两极分化,这个问题目前在现行体制下看来是无解。

为什么说这是美国的“体制问题”呢?还得从美国的政府架构说起。在美国的政府架构下,基层政府是市(City)或镇(Town),往上一级是县(County),再往上是州(State),最后是联邦政府。各级政府之间有着比较清晰的权力分配,但是没有领导和被领导的隶属关系。

例如,联邦政府负责国防、外交、国土安全等事务,但州政府对州内教育、卫生、交通等事务有着绝对独立的管理权;州长不需要向总统汇报工作,总统也无权撤销或推翻州长的行政命令。州政府和县政府、市镇政府同样有分权机制,各管各的事,但互不统属。

而且,美国公务员属于具体的各级政府的雇员:州警是州政府雇员,县警是县政府雇员;州警无权指挥县警,因为雇主不是一家。而在实行单一制的中国截然相反,省公安厅直接指挥到基层派出所都没问题,天下警察是一家。

美国各级地方政府都有高度独立的财政,财政收入直接通过分税来实现。例如,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各征一笔所得税,消费税一般归州政府,地产税多由市政府支配。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美国城市建设的资源分配方式,本质上是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之上的本位主义——各家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这种本位主义突出体现在基层政府的日常运作和资源分配上:各市镇的基础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公园等公共设施的维护,以及警察、消防队等服务团队,完全由基层政府的财政埋单。这种基层政府运作模式确实保证了“高度自治”,但也意味着不存在跨地区的财政转移支付。

美国天堂和地狱的距离有多远?20公里而已

跨地区财政转移支付其实在中国相当常见。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全国各省市对四川各县市的对口援建就属于典型的跨地区转移支付。类似的例子还有1994年启动的62项援藏工程(已全部完成),以及2010年启动的19个省市新一轮对口援疆。在转移支付机制存在的前提下,相对落后的地区正是需要扶持发展的对象。

然而,实现跨地区财政转移支付的前提是社会主义制度——中国人民和各级政府普遍承认一个大家庭内的互助是必要的。而美国不是按照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来运作的,所以美国民众和地方政府并不认为自己应该为其他地方的民众承担任何责任。

因此美国从基层到州的各级地方政府,不存在横向的财政转移支付机制。假如某县遭遇强烈地震,那就活该这个县倒霉,灾后重建工作主要由该县政府自掏腰包,再就是靠向联邦政府化缘的本事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和“对口援建”的事情,在美国绝无可能出现。

美国各级政府高度独立、缺乏财政转移支付机制,是导致美国的地区发展不平衡的根本原因。如果某个社区(市镇)内高收入群体较多,地方财政收入就多,使得该社区(市镇)得以提供高水平的公共物品,例如有口皆碑的学校、能力强大的警队、平整宽阔的道路、景致优雅的公园等等……极好的公共物品会吸引更多的高收入群体入驻,并且进一步提升房价地价,为该社区形成极高的准入门槛,彻底隔绝低收入群体的进入。

反过来说,如果某个社区(市镇)内低收入群体较多,地方财政收入就很窘迫,使得该社区(市镇)提供的公共物品惨不忍睹:毁人不倦的烂校、极为糟糕的治安、破破烂烂的道路、残缺不全的公共设施,样样都想让人逃离。居住在这种社区的人,但凡增加了收入、负担得起更贵的房子,为了下一代能更好地发展,都会迫不及待地搬走。最后只剩下“贫贱不能移”的低收入群体,使社区陷入越来越烂的恶性循环。

当然,不管这个社区(市镇)烂成什么样子,其他市镇和县政府、州政府也不会伸手相助,使得烂社区连接受“旧城改造”的希望都没有,更不用说系统的扶贫项目了。长此以往,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马太效应将美国社会的不同阶级隔离在发展水平截然不同的社区中。这种物理隔离正是当代美国的残酷和可怕之处。而且在美国当前的社会制度下,两极分化只会愈演愈烈,毫无逆转的可能性。

然而在中国国内倒是有一部分人,巴不得用学区房等形式将差异化的公共服务固定下来,而对于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来说,这将是无穷的噩梦。假如把美国的本位主义套用到中国的社会治理中来,我们就会看到以下不堪入目的场景:

1. 中西部省市的贫困县,地方财政完全沦为“吃饭财政”,拿不出任何钱来搞建设。当地经济发展长期陷于停滞。

2. 四川地震灾区的重建主要由灾区的县级、地市级财政负担,以致遥遥无期。

3. 大城市演化出高档社区和贫民窟,提供的公共服务有天壤之别。普通人的衣食住行、上学看病全都成了问题,只有住在高档社区的有钱人才觉得爽。

4. 因为警务工作经费不足,各级公安机关不能协同,治安状况急剧恶化……

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的运行规则,但规则不见得都是合理的。本位主义会自发导致两极分化,不断酝酿新的社会矛盾,这正是中国在发展中需要警惕的地方。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