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史安斌:已经无法反映社情民意的西方主流媒体

作者:史安斌 发布时间:2017-08-08 20:18:3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跟总统特朗普结怨颇深。在“通俄门”问题上,CNN抓着特朗普不放。但在内部视频流出、它的一名制片人说炒作“通俄门”完全是为收视率后,CNN处境异常窘迫。事实上,CNN的遭遇,很大程度上也是当今西方传统主流新闻媒体的一个缩影。

  近些年来,社交媒体日益成为欧美国家选民主要的新闻来源,那些传统主流媒体则被挤到几无“立锥之地”,陷入“双重困境”。首先是“生存困境”。过去15年间,报纸广告收入从约600亿美元跌至200亿美元。更为严峻的是,传统媒体还陷入“公信力困境”。据皮尤研究中心统计,在尼克松执政的20世纪70年代,美国公众对媒体的信任度达70%以上,但2016年已跌落到32%。

  2016年以来西方政坛“黑天鹅”事件频出,用事实印证了马克思的名言:“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这句话也适用于西方国家传统主流媒体们。《纽约时报》总编辑迪恩•巴奎特就说,纽约、华盛顿、洛杉矶等大都市是全国性新闻媒体的聚集地,但他们没能更深入地了解整个国家,并与来自不同背景的民众——特别是中西部地区的草根基层——有效沟通。可以说,精英阶层与普通民众之间的“信息鸿沟”,最终导致主流媒体对基层民意的严重误判。

  不仅如此,西方主流媒体一方面与基层民意“脱敏”,另一方面也与政治权力中枢脱节,导致它们陷入英国社会学家吉登斯所描述的那种“脱域危机”当中。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与主流媒体频频上演“互怼”大戏充分说明,作为美国民主政治根基的政府与媒体之间的“竞合”机制已经彻底瓦解。CNN爆出的丑闻则表明,“反特朗普”已成为传统主流媒体用于获取“吸睛效应”的不二法门,为此它们已经没有精力和兴趣去回应广大民众的普遍关切。

  具体而言,西方主流媒体既缺乏与决策层进行有效沟通和对话的机制,也无法深入基层体察和反映社情民意与舆论动向,因而也就谈不上发挥上下联动、官民互通的功能,在实质上就把它从自己所属的具体“场域”中抽离了出来,由代表主流民意的“公共领域”,蜕变为偏安一隅的“小众精英朋友圈”。

  无独有偶,2016年5月英国“脱欧”公投也上演了与美国大选相似的一幕。在《泰晤士报》《金融时报》《卫报》等主流媒体一致呼吁留在欧盟的情况下,51.9%的民众选择退出欧盟。投票结果显示,大伦敦地区支持留欧者占据多数,但除此之外英格兰的绝大多数地区都是脱欧派占据多数。这就导致了身居伦敦的“舰队街”成员们忽视了偏远地区和底层民众的呼声。英国支持脱欧的民众与美国“铁锈带”的白人蓝领一样,都是全球化浪潮中的“掉队者”,也就很容易对孤立主义甚至民粹主义产生认同感。新闻工作者对草根基层暗流涌动的民意竟然“无感”,这充分说明“脱域危机”已经成为西方主流新闻媒体的集体性症候。

  有关新闻业的调查数据也可证明这一点。当前的英国记者中,86%的人至少拥有学士学位,而在从业三年以下的青年记者群体中,这个数字高达98%,还有36%的青年记者拥有硕士学位,美国的情况也与之类似。在种族多元化程度上,美国和英国的新闻从业者中,白人都超过了85%,远远超过这个群体在人口统计学中的比重。

  由此可见,英美新闻业都呈现出显著的“白人精英主义”倾向,从业者大都受过良好教育、身居大都会中心区域、具有中产阶级的观点和视野等。他们很难对身处小城镇和乡村的基层民众有切身的认知,更无从关注这些群体的切身利益。

  以西方传统主流媒体的现实境遇为契机,重新思考“主流媒体”一词的真正意涵,更多地是为重塑被全球化冲击的本土价值观,利用主流媒体实现精英阶层与草根阶层的连接,降低不同社群之间的冲突与误解,进而避免整个社会由于封闭和隔离而产生的分裂。如何避免主流媒体的“边缘化”?这是所有人都需思考的问题,它并不仅仅关乎新闻业的存续,也是为了国家乃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福祉。

  范敬宜先生曾说:“离基层越近,离真理越近。”无论是我国新闻界推行多年的“走转改”,还是西方学界对主流媒体“双重困境”“脱域危机”的反思,不同语境下的殊途同归,都在印证范老的洞见。只有把握住新闻报道的“人民性”和“公共性”,让普通民众成为新闻生产和传播的主体,才能真正实现新闻业的价值。对于中国新闻界而言,警惕新闻媒体的“大都市化”“精英化”和“圈子化”,防止其与基层社会和底层民众之间的脱节,也是我们应当认真思考的问题。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