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美军如何做“政治思想工作”

作者:李志萍 发布时间:2017-05-15 14:08:25 来源:学习时报   字体:   |    |  

 政治宣传和鼓动是美军战时政治性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美国历来重视对军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向官兵灌输“责任、荣誉、国家”等核心价值观,强调军队是保卫国家利益的工具,强化官兵树立献身国家、服务国家的观念,要求军人必须听从命令,服从指挥,激励官兵为保卫美国利益、为民主自由而参战。如对伊拉克开战前,美国就动用全国及军队各大新闻媒体,揭露萨达姆“独裁暴政”和伊军的“丑恶罪行”,激发美国民众和军队对萨达姆及其政权的愤怒,把对伊作战与维护美国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大肆宣扬美国对伊军事行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渲染美军的作战优势,声称自己是世界上唯一能够“遏制邪恶势力维护世界和平”的力量,以增强官兵使命感和责任感。

美军如何做“政治思想工作”

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进行的信息化局部战争看,不像有人片面认为的那样,美军是“雇佣军”,不注重思想精神教育,打仗时全靠物质刺激以提振士气。其实,美军遂行对外局部战争时,能针对其国情和军队实际,用多种途径和手段展开政治性思想工作,灌输其意识形态和政治主张。

控制和诱导舆论,引导官兵对战争“合法性”的认识。美军认为,到海外遂行战争行动,其“正义性”“合法性”是赢得国际社会、国内人民和参战官兵支持的先决条件,也是军事行动能否顺利实施和成功的决定性因素。为此,美军通过各种努力全方位、多渠道控制国际国内的舆论,打出捍卫民主、维护人权、主持正义的旗号,谴责和揭露作战对象的统治者的暴行逆施,宣扬美国发动战争的“正义性”“合法性”,塑造美军“和平之师”“正义之师”的形象,争取国际社会舆论支持,寻求战争伙伴,以尽量减轻因战争而带来的国际社会的压力和本国经济上、军事实力上的损失;有时还极力争取联合国的支持,以取得战争授权,便于妥善处理因战争而引起的许多国际方面的问题,诸如国际争端、人道主义援助、战后重建等。在近期信息化局部战争中,美国专门成立了由军队主导的媒体中心,几乎控制了战区内的电视、广播、报刊等舆论导向,极力渲染海湾战争是“解放科威特”、科索沃战争是“制止人道主义灾难”、阿富汗战争是“清剿‘基地’恐怖组织老巢”、伊拉克战争是“消除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人类生存安全的威胁”和“推翻支持恐怖组织的萨达姆独裁统治”,极力隐蔽美国发动战争的真正目的,力求使民众和广大官兵认为其战争行动是合法的、正义的。

政治宣传和鼓动是美军战时政治性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美国历来重视对军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向官兵灌输“责任、荣誉、国家”等核心价值观,强调军队是保卫国家利益的工具,强化官兵树立献身国家、服务国家的观念,要求军人必须听从命令,服从指挥,激励官兵为保卫美国利益、为民主自由而参战。如对伊拉克开战前,美国就动用全国及军队各大新闻媒体,揭露萨达姆“独裁暴政”和伊军的“丑恶罪行”,激发美国民众和军队对萨达姆及其政权的愤怒,把对伊作战与维护美国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大肆宣扬美国对伊军事行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渲染美军的作战优势,声称自己是世界上唯一能够“遏制邪恶势力维护世界和平”的力量,以增强官兵使命感和责任感。美军还在参战部队中广泛宣传军队作战传统和典型人物,开展“勇士精神”教育,将参战军人与西方传统的骑士进行比较,突出骑士的勇士精神;以狼、羊和牧羊人的关系类比恐怖分子、无辜平民和美军人的关系,强调军人必须毫不犹豫地承担起保护平民的责任;强调“天赋人权”“人人生而平等”等人文思想,使参战军人关注阿、伊平民具有同样的生命尊严等所谓“人权”问题,由此激发参战热情。

美国是笃信宗教的国家,美军95%以上的官兵信仰宗教,主要是基督教。宗教不仅深刻影响着美军官兵的人生观、价值观、战争观和生活方式,而且是战争进程的重要催化剂。美军认为,战时宗教支援不仅保证政府对军队的政治控制和精神影响,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而且还能辅助作战计划的制定与实施。在战时,美军实行随军牧师制度,在战区陆军集团军设牧师处,师设牧师科,营级单位编配随军牧师;海军舰队、海军陆战队设牧师处,分舰队设牧师科,大型舰艇、中队编配随军牧师;空军各战区、航空兵设牧师科,基地、联队编配随军牧师。联合作战中,美军根据作战任务需要任命资深随军牧师到战区司令部工作。目前,美军随军牧师达3100多人,平均每700名官兵就有一名随军牧师。在近几场信息化局部战争中,美军宗教支援工作随着战争、战斗的进程而展开:在战争动员阶段,随军牧师主要从宗教意义上对战争性质和影响作出评估,对官兵灌输“为上帝而战”的思想;在部队配置部署阶段,随军牧师主要为军人家属提供宗教支援,减轻参战官兵与其家人之间的相互担忧,防止官兵因遭受战斗压力折磨,出现所谓“战场综合症”,丧失战斗意志。战争期间,美军参战部队在国内的军事基地教堂全天开放,为参战人员家属提供各种服务,组织家属子女给参战亲人写慰问信、募集和邮寄慰问品等,受到了参战官兵的欢迎。在作战行动阶段,随军牧师选择恰当时机和地点,组织官兵周日礼拜,探访受伤官兵并接受心理咨询等。伊拉克战争期间,部分信奉犹太教官兵担心被俘后受迫害,思想压力很大,随军牧师多次探访,为他们解除思想顾虑,使其“轻装上阵”。随军牧师还要为阵亡者组织追思礼拜仪式,以发挥宗教慰藉的作用。

美国政府经常开展慰劳和感化活动一方面,军政要员频频亲赴战地慰问及颁发勋章奖章,对官兵进行精神激励。如1991年美军到达海湾后,为鼓舞士气,美国时任总统老布什两度亲临海湾前线慰问。同时,为了激励官兵的斗志,美国众参两院分别立法通过铸造两枚国会金章,奖给参联会主席鲍威尔和中央总部司令施瓦茨科夫,对在前线表现突出的官兵也给予奖励和晋升。伊拉克战争期间,美总统、国防部长和参联会主席等先后多次赴海湾地区视察,慰问作战部队。国会还派出议员到参战的基层部队了解情况,鼓舞士气。女中士赫斯特因“在伊拉克战争中的英雄行为”而获得银星勋章,海军下士邓纳姆因保全他人生命“扑向手榴弹”而获“荣誉勋章”,3名在伊拉克战争中起到关键作用的美国文职人员获“总统自由勋章”(美国文职人员的最高荣誉)。另一方面,积极动员社会力量开展多种形式的慰问活动,稳定和安抚军心。无论是阿富汗战争、海湾战争还是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政府都在国内开展为参战美军官兵“献爱心”活动,号召美民众向驻作战地区美军邮寄慰问信、纪念品、各种读物及文化用品,在圣诞节前向战地官兵寄送节日蛋糕,组织明星和艺术家到前线慰问演出,等等。美军公共事务部门还为在本土的驻海湾美军官兵家属开通免费“家庭电话热线”和电子邮件专线。这些措施对参战官兵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