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环球时报社评:土耳其生变反映西方影响力的衰落

作者:记者 发布时间:2017-04-18 12:49:00 来源:环球时报 字体:   |    |  

  土耳其修宪公投于北京时间今天凌晨落幕,赞同将土耳其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的选票占51.35%,选举委员会确认修宪派获胜。土耳其现任总统埃尔多安对欢庆胜利的人说:这是历史性的一天。

  公投成功可能带来的最直接现实政治结果是,埃尔多安可以在2019年和2024年再参加两次总统选举,从而使他执政到2029年。总理职位将被取消,埃尔多安可以直接提名内阁部长和法官人选。

  这次修宪派险胜,反对党指责公投舞弊,土耳其内部的分裂加深了。公投还扩大了土耳其与欧盟的分歧,因为欧盟国家拒绝土耳其官员前往它们那里,在有双重国籍的土耳其人中间拉票,埃尔多安公开指责荷兰、德国等是“搞纳粹那一套”。

  自去年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以来,那个国家逮捕了4.7万人,开除和暂停了10万人的公职,亲西方的自由派遭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埃尔多安的权力大大强化。土耳其的国家道路走在调整的路上,它同北约和欧盟有所疏离,同“宿敌”俄罗斯则走近了一些。

  西方舆论对土耳其一片唱衰声,它们普遍认为去年未遂政变以来在土发生的事情,尤其是这次公投,使埃尔多安成为“不受制约的独裁总统”,土将与西方价值观渐行渐远。

  其实尽管欧洲大多是议会制国家,但是总统制在西方也是有的,最典型的就是美国。不过美国舆论也对埃尔多安充满警惕与不满,它们一直批评埃尔多安对自由派的“清洗”和他个人的“政治野心”。

  土耳其曾被认为是世俗化最彻底的伊斯兰国家,作为中东地区的唯一北约成员和欧盟百折不回的申请加入者,它是西方与中东穆斯林深度交流的一个门户,也是一个重要纽带,还被很多西方人看成是“改造伊斯兰世界”的一个典范。

  然而去年未遂政变是一个转折点,军人、法官、大学教授成为重点“清洗”对象,而他们是支持土耳其学习西方的中坚力量。价值观的回摆引发了土与欧美的进一步冲突,双方在情感层面出现严重隔阂。

  土耳其这种变化的发生,大概反应了西方影响力的衰落。如今西方内部出现价值体系的多重裂缝,凝聚力大打折扣。

  土耳其是西方的最大卫星,它的轨道出现紊乱不全是自身的原因。

  这些年土耳其坚定跟着西方走,很大一部分是西方对土“赎买”的结果。土耳其是欧洲穆斯林移民的主要来源国,可以说哪都是土耳其人。由于土在冷战时期得到欧美的大量市场机会,它的经济社会发展成就也是伊斯兰国家中最突出的。然而中东“阿拉伯之春”后,土成了其他国家难民前往欧洲的中转站,土从西方得到的经济好处也被全球化稀释了,库尔德问题上美欧也不帮安卡拉的忙,土的“异心”随之越来越重。

  西方越来越没有力气“hold住”土耳其了,双方的利益关系被很多新的因素冲淡。但是土与西方不至于决裂,双方的特殊关系虽然会比过去质量低一些,但会维持下去。

  西方承受不了失去土耳其的战略变故,如果土耳其离开北约,那将是中东地缘政治的根本性重塑。土耳其若与西方“说再见”,它在中东的特殊地位将不复存在,这对它的国家道路来说也无异于一场革命。现在支持埃尔多安的土耳其人只略微超过一半,如此勉强的民意优势支持不了绝对的革命。

  土耳其实际在追求更多的独立性,希望开辟国家发展的新空间。向西方一边倒的发展模式似乎走到了尽头,土耳其现在有四分之一的年轻人失业,它将不得不经历一场很痛苦的、新的摸索。

  一个国家在这种时候往往会呼唤一位强势领导人的出现,埃尔多安反军事政变成功,修宪成功,或许印证的就是这一大逻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