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余亮:季莫申科回来了,乌克兰的春天更加遥远

作者:余亮 发布时间:2014-02-24 20:37:43 来源:观察者网 字体:   |    |  

          大雪与硝烟似乎紧紧缠绕住了乌克兰这个国家。现总统失去权力,但表示决不妥协,因腐败而入狱的前总理被释放,却第一时间走上广场呼吁必须严惩引起这一切的人,要求大家不要离开广场。
    不要离开广场。二百年来,托克维尔反复警告的“民主”革命灾难一再上演。这些年来,这样的悲剧呈现出新的形态。除了埃及、叙利亚的剪不断理还乱,乌克兰无疑是一个更加特殊的舞台。从前苏联解体开始,这个国家的“革命”之歌百转千回不绝于耳,时而如低谷中的小溪,忍受十多年经济负增长,时而刚看见曙光又遭遇地震,如本世纪开始经济刚复苏就遭遇不断的颜色革命,却始终不能带领这个国家告别苦难。每一个得势者都高举民主法治大旗,也都在对手贪污腐化的指控中倒台。大国间的博弈也在这个国家火上浇油,政治混乱的流毒终于在这个雪花纷飞的冬天变成街头熊熊的火焰。冰与火,听起来激动人心,但谁都看出来其中永无止境的痛苦。
    在中国,再也不会像三年前“阿拉伯之春”时候那样,有那么多天真的人们欢呼雀跃这是自由民主的胜利。他们或者被事实唤醒,或者只能转过头去装作看不见。在市井之间,我们能听到的是最朴实的反应:乌克兰那地方现在可乱了。

燃烧的乌克兰还看不到春天的希望

 

    燃烧的乌克兰还看不到春天的希望
    为什么会乱?一定会有人能够坚持原先的解释,比如以托克维尔的名义宣称,中国如果不改革,就会像18世纪末的法国一样乱,就会像今天的乌克兰一样乱。也一定会有人回想起托克维尔更深切的忠告:不负责任的抽象革命原则将把民众拖向深渊。而所有严肃对待历史的人都会感慨,如果前苏联和独联体国家能采取像中国一样的稳健改革办法,重视建立一个稳健有力的领导集体,发挥务实民众的建设能力,乌克兰怎么会有今天的混乱?
    苏联解体后的乌克兰,几乎做过了今天中国的“季莫申科”们呼吁中国必须做的所有改革——政治领域的多党选举制,经济领域的私人寡头化,社会生活无止境的自由化。但后果到底是什么呢?
    客观地说,乌克兰在独立后遭遇到的改革问题并不比俄罗斯轻松。前苏联时期建立起来的工业体系一旦失去俄罗斯的支持,短处立刻显现。全国经济几盘棋,又处在大国势力较量的前线,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国家的改革尤其需要稳健的步伐和权威的共识。但诉诸于西方抽象政治原则的政治改革却使这个国家的政治过早丧失整合能力,无论多党制还是议会制,不仅不能维护这个国家的政治稳定有力,还使其沦为西方操作的工具。这样一个仅有几千万人口的国家竟然有将近二百个政党,党派林立,政治松散化的同时伴随着社会的碎片化。自由民主政体表象的背后正是社会的丛林化。
    亚努科维奇、尤先科与季莫申科在苏联时代或者是高级干部或者是改革旗手,在前苏联解体后无不利用职权、关系和政策漏洞(当然还有自身的出众“能力”)为自己积聚起来庞大的经济和政治资本。妻子曾是美国国务卿助手的尤先科可以当上这个国家的总统,全国炙手可热的天然气行业寡头季莫申科也可以当上这个国家的总理。这一切除了拜票选制度所赐,还要归功于西方支持。2004年所谓的“橙色革命”,便是美欧投入大量资金和顾问,影响乌克兰政局,最终将他们中意的尤先科和季莫申科分别扶上了总统和总理的宝座。近日,美国助理国务卿纽兰的一句“Fxxx the EU”,再次令欧美的不堪角色暴露无遗。类似季莫申科这样充满自身巨大利益的人可以被选举为总理,之后又被指控为作弊贪腐,谁能说不是一场无间道呢。
  政治陷入党派族群恶斗,贪腐、投毒丑闻层出不穷,法院判决形同儿戏,政治清算不断上演,一再痛失乌克兰经济发展机会。在当下的乌克兰,纠缠“合法性”似乎已经没有意义。从各派的种种表现看,票选民主这一招牌本身的合法性都摇摇欲坠。赢不了选票不要紧,等不到2015年选举也不要紧,只要发动占总人口很小比例的人上街就行。面对这样的事情,有人会辩称:这不是选举民主的错而恰恰是因为他们违背了选举民主的规则。但如此多的乱象也会让更多人认为:动乱正是改革国家多党选票政治的内生伴侣。
  政党混乱的另一面是无底线讨好民众。社会生活的极端自由化却不能创造一个负责任的民族,不能培养负责任的公民。在乌克兰的中国人观察到,乌克兰青年领着示威“工资”,白天上街革命,晚上彻夜狂欢。早在2009年,尤先科为了对付民众不满,竟然将财政收入的80%直接分给民众。这种发糖果的方式只会让民众愈加短视。季莫申科出任总理时,更是奢侈品绕身,一年换装名牌几百套的形象给民众起到了什么样的示范效果?与她相反的另一个极端,则是赤身的乌克兰裸体抗议女士们,她们虽然闻名世界赏心悦目,但这些刻着自由、女权等标签的靓丽身体之后,实在是深入骨髓的放任空虚。

乌克兰裸体抗议女士

        乌克兰裸体抗议女士照片,当然不是每一张都这样悦目
    在埃及调研的青年学者王丁楠发现,埃及“革命”后,民众完全失去耐心,所有人都在指责,都在索要福利,却没有人负责任解决问题。这一幕似乎又在乌克兰重演。平心而论,不负责任的人不一定是大多数,但政治动荡恰恰将这些人的能量释放出来,让整个国家陷入更大的动荡。
    在埃及,塞西脱下军装参选了,人民赶走的军队势力代表换身袍子就回来了。在泰国,他信走了,他信的妹妹回来了,看样子很快又要走了。在乌克兰,季莫申科回来了,要求惩罚,要求运动,她那金色的辫子或许不是智慧的桂冠,而是复仇女神的刀锋。他们的嘴里永远都是被迫害被迫害,你迫害我我迫害你,以法律和人民的名义。动荡不止,这真的只是改革的阵痛或者“民主”的必要代价么?

    当季莫申科在广场上受到欢呼的时候,一些示威者却厌恶地大喊季莫申科无权代表自己

 

           当季莫申科在广场上受到欢呼的时候,一些示威者却厌恶地大喊季莫申科无权代表自己
    季莫申科回来了。我们得感谢她的年轻和对权力不息的追求,因为这样才能彰显出年迈的穆巴拉克不能彰显的真理:以民粹方式赶走的权力,很快会被以民粹的方式迎接回来。抽象的自由民主原则在给民众一席美梦之后只会带来更多噩梦。
     城头变幻大王旗,这些距离老百姓还太远。但政治的恶化就根植于政治文化的恶化当中。当民众相信诸如自由民主票选之类抽象原则就可以自动解决国家问题,各种势力也就可以很方便的诉诸于抽象原则来煽动民众,实则为私利服务。在整个国家,没有人愿意承担艰苦的建设工作,没有人愿意严肃面对真实问题。以为只要按照畅销书上民主的细节来行事,就会万事大吉。殊不知那只是魔鬼幻化的灿烂笑脸。
     当季莫申科在广场上受到欢呼的时候,一些示威者却厌恶地大喊季莫申科无权代表自己,然后转身离开。可是离开又该去哪儿?奔向下一个陷阱?在他们厌恶的表情里面,是否也藏着一丝深深的无奈?我们不知道。在中国,一些利用政策、关系获得经济资本的人,也已经不甘于只在网络空间或者精英论坛上开炮,他们更渴望将国家与民众置于他们的统治原则之下。我们只希望中国的民众们不要亲手将大炮们追捧成中国的季莫申科。

来源:观察者网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