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张志坤: 美国在亚洲的战略追求与具体任务

作者:张志坤 发布时间:2014-02-20 18:28:59 来源:作者博客 字体:   |    |  

  美国高举“重返亚洲”的大旗已经好几年来,世人对此议论纷纷也已经有好几年了,但直到现在,中国人对美国“重返亚洲”的认识到位吗?是否清楚地知道在这一旗帜下美国的战略目标与具体任务,是否深刻地懂得它的意义与影响呢?
  坦率地说,几年来,主流的“专家”、“学者”把功夫都用在如何与美国搞好关系,如何说服中国“淡定”上了,而对上述问题并没有做起码的功课,完全没有起到智库应有的作用。如果说,几年来中国对美国的“重返应对相当乏力的话,那么中国各种所谓的“智库”实难辞其咎。
  全球战略逐鹿亚太的时代已经来临,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亡羊补牢,犹未为晚,现在已经到了中国必须进行认真分析,并在此基础上设计自己方略的时候了。知己知彼是完全必要的,首先必须知道别人要干什么,只有清楚地知道别人要干什么,才能准确地确定自己应该干什么。搅动亚太这片战略天空的推手是美国,“重返”只不过是口号、方式与旗帜,所以,中国必须知道在这面旗帜下,美国亚洲的战略追求与具体任务。
  一、美国想干什么
  美国提出“重返亚太”战略的时候,曾把一些中国学者弄得相当迷糊,他们说,美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亚洲,何来“重返”一说呀?当然,美国对此是不屑解释的,因为谁也未曾见到一个哲学家会去和小学生解释哲学问题,同样,战略家也不会这样做。所以,这个问题大概至今仍在困扰着中国的一些“专家”、“学者”。
  与此同时,另一个困惑中国“专家”、“学者”的问题是,美国“重返亚洲”到底是否针对中国。迄今为止,美国官方的说法都是“不”。这就使得他们相当困惑,相信美国的表态吧,可事实是美国对中国日益紧逼,战略包围日趋明显;不相信吧,这又是美国官方的意见,在他们心中有无上权威。总之是左右为难了。
  我们说,其实,美国在亚洲的战略目标,历来都是既简单又复杂。
  从复杂的角度看,首先,美国的亚洲目标是一系列战略追求的集成。见诸于源自美国的各种表述,以及人们的理解研读,笔者以为,这些战略追求包括:
  ——推行普世价值。这是美国在政治领域里的战略追求。具体实现方式很多,著名手段过去有“美国之音”,现在有“颜色革命”。
  ——扶植亲美势力。扶持各国亲美势力并推动他们上台执政,历来都是美国世界战略的一部分,对亚洲也不例外。美国过去扶持过南越的吴廷艳,柬埔寨的郎诺,南朝鲜的李承晚、朴正熙等独裁政权,手段包括暗杀、政变直至军事入侵;现在扶持起来的有伊拉克、阿富汗伪政权。而正在扶持的“民主”力量众多,其中最有望上台的是缅甸的昂山素季,最没希望的是朝鲜,连一个代理人都找不到,属于孺子可教的,有中国的异见人士以及疆独、藏独等。具体扶持的手段有文有武,“文”的办法包括民主基金会、诺贝尔和平奖之类,武的办法就是飞机炸弹开路,等等。
  ——加强同盟力量。同盟国是美国霸权的重要支撑,“重返亚太”一方面要充实发展既有的同盟关系,赋予其新的战略内涵,比如美日关系、美澳关系、美韩关系、美菲关系、美国与新加坡的关系等,一方面要拉拢尽可能多新盟国,让它们投入或再次投入美国的怀抱,比如印度、越南、缅甸等,打造新的战略钢铁板块。
  其次,美国的亚洲目标还分为当前目标与长远目标,体现出远近结合的特点。
  美国的长远目标是维护并发展美国的霸权,这是美国最根本的战略追求,因为全球的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地区,所以,从霸权的根本利益出发,美国必须牢牢掌握这一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主导权。展望未来,如果丢掉这一地区的主导权,即使美国仍执欧洲拉美之牛耳,世界霸主的地位也将摇摇欲坠。对于这样一种危险,美国保持着清醒而足够的认识。
  围绕这一长远与根本追求,美国将其分解为一系列的当前目标。具体是:
  ——力量再平衡。在亚太战略舞台上,一个突出的事实是中国正迅速增大趋强,令原有的力量对比发生了不利于美国的变化,这一变化,即使暂时还不能动摇美国的优势,但对于霸权来说,任何触动力量平衡的行为都是不能允许的,而美国的战略优势只能加强不能削弱,更何况中国发展还有颠覆美国绝对优势的危险前景。所以美国的任务就是让改变了力量对比再一次改变,即进行力量的再平衡,这种再平衡包括军事力量,也包括经济力量,注定要上升到战略高度,所以也叫“战略再平衡”。
  ——优化军事部署。根据变化了军事态势,重新安排部署美国的武装力量,比如加强澳大利亚、关岛一线的支援能力,向派驻日本F_22战机,派驻新加坡濒海战斗舰,强化一线基地的攻击能力,打造环中国反导系统等。最近美国明确表示,如果中国设立南海防防空识别区,美国就要增加在南海的军事部署,这一表态,就是美国这一目标的现实反映。
  ——打造新版北约。美国在亚洲究竟将构筑一个什么样的战略联盟,现在还没有定论,应该说,霸权主导下的力量体系还在发展变化中。客观地说,这里面美国也有自己难念的经,一个是日韩不和,很难捏合到一快去,另一个是澳大利亚、新加坡等还想继续在中美间充当掮客,捞取好处,还有印度、越南等还要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投机取巧,等等。所以,一个真正涵义上的新北约可能难以在亚太产生,但在美国主导下,未来不排除可能出现一个具有亚太的特色的新版“北约”
  最后,在宏观的总体目标下,“重返”有诸多具体的任务事项,这些任务事项包括:
  协防台海:帮助台湾当局抗拒中国可能的“入侵”,并在“入侵”发生时给予军事支援,确保台湾的“民主、独立与自由”。
  支援韩国:侵略成性的北朝鲜可能发起对南方的侵略,一旦有这种可能,美国就将率领韩国军队奋勇反击,直到鸭绿江边,彻底完成反侵略的任务,使朝鲜半岛变成最靠近中国心脏的“自由、民主”堡垒与前沿,也给中国一些“专家”“学者”们以极大的鼓舞和鞭策。
  帮助日本:日本现在勇敢地站到了抗击中国“扩张”的第一线,面对“咄咄逼人”的中国,日本毫不畏惧,既敢于直接挑衅,也能够胸怀全局,站在全局的战略高度上为美国服务。对美国来说,这一良好的势头非保持下去不可,有这个势头,有利于美国,利大于弊;没有这个势头,不利于美国,与中国打交道,一个弱势的日本对美国而言,弊大于利。所以,在钓鱼岛争端上给日本撑腰,这是实现美国战略目标的重要政策。
  干涉南海:对美国而言,南海既是机遇,又是遏制中国的重要舞台。透过南海争端这一机遇,美国找到了与越南等国共同利益点;凭借这一舞台,美国可以对中国的“扩张”予以迎头痛击;总之,南海局势不能按照中国的意图发展,这是美国干涉南海局势的出法点与基本逻辑。
  控制战略通道:围绕中国周边有一系列海峡通道,这些通道对美国其实意义不大,但对中国而言则生死攸关,鉴于中国对海运的依赖,这些通道堪称是中国的生命线。把中国的生命线牢牢地攥在美国手里,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为此,美国不惜成本,不计代价,特地为中国量身定做了“濒海战斗舰”,这其中所谓的“濒海”,就是“濒”“中国之海”,因为美国的“海”根本不需要去“濒”,更远一点说,连澳大利亚、英国等国的“海”也都不需要“濒”,所要“濒”的,唯有中国沿海而已。这种舰速度极快,可在高威胁下实施打了就跑的海盗战术,将来可堪大用。
  看看,林林总总,这样说下来,美国在亚太的战略目标是多么复杂啊!能把问题做一点简单的描述吗?
  简单的描述就是:冷战时期,打垮苏联,欧洲是战略前线,所以美国主要投身在那里;现在,主要的战略任务是打垮中国,亚洲是战略前线,现在需要美国“重返”前线,所以叫“重返亚洲”。这是不是可以作为“重返”的一种解释并顺便说明了“重返亚洲”针对谁的问题呢?
  二、美国干得成吗
  当然,包括上述目标在内,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一系列战略追求都不过是美国的想法意图。中国有句流行话说得好,“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一个人是这样,一个国家也是这样,想干什么是一回事,能不能干成则是一回事。对于这个美国的战略“重返”,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立场,就中国人而言,对于美国“重返”战略能否成功,有两种截然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干不成。
  持这种意见的,大致有如下几种说法:
  一是“力所不能说”。这种说法认为,美国一超独大的局面就要持续不了多久了,世界正在向多极化方向发展,新兴国家崛起,美国想独霸世界力所不能,而且当今世界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冷战与零和思维不得人心,对抗没有市场,合作才有前途,也就是说,美国这一套将越来越不灵光,等等。这种说法,类似于中国老夫子心态,既迂腐又顽固。
  二是“三年烂尾说”。这种说法认为,美国的“重返”战略不可能有连续性,换一届政府就会有一个新提法,所以几年前中国有著名的专家拿出了一个“三年烂尾”的判断,断言三年后美国的“重返”就要成为最大的战略烂尾工程。遗憾的是,现在三年已经过去了,好像美国的“重返”战略并没有明显“烂尾”的迹象。
  三是“新型大国关系说”。这种说法认为,中美两国能够摆脱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在两国之间建立一种新型的大国关系,摆脱既定的战略宿命,从而在中美两大国之间找到一条并驾齐驱、并肩携手,风雨同舟、殊途同归的战略道路,开辟人类社会崭新的未来。
  第二种意见:干得成。
  持这种意见的,也有如下几种说法:
  一是坚持认为美国的力量无可比拟。认为美国虽然暂时遇到了经济与金融危机这样的困难,但美国具有超强的修复再造能力,将继续引领人类新技术革命,继续保持世界老大的地位不动摇,所以,只要美国坚定地进行战略重点的转移、“重返”,就一定能够实现。
  二是坚持认为普世价值是世界潮流。认定它已经终结了人类其它一切文明形态与制度模式,所有的人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民族都只能皈依到这个潮流中来,而美国就是这一潮流的集中代表。“重返亚太”就是美国挟此大潮涤荡东方,是为了解放亚太人民,把他们从一切专制与黑暗的桎楛下拯救出来,使亚洲各国共享文明、和平与发展,体现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因而美国的目标就一定能够实现。
  三是坚持认为亚洲的和平稳定离不开美国。因为包括亚洲在内的全球秩序都是美国一手操办的,离开美国就要天下大乱,所以亚洲各国欢迎并支持美国“重返”。
  在上述“干得成”与“干不成”两类意见之外,还有第三种意见,这第三种与其说是意见,还不如说是意外,即美国有可能因为其它原因“掉头回去”,从而中止目前的战略“重返”。
  持这种意见的人说,提出“重返”战略不过是美国的主观想法,客观上,欧洲仍然是美国的重要根基,不能动摇,比如乌克兰的向背,就牵动了美国的神经;中东地区动荡不已,美国难以抽身,一个小小的叙利亚发生的事情都有可能逼美国掉头回去。所以,美国的“重返”不仅受牵制而力不从心,而且很可能要半途而废,因为发生在中东或者欧洲的某一重大事件而掉头回窜。
  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种意见都有各自的道理。那么,究竟应该怎样评价美国的“重返”战略呢,这一战略已经年有期,也到了该做阶段性评估的时候了。
  笔者以为,美国的“重返”战略实施至今,初步可以得出如下三个的结论:
  其一,阻力不大。
  迄今为止,美国的“重返”战略并未遇到明显的内外阻力,困难固然诸多,但内部广泛赞同,外部没有坚决的反对。仅仅从这一点来说,这项战略的提出可谓是非常必要的,也完全及时的,也就是说,它顺乎了美国霸权的实际需求与历史轨迹。
  其二,阶段性成果明显。
  “重返”战略实施三年多来,已经取得了一系列突出成果,如覆盖整个亚太的反导体系初步形成,美国与印度、美国与缅甸、美国与越南的战略关系都有了实质性进展,日本及菲律宾等国斗志高昂,特别是菲律宾重新成为美国的战略前沿基地,使美国干涉南海局势有了可靠的战略依托,等等,可以开列一长串良好成绩单,任何客观理性的人,都不会对上述成就视而不见。
  其三,中国压力巨大。
  能否给对手造成巨大的压力,是衡量一项战略奏效与否的基本尺度。“重返”战略也是这样,它对中国形成了巨大的政治、军事、经济的压力,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遏制中国的战略目的,让亚洲各国在“咄咄逼人”、“实施扩张”的中国面前毫无惧色,演绎出诸多“小国肆意欺负大国”的精彩喜剧。
  三、中国的立场
  作为亚太地区的重要一员,地区内任何重要的战略变化与中国的利益无不息息相关。“重返”更是这样,这一战略针对中国而“量身定制”,中国对此又持何种立场、态度呢?
  说来真是奇怪,迄今为止,对于“重返亚太”这件全球战略舞台上头等轰动的大事,中国从未正面表明过自己的态度,既没有说反对,也没有说赞成,一个战略大国对一项事关要害的大战略无可如何、模棱两可,堪称是当今世界的一大奇观。这可能就像美国在钓鱼岛、南海诸岛问题上不持立场一样,大概中国在美国“重返亚太”这个问题上也属于“不持立场”之类吧。
  但不持立场并不等于没有倾向,任何人都能够从中国的表现中看到中国的取向。具体地说有如下特征:
  1、总体肯定美国及美国秩序。
  当今中国对美国总体态度是肯定的,中国宣称不改变现有秩序,不挑战美国霸权,认可并认同美国主导及美国主导下的秩序与规则,这是大前提。大前提之下派生出与美关系的基本准则,即合作共赢——始终坚持与美国合作,不搞对抗,反对对抗,认为太平洋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在这样的大前提与基本准则之下,中国当然也就没有道理、没有根据公开反对“重返”或者抗拒“重返”了。这大概就是中国领导人不得不表示欢迎美国作为建设性力量积极参与亚洲事务的原因。
  2、具体反对美国的干涉介入。
  虽然总体上中国提不出反对美国的理由,欢迎美国建设性地参与亚洲事务,但在一系列具体问题上中国又不能不反对美国的干涉介入,这一点,突出地表现在台海局势、钓鱼岛冲突与南海争端上。按照美国人的描述,中国甚至制订了一项名为“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说要把美国人赶出去,以便中国独霸亚太沿海周边。也就是说,在许多具体区域,中美两国都在磨刀霍霍准备兵戎相见,这一事实已经大白于天下,简直妇孺皆知、童叟无欺。但与此同时,他们却仍都高唱“新型大国关系”的凯歌,厚颜无耻说要增进彼此之间的战略互信。
  总体肯定具体否定,这就是对应美国“重返”的中国战略吗?如果不是,那么中国自己的亚太战略又在哪里呢?
  现在确实到了各等角色都制订自己亚太战略的历史时刻了。在美国“重返”战略的带动下,俄罗斯正在制订完善自己的亚洲战略,日本正在打造什么“自由繁荣之弧”,其实就是当年“大东亚共荣圈”的现代翻版,甚至连菲律宾这样蕞尔小国居然也都表现出了蛇吞象般的战略气概,而中国呢,除了上述什么“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外,另外被国际舆论所描述的还有一个什么“珍珠链战略”,除此以外,剩下的就是死嚼几十年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再无成体系、有逻辑的战略脉络,至于甚嚣一时的“韬光养晦”,这是一个根本就提不到战略高度的玩意,开始阶段还可以称之为策略手段,后来干脆堕落成为一个神经性的梦呓,已经离题万里了。
  中国无战略,这大概是一件不得不予以正视的痛苦的现实。曾几何时,一些人把中国的世界战略吹乎的神乎其神,什么“下一盘很大的棋”之类。其实,只要对比一下中美各自的亚太战略,任何人都能发现,美国的战略体系清晰、内容完备,而中国的战略含混模糊、支离破碎,根本不成体系,而如果连一个一个系统完备的亚洲战略都没有,就不可能有什么世界战略,这就像不栽果树就不可能结果一样。今日中国之所以陷入不断被动的应付当中,并且对亚太事务的发言权越来越少,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系统完备的亚太战略,所以只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地穷于应付。
  当然,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亚太战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主流”“专家”学者所反映出的战略思想看,中国目前只能当西方战略思想的附庸,甚至连当人家的附庸都不够格。要重塑中国的亚太及世界战略,必须首先重建中国的战略逻辑体系,以中国价值支撑中国战略,在中国自己大战略的指导下运用中国不断增长的物质与技术力量,如此才能产生强大的战略威慑,才能保障中国在亚太乃至全世界战略舞台上发言权。否则,钱再多都没有任何用处。
  “中国梦”呼唤中国的亚太战略,不仅如此,就连美国的“重返”客观上都在急切呼唤着中国的亚太战略,如果说,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对中国有什么积极意义的话,意义就在这里。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